都市小說

tr0j2精品都市异能 前方高能-第939章 追查熱推-87rzq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
哪怕就是当年号称星域之内的天赋第一人的苏五,也是在太康氏这样的强大世族无尽资源的供养下,才能在百年之后突破至合道之境。
一个无依无靠的试炼者,哪怕天赋惊人,但没有世族作为依仗,又怎么可能在不到三年的时间中,突破一整层境界。
“更何况那雷劫共有六道,且当日被杀死的人中,有两名合道之境的强者。”
同为合道之境的修为,十一叔自己也心里清楚,凭他的宝物、秘法,同阶修士之中,他难有对手。
可如果以一敌二,那么必定就不敢托大了。
而隐界之内渡劫的人如果仅只是刚晋入合道之境,抵抗过雷劫之后身体正是虚弱的时候。
再加上隐界之中灵力的稀薄,若得不到快速的灵力补充,在两股势力围剿之下,是必死无疑的。
除非渡劫的人境界已经力压合道,才能说得通为何渡劫之后还有余力斩杀不怀好意者。
时秋吾看着一脸激动之色反驳的晚辈,淡淡的说道:
“当日时越体内的灵力,被她吸走了不少吧?”
十一叔听他这样一说,愣了一愣,还没开口,时秋吾就笑了笑:
我欲成神 我欲成神
“还有裴家手上那串梵音圣珠,里面封印的可是梵音世家已经坐化的高僧残魂,力量不弱。”
时越虽说没有提过,可当日在场的人不少,都亲眼看到那被召唤出来的强大佛影大半的力量都被他‘吞’了。
当年帝国与天外天的合作,时越是唯一的存活者。
这些年时家耗费在他身上的心血不知凡几,体内的力量也积累了许多。
而在当日宋青小闯进皇城之后,这些积攒的力量却足足被她吸了一小部分走。
这些力量之强横,远超一般人的想像。
宋青小的肉身如果能容纳这股力量的冲击,并将之转化为自身灵力,哪怕是在隐界之中,修为突破也不是什么稀奇古怪之事。
再加上时秋吾曾与宋青小短暂打过交道,知道她的真正实力。
当时在星空之海内,这小丫头能在他与兽王眼皮底下蛰伏,并出手偷袭,最终‘拿’走了混沌珠,没有一点儿实力可不是能办到的。
“更何况,”时秋吾的语气一顿,转头看了十一叔一眼:
“她闯皇城那日,时七、裴家、魏氏等数家联合,甚至裴家还拿出了当年在天外天获得的宝贝,召唤出了那尊佛影。”
佛影一出,其力量辐照帝京。
十一叔当时就算远在星空之海,可也感受到了那股来自于虚空之境的强大压迫力。
“凭心而论,若换成你,在这样的情况下,能不能做得比她更好呢?”
时秋吾似笑非笑的问。
十一叔顿时哑口无言,发不出声。
他皱了皱眉,脑海之中也在想时秋吾问出的这个问题。
若将宋青小当日的处境换成是他,以他合道之境的修为,在周围分神境修士的围攻之下,要想潇洒逃离并不是什么难事。
可如果裴家拿出梵音圣珠,召唤出虚空境的强大佛影,那他能不能在这佛掌一击之下斩碎掌印也未可知。
虽说事后据其他人的回报,时越的举动打破了佛影,他体内的灵力风暴将佛影的金身撼动,将其力量分解了一部分。
但照在场人的预估,那残余的掌印至少也达到了合道之境的力量。
从星空之海当年雷电异象分析,宋青小刚升入分神之境不久,境界不过才刚巩固,却能在那佛影一掌击落之下不死。
事后多名围观者更亲口承认,她以剑气横扫掌印,从中脱困,重创时越、时七,杀死知行先生、和香夫人等。
十一叔细想之下,哪怕就是自己在当时的情况下,也未必会做的比宋青小更加出色。
而要是围剿他的人达到了与他同等阶的修为,他则根本没有逃命的生机。
想到这里,十一叔顿时缄默不语。
“这姓宋的丫头可实在了不起。”在场的都没有外人,时秋吾并没有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语:
“至少世族新一代中,我没有看到比她更出色的晚辈。可惜——”
可惜不肖的子孙们没能将这样一个人才留住,还与其结下仇怨。
“她当日那把玄天级灵宝,你也看到了吧?”他问了时七一句,时七点了点头。
摩登男人
“玄都世家的神榜之上,可没有这件法宝的记载,从你们所说星空之海两次雷劫的异样看来,极有可能这件宝物,是她自己亲自铸造的。”
所以当日那宝物灵性非凡,且与她情感极深,关键时刻竟能发动自动护主的功能,令得时秋吾这样一个帝国第一强者都眼红不已。
“算了,我看这件东西,我是拿不到了。”
他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
如果隐界中渡劫的人真的是宋青小,那么无论她冲击境界的力量是不是来自于时越,都证明她的运气、天赋非同于一般人,将来的成就恐怕是无法限量的。
“我们暂时不要再招惹她。”他以手托住下颚,若有所思:
“小女生的记仇心很深,让范家去折腾。”
说到这里,他又问:
“她的父亲,有没有查出来是什么人?”
十一叔先是应了一句,紧接着听到他的问题,又头皮一紧:
“没有。”
夢幻天殤
他的表情逐渐严肃,显得也十分困惑的样子:
“从上次事情之后,时家的暗部就已经开始查询。”
在暗部运作之下,宋青小的生平被挖得一干二净,甚至连学生时代的一些表现、成绩都被人找了出来——历史久远到可以追溯至她小学时期的作业本,都已经被呈到了时家里。
与她曾经有过交集的人,无论是西郊的原住民,还是后来的同学、警卫厅的同事、后备队的那些故人,都被一一询问。
她母亲的下落,以及罗五的来历,时家都已经弄得很清楚。
不过说来也奇怪,无论时家怎么发力,就是查不出她的父亲生平。
“真的很奇怪。”
这个事情已经古怪到连十一叔都忍不住又叹了一句,以表达自己感到不可思议的强烈情绪。
在这样一个时代,时家可以说是手眼通天的代表,将修为与高速发展的科技相结合,并运用到了极致,但都查不出她父亲的一点儿信息。
馭獸狂女:邪王獨寵小懶妃 蘇漓
就算是时家中需要保密的成员,也不可能在这样一个时代中没有留下半分蛛丝马迹。
但宋青小的父亲,除了档案之中粗暴而简单的记载之外,再也找不出其他的讯息。
暗部的成员认真的排查了他的生平记录,找到了当年登记此项记录的工作人员,再三搜查确认过,可无论用尽了一切方法,都找不出关于此人的半点儿记忆。
他出身于什么家庭,来自哪里,多少岁,干过什么工作,接触过哪些人……统统没有印记。
西郊那些曾经号称曾是他昔日债主的,事实上根本说不出关于宋青小父亲的任何一个来路。
也就是说,在西郊里,竟然除了宋青小母女之外,竟然没有一个人有关于此人的印象存在。
时家也曾透过罗五找到了她的母亲唐云,这个曾经与那个神秘男人有过纠葛的唯一见证者。
“但她的神经被酒精严重损害,竟然也想不起来了,却坚持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时家耗费了不少心血,却得到了这么一个似是而非的结果。
“三叔……”十一步讲到此处,不由也感到有些疑惑:“您说这样一个人,是真的存在吗?”
只要曾经存在过,不可能半点儿痕迹都不留。
哪怕是虚无飘渺的鬼物,路过的地方阴气也一定会重,有灵力的残留。
但宋青小记录之中的父亲却半点儿印记也没有,仿佛这世间曾经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最终却被人以特殊的方式将他的痕迹一点一点的擦拭去了。
但十一叔不免会感到怀疑,这世间真有如此大能耐的人么?
能左右人的记忆,将所有与之接触的一切都一一消除,除了神之外,十一叔想不通还有什么存在能做到这一切了。
时秋吾的眉头皱了皱,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这样的结果不止是令十一叔感到奇怪,事实上他也感到有些不对头。
“有没有武道研究院插手过的痕迹?”武道研究院的有一帮老怪物们喜欢研究一些非人类的东西,这些老怪物的力量修为非同一般,如果有他们插手,这些晚辈查不出来也是正常的。
可是时秋吾问完这话,又觉得有些不对头。
如果武道研究院真的插手过此事,依他们的极端变_态的性格,不可能会放过针对宋青小的监控。
但从宋青小的生长历程来看,又不太可能——
毕竟在进入神狱之前,她的一切都太过普通。
而进入神狱之后,她修炼进阶的速度又太过逆天,若是知道她的存在,天外天的人是不会放过她的。
“神狱呢?”时秋吾又问了一声。
十一叔的表情便哑然了。
“算了。”时秋吾看他的神色,也知道自己这样的问题是在为难他了。
“从一千多年前起,这个星域之中,已经没有再出现过摸到乾坤之境门槛的强者,也丧失了与神狱交谈的资格。”
时秋吾话中透露出来的信息令十一叔瞪大了双目,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时秋吾看了他一眼,又道:
“一千多年前,天外天东秦氏不世出的绝世天才东秦务观以儒悟道,侥幸进入大道之境,是五千年来,星域之中公认的第一强者。”
提到这位曾经名动星域的大道之境的强者,时秋吾那双平静如水的眼中也罕见的露出几分激动之色:
“他是所有人公认最有可能摸到传言之中神之境——乾坤领域的最强者。”
进入了大道之境,便已经是最为接近神的存在了,找到了可以与神沟通的资格。
在当年的东秦务观的引领之下,才有了后来武道研究院研制猎魂玉,作交易积分所用。
而在此次事件不久,东秦务观不知是不是找到了传言之中前往其他星域的路途,不到百年的时间中,便已经从这个世界之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的存在是这个星域之内,五六千年以来,第一位达到大道之境的强者,整个世界都曾为之轰动。
随后他的消失也曾引起东秦世族、武道研究院的重视,试图找出这位老祖宗的下落,可是许多年的时间过去了,却再也没有找到过。
原本以为东秦务观的出现是这个世界上的修行者的一种希望,在他之后,大道之境的强者总会再次出现的。
可哪知在他之后一千多年的时间里,这个位面之中再也没有出现过大道之境的强者——东秦务观当年的存在,便成为六千年以来最后一位大道境的大修士了。
復仇美男賴定代嫁妻
在他之后,没有人再有能感应到神狱,并与之联络的资格。
所以时秋吾在因为宋青小的父亲而联想到神狱的时候,自己都觉得自己昏了头。
“武道研究院现在搞的这么多小动作,无非也就是为了争权夺利,以掌控更多资源,好妄想人为的创造出强者,与神狱分权罢了。”
到了时秋吾这样的地步,修为越高,看的就越透。
他曾经掌控过时家,也曾令帝国世族臣服,对于权势掌握过、也试图放下过,武道研究院的那些人的想法,他十分清楚。
“可是折腾到如今,连真正迈入神狱的大门都不能办到,试图与神狱分权,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一般的幻想罢了……”
他十分平静的说出这话,但话中的意思却令十一叔听得寒毛都立起来了。
如果想与神狱对抗只是一种不自理力的举动,那么当年世族与天外天的合作又算什么?
时越的存在,又是为了什么?
到了如今,从时秋吾的表现看来,他并不像是要完全放弃时越的意图,那么他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许多疑问在十一叔的脑海之中翻滚,可看到长辈凝重而又像是感到失落的神色时,这些话便再也说不出口了。
他不愿意打扰长辈的沉思,缓缓与时家的其他人安静的退出了这间小阁。
……
宋青小并不知道此时帝都之内时家众人关于自己的讨论,也不知道她记载之中的父亲已经引起了时秋吾的关注。
她准备趁着在天外天的这一段时间,好好巩固自己的实力修为。
在此之前,她索性利用手中的那块猎魂玉,一口气再次支付了两年的‘房租’。
看着自己的积分一下被扣除了4万,仅剩了9.6万之后,宋青小也不由有些心痛。
这几年之内,她准备专心修炼,并不轻易外出。
这也就意味着,这几年之中,若是没有得到神狱的召唤,她就没有任何的积分收入。
坐吃山空的后果宋青小懂,她暗暗决定,等到她修为稳固,亦或是青冥令进化之后,她得想个办法再捞些油水了——隐界就是个很好的选择。
灵力弥补了身体对于能量的需求,一心一意沉浸在修练之中,时间便过得异常的迅速。
转眼之间,两年半的时间便过去了。
在两个月以前,云锦宝衣坊拿到了三枚龙鳞之事,已经迅速的传遍整个天外天了。
曾经已经绝迹于这个世界的远古真龙之鳞竟然再度现世,令得整个世界都为之轰动。
在武道研究院的压制之下,云锦宝衣坊忍着压力,拖了半个月的时间,终于顶不住了,将当日拿出三枚龙鳞的少女在云氏发生的一切都一一说出。
武道研究院中,再次召开了一次议会。
这一次参与议会的,除了武道研究院内长老级别修为的强者之外,天外天世族都各自派了族中代表前往参加了。
宽敞明亮的议会大厅之内,各家围着宽大而冰冷的灵玉桌而坐。
为首的是个穿了一身白袍,长发束冠的清瘦老者。
“想必这一次议会的目的,大家都已经听说。”
武道研究院成立的初衷原本就是为了更好的为世族服务,各家在这里都有自己的耳目。
两个月以前,云锦宝衣坊拿到了传说之中的真龙之鳞,世族的人早就已经收到消息了。
“虽然龙鳞的现世确实稀罕,但神狱之中拿到,也并非不可能,为什么值得议会这一次大费周折,召唤了我们所有人?”
说话的是个身穿武士袍的青年,他腰挂一柄长剑,说话也大大咧咧,语气之中毫不掩饰的透出自己的不快。
其他人看了一眼,都不吭声。
说话的人是太康氏的血脉,从当年苏五死于武道研究院之手后,太康氏虽说碍于影响,不便出面阻拦,可自此之后,却表现出一副与武道研究院割裂的架势来。
议会若有召唤,必须三催四请才来,来了也语气不善,说话十分不客套,显然对苏五当年之死心生不满。
“如果只是龙鳞,自然用不着如此大费周折。”
老者这些年与太康氏的人打交道,早已经知道他们心中的埋怨,闻听这话也不动气。
说话的功夫间,他掌心一摊,两片巴掌大的黑色龙鳞便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一股强大的威压从那龙鳞之上透出,在场众人都感应了出来。
同一时刻,老者手指一弹,灵石桌的上方,顿时出现一个高达三米的少女影像出来。
“这是当日以龙鳞交换衣物的人,你们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