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小說

zxg74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從道果開始笔趣-第三百七十六章 百年後:計聰老道!【求月票!】展示-rhv9h

從道果開始
小說推薦從道果開始
成为三阶炼丹师炼器师不算难。
但想要继续提升,甚至达到第四阶的话,需要花费的精力、付出的时间跟努力,简直难以想象。
在中洲世界的时候,最高就是二阶修士,但偶尔还能看到三阶炼丹师炼器师。
可是到了星空世界,三阶化神不少,散仙也有许多,甚至有四阶大能以及堪比四阶的十劫、十一劫散仙驻留。
然而陈季川在星空世界纵横两万多年,却连一位四阶炼丹师、四阶炼器师都没碰见。
可见其中难度。
陈季川亲身体会,又有更深感受:“三阶化神,凡间称尊。四阶问鼎,却可以称作‘上仙’。”
三阶跟四阶的差距,着实不小。
“要想成为四阶炼丹师、四阶炼器师,还需要更多的练习,更多的积累跟感悟。”
陈季川在丹器符阵等技艺方面的心得,一向是以量取胜,然后再配合附属道果进行进一步的巩固跟提升。
这‘量’不仅仅是练习的次数。
同时也包含时间。
大量财力的投入,大量时间的投入,沉淀、升华,最终得到蜕变。
陈季川时间不缺,财力雄厚。
在星空世界的时候,炼丹、阵法就已经达到三阶中的较高水准,这一世很有希望晋升四阶。
炼器、制符则还需要继续追赶。
但是有道果相助,也没多大问题。
……
时间流逝。
陈季川已经远离大周,途径一个又一个国度,翻过一座座山,越过一条条江河。
他没有飞遁,全凭一双脚。
脚踏实地行万里路,让前两世多在星空中往来的陈季川,有一种久违的感觉。
一路上。
看遍山河景致,看遍王朝世俗。
也曾在山野间,遇到过仙道修士,占山妖王,各种怪异。
或为敌,出手厮杀。
或为友,切磋交流。
渐渐地,陈季川对这一世的了解也愈发全面、透彻。
比如说法门方面。
比如说技艺方面。
比如说法宝、丹药、符箓等等方面。
陈季川都有了系统的认知。
“星空世界四阶飞升,这一世重明界虽分为天与地,但凡俗中也有四阶往来。”
“四阶上仙留下传承、留下宝物。”
“相比较起来,不论是法门、技艺,还是同阶修士手中的法宝、丹药、符箓等等,全都要比星空世界更强些。”
具体点说。
星空世界中四阶法宝凤毛麟角,多在顶尖散仙手中。
比如十星君。
比如萧兰。
其中绝大多数化神、散仙,四阶法宝连见都没见过。
但这一世,仅图洲大地上,修行界中四阶法宝虽然同样少见,但单从比例上来说,已经远远超出星空世界。
再有法门方面。
“星空世界中,普通旁门级功法就是最顶尖的功法,超阶术法更是少之又少。”
“而这一世,旁门级功法、超阶术法都有不少。”
“就连太真门那样的门派,也有超阶术法作为门中绝学,也有旁门级功法传承下来。”
照这样看来,这一世正宗级功法以及神通都有可能存在。
在法门方面。
如今在化神阶段,陈季川还能占据一定优势。但等到他达到四阶问鼎,修成上仙后,在法门方面的优势就有可能不存在了。
但陈季川不忧反喜。
正如他当初初至星空世界中所想的,他巴不得进来的道果世界中人人修习神通、大神通,修习玄妙级、传说级功法,将他碾压、踩到泥土里!
他要争的不是一时一世。
在某一世被碾压没关系。
去学习,去超越。
然后在其他世界,下一世,再下一世找回场子,在现实中始终保持优势,那就是不亏,是大赚。
“四阶。”
“神通。”
陈季川颇为期待。
……
时间一年年过去。
不走出来看看,永远不知道自己差在哪里。
随着多年游历,见识的越来越多,陈季川也愈发意识到自己的不足。
修为且不提。
技艺。
法门。
法宝。
这几个方面陈季川已经快要落伍。
他不能跟化神比,而是要跟四阶上仙去比。
“丹器符阵方面,我还停留在三阶。”
“法门方面,功法尚可,但超阶术法已经不太够用,亟须尽快推衍至神通层次。再有术法造诣方面,也要尽快将全部超阶术法提升到第六重。这样才能在晋升四阶后,依然占据一定优势。”
“至于法宝——”
这是陈季川最欠缺的部分。
他现在手上仅有一件‘紫府仙葫’,虽然是四阶仙宝,在四阶法宝中属于最高一等,但却偏向于经营跟辅助,没法拿出来直接对敌。
在这方面,陈季川至少还缺三到五件各类型的四阶法宝。
“我可以尝试自己炼制。”
“但在能够自行炼制四阶法宝前,得想想其他法子。”
……
陈季川游历图洲,不断提升自身,同时也将眼光放的长远,着眼于四阶问鼎,早早就在规划跟准备。
图洲广阔。
陈季川一路往西,走过数十个数百个或是比大周强或是比大周弱的国境。
时间飞逝。
一年。
两年。
十年。
二十年。
陈季川跟四阶相比,能找出自己的许多不足。但在游历中,碰到的最多是神变或是散仙,以他的道行、根基,几乎是降维打击。
能打能走。
想打就打,想走就走。
很少有人能对他造成威胁。
但陈季川依旧稳稳当当,不张扬,与人为善。
有时听闻有高阶炼丹师炼器师等,会上门讨教。
有时听闻有强无敌的化神、散仙,也会讨教几招。
修行修行。
既要修,也要行。
这一路上,陈季川收获良多。
偶尔听闻有高阶灵药种子,高阶灵虫卵的消息,同样要凑凑热闹,想办法弄到手。
‘紫府仙葫’在手。
陈季川对高阶灵药、高阶灵虫都很上心。
这仙葫说是辅助经营类的法宝,但若是能找到三阶甚至四阶灵虫,加以培养形成规模,御使起来,威力也不容小觑。
好比人称‘虫仙’、‘虫魔’的——
摩迦天尊!
……
“摩迦天尊当初也是横压一世的顶尖大能。”
“他自七万年前崛起,凭借一手御虫术在十洲中的柳州崭露头角。后晋升四阶,进入四方天中雨之仙界,从此纵横无敌。”
“被四方天中上仙称作‘虫仙’、‘虫魔’。”
“但可惜,这位天尊数千年前在成仙路上功败垂成,被打落凡尘,性命消亡。”
“传言摩迦天尊在柳州曾留下无数秘宝,留待转世归来之时,作为再次崛起的资本。其中就有摩迦天尊斩数百尊命道上仙炼制而成的至强仙宝——‘紫府仙葫’。”
“不少强者蜂拥至柳州,,甚至包括四阶上仙。只是数千年来一无所获,逐渐也就平歇下来。”
“黄道友兴许不知,这‘金背螳螂’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当初摩迦天尊尚还是化神时,曾经就仰仗此灵虫,在三阶当中所向披靡,夺取无数资源,这才能成就四阶。”
图洲中部,平顶山所在。
一处高级坊市中,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正拉着陈季川絮叨。这老者叽叽喳喳先吹了一通‘摩迦天尊’,到最后话锋一转,提起‘金背螳螂’,手中也多出两枚虫卵。
“虫仙。”
“虫魔。”
陈季川看着跟前老者,心神一动。
现今距离他进入这一世已经有百二十年光景,距离他离开大周一路向西也有百年。
已经来到图洲中部。
恰巧途径平顶山,这里坐落一处高阶坊市,来往多是三阶修士,各种高阶宝物、高阶法门屡有出现。
陈季川走的乏了,就在此地休整,顺带看看有没有什么看上眼的宝物跟法门。
到今天已经整整三年。
这位跟他絮叨的老者,唤作‘计聪’,出身平顶山北面‘南阳宗’,为南阳宗老祖,素来以见多识广著称。
陈季川来到平顶山三年,在坊市中打出旗号,售卖各种丹药、法宝、符箓、法门,换取各种珍稀灵药、珍稀炼材,以及各种高阶灵药种子、高阶灵虫。
计聪老道今日找上门来,跟陈季川絮叨半晌,为的就是推销手中两枚‘金背螳螂’虫卵。
为此不惜扯出摩迦天尊作虎皮大衣。
陈季川对金背螳螂感兴趣,但是对摩迦天尊更感兴趣。
他行走图洲百年,还是第一次从别人口中听到‘摩迦天尊’的名号,而且还提到‘紫府仙葫’。
“摩迦天尊。”
“紫府仙葫。”
陈季川看向计聪老道,奇道:“不知这摩迦天尊是何等人物何等修为?四方天中上仙云集,这人能在四方天中称无敌,难道已经达到五阶不成?还有‘紫府仙葫’,难道是五阶法宝?”
“五阶?”
“并不是。”
“摩迦天尊依旧是四阶,‘紫府仙葫’也只是四阶法宝。”
“不过二者都能在四阶中称雄。”
“我门中曾出过一位四阶上仙,在四方天中接触过许多秘闻,有关这方面的信息,道友若是感兴趣的话,老道我可以跟这个金背螳螂卵一同打包出售。”
计聪老道笑呵呵的,两眼眯起,冲陈季川竖起两根手指:“只要两百万元石。”
“……”
陈季川神色一滞。
这老道看上去仙风道骨,实则却是个油滑商人。在这片区域中营造出一个‘见多识广’的名头,号称通晓各种秘闻。但想要从他口中得到这些秘闻,需要付出的代价可不小。
计聪老道手上的两枚金背螳螂卵,最多价值一百七八十万元石。
搭上‘摩迦天尊’的信息,竟然敢出价两百万元石。
简直跟明强没什么两样。
不过钱财是身外物,知识秘闻却是无价。
“两百万太多!”
陈季川跟计聪老道杀了杀价,谈崩几次,又晾了老道几日,最终以一百八十二万元石成交。
得到两枚金背螳螂卵,以及摩迦天尊的粗略生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