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iriei精华都市小說 《全球戰國》-第六八一章 大明朝的應對鑒賞-s04v2

全球戰國
小說推薦全球戰國
大明天启二十一年(1638)年九月二十六日,乾清宫,国务会议专用会议室。
气氛极为压抑,参会人员自朱由栋以下,个个都面色阴沉。
这封由温体仁、黄得功共同起草的奏报写得很清楚:驻印军二十多万的兵力,近乎全部瓦解。南印度也几乎全部沦陷。司令官毛文龙自杀,参谋长叛国……同时,制海权的丧失,导致大明本土派出的二十个师,有十五个师被迫走陆路去翻越若开山脉——贻误军情倒是其次,关键是这么多部队翻山过去了,这后勤保障怎么办?若是后勤跟不上,大明在北印度也吃了败仗,那二十个师的精锐怎么办?
奏报传阅已经结束很久了,但是参会众臣都没有说话。在这种压抑得让人要发狂的气氛持续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后,朱由栋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愛情緋聞 婷某某
嗜血女特工:異能太子妃
“由校?”
職場俏佳人 市西妖怪
“皇兄,臣弟知道你要问什么。余通海号和郑和号几个月前才铺下龙骨,这会儿水线下的框架都还没有焊接完成呢。所以,两年,至少两年,这两艘战舰才有可能服役。”
“两年?”朱由栋苦笑了一下:“朕记得,当初我们打印度,前后也就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吧?”
“皇兄,不管印度战局如何糜烂,不管印度那边多么需要海军。臣弟这会都变不出来可以与西贼巨舰相抗衡的战舰。”
无奈的点点头,朱由栋轻声道:“朕知道了。”
女總裁的神級保鏢
然后他把头转向右侧:“曹三喜,李国俊,你们两个管钱的。说说,若是我大明的商人被局限在了孟加拉湾以东,对我大明的经济、民生会有什么影响?”
“皇上。”财政部尚书曹三喜先起身道:“我大明拿下印度不过三年多,按照当初收兵时皇上对温相的交待,为了保证印度的稳定,所以三年内大明不对印度征税。因此,在国家岁入方面,朝廷并没有直接损失。但是皇上,印度战事一起,朝廷在兵事上的投入猛增啊。天启二十一年元宵后的第一次国务会议上,当时的年度预算中,财政部设定的今年总支出3.6亿。其中划拨给国防部和枢密院的一共是7300万。可是现在不过九月,国防部和枢密院已经花掉了1.3亿。
武道劍尊 雨澤
另外,我大明的驻印军当初去的时候是没有带家眷的,本来朝廷也允许他们驻扎印度后把家眷带过去。结果这些家伙去了之后被当地的姑娘给缠得紧,除了少数官员,其他普通士兵都没有把家眷从国内转过去……不管这些人的家庭关系破裂得如何,现在他们阵亡了,朝廷还得给他们在国内的家眷高额抚恤……总之,今年朝廷赤字是肯定的了。”
“皇上。”银行行长李国俊紧跟着道:“本来按照皇上的安排,我大明准备在今年开始试着发行纸币。银行的想法是,发行纸币先从印度做起。即,用我们的纸钞换取印度的金银。在朝廷贵金属储备充分后,再在国内发行纸钞。但是现在印度局势如此糜烂,国家发行纸币的事情,说不得,又得拖上一拖了。”
“此外,自拿下印度这三年来,我大明朝廷虽然没有对印度征税,但是我大明的商人们早就把生意做到了印度。由于消费市场的扩大,很多工厂主都贷款扩大了生产规模,很多商人也贷款添置了货船,多雇佣了人手。而朝廷也因此多了很多商税。现如今……朝廷税收减少几百万倒是小事,臣害怕的是国内出现相对的生产过剩,部分贷款人因此而破产,以及由此产生的一系列问题……”
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朱由栋又将头转回左侧:“熊先生,枢密院这边有什么要讲的?”
天生涼薄 星無言
“皇上,臣今日才拿到奏报,这会儿……臣深感罪孽深重。”
“不要讲那些没用的,现在说说,枢密院在军事上怎么办?”
超神當鋪 今朝
“皇上,印度战局一片糜烂,其原因毛文龙的绝笔里已经概括得很清楚了。海军不敌,致使敌人可以随意登陆,我军只能是被动应付。印人不可用,严重拖累我大明将士。还有就是印度那个地方对人的腐化速度实在是太快!当此之时,臣以为,在我海军没有拿回制海权的时候,必须要收缩防守!实在不适合再度增兵了。”
“嗯。那熊先生认为,收缩到什么程度?”
“皇上,因为印度隔得实在是太远,所以这份所谓的最新奏报,已经是两个多月前的了。臣不知道现在坎普尔还在不在?但臣以为,不管坎普尔还在不在,黄得功只是把德里让出去是不够的。若是臣与黄得功易地而处,臣会直接收缩到达卡!”
“枢相!”一开始一直闭目不语的袁可立猛的增开了眼:“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一步退到达卡,岂不是把整个印度的精华,恒河平原,全都送给了西班牙人?”
重生之姐姐有寶 灰羽
“那又如何?”熊廷弼把头一昂:“我深信我大明本土的精锐就算对上西贼几倍的精锐也会不落下风。但是,后勤啊!子弹弹药打光了,那冲锋枪还不如大刀长矛呢!是,西贼的弹药是要从欧洲本土运送过来,单算路上消耗的时间,绝对比我们翻越若开山脉的时间多得多!但是,人家是一次几万吨,十几万吨的海运。而我们是几百吨的山路运输啊!在坎普尔,依托防御体系,守一两个月没问题,若是敌人驱使印度人来消耗我们的子弹呢?若是敌人围而不攻呢?”
“所以。”他站起身来,朝着朱由栋深施一礼:“皇上,我大明拥有印度也不过就三年,虽然这一下子丢掉会很痛。但是三年多前我大明没有印度的时候,国势依然蒸蒸日上。现在就算丢了印度,也远远不到伤筋动骨的时候。只要我们把更多的将士保存了下来,臣深信,待得我们的海军重新拿回优势,不,就算是取得均势,我们依托保存下来的精锐,也能迅速的拿回印度!”
大明提刑官
看了一眼双目完全没有聚焦,仍然在不自觉的用手指敲打座椅扶手的朱由栋,熊廷弼跨前两步:“皇上,存人失地,人地两存。这可是您说的啊!现如今我海军拿不到制海权,陆军在印度拖久了,真的存在全军覆没的危险!所以,臣请皇上同意,让北印度的陆军撤退到达卡。若是事不可为,允许他们沿着若开山脉撤退到缅甸!”
呵,存人失地,人地两存。这真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呐!便是如朕这样的穿越者,面对印度如此肥美的土地,也有些割舍不下,刚才心里想的都是怎么用现有力量翻盘呢。
不过,熊先生的话,虽然激进了一些,但从军事角度来说,是正确的。
酷總裁的昧愛
但,军事正确了,政治呢?别说其他的,就是从印度回来的那一批官员,以及他们带回来的一大群家眷如何安置都够让人头疼了。更不用说,当年跟着大明打印度出了大力气的各个藩国,在齐齐丢了一大块相当于各自藩国本土的土地后,大明需要如何安抚,才能保证这些藩国的忠诚度的问题了。
又长考了一阵后,朱由栋再次开口道:“对于李永芳的问题,御马监准备如何处置?”
刘时敏起身道:“皇上,奴婢以为,此贼应当诛灭三族!但因为此贼早就将家眷接到了印度,唯一在我大明一方的长子又有大义灭亲之举。所以,这要执行,只能是启用暗杀手段了。”
“皇上。”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起身道:“臣愿亲自率人潜入印度,务必灭了此贼满门!”
摆摆手,让这两个家伙坐下,朱由栋嘴角微微扯了扯:这个李永芳,历史本位面上是大明将领中第一个投降努尔哈赤的。投降过去后,娶了女真女人不说,连从此之后生下来的孩子也全都是取的女真名字,也算是厚颜无耻至极了。哎,有时候身为穿越者真的有点困惑,一方面不断暗示自己要有宽容的胸怀,不要因为人家还没有犯过的错就对人家区别对待。但另一方面,这祖大寿、李永芳的表现,真的让人失望啊。
不过,暗杀这种事情就算了。且不说因为人种的问题,大明在印度溃败后,汉人在印度,尤其是南印度,肯定是寸步难行,刺杀在技术上很难实现的问题。就是纯粹从政治上来说,我大明煌煌天朝,怎么能像社会的痞子一样做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李永芳,若是运气好,我大明还没有打回去的时候就死了也就是个挫骨扬灰。若是后来落到我大明手里,朕会对其公开审判,然后让他领教一下自朕出任监国后就从未执行过的凌迟是什么味道!
至于这个李延庚嘛,哼,历史本位面上,李永芳为了取信满清贵族,休了自己的发妻——也就是李延庚的生母。但是这位李延庚还是很滋润的做了‘我大清’的官。所以,此人到底是不舍故国,还是敌人派进来的间谍,这是需要小心处置的。
“众卿,听大家讲了很多,朕也想了很多。现在,朕提几条意见。”
“臣等恭请皇上示下。”
“其一,民生方面,内阁拨款给云南布政司和蜀国、楚国。让他们做好接纳从印度败回的官民家属的各项准备。短期安置后,要尽快给这些人安排新的工作。
其二,经济方面,银行对相关商人要进行仔细甄别。确实因为印度失陷导致经营失败的,不要急着催还贷款。同时在这个时候,国内的稳定压倒一切,纸币发行,暂缓。
其三,军事方面。朕准许目前在北印的部队自行决定去留。必要时,可以撤回若开山脉以东。另外,枢密院下一道命令给雪区的满桂。让他率领一支部队,走克什米尔,去接应曹变蛟和左梦庚。那支部队虽然人少,但也是我大明自己的部队。
其四,宣传方面。张世泽,如实告知我大明百姓,西贼入侵,我大明在印度惨败。但是这引导方面,尽量往李永芳身上多带一些。”
“是,臣领旨。只是皇上,这李永芳的长子,叫李延庚的?要不要正面宣传?”
“不可。相反,此人回到大明后,田尔耕,锦衣卫要派人将其控制起来,严加审问!朕怀疑,这是李家父子的双簧!就算是审问不出什么问题,此人也要提前退役。总之,六大报在宣传的时候,提都不要提这位李延庚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