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tc088人氣都市小說 刺客之王 踏雪真人-第四百零三章 刑天大祭看書-0uff3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
叶锦秀是真被吓到了,但她很清楚,这时候没必要掩饰自己的畏惧。
别说她和夏姨身负重伤,就算两人状态完好,也不是高玄对手。
这个时候,不但姿态要低,还要尽量坦诚。
叶锦秀很庆幸,刚才生死关头她没和高玄刷小聪明。
她这人杀伐果断,却不会做无用的事情。
她可以用飞鹰帮的人做饵,因为这群街头混子死不足惜。又不是叶家的人。死就死了。
但她不会乱杀无辜,更不会因为自己要死就拖着别人一起死。
叶锦秀觉得她在高玄应该还有个不错的印象。没必要和高玄抖机灵耍小聪明。
高玄也觉得叶锦秀是个聪明人,而且长得漂亮,对他还可以,这就值得帮了。
他又不是本体,女人一见他就为他痴狂,那才不可信。
杀了石家这么多人,事情就不能再拖了。
高玄抱起叶锦秀和夏姨,返回了铜窑入口。入口处还有几石家的人再放哨,都被高玄处理掉。
不出意外,叶锦秀留在外面站岗的几个叶家人都被杀了。
时间紧急,也没功夫处理这些后事。
高玄带着叶锦秀和夏姨一路疾驰,回到了叶家。
叶家家主叶安看到女儿那样子,吓了一跳。等叶锦秀说明情况,叶安更是勃然大怒。
不过,叶安到是表现出世家之主的风范。虽然情绪比较激动,对高玄还非常客气尊重,还当场对高玄深深鞠躬表达谢意……
叶安给高玄安排了最好客房,请高玄先休息。
至于后续的事情,他自然会处理。
高玄也没兴趣管叶家的事情。叶安如果这么事情都处理不好,他也不配当这个家主。
事实证明,叶安还是很有手段。接下来的两天,接连用手段暗算石家两次,石家势力受到重挫。
高玄并不知道具体情况,都是叶锦秀和他说的。
这几天他在叶家待的很舒服,住的房间精致干净,吃的都是美味佳肴,穿的是绫罗绸缎……
铜城不太大,也就二十多万人。而且,因为铜矿开采殆尽,整个城市都没有什么大型产业。
就是如此,作为铜城顶级世家叶家,也是家大业大。叶家老宅就像个小型城市,数丈高砖墙把一切敌意都挡在外面。
高墙内分成数块区域,叶家家主住在中心区,其他人按照地位不同分成不同区域居住。整个大院内住了差不多两千人。
平民公主逆襲王
这个时代人口是资源,但是,人力资源又特别低廉……
服侍高玄的就是三个清秀丫鬟,不说多漂亮,却都是聪明乖巧懂事。从吃饭到睡觉,给高玄伺候的舒舒服服。
高玄过了几天地主阶级好日子,就觉得前一阵子帮派生活完全猪狗一样。
这也就算了,真正的差距是世家的底蕴。
譬如各种武学典籍,就有数十种之多。虽然大多是普通拳法武功,却包罗甚广。
从剑术刀法到轻功暗器,还有一些法术典籍,各大门派强者写的一些著作等等。
这些知识虽然相对来说很普通,底层却永远没机会获得。
叶鹰这类的人,也只能在底层拼命打拼去。却没有足够眼光见识。不论怎么混,也只是在泥潭里打滚。
高玄读了几天的书,对这个世界也有了一个真正全面的认识。
毕竟原主智力太低,哪怕遇到过高明的老师,老师也不会和他说太多。叶鹰之流,更是只有小聪明,完全没有见识。
看过这些著作,高玄才知道他所在国家叫做大乾,国土幅员辽阔,有亿万黎民百姓。
其中国都叫做明京,号称是天下最繁华富庶之地。
铜城偏居西南,距离明京有万里之遥。
大乾有六道八门,是最强大的门派。这些门派都传承千年,势力遍及各个层面。
根据一些不靠谱的野史记载,皇位的更迭,背后都有着这门派的影子。
个体武力如此强大的世界,皇朝政权后面必然有门派组织……
“高大哥……”
一声甜甜的招呼,打断了高玄的沉思。
叶锦秀长发束成简单螺髻,一身桃红窄袖褙子,下穿鸦青马面裙,极有少女青春又显秀雅精致。
这几天叶锦秀总会跑来找高玄聊天,一聊就是大半天。一般还会陪着高玄吃午饭。
棄身為妃:枕上暴君
一般来说,世家女子讲究礼法,就算是亲兄弟也很少会在一起吃饭。更别说和陌生男人。
叶锦秀既有少女活泼灵动又大方自然,更重要是她聪敏灵慧,既有知识又有见地。在这个世界而言,已经是第一流的人才。
事实上,以叶锦秀的慧敏和城府器量,放在星际时代也称得上人杰。唯一差别就是知识层面上差距。
名門契約:霸道男人放了我
叶锦秀也很喜欢和高玄聊天,她发现高玄不但认字,对于事情看法总能一针见血,直指本质。
这不止是知识渊博,见地不凡,更是他智慧超卓,对于天地宇宙有着一整套完整清晰认识。他总能站在最高点,居高俯下,能看清所有事务。
抗戰之王牌坦克手
唯一的问题是他缺少很多常识,对于江湖、朝廷、门派这些近乎一无所知。
叶锦秀一开始陪着高玄,主要是想和高玄拉近关系。毕竟高玄那么厉害,绝对称得上铜城第一个高手。
可和高玄接触久了,叶锦秀转而对他这个人生出浓厚兴趣。这种兴趣又慢慢转化为敬佩,敬佩又慢慢变成喜欢。
叶锦秀从一开始是想和高玄拉近关系,到现在就成了一会看不到高玄就想他……
这个微妙变化,叶锦秀自己都不太知道。
她只知道和高玄在一起就很高兴。不是那种很浓烈的高兴,是那种悠长的欢悦喜乐。不论和高玄待多久,她都不觉得累。
叶锦秀却隐隐有种感觉,叶家留不住高玄,她也留不住。所以她加倍珍惜和高玄在一起的时光。
“高大哥,十三太保横练法是兵家杀伐之术。六道八门的天兵道,收集了自古以来兵家战法、战略、武功。
“现在世上所传的十三太保横练有不少流派,都是源自天兵道……”
“天兵道在哪?”高玄问道。
叶锦秀有些为难的说:“天兵道在明京城有一座天兵府,这还是本朝太祖御赐的。天兵道强者大多是本朝将领,势力极强。”
叶锦秀提醒高玄说:“高大哥,天兵府高手如云。没有人引荐,外人进不了天兵府。”
高玄点点头:“这样啊。”
最強辣妻:首席乖乖讓我愛 火紅荔枝
看到高玄一副意动的样子,叶锦秀又说:“高大哥,你想去明京不如等等。明年五月,朝廷要举办刑天大祭。到时候各国群雄齐聚,在战神刑天前一较高低,是天下武者第一盛事……”
刑天大祭有两三千年的历史了,传承悠久。一般来说,每隔个三五十年就会举行一次。
举行刑天大祭,就是要天下布武,让各国各方都见识见识中原武功之盛,要的就是威慑八方,让各国都俯首称臣,不敢有二心。
简单来说,就是朝廷炫耀武力。
所以,举行刑天大祭就有个根本,朝廷一定要有绝世强者压的住场面。
否则,刑天大祭上当着天下群雄被打的满地找牙,炫耀不成反惹天下人耻笑。
更可怕的是,各国会看出中原力弱,进而生出不臣之心。
上一次刑天大祭,已经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了。
今次也是大乾周围各国频繁异动,大乾才要举办刑天大祭威慑八方。
高玄听叶锦秀介绍完,他也来了浓厚兴趣,这不就是天下第一武道大会么!
盜墓之長生
举办这样的大祭,还真需要点勇气。一旦翻车,后果非常严重。
不过他这样先天武师层次,在这样级别大祭就不够看了。
按照叶锦秀说法,大乾这次会有四位武圣压场,确保大祭不会翻车。
就是如此,其他各国也未必会服气。因为这几十年来,各国都涌现出了绝世强者。
高玄想想就觉得有意思,立即萌生了去明京的想法。
叶锦秀说:“我一月过了年就去明京看我姑姑。高大哥刚好和我一起进京。我姑姑在明京还有些人脉,也许能介绍一些门路。”
高玄点点头,他到也不着急。叶锦秀有路子当然好。
这世界武道法术俱都有独到之处,值得多学学。
得到高玄许可,叶锦秀大为开心。她又热情的说:“高大哥,晚上石家在醉风楼举办酒宴赔礼道歉,你和我一起去吧。钱家、孙家也都会来。”
繼承者駕到:校草,鬧夠沒! 安向暖
“好啊,那就去看看。”
高玄闲着没事,他也想看看铜城这几大世家有什么高手。
醉风楼是铜城最大酒楼,就在贯穿东西城门长街中心,也是铜城最繁华区域。
叶家这一次来了两百多人,布置在醉风楼前后左右,就怕石家耍花样。
叶安和高玄、叶锦秀一起到了醉风楼时,天色已经黑下来。
醉风楼三楼上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大厅内就摆了四张酒桌,分立四方。彼此间都留有足够空间。
各大世家互有戒心,坐在一桌反而别扭。这样布置大家都舒服自在一些。
叶安作为这次赢家,一路走过来收获了众多恭维,他也是得意洋洋。
执掌叶家十几年了,叶安还是第一次这么露脸。
叶锦秀和高玄坐在一起,神态亲昵。到是惹得其他人频频注目。
很多人都在偷偷打听,和叶锦秀坐一起那家伙是谁?
叶锦秀和孙玥并称铜城双骄,是铜城两位最出名美女。叶锦秀因为武功法术双修,人又聪慧干练,名气还远大于孙玥。
铜城的世家子弟都是叶锦秀仰慕者。眼看女神和别的男人举止亲热,这群人就有点受不了了。
关键是还没人认识高玄。一群人怎么看高玄都不顺眼。
“这是谁啊?”
“谁知道,哪来的家伙,长的到是人高马大的,什么东西……”
“是不是叶家请来的高手?”
“看他样子也不像高手。”
“也不知叶锦秀看上他哪了?”
几大世家来了不少人,一些年轻子弟没资格上桌,可站在后面更方便交头接耳。
一群人正说的热闹,石家家主石宏远站起来:“今天邀请诸位,第一是我家和叶家有了点误会,借着这个机会向大家解释一下。”
叶安微微皱眉,石宏远这可不像是要赔礼道歉。
其他人也听出来了,众人都有些好奇,石宏远这是想干什么。
叶锦秀低声对高玄说:“情况有点不对,石家想搞鬼。”
石宏远又说:“为此,我邀请了一位贵宾:风门风正淳,这位前辈是风门高人,有他在此,也可以为我们两家裁定对错输赢。也免得石家和叶家伤了和气。”
众人听了都是悚然一惊,风门风正淳,号称分水刀,在西南可是名声赫赫,是风门嫡系传人。
风门是八门之一,门人弟子众多,可只有真正嫡系传人才有资格冠以风姓。
叶锦秀虽然拜师无生道,不过是外门弟子。却和风正淳的身份差的太多了。
里面包间门帘一掀,走出来一位三十多岁男子。
这人身材修长挺拔,眉长眼锐,脸色微微有些泛青。他腰间别着一口长刀。他扶刀走出来,双眼目光如电,气势森严凌厉。
众人被他目光一扫,都本能低下头避让。
叶锦秀有点不不服气,可和风正淳眼神一对就觉得双目如被针刺,不得不避开。她也有些惊讶,这人武功好生厉害。
风正淳目光威慑众人,在场就只有高玄能不动声色。风正淳多看了眼高玄,却也没在意。心刀目击之法,并不是对所有人都好用的。
风正淳扬声说:“石家主和我说了,叶家阴谋暗算,手段卑鄙,让石家损失惨重。叶家必须给石家赔礼道歉,赔偿损失。”
叶安脸色大变,对方这是欺人太甚。
风正淳可没在意叶安表情,他看了眼叶锦秀又说:“此女颇有姿色,可做我的侍女。”
他对叶安冷冷一笑:“你可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