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iyuc4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白首妖師 黑山老鬼-第二百八十一章 比瘋子還瘋的人相伴-0474a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打发了小青柳下山去玩,方寸慢慢起身,来到了殿外,迎着阳光,轻轻伸了个懒腰。
清风拂来,已经拔去了仅剩的几根黑发的他,一头白发犹为显眼。
这一次落得满头白发,倒在他的意料之中。
当初在柳湖城时,仅是因为蓝霜先生一事,自己便白了半头,如今在这清江城的事情,可比柳湖时又严重了许多,已不仅仅是颠倒黑白,挑起一场大乱那么简单,甚至还在清江大城惹出了一场大祸,七族之中,因自己而死的人更不知有多少,不落得一身罪孽才怪。
依着方寸如今对这天道功德谱的了解,倒是愈发觉得,这天道功德谱,像是一个板板正正的老好人了。他赐自己功德,说明他认可自己完成了三件任务的事情,可是又赐落满头白发,则是说明他一点也不认同自己做事的方法,就像个迂腐的好人,或说严正的法则。
这究竟是什么?
方寸一时难以辩得清,这份功德谱的存在,本身就已经超出了他自身层次太多。
而如今不得不考虑的一件事便是,如今头发已近乎全白,倘若将这白发,视作惩罚的话,偏偏自己只是白发,却没有别的影响,腰不酸腿也不疼,一身修为扎实至极,这惩罚的意义在哪里呢?更重要的一点是,在白了头发之后,倘若自己再沾染了罪孽,又会怎样?
总不能就让自己卡在这里,从此之事,做事小心翼翼,再不逾矩半步吧?
方寸对自己不是很有信心……
……
……
一边想着这些,他左右无事,便缓步下了峰来,到得了后山,进入了那一片被自己立上了“闲人免进”牌子的养蛊之地。在自己离山的这段时间,守山宗弟子们倒是很守规矩,没有哪个如此大胆,跑到自己这片宝地来作死,一群极为邪性的蝴蝶,还是好好的养了出来。
搭眼看去,方寸能够看到在这谷里,薄翅轻颤,星星点点,落着起码百只蝴蝶。
而在他的感应之中,这一片腐土之下,还藏着更多的虫卵,暗蕴生机,想必这些虫卵孵化出来时,这谷里的蝴蝶数量,还能够再增涨几倍。只不过,类似于他之前在灵雾宗赐给了林机宜的那种金丹境蝴蝶,却是没有出现多少,如今这整个谷里,也只又生出了一只而已。
方寸对此略有省悟:“难道我现在能养出来的怪蝶极限,便是金丹?”
这一谷蝴蝶,由他的先天之地温养,血脉殊奇,又得无尽妖尸滋生,天生便与别个不同,就算是普通的蝶,此时也有着堪比凝光的位格,然而金丹位格的蝶王,却只能有一只!
这一只若是存在于谷中,一群蝶中,便不会出现新的金丹境妖蝶。
而方寸若是将这一只金丹境妖蝶带走,谷中之蝶,便又会诞生一只金丹境。
这应与蛊虫的某种特性相关,方寸也没有什么好的方法。
当然,这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毕竟就算多几只金丹境的妖蝶,也只是帮着方寸多拔苗助涨的培养几个伪金丹的下属而已,而对于如今的方寸来说,光是真金丹,就有好几个,都藏在了柳湖城里随时可调用呢,短时间内倒是不需要用这样的手法来增加高手……
而且养蝶本来也只是有意无意养着玩的,不必当成个正事。
……
……
“你这是修炼了什么邪法?”
正在方寸捕捉了一只蝴蝶,仔细的分辨着公母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哗啦……”
随着那声音响起,满谷蝴蝶都飞舞了起来,五彩缤纷,煞是好看,谷里不知何时窜进了一只小猫,正在那里上窜下跳,到处追逐着蝴蝶跑,两只小狗蹲在地上,傻傻的看着。
“为何这样问?”
方寸笑着,回过身来,看到了一身考究黑袍,气质儒雅的秦老板。
当初在清江城,为了破局,也为了让自己的名声,更上一层楼,所以方寸请来了秦老板,只不过,没有花太多钱请秦老板去将所有人杀掉,毕竟那样一是手段太粗糙,没技术含量。
二么……也太贵!
所以他只请了秦老板出来给自己一剑!
秦老板的剑是明码标价的,所以如何最大程度的利用,才是关键所在!
秦老板似乎并没有因为自己这一趟跑过来,只出了一剑而生意,脸色看起来便和在柳湖城时一模一样,平静的看着方寸满头的白发,道:“少年白发,乃是道源有损之兆,你年纪轻轻,便已头发全白,若不是马上就要死了,那便是修行了某些我也看不透的邪法!”
“两者皆不是!”
雲流天縱 安兮
方寸笑道:“不过对外的话,我会说是因为自己挨了天行道刺客的一剑,因而性命垂危,不得已之下,只能动用了一些守山宗的秘法保命,虽然性命保住,但之前在柳湖城时便已经为了快速提升修为而导致的道源再度枯竭,对外之兆,便是落得了这样一头白发……”
罪後難寵
秦老板想了想,道:“这很合理!”
大佬的異世界愉快生活
方寸笑道:“已有七天过去,为何你今日才过来?”
“去处理了一些事情!”
秦老板负手而立,看着那扑来扑去,追逐蝴蝶的猫,面无表情的道:“在清江时,我感觉到了一些同行的气息,再加上我出那一剑,想必已经引起了他们的警惕,于是便没有急着在你身边现身,出去看了看,倒是发现,确实有些人被惊动了,有天行道的一位剑尊来到了鼋神国,并且派出了十三位刺客过来查我这一剑,不过还好,这件事我已经处理干净了!”
方寸听得不由得一怔:“怎么处理的?”
特工皇妃
秦老板道:“杀了!”
方寸一时语塞,缓了缓神,才调整了表情,好像完全没有被影响似的,分析道:“倘若那位剑尊派来的刺客皆被杀了的话,想必对方也得了警惕,倒是要更小心一些……”
“不必担心!”
秦老板道:“那位剑尊也杀了!”
方寸绷不住了:“……”
“多谢老板高义,只是不知……”
回过神来,方寸才认真的揖礼,道:“杀那剑尊用了几剑?”
秦老板面上似乎露出了些笑意,道:“这些人不必你来会钞,是我自己的!”
看向了方寸那有些诧异的脸,他解释道:“你也不必觉得欠了我的,我杀这些人只是因为他们有可能威胁到我,只不过,他们出现在清江应该不是巧合,或许真的是有人找了他们过来杀什么人,就连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找来的,想杀的人,又会不会就是你……”
“毕竟,现在的清江城里,我想不到有谁值得天行道出手!”
方寸没有直接询问,但眼中却有些疑色。
秦老板淡淡解释道:“刺客的原则便是不出卖雇主与目标信息,虽然我确实有办法问出他们的话来,但看在同行份上,我没有强迫他们,也算是给他们留了最后的一点体面!”
方寸点了点头,也不再问,只是笑道:“我回头自己查查就好!”
“倘若这是真的,那你更应该想的是如何保命!”
秦老板直接道:“倘若真是有人买了天行道的刺客来杀你,那我这一次就算杀光了他们的人,也只是让他们短时间内无法再筹起人手而已,这买卖还是在的,他们还是会来,具体时间我也不好说,只不过,如果你应付不了的话,那这段时间我可以先呆在你这里……”
“不必!”
方寸不等秦老板说完,便诚恳道:“愈是如此,愈是要请先生帮我守着柳湖!”
若真有人买了天行道刺客来杀自己,那便保不住不会向双亲下手。
秦老板听了他的话,便不再多言,很是尊重雇主的意见。
“不过若说起来,我倒是有另外的事想请教先生!”
大唐房二
方寸自己也琢磨了一会,向秦老板道:“当年我兄长也曾经遭天行道刺客追杀,但事后却不了了之,我很好奇,以兄长当年的修为,他是如何从天行道刺客手下逃得性命的?”
初至清江时,方寸心里的疑惑很多。
而今,大多数疑惑都已解开,大多数要做的事情也做完了。
不过,兄长当年是如何摆脱了天行道刺客的事情,却当真是一直都不知道。
萌妻到貨:陸少請簽收 層層
这一次让小青柳请了秦老板来清江,除了帮着自己破局之外,也想问一下这件事。
问这个问题,非但能解了困扰心间许久的疑惑,而且,倘若真如秦老板猜的那样,已经有人暗中买了天行道刺客来刺杀自己的话,自己也多少可以将这件事来当成参考……
娛樂帝國行
“当年的事情其实挺简单的……”
秦老板闻言,似乎并不意外方寸会问出这个问题,也早就做好了回答的准备。
他微一停顿,才向方寸道:“你有没有听人说过,天行道的刺客,都是一帮疯子?”
方寸闻言倒有些尴尬,寻思着秦老板的面,这话怎么回答呢?
想了想,只好笑道:“确实有人这么说过……”
秦老板一点也不以为意,反而认真的问道:“那你有没有想过,疯子最怕的是什么?”
方寸闻言,顿时微怔,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想过。
幸亏秦老板已经主动说了出来:“疯子最怕的,就是比疯子还疯的人!”
然后他认真的看着方寸,道:“比如,你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