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7zvh4熱門言情小說 漢世祖-第140章 崇政殿聽政2鑒賞-pt9xs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
今夜崇政殿中的面陈机要,这算是此番还朝后,刘承祐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大汉的中枢重臣们,虽然比较玄,但明显感觉得到,冯道、郭威等臣,比起过往,有些变化,更加恭顺了。
不是说前些年,这些臣僚不够恭敬,只是在恭敬的面孔下,少不了一些异样的心思。过去,刘承祐有种感觉,他是一个人,大展权谋,拖动着漏风渗雨的大汉朝,向前发展进步。臣僚们虽然没有怎么拖后腿,但和刘承祐,终究不是真正的一条心。
但眼下,殿中的臣僚们,明显开始真正为大汉朝廷,为他们的君主,为百年基业、千秋功绩而尽力用心。虽然这是种玄而又玄的东西,但刘承祐似乎感受到了那份“诚意”。
就拿郭威来说,虽掌枢密,但以前,都是刘承祐动一下,他应一下,刘承祐进一步,他退一步。此事他提出的枢密之议,明显透着一个积极,为国家重复“大一统”而进取。
感受到这些,刘承祐表情不自觉地舒展了些,唇角洋溢着少许喜色。
一號男秘
“关中如今是什么情况?蜀军动向如何?”刘承祐再问道。
此番答话的,是枢密副使郑仁诲,只见其起身,躬身一礼,禀道:“陛下,开春以来,蜀军两路约五万进宫关中。蜀主以禁帅李廷珪为北面招讨使,降臣何重建副之,率军三万五千出凤州,攻打凤翔。又以雄武军节度使韩保贞率军一万五千步骑出秦州,攻我陇州,欲从侧翼威胁凤翔安全!
据军情司所探,此番动兵,是蜀枢密使王昭远力主,为应对此战,蜀中前后征召了近十万民夫,调集了大量粮食辎重!”
美女寵物軍團
闻报,刘承祐眉头顿时凝起,说道:“难怪,我朝都与南唐罢战议和,蜀军仍未撤兵。前期如此投入,蜀军胃口就么大当真欲一口吞下我凤翔、京兆,席卷关右?”
“听闻那蜀臣王昭远,乃蜀主孟昶伴读,善辩,深受蜀主信任,委以军事。王昭远自比诸葛,宾客饮宴,常夸口北伐。此次蜀军出击,直逼我关城,因我朝用事于东南,而短于西南,受其所迫而处下风。
因前线战况,蜀主对王昭远颇为褒奖。据成都朝廷及汉中、蜀地的刺探情况,蜀廷似有增派兵马的意向!”
“朕前番便听过此人!非朕小觑天下英雄,只是什么阿猫阿狗,也敢自比武侯了?”刘承祐不禁嗤笑,冷冷道:“纵使其武侯再生,我朝又岂弱于曹魏?”
“陛下所言甚是!”郑仁诲说道:“如消息无误,那王昭远不过一幸臣,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虽然滔滔不绝,畅谈兵书,实纸上谈兵,既无驭兵经验,又无治政之能。口出狂言,亦不过故步自封,夜郎自大罢了!”
走到依旧高高挂起的舆图前,刘承祐登上梯桥,凑近研究了一下,说道:“蜀军动向,与国朝初年,其入侵关中,几无二样啊!时下交锋第一线,情况如何?”
邪少的枕邊獨寵
郑仁诲上前,介绍道:“李廷帅其主力,兵进陈仓,攻散关,凤翔节度赵晖聚牙兵守之,保大节度药元福率鄜、邠之军,守散关,以渭水相隔,稍抑掎角之效。秦、凤不在,少秦岭之险峻,故总体而言,凤翔一线,我朝处于劣势。但有赵、药二公,率师据守,暂时无虞,蜀军再未取得进一步战果。
永兴军节度宋延渥,固守京兆,以防蜀军偏师偷袭。陇州,有彰义军节度史匡懿率军南下,阻韩保贞于陇州!”
“还是太被动了!”刘承祐盯着舆图看了许久,对于关中局势表示看法:“陈仓、陇州,两地倘有一失,则局面定然崩坏。若蜀军再打得聪明些,遣一支劲旅,绕袭关中腹地,以破袭为主,那么纵使无失,,形势也必定恶化!关中各州,本就残破,诸州安定不过数年,还经不起兵燹侵害!”
“增兵!关中需要增兵!”刘承祐严肃道。
“陛下!”这个时候,郭威主动开口了:“增兵乃必然,不过以臣之见,朝廷不必大举西进!”
噬魂歸玄錄
“哦?”刘承祐看向郭威:“郭卿有何想法?说说看!”
闻问,郭威露出一抹老谋深算的笑容,述来:“一者,征淮以来,国用不足,军民疲敝,亟待休整,不宜大动兵!二者,若是动静大了,只恐惊跑了蜀军!”
听郭威这么说,刘承祐来了兴趣,若有所思道:“郭卿,似乎对北犯的蜀军,有所图谋?”
魔女追愛
紫霄傳說 戰無此人
“陛下英明!”郭威淡淡一笑,说道:“陛下宏图雄略,志在天下,窃据川地的孟蜀,早晚要解决。孟氏借两川之险,割据西南,如欲攻之,必受险阻。
而今蜀军主动出击,与我朝交战于渭河,若能效乾祐初年那般,再对孟蜀军力、民力进行一番打击。今朝灭其一分,异日灭蜀,阻碍则少十分。
且拖得越久,对孟蜀国力的消耗则越大。只需采取守势,给其以希望,吊其胃口,将战事时间拉长。蜀军北来,兵马数万,役夫十万,其所需钱粮,少有坦途,都需走栈道,翻山越岭而来……”
“臣建议,陛下只需遣少量精锐西进,巩固西防,再派一支水师入渭水,保证陇、凤不失,即可!”郭威道明其想法。
“郭卿,这是谋国之言啊!”听完其进言,刘承祐不由朝郭威投以讶异的目光。
想了想,刘承祐问:“若蜀军见无利可图,直接撤去呢?”
“那么西患暂消,陛下正可全心于国内,调理内政,积攒国力!”郭威眼神仍旧平静:“只需一年半载,便是我朝,重启西征战略,复夺秦、凤,乃至兵进汉中!”
“郭卿,考虑周全!”刘承祐看向其他臣僚,问道:“诸公,以为如何?”
權少奪情:落跑冷妻太難追
皇帝都这般说了,群臣自然没有异议。刘承祐则直接吩咐着:“调兵之事,由枢密处置!不过,若遣水师,西进入渭,便由向训,亲自率军去一趟!”
“是!”
“定难军李家,近来可有异动?”刘承祐又问。
“李彝殷与延州高允权两方,因一批战马,又起争端。得知淮南战事结束,各自撤军,同时向朝廷上表,指谪对方不是!”闻问,冯道主动进言。
西北地区,定难军李彝殷与彰武军高允权之间,结下的梁子,几乎人人可知。几乎每年都要爆发冲突,李彝殷示弱,高允权则背靠北汉朝廷,双方明争暗斗,即便东京朝廷,都已然习惯了。
而在这种情况下,北汉有事之时,定难军但有异动,最后都会演变成与高允权之间的“冲突”。此番,也一样,这大抵也是李彝殷小心谨慎之处,不管如何,从未与北汉发生正面冲突。
只是这种暗地里的动作,显得小家子气,也让刘承祐很是厌恶。
“这些年,李彝殷是表面恭顺,暗地里,着实是躁动不安呐!”刘承祐不由讥笑道。
见天子有愠怒之状,魏仁浦不由劝道:“定难军背靠戈壁,依峙草原,累有数十载,远在西北,已然成势,非一般节度。请陛下息怒,暂忍其行为,待国富军振,另觅良机,遣一良将,自可消除其威胁!”
小獸
闻谏,刘承祐只挑了下眉头,看向冯道,吩咐道:“分别派使节前往延州、夏州,调解争端。朝廷,就先做个仲裁者!“
“是!”冯道应命。
“另外!”刘承祐又补充道:“武德司王景崇,于战时抓到了一名南唐所遣信使,携其国书,邀请李彝殷起兵作乱于西北。去夏州的使者,将信使与国书带上,替南唐转交给李彝殷,看他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