昇羽書架

ro371熱門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笔趣-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風波 八分享-enr44

Eleanor Rachel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牧景虽然愤怒,但是没有失去理智,因为心里面其实对此早有准备了。
新政实行就是一次变法改制的进行。
放眼历史上,哪一次的变法不需要流血,哪一次的改制会简单,战国时代的变法改制不在少数,但是不管成功的失败的,变法的人最后都死了。
最为著名的商鞅变法。
商鞅变法,让新的政治制度改变了整个秦国的国力,为秦国一统天下打好了根基,这一点聪慧过人的秦惠文王不知道吗?
他知道,因为他若是不知道,就不会坚持商鞅之法。
但是最后他还是选择直接车裂了商鞅。
为什么?
那是因为商鞅的变法,促动了秦国老贵族的利益,惹起了众怒,众怒难犯,秦惠文王没办法了,必须要杀了商鞅才能安抚民心。
变法,总会触动了一些人的利益,利益面前,任何的语言都显得非常苍白的。
牧景要在大明朝堂之上落实新政,早晚也会触动很多人的利益的,如今才刚刚进行到人口清查,就已经有人按耐不住了。
今岁的科举眼看就要成功,科举制度取代举孝廉的制度已经是迫在眉睫了,如果再加上牧景准备在土地上进行大统一。
那肯定会让很多人铤而走险,宁死也要拼一次。
“继续盯着!”牧景低沉的对赵信嘱咐说道:“记住了,右司只负责盯人,埋钉子,其他任何事情不许在牵涉其中,这种事情,不管你们右司怎么做,一旦触怒了政事堂,政事堂不会手下留情的,现在不管是昭明阁,政事堂,都在求稳,如果你们激发的矛盾,他们第一个那你们来下手,胡孔明,蔡伯喈都磨刀霍霍,朕到时候都未必能保得住你,知道吗!”
变法是大事情,是朝廷的博弈,稍有不慎,胡昭就能翻盘,能直接把新政打下去,牧景虽强硬,但是不可能和整个朝堂对着来的。
“臣,遵命!”
赵信心中一寒,他还真准备做点什么事情,然后杀一儆百的,但是听到牧景这么嘱咐,才不寒而栗,要是真做的一些事情你,右司说不定就被昭明阁那些丞相门直接推出去顶罪了。
“地方能稳得住,大明才算是安稳,右司的任务,还是要盯紧四方,包括朝廷上面的一些官吏!”牧景眸子幽幽:“新政牵涉的不是一两个人,而是旧制度的整个利益圈子,总有人会在对大明的忠诚和对利益的贪心之间,选择了后者!”
“陛下的意思是,朝堂之上,可能有人会因为新政而背叛大明!”
赵信的眼眸爆出一抹寒芒。
景武司的左司,是对外刺探敌人的情报,而右司,是为了守家而存在,清理内部谍者,是景武右司的责任。
一旦上升到这个程度,别说得罪政事堂,哪怕是得罪整个昭明阁,都不惜代价的要除掉的。
因为这本来就是的景武右司存在的价值,如果没有了这个价值,景武右司就已经失去的存在的理由。
“会不会,朕不好说,但是……”牧景冷漠的道:“宁可杀错,不可放过,朕的江山,允许意见不一样,允许有自己的立场,但是不允许叛徒!”
“臣,必会盯死他们,任何人只要有勾结汉室诸侯的嫌疑,一个都不会放过!”
赵信咬着牙说道。
“盯人可以,但是尽量小心一点,不可露出任何痕迹!”牧景捏捏额头,他知道这样做,会让人有些反感,但是单纯的信任不能让朝堂变得更加的美好,头上没有悬挂的刀子,他们就会肆无忌惮,所以景武右司,还真必须要盯紧一些人才行。
“是!”
赵信点头。
“谭宗不在,左司那边,在江东的布局,你知道多少?”牧景问。
孙伯符跑去了北方搅动风云,他要是不在他老家弄点事情出来了,还真对不起的孙伯符的大意了。
“江东的计划是左右两司一起的做的,谭指挥使北上,岳述也北上,一头扎在了偷天换日的计划之中,所以江东的计划,目前是我来主导!”
赵信回答说道:“江东方面,我们景武司之前倒是布局不少的,但是因为攻陷建业都,景武司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很多暗点都被周瑜给连根拔起了,周瑜也一直在盯着我们,这人太犀利了,蛛丝马迹都能揪出不少人了,要不是如今他需要率兵坐镇寿春,我们在建业都根本不敢撒网!”
“江东美周郎,自然不是简单的人!”牧景嘴角扬起了一抹冷笑。
周瑜,周公瑾,历史并没有给他太好的待遇,因为一部三国演义,他莫名其妙的成为了诸葛亮的踏板,变成一个气量狭隘的小人。
但是事实上,这人不管是大局观,勇气,魄力,谋略,都是上乘之中的上乘,绝对有和诸葛亮并肩的天赋能力,不管是政务上,还是军务上,都是能人。
江东双壁,指的之孙策和周瑜,历史上,孙坚早亡,江东的基业,那是孙策和周瑜联手打下来的,孙权只能算是一个继承者,他继承了江东三代的基业,才有了东吴的霸业。
青春最后的归宿
如今孙坚死了,老一辈的那些人,都有些放权了,孙策掌权,自然是提拔自己的人,江东给了周瑜更好的舞台。
周瑜会爆发出更强大的能力,这一点,牧景早有心里准备了。
天才宝宝极品娘亲
“孙仲谋也是一个很沉得住气的人!”
赵信说道:“一开始我认为还有机会能说服他的,但是后来我才感觉,此人看似野心勃勃,其实胆量不大,而且最重要的是,谨慎,非常谨慎,除非吴王出了点什么意外,不然,他未必敢夺权!”
“正常!”牧景想了想,道:“孙仲谋有野心,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他一直都生活在孙伯符的羽翼之下,长兄如父,孙坚早年征战四方,对家庭必然是照顾不到,孙伯符在其中等于担当了父亲的责任,孙仲谋对他的恐惧,不在孙坚之下,所以他岂敢轻易的夺权啊!”
“那我们离间之策,是不是失败了?”赵信有些不甘心,他们维持付出了很多的代价,做出了很多的努力。
只有挑拨他们兄弟不和,才能导致江东内乱,江东只要内乱起来了,必然减弱对明疆土的压力。
“不算失败!”
牧景想了想,说道:“有些人的野心,一旦燃烧起来了,就没办法熄灭了,继续和孙仲谋的接洽,不为现在,也为未来了,只要把他的野心维持住,就有一天能为我们所用!”
他得考虑未来的事情,他日攻占江东,孙伯符肯定会死战到底,但是换成孙仲谋,那就未必了。
战争等于流血,能少一些战争,就少一些流血。
“是!”
赵信点头。
“对了,景武司送了多少人去河北?”
“大概有一百多人吧!”赵信道:“因为时间紧,任务重,还需要给他们做一些思想工作,我们还请了思想政治司的人给他们上课,但是计划进行的太快了,未必有多少效果,这些人北上,日后能为我们所用的,我估计只有一半!”
“足够了!”
牧景道:“谭宗能从河北带回来一些人才,再把这些人趁机完美的安插进去了,已经是大功一件了,至于日后的事情,日后再说,谁也不能说未来了,而所谓的忠诚,那是需要强大来维持了,大明只要足够的强大,有一统天下之能力,他们就不会反我们!”
明知道大明朝会统一天下,他们只会走一条向着未来的道路,而不是半路投靠别人。
“身份上没问题吧?”牧景再问。
“邺城被占据了,只要把他们户籍调换了,问题不大,当然,如果有人深挖下去,突然出来一个新的人,多少有些痕迹追寻的,目前能做到只有这个程度了,如果再给我们一些时间,倒是能做的更加缜密一些!”
赵信说道:“如果他们有足够的时间,河北的景武司各个镇衙能在最快速度之内,把这些伪造的户籍,更换地方县衙的户籍存档,这样就是如假包换的一个人替换过去了,河北又陷入混乱之中,自然不这么好查询,所以问题不会很大!”
“谭宗心这么野,事情不会做的很缜密的!”牧景摇摇头。
“谭指挥使一个人,自然不会,但是岳同知,是一个心思非常缜密的人,他肯定会把事情做的仔细的,只是看时间来不来得及而已!”
赵信回答说道。
“希望他们的时间来得及吧!”牧景摇摇头,自己现在也不知道河北的情况,官渡的消息传来,但是详细的战报,还需要几天的时间,至于邺城,更是一点丰盛都没有了。
不过这时候邓贤的兵马应该北上了,邓贤的主力要是进入了魏郡之中,接应他们南下,应该问题不大。
………………………………
牧景此时此刻正在担忧的邺城,呈现出了一阵少有的安静。
两日苦战。
再见校长大人 枳於
北城门的张燕部黑山军被吓退,东城门袁谭部精锐,被潘凤亲率精锐开门迎战,直接杀了一轮,斩杀三千余将士,伤亡惨重之下,被迫撤出了二十里之外休整。
当潘凤收兵回城,邺城迎来的难得的安静,仿佛四面虽有人盯着,却不敢在这时候强攻主城。
“潘无双!”
距离邺城,不足三十里,一个营盘初建,营帐之中,鞠义一拳头砸在了书案之上,面容阴沉。
他没想到潘凤居然跳出来了。
“稍安勿躁!”
青衣文士倒是很淡定,他斗笠之下的脸盆上,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这时候杀出一个潘无双,未必不是好事!”
“好事?”
鞠义看着的青衣文士,道:“若非此獠,吾等已经进入了邺城了,何故在此逗留?”
“非也!”
青衣文士道:“若非潘无双,第一个进入邺城的,不是我们,而是黑山军!”
“张燕?”
鞠义问:“难道张燕不是投诚刘皇叔了吗?”
“若是如此,他不该南下!”青衣文士摇摇头,道:“此獠应是魏王之马前卒也!”
“张燕多年来在河北纵横四地,一支都没有投诚官方,怎么会被魏王收编了!”
“此一时彼一时!”
青衣文士道:“我嗅到了一些老熟人的味道了!”
“老熟人?”
“一个彼此都非常了解的人!”青衣文士轻声的道:“他若在邺城,那么张燕南下,就顺理成章了,若是被张燕占据邺城,等于魏王先入为主,到时候皇叔想要河北,就要和魏王谈判了,对吾等而言,并非好事啊!”
他竭心尽力,是为了刘备而占据河北,而不是临门一脚被曹操给算计了,这年头讲究的是一个名正言顺。
“那先生,现在我们应如何是好?”鞠义问。
“先吃掉袁谭!”
青衣文士考虑了一下,说道:“袁谭新败,必会怯弱,吾等手握袁尚,不需要袁氏继承人了,袁熙已亡,袁谭在被我们干掉,那么河北唯一的正统继承人,就在我们手中,到时候我们扶持袁尚,名正言顺的接管河北!”
“那邺城呢?”
“也邺城跑不了!”青衣文士道:“城中兵力应该不多,但是张燕却没有打下来,明显是遇到的硬茬子,潘无双此名吾已亦有了解,按说此獠应该已亡,突然跑出来,恐怕不是他一个人这么简单,应该是当年冀州牧韩馥的余孽在兴风作浪,但是韩馥已死多年,旧部还能有多少,城外的几个县县兵哪集结起来,都没有多少兵力,根本是守不住邺城了,他早晚要跑!”
“往哪里跑?”鞠义不明白:“不管是南上北下,他都跑不了,除非他能突破张燕,就算突破张燕,北上有刘皇叔的燕军主力,他也跑不掉,南下,遇上我们,苦战一场,难道还准备逃去黄河以南吗,官渡那边,主力集结,更不好走啊!”
“还有一个地方!”
青衣文士也有些后知后觉了,他咬咬牙,道:“鞠将军,你立刻把斥候往西南河内的方向盯梢!”
“河内?”
鞠义瞳孔睁大:“明军难道会出兵吗?”
“为什么不会?”青衣文士反问。
“可是……”
鞠义想了想,又觉得没有什么理由可以反驳,为什么下意识的认为明军不会出兵,难道就因为牧景的一句话吗。
三年不战,说的好听,但是不竖战旗,只能算是贼兵流寇,他们不承认,谁也奶奈何不了啊。
“难怪潘无双会突然跳出来了,原来是投靠了明贼!”
鞠义恨恨的说道。
“先打下袁谭,然后再想办法进入邺城!”青衣文士深呼吸了一口气,直接下了死命令。


Copyright © 2021 昇羽書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