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玄渾道章-第三百二十八章 取道推天地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重岸方才听到有妖匪出没,也的确在感应中察觉到了一股强悍妖气,故是打算过去见识一下,如今的官府是怎么对抗妖物的。
从那马妖老青口中听得,好像这类事情如今已然不多了。
而他心中也很好奇,这个朝廷是怎么把妖物驯服的这般服服帖帖的。
这时他忽然有所感觉,抬头看向天空,就见一个像蛛巢一般的东西显现出来,向着散发缕缕灵光,时时刻刻与他这里,乃至周围人手腕上的手镯相呼应,而街道上的一些人根据上面的提示,也是加快了脚步,远离了大妖出现的方向。
他觉得很有意思,这东西确实有用。
这等若是天上有眼睛在看着,那妖匪哪里避得过去?
不过这只是能找到此妖,并不等于就能降伏了。
在他想来,大妖破坏力极大,对付这等妖物,不说惊天动地,也该闹出不少动静,若是有什么不妥,自己也能搭把手。。
可当他赶到的时候,发现真实情形与他想的不太一样。
那妖物乃是一只十丈高的羊妖,站在城中的园林小丘之上,而周围则又城中卫卒拉起线绳,驱散那些兴奋靠过来围观的人群,那些卫卒好像大场面见惯了,一个个都显得很是淡定。
倒是那头站在小丘上的羊妖看到眼前的景象,有些不明所以。
重岸随即看到有两个便装打扮的道人,两人手中都是拿着法器,都看去并不是什么厉害之物,这两人似是商量了一下,双方拱了拱手,随后一个道人走了上去。
那个羊妖却是露出不屑与恼火之色,因为双方法力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那个道人则对着羊妖一扬手,法器飞上天中。
重岸立刻感觉到了什么,似乎天上有一股力量落下。
那大妖自诩一身法力,可是天上一个明镜一照,顿时软倒在地,浑身法力竟被压制,一点没能发挥出来。
那个道人淡定的一挥手,身后卫卒一拥上前,拿着特制的小锤子敲打羊妖关节和脑袋,并套上链子拖走,所有卫卒都是兴高采烈,纷纷说矿场上又多一个苦力了,队中还愁年关将近,没有妖物可拿,这回抓了个大妖,今年又能过个好年了。
重岸抬头看着天空,不知道方才那是什么东西,但可以确定绝对是某种法器,说不得还结合了一点其他手段。
似乎是因为他的盯的时候过长了,引起了某种反应,大气微微泛起涟漪,所以他立刻收回了目光。
不过他也能想到,这种东西肯定震慑意义更大,他可以去别的地方打听打听,问问那些妖类,应该是能知晓的。
就在这时,他也听着两个溜达到一边点烟的卫队队卒在那里闲聊。
“哪来的妖怪,这么胆大的倒是不常见,如今可少见这种愣子了。”
“听说是闭关了几百年了,出关没多久,还当此世是以前的模样。”那个卫卒弹了弹烟灰,“时代不同了。”
“看来要拖去矿场。”
“什么矿场,这可是头老羊妖了,我看是拿去配种,多产些羊仔,这里面油水可厚得很,说不定我们都能沾点光。”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个人又道:“奇了怪了,当年国朝破巢扫穴,难道没把这些大妖扫干净么?”
“总有漏网之鱼嘛。再说了,当年过于偏远的地界,还是靠那些道观配合找寻的,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给自己留一手呢?”
“有道理,养寇自重。”
“嘿,用不着养,真当天机盘算不出来?那帮道观可不会落下口实,只不过当年的小妖长成老妖罢了。等着,今后这事还有。”
重岸听着,心道这些东西看来都是道观布置的,那本俗礼记述只是说了民间之事,对于历史记载倒不怎么清楚。
自己出来之后,见识了许多事情,但却还没到别的道观看过。
好在如今这个世道,去哪里都是方便,舆图都给你画在墙上,哪里有什么都有标注,故是走了一圈,就望到了最近的一处道观所在距离这里不过三十余里地,于是徒步行去。
这一次没走大道,而是沿着小街小巷行走,路过一家餐馆,见两条黄狗妖躺在角落里,眼巴巴等着人投食,有一条看着年轻些想要进去,结果被人一脚踹出来。
那黄狗见一个打扮艳俗的女子抱着一头雪白的小犬走了进去,不由多看了几眼,那小犬却冲它汪的一声,“贱皮子,滚开!”
那黄狗气不过,又不敢还嘴,嘟哝了两句,回到了老狗身边,趴下道:“我也想找个富贵主家。”
老狗瞥他一眼,“就你这狗样,还想卖个好人家?趁早别作那美梦了。”
黄狗不服气了,愤愤道:“你等着,我要活出个狗样来给你看看!”
重岸这时走了过来,两条狗妖顿时有些畏惧,他想了想,拿出一瓶丹药放地上,拱手道:“两位道友,问些事。”
“不敢。”两头狗妖顿时受宠若惊,同时有些害怕。
重岸道:“你们别怕,我方才从山中出来,问你们些事。”
两头狗妖稍稍放心,重岸这气度的确看着不像凡俗中人,都晃着尾巴道:“道爷想问什么都可问。”
重岸问了一些话,不拘什么事情,细碎得事情他也一样愿听,谈了一个多时辰,他婉拒了两个狗妖想带路的提议,自己独自离去了。
这时乃是午后,他路过一座茶馆,听得里面有声音道:“说我祖上可是前朝大官,山中修行百年下山,跟前朝太祖打下的江山,家里八百倾田地,金山银海,日子那叫一个富贵,可惜了了。看见没,我头上这根黄毛,我祖爷爷也有。”
“得了吧,老七,整日吹你祖上,你自个成么?”
“你别说,我自个不成,可指不准哪天就有富贵亲戚喊我去继承家财,到时候你们羡慕不来。”
“你这话说了有小二十年了,也没见着啊。”
重岸只是转到正面,发现只一排排挂在笼子里的鸟在隔着笼子吹嘘,底下还有几只蛙妖蹲在那里,那蛙妖也道:“我祖上也是阔气过,可惜国朝开基,老祖都被拿去炼成药材了。”另几个蛙妖一阵长吁短叹。
重岸看得有趣,茶馆内的人在闲聊下棋,茶馆外妖物也在闲扯,这里人与妖相处一室,倒没什么矛盾的地方。
这时外面喊了一声,“黄老爷今日手气顺,给赏钱了。”茶馆里的人闻言,都是一窝蜂的跑了出去。
鸟妖们都是闪动着翅膀,却是无法前去,倒是那些个娃妖都是一头头蹦跳过去了。
其中一头鸟妖羡慕道:“这黄老爷可了不得,那女儿嫁得好,县里修桥铺路全给他女婿给包了,那门路,啧啧,不能比,不能比。”
無論多大都、 無法弄懂戀愛、笨蛋般的我們
重岸看过去,这黄老爷原来是一头狐妖,不过看着相貌堂堂,很有人样,只是言语作派却是市井的很,当是方才发家未久,一路过来,只要有人上去捧两句,就会看赏。
这时一只蛙妖跳上来,道:“黄老爷,我也姓黄啊,说不定咱祖上是亲戚。”
黄老爷一巴掌把它拍下去,“滚去,你那是泥巴黄,老子是富贵黄!”
重岸摇头,没再多停留,加快脚步往那道观而去,不多时,来到了一座香火鼎盛道观前,但是转了一圈后,诧异的是,没见到几个拥有神通法力,只是有点架势在身,仅止于强身健体。
倒是看守道观的乃是一个化作人形的鹤妖,他诧异道:“你也是妖?”
那鹤妖不愿意了,“哎哎,妖怎么了,现在这到处都用咱们啊,苦活累活道爷不愿意干,我们愿意啊,我们找了活计,也能养活家人,道爷也能享清福不是?”又看了他一眼,道:“道爷是从山上下来不久吧?”
重岸道:“你怎么知道?”
鹤妖道:“我这双眼睛看人准,打远看见道爷,就觉你老人家身上就有着一副出尘气象,这不是一般人。再个,如今也就山上下来的道爷还和咱们这般说话了,咱们也是有道行的不是?”
重岸道:“观里同道修为怎样?”
鹤妖摇头道:“如今的道爷,哪愿意吃苦受罪,吞服几个灵丹下去,自能延年益寿,要说真本事的,还是有的,不过都在国朝那里供奉着,轻易不出来,出来了,那就是地动山摇的大事了。打国朝鼎力以来,还没出过几回,最严重,也就是二十年前,灵怪犯边,打了一仗。”
重岸问了问,才知当年朝廷扫灭妖类,本以为天下大安,哪知道少了妖物,灵怪这东西忽然冒了出来,扫之不尽,除之不绝,如今也成一大害了。
他深有感触道:“天生万物,有一消必有一长。”
世间就如一个轮回,有些东西看似变了,却又没变。但只要这个世道还在转动向前,那看似不变得东西也终究会变的。
而这里就要靠道法维护了,不然一旦中断,又将倒退回去。想到这里,他心中豁然开悟,感觉找到了自身修习道法的意义。
他毅然转过身,往道观回返。
鹤妖道:“道爷这就走了?不再多留会么?”
重岸往天中看去,道:“不用留了,这广阔天地,正待我辈追逐。”说话之间,就化一道遁光冲天而去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