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ssyjd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妙手神農 txt-第兩千一百九十八章 我是誰-dr5uj

妙手神農
小說推薦妙手神農
山下的余飞,挠着下巴看着这两个老头,说实话这话风变得余飞都有些措手不及,他甚至都怀疑,这两个老头,是不是在合起来演自己!
这他娘的是说正事的态度吗?这是谈正事的说话方式吗?
看得出来,麻老道很着急上火,老鬼头也是一脸的着急,就是这两个人,急的还明显不是一件事。
“等一下,咱捋一捋,我问你知道什么我不知道的东西,你说不能告诉我,这是为了我好,否则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那么我不问你知道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了,我现在换个问题,我想知道,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麻老道受不了了,打算来个曲线救国,听一下不好的结果,然后逆着推测。
“这个也不能告诉你!你知道了,也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老鬼头认真听完之后,继续摇摇头说道。
“那你告诉老子,这又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这次总能说了吧?”
麻老道急眼了,气势都爆发出来了,看起来是想要和老鬼头动手了,打算用拳头来说服他了,如今麻老道也算是实力暴涨了,老鬼头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喂 ,不带急眼了动手的啊!”
老鬼头一看这架势,急忙后退了几步。
“你今天不告诉老子,老子就打到你说出来为止!”
麻老道一看威胁有用,立马将两边的袖子撸了起来,气势更足了!
“行,我说!这个比较抽象,用接地气的方式回答你,就是你一旦知道了——你就会死!”
老鬼头竟然立马认怂了,但是他的答案明显不准确,可是却很吓人!
余飞和麻老道都被吓住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老鬼头,没想到答案如此的吓人!
余飞和麻老道都不明白,什么话让人一听到就会死?这他娘的扫把星的诅咒也无法做到这样迅捷的地步吧!
“你说谁会杀我?”
麻老道听完眉头紧皱,不自觉的向余飞此刻的方向看了一眼。
也不怪麻老道这样想,此刻看似是麻老道和老鬼头在谈话,但是麻老道知道,余飞一定有办法知道他们的谈话,那这份谈话就只有三个人可以听到。
麻老道不会自杀,老鬼头不说打不打得过麻老道,态度上明显可以看出来,他是在维护麻老道,也不会是那个行凶者。
所以排除结束之后,在麻老道看来,唯一能杀死他的,也可能来杀他的只有余飞了。
余飞被麻老道隔空看了一眼,他自己一个激灵,因为刚刚那一瞬间,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余飞和麻老道的眼神竟然准确的对在了一起,就仿佛两个人在面对面的站着,自己被麻老道看了一眼一般。
这绝对不是巧合,这意味着麻老道也有能力,在距离千米之外,就毫无阻碍的看到自己。
余飞内心很惊讶,麻老道竟然强到了这种程度了,他依靠的什么看到了自己?
视力?还是意志?
还有一点那就是,麻老道那一个眼神,让余飞也想到了,认为老鬼头的意思是,他说出来麻老道想知道的答案,余飞会去杀掉麻老道。
余飞和麻老道同时开始了逆向思维,思考到底是什么答案,会让余飞不惜杀掉朝夕相处这么久,已经建立了深厚感情的麻老道。
余飞要是对麻老道动手,那么说明
麻老道犯下的错误,都是余飞心底里那些最最不能触碰的禁区,就比如伤害自己的父母和女人。
可是这又显然不可能,无论麻老道的目的是什么,也没必要对余飞的父母和女人动手。
交流再次暂停了,因为信息量太大了,余飞和老鬼头都沉浸下来了心神开始了思考推算。
老鬼头也没打算多说,急忙转身就开溜了,生怕老鬼头一会又追问,他没法说,然后真的将他揍一顿。
麻老道回到营地,虽然黑暗,可是毕竟是习武之人,近距离还是看到了正在帐篷外面沉思的余飞。
“站住,过来!”
余飞看到老鬼头想溜走,立马对着老鬼头低声说道。
老鬼头紧张的攒紧了拳头走了过来。
“能告诉我吗?”
老鬼头走到余飞面前,余飞直接问道。
“告诉你什么?”
老鬼头眨眨眼问道。
“麻老道想知道什么,我就想知道什么。”
余飞直接说道,要说三个人只有一个人可能蒙在鼓里,那余飞觉得说出来也无妨了,甚至有可能老鬼头并没有蒙在鼓里,说不定他才是最大的表演家。
“你怎么知道我们两个的谈话的?”
老鬼头惊讶的问道。
“我知道的要比你想象的多,但是终究还有不知道的事情,我觉得我应该知道。”
余飞也点了一根烟,说实话抽烟能很好的缓解人的各种情绪,让人心情没有那么浮躁。
“你能保密吗?”
老鬼头想了一会之后,十分认真的问道。
“能!”
余飞迅速点点头,自己还真不是八卦碎嘴之人。
就是余飞无法确定,两个人的谈话,此刻正在半山腰的麻老道,能不能听到,万一老鬼头说出来,麻老道听到了,余飞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我也能!”
老鬼头听完余飞的回答,然后立马一本正经的回应了三个字。
“嘶……”
余飞倒吸一口凉气,差点没忍住就一拳捶过去了,难怪麻老道忍不住要动手了,和老鬼头交谈,也的确很蛋疼。
将你的胃口彻底的吊起来,又死活不告诉你,这简直仿佛把你的腿捆绑起来动不了,然后不断的用狗尾巴草挠一个人的脚心。
“你真的不怕挨打吗?”
余飞缓了一会,将血压控制了一下,情绪稍微平稳了一些之后,十分认真的对老鬼头问道。
“和你无关,你总有一天会知道,为什么要打听别人的隐私呢?”
老鬼头听到余飞的话,急忙后退几步,抬起胳膊护住了自己的脸,然后委屈的说道。
“和我无关?”
余飞听到这个回答,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不是说自己知道了,就会弄死麻老道吗?怎么就和自己没关系了?
半山腰的麻老道,刚刚也一直十分紧张,在老鬼头这话说出口时候,假装闭目修炼的他也长长的吐出来了一口气。
“对啊!那是被人的私事,和你能有什么关系?”
老鬼头点点头耸耸肩。
“那怎么就和我没关系了呢?”
余飞有些不明白了,老鬼头到底是那句话是假的?他为什么说话真真假假的变化呢?
“那为什么要和你有
关系呢?”
老鬼头反问道。
余飞被问住了,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难道说自己偷听别人讲话了,然后分析出来,这件事和自己有关系?余飞还真的不好意思直接承认。
“你回去吧!”
余飞知道,再问也白搭了,除非自己将老鬼头暴揍一顿,但除非实在情况紧急,否则余飞不会那样做,年龄来说,老鬼头算是长辈了,自己对他动手不太好,如果是自家兄弟们,余飞早就拳头拌饭招呼了。
老鬼头转身回去自己的帐篷去了,留下了余飞和麻老道两个人再次开始了深思。
老鬼头和两人的一番谈话,说实话将两个人的心情搞的波澜起伏,最后却有种什么结果都没有聊出来的感觉,这让两个人有种接近了真相,又看不到真相的难受感觉。
所以两个人都开始从头梳理,将谈话从一开始再次推理,看能不能发现其他的信息。
麻老道如今也算是智商碾压情商的典型代表了,所以他将之前老鬼头哪怕是一个细微表情都记忆的清清楚楚,所以他一遍遍的推理的时候,并不会因为时间过去的太久而记忆模糊。
但是他想了好久,还是觉得想不明白老鬼头到底告诉了自己什么,老鬼头到达半山腰的目的是什么,老鬼头没有说的话是什么。
余飞营地里也找了一块石头,坐下之后思考了起来,大脑也开始从头推理了起来。
第一遍推理结束,余飞觉得老鬼头仿佛撒谎了,因为老鬼头的谈话都是模棱两可,而且之前说麻老道有生命危险,余飞又分析了一次,觉得还是只有自己可以做到,那么老鬼头怎么能说和自己没有关系呢?
余飞第一遍推理结束,又开始了第二遍,当他推理到了麻老道骂老鬼头是复读机的时候,余飞猛的停了下来,开始细细的思索老鬼头的话了。
老鬼头坚定的对麻老道说他不是麻老道,可是中间又穿插了一句,说等麻老道自己醒来了,麻老道自己就知道了。
可是当时麻老道明明睁大了眼睛正在和老鬼头说话,怎么能说等他醒来这句话,难道他当时睡着了?那绝对不是,老鬼头指的是什么?是觉得麻老道糊涂了?陷入思维误区了?
这样一思考,余飞顿时觉得老鬼头说的话不那么简单了,他仿佛一直在疯狂的给麻老道暗示什么,试图让麻老道自己去思考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麻老道到底是谁!
老鬼头一直都在问麻老道,问他到底是谁这个问题,可是显然老鬼头不急于得到答案,他只是一次次的问,一次次的重申这个问题,似乎是为了让麻老道重视这个问题,好像老鬼头知道,自己问出来,麻老道也回答不会出来一般。
那问题来了,老鬼头到底在疯狂地给麻老道暗示什么?
余飞觉得自己可能找到了谈话的重点,重点反而不是老鬼头知道什么了,而是老鬼头暗示的东西,一旦麻老道思考明白,问题应该自然而然的就有了答案了。
不过这个问题,显然只能麻老道自己来思考了,分析来分析去,最后余飞觉得,老鬼头是想让麻老道好好的思考,我是谁这个问题。
说实话我是谁这个问题,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都没有好好想过,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又充满了哲学性。
所以余飞换了个适合自己的思路,他开始思考,麻老道为何而死这个问题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