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小說

lbruu火熱連載小說 正派都不喜歡我 線上看-第五百一十四章 擊殺於春童閲讀-ued71

正派都不喜歡我
小說推薦正派都不喜歡我
也亏于春童反应够快,不然横空而至的幽蓝剑气命中的就不是他的手臂,而是他的头颅,但饶是如此,他也被剑气轰得整个人直挺挺的飞出,口中鲜血狂喷。
奏清楚的看见,师父近前出现了一道身影,一个满头银发飘扬的人,银白如雪的发丝在初升的月光下漾着熠熠的光辉,他的一袭黑衣也闪着幽幽的黑光,那是重重叠叠的黑色鳞片在月色下映出的光彩。
也只是一瞬间,这道身影又已消失不见。
奏欣喜万分,风亦飞总算是及时赶到了。
于春童甫一落地,都还未稳住身形,他的周遭就突兀的出现了十数二十道莹白的剑气,飘忽灵动的绕着他飞旋绞杀。
“又是你!”于春童急挥手中刀,狂嚎出声。
一片雪亮的刀光几近舞得风雨不透,护住了头脸,剑气与金铁交击的声音连绵不绝。
他只防护住了脑袋一圈的位置,全然不管锋锐的剑气在身躯上的切割。
蔷薇色的长袍化作片片飞絮飘散,他并不是顾头不顾腚,在衣袍下还有一件银光闪亮的甲胄,卷袭的剑气劈出了点点火星,飞溅四射。
风亦飞出现在了他的身前,这会算是明白了,怎么他中了几次霸剑都只是被震得吐血,柔剑的剑气足以割裂他的护体气罩,可他穿着的那件护身甲却将劲力衰竭了许多的剑气挡了下来。
这件甲胄显然不是凡品。
双手中指两道尺余长的洁白剑气飙射而出,瞬即凝形,如两道激光剑般猛戳而出。
正剑.飞蝗剑雨!
风亦飞哪会跟他啰嗦,变身状态有时限,内缚印也只剩几秒时间,能动手当然少逼逼,死了的敌人才是好敌人。
于春童斩出的刀光立时溃灭,双手荡开,双瞳里流露出了绝望之色,因为一根拇指已抵上了他的眉心。
他的护身甲胄能护得了身躯,可脸面上却是没有甲胄护着的。
“饶……”
璀璨夺目的幽蓝光芒暴闪。
“喀”一声响,于春童的额骨碎裂,凹进去了个鸡蛋大小的血窟窿,血如泉涌,人也跟着倒跌了出去。
风亦飞看得分明,终究是让他的护体真气挡了下,他挨了这记霸剑,只是重伤,还没死,都还没有击杀的提示。
身形紧随追前,食中二指并指为剑疾点,裹挟着微微电流的蓝白光束激射而出,不偏不倚的命中他额前的伤处。
重创之下,于春童已失去了护体真气的防护,‘惊蛰’的指劲贯穿而过,他大半张脸都没了,只余下一个喏大的黑洞,内里满是高温炙烧过的痕迹,分外的骇人。
“啪嗒”一下,于春童的尸身落地。
紧接着,系统公告响起,邪道魔头风亦飞击杀‘蔷薇将军’于春童,凶威滔天!
风亦飞无语,以前还是侠名远播的,现在变成凶威滔天了,我明明杀的是个大坏蛋好不好?还魔头?过分了点啊!
奏趴在地上远远的看着,眼神有些呆滞。
刚刚还不可一世的于春童就这么死了?
风亦飞居然强得这么离谱?
她有些不敢相信,知道风亦飞很能打,也听他说了他击退过于春童,却没想到他杀于春童跟杀鸡一样,短短时间就分出了胜负。
于春童可是连师父都打不过的BOSS啊……
不过转念一想,顿觉释然,风亦飞连十二连环坞的朱大天王都能干死,相比之下,于春童似乎也算不了什么。
只见风亦飞一头银发恢复了黑色,手轻轻一勾,一缕细细的黑色气流自于春童的尸身上飘飞而起,没入了他的身躯之中。
这邪异的景象,虽是有见燕狂徒展露过,但从风亦飞手中用出来,还是感觉挺震撼的。
说他是魔头还真没说错,看起来都跟吞噬敌人的魂魄差不多了,还别说,风亦飞还真有了几分绝世高手的风范。
这念头刚起,就见风亦飞蹲下了身子,摸索了起来,“哇!好东西!”
得!高手风范破格了!
奏郁闷的大叫,“喂,我受了重伤啊!别顾着看装备了,快过来救我!”
扭头瞟了眼师父,奏登时大惊失色。
温约红盘坐在地,头顶蒸汽升腾,可他周身衣物都鼓胀了起来,整个人都像胖了一圈一样,看得出来,不是劲气鼓荡所致,清俊的面容上也是颜色变换,一下发青,一下发灰。
“快点啊!我师父的状况很不对头!”奏急急的催促道。
风亦飞赶紧将于春童暴出的甲胄收进了包裹里,这件叫獬豸环兽甲的紫装不止防御奇高,附带属性内功防御也是极高,不适合自己用,倒是挺适合师弟的。
就是他等级不够,暂时还用不上,倒是可以先给他留着。
一到近前,风亦飞一挥手,给了奏一指‘春分’恢复,又从包裹里掏出专治内伤的‘朱蛤丹’让她服下。
效果立竿见影,奏一跃而起,玩家的伤势恢复得还是比NPC要神速许多的。
温约红在运功调息,奏也不敢贸然打扰,只得轻声的问了句,“师父,你怎么样?”
“噗”一声,温约红吐了口血出来,可血液不是鲜红,而是酱油一般的颜色。
“温前辈是中了毒吧?”风亦飞问道。
奏点头,“我师父中了‘黑血’跟‘红鳞素’,要一元虫才能解。”
温约红睁开了双眼,虚弱的道,“我虽是能遏制一时,但强自动手,毒性已然扩散,怕是挨不过一日,能拖得小友赶来援助,让小奏儿得脱性命之忧,已是大幸……”
“我现在马上带师父你去拿一元虫,师父你肯定没事的!”奏急急的打断道。
温约红摇了摇头,“方才于春童就说过了,一元虫没法子再集齐,他杀了师姐与师兄,想必他们培育的一元虫也被他尽数毁去,才会这么说,生死自有定数,小奏你也不用太过伤心……”
听到这话,奏悲从心来,紧咬着下唇,努力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师父你别说丧气话,我带你去找师伯,他肯定能想到法子的!”
温约红又复摇头,“待到得洛阳,我怕是已毒入心脉,不必费力气了,最后的时光,我们师徒好生呆上一会……”
风亦飞插话道,“我有能压制毒性的解毒药呢。”
说着,就取出了牛黄血竭丹递了过去,冷血也中了同样的毒,都能压制住,应该问题不大。
温约红接过一看,又拿到鼻端嗅了下,脸色一变,惊诧的道,“这是有方叔父的独门药物,你从何得来?”
“这个说来就话长了,温老教过我毒术。”风亦飞道。
“师父,这解毒药有用吗?”奏急急的问道。
“有用。”温约红展颜一笑,“有了此药,我能多熬上些时日,小奏,为我护法,我需得调息化开药力。”
奏顿时转忧为喜,忙不迭的点头。
趁等待的时间,奏将事情经过简单的述说了一遍,“还好你及时赶过来了,不然这次就麻烦大了。”
“等等。”风亦飞抬手,“也就是说,那屋子里雷零空空他们还等着我们去救?”
“应该是吧。”奏有些尴尬的眨了眨眼,干笑道,“我一急都忘了这回事了。”
“现在也不算迟。”风亦飞刚转身,就见一道人影自远处山丘上那些造型不太好描述的屋子里疾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