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23sbm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txt-第一千零六章 招募百人,許你百夫長展示-9tl9s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赵子平沉默,一句话都不说。
方休看着他,脸上露出了笑容,悠悠的道:“不说话可以,本官便把你派到最前端,做一名小卒,跟那些海寇搏杀。”
话音落下,明显可以看得见赵子平颤抖了一下。
他只是一个纨绔,别说是跟海寇搏杀了,便是杀鸡都没有见过,听到这个消息,哪里能承受的住。
“还不说话?”方休看着他,眉头一挑,面露笑意。
赵子平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平复自己的情绪,说道:“本公子跟你没什么好说的,本公子乃是一个读书人,焉能跟你这种武夫相提并论。”
“哈哈哈!”方休听见这话,却是忍不住的笑出了声,看着赵子平,问道:“你可曾想过,你叔父为何如此畏惧我?”
“想过又如何,没想过又如何,本公子乃是安国公的学生,你能奈我何!”赵子平一脸的严肃,一字一句的道。
不知道还真以为他是安国公的学生了。
方休听见这话,表情变得有些奇怪,强忍住没笑出声,看着他,问道:“你知道安国公长什么样子吗?你就称自己为安国公的学生?”
赵子平这才想起来,眼前这个人乃是从京都府来的,极有可能认识安国公,那样的话,自己说的话,在他那里岂不是成了一个笑话。
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实话实说:“本公子准备进京拜入文理书院的门下,安国公乃是文理书院的院长,即便本公子现在不是安国公的学生,未来也一定能够成为安国公的学生。”
这话说的……
方休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于是摆摆手道:“本官实话告诉你吧,本官乃是安国公的特使,这一次来便是为了处理军屯一事。
现在又是遇上了海寇一事,本官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刚才本官和你叔父也是讨论了,该如何剿灭海寇,该如何征募兵卒,不知道你可听见了?”
“听见了又如何,没听见又如何,我是读书人。”赵子平坚定的道。
好像一口咬定自己是读书人,方休就拿他没有办法一样。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在这个时代,读书人的确是有很多的特权,其中就有不被征募,不服徭役和兵役这一条。
但是前提是他是一个真正的读书人,最起码也要是秀才,很显然赵子平不在这个行列。
于是,方休道:“说实话,你要是不一直提你是个读书人,本官还真没想着让你去做个武夫,但是现在么……
本官觉得你还是挺适合做一个兵卒的。”
“我?适合做个兵卒?你你你,你这是公报私仇!”赵子平伸手指着方休,颤声道。
方休却是不理他,看着他,说道:“本官已经做出决定了,在这津州府城,征募兵卒,便从你这里开始,本官先告诉你,本官是如何征募的。
很简单,你一个人过来,便是小卒一个,从头开始做起,什么时候到了百夫长,本官便放你回去,便让你做回你的读书人,若是做不到百夫长,你就留在津州卫所,好好的待着,平常的时候跟海寇搏杀,跟山贼拼杀,也算是为你叔父分忧了。
当然,若是你能带五个人过来,本官便让你做伍长,你若是能带二十个人过来,本官便让你做十夫长,你若是能带一百个人过来,便让你做百夫长,若是能带一千个人过来,便让你做千夫长。
能带一千五百个人过来,便让你做校尉,若是能带三千个人过来,便让你做中郎将……
你看,如何啊?”
“……”赵子平听见这话,却是彻彻底底的怔住了。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这么征募兵卒的。
若是真如他所说,自己把府上的兵卒叫上,说不定都能凑够一百个人,自己都能做个百夫长了。
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心里面明白,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就自己这样的,能做个百夫长?
能做好个小卒就不错了,呸!
自己乃是读书人,怎么能做丘八呢!
但是这个可恶的家伙又是说了,自己只有做好了百夫长,他才会放自己回去。
一时间,赵子平陷入了纠结之中。
一方面,他不愿意做丘八,但是另一方面却是受形势所迫,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方休见到这一幕,也没有逼得太紧,只是道:“本官给你三天的时间,若是三天之内,你能给本官带来一百个合格的兵卒,本官便提拔你做百夫长。
你若是想要回去读书,便回去读书,不想读书,便留在这里,好好的做一个百夫长,本官相信,这段时间本官能把你调养成真正的百夫长……”
说到这,脸上露出了笑容。
赵子平看见这笑容,却是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
心道:无论如何,本公子也不会让你得逞的!本公子还就找一百个人,然后离开,就不做个丘八!本公子乃是个读书人!
心里面这么想,却是不敢这么说出来了,原因很简单,他害怕方休又是改变注意,因此,只是应了一声,点头道:“好,一言为定!”
说着便转身离开了。
只有三天的时间,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都是宝贵的,他府上的小厮加在一起肯定是凑不到一百个人的,因此他还需要去向其他的世家买小厮,若是买不到小厮,他就只能自己去招募兵卒了。
人家若是真的想要做个兵卒,定是不会多麻烦跟着他的,因此,他肯定是需要准备些银子,许以重利的。
哎……
这下子又是不知道要花掉多少的银子。
赵子平想到这,恨恨地看了方休一眼,却是没说什么,快步地跑开了。
秀儿见到这一幕,自然是十分地不解,好奇地问道:“少爷,您为什么非要让这个纨绔做兵卒呢?”
方休看了一眼秀儿,脸上露出了笑容,淡淡地道:“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觉得有意思,若是真的有什么原因,那便是谁让他一天到晚把自己是个读书人在津州府城念叨。
他成天到晚的这么念叨,津州府城的人便觉得,纨绔都以读书人为荣,以武夫为耻,本少爷想要招募兵卒,岂不是更难,这也算是给他的惩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