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5s1vh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黎明之劍-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回暖閲讀-t5ma6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在接下来的数分钟里,废弃坍塌的大厅中只有一片静默,三双视线都落在那有着奇妙材质的金属板上,直到那金属板上的文字渐渐消失不见,甚至连金属板自身也一点点消融进空气中——它化为点点光尘,自赫拉戈尔手中滑落,再无一丝痕迹残留。
巴洛格尔终于忍不住打破沉默:“第三个故事是什么意思?”
“……在高文·塞西尔造访塔尔隆德的时候,‘祂’曾经给他讲了两个故事,两个关于神明与凡人的故事,”赫拉戈尔搓了搓手指,仿佛还能感觉到刚才那金属板实实在在的触感,“‘祂’当时说还有第三个故事,然而那个故事还未发生……”
巴洛格尔看着赫拉戈尔的眼睛:“所以你懂得‘祂’的意思么?”
“不懂,”赫拉戈尔摇了摇头,“而且直到现在仍然不懂……我用了一百多万年来尝试破解‘祂’说出的每一条隐喻,最终也只能理解其中的一部分而已,有些东西……注定不是我们可以理解的。”
“那么前面的几条你有什么想法?”巴洛格尔又问道,“这些东西……真的是‘祂’留下的么?‘祂’为什么要留下这些?”
赫拉戈尔没有回答,他只是沉默着,在沉默中思索了很久,最后才仿佛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或许……这就是只有当枷锁被斩断之后‘祂’才能说给我们听的知识。”
“显然,‘祂’也想说给那个名叫高文·塞西尔的人类,”安达尔直到这时候才打破沉默,这位老迈的龙族回头看了一眼大厅中央那散发着淡淡金辉的龙蛋,语气有些复杂地说道,“赫拉戈尔,你来决定应该怎么做。”
“……照办吧,”赫拉戈尔沉默了足足十几秒钟才开口说道,“归根结底,塔尔隆德的命运已经与那个人类的轨迹产生了切割不开的联系,历史的转折点和他的行动息息相关,或许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种联系还将继续下去,‘祂’大概是预见到了这一切,所以才提前安排了这些东西。”
“好吧,既然这是你的判断,”巴洛格尔摊开手,“反正我们也决定了要回归尘世,用这种方式和人类世界最强大的国度之一建立联系也是个不错的开端。”
安达尔的目光则始终落在那枚龙蛋上,这时候才忍不住说道:“赫拉戈尔,你认为这枚龙蛋安全么?它会不会……是某种危险的回归预兆?”
“还记得刚才我们看到的‘第一条’和‘第二条’么?”赫拉戈尔没有正面回答,却反问了安达尔一句,后者略一思索便点点头:“当然记得——第一条,‘神明’作为一种自然现象,其本质上永不消亡。第二条,凡人眼中的‘神明’,仅仅是上述自然现象与凡人这一‘观察者群体’之间交互所产生的涟漪。”
“我相信这两条,所以我们不必担心这枚龙蛋,”赫拉戈尔缓缓说道,“对龙族而言,我们所认知的众神已经离去了。”
“那我们怎么处理它?话说回来……你觉得这颗蛋能孵化么?”巴洛格尔表情有些古怪地看着龙蛋,作为学者的他此刻却不知道该用哪种理论来面对眼前的诡异局面,“啊,我又想到个问题——刚才那留言上说‘将这一切交予高文·塞西尔’,这个‘一切’里面包括这枚蛋么?”
偌大的废弃大厅中一时间安静下来,良久赫拉戈尔的声音才略有些沉闷地响起:“……你问到我了。”
……
来自平原地区的风吹过广袤的大地,尽管冬季的气息还未彻底远离北方地区,但这风中却已经有了一丝丝暖意。从圣苏尼尔到庞贝城外,从戈尔贡河到索林地区,肥沃的大地正随着天气转暖渐渐浮现出些许绿意,浅色迎风兰的绽放正在带给这片大地上的人们一个好消息:
这个漫长而寒冷的冬天终于过去了,复苏之月的脚步已经临近北方大地。
索林地区,巨树覆盖下的永春绿地上,植物一如既往地繁茂。
来自巨树的“奇迹”之力恩泽着整个地区,索林巨树的覆盖范围内其实并不会感受到非常明显的春冬季节变化,即便平原方向的风吹进索林堡,这风中的气息也会被巨树所净化、浸润,变得和当地环境一致。但即便如此,生活在索林地区的人仍然可以感受到圣灵平原上复苏之月到来所引发的变化:树冠边缘区,风中吹来了浅色迎风兰飘散的花叶,又有如棉絮般的草籽从南方乘风飞来,落在索林堡外的哨站窗台下。
有着一头灰白色长发的安德莎·温德尔站在索林堡的庭园中,深深地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她听到振翅声从天空传来,循声望去,正巧看到几只有着苍翠羽毛的漂亮小鸟从城堡的屋顶边缘飞过,朝着圣灵平原的方向飞去。
这些漂亮的鸟并不是索林巨树的“当地住户”,它们只是在这里临时躲避寒冬而已。
野生动物的适应能力总是令人惊叹,现如今这一地区已经有很多动物适应了索林巨树的存在,并将这片气候温和的地区当成了过冬圣地。在圣灵平原大雪纷飞的日子里,数不清的走兽鸟雀便聚集在索林堡上空的树冠以及城堡脚下的灌木林里,而等到平原气温转暖,这些小动物又匆匆忙忙地离开了这处庇护所,去返回他们在平原上的栖息地。
安德莎的目光追随者那几只小鸟,直到它们消失在树冠边缘浅蓝的天光下才收回视线,随后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活动着手脚,并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当做练习用剑,开始如过去的十几年一般进行锻炼——在经过了漫长的休养康复之后,她的动作一开始有些生疏,但十几分钟后,她的动作便渐渐流畅起来。
练习过半,有脚步声从附近传来,安德莎下意识地停了下来,望向庭院一侧的走廊——身穿研究员制服的巴德·温德尔正在走廊边缘站定,他带着一丝微笑看向这边,并拍手称赞道:“好,很有精神。”
“父亲,”安德莎垂下手中的树枝,“早上好。”
“看样子你恢复的不错,”巴德·温德尔走了过来,“我还以为你至少要再躺几天才能有这种精神。”
“其实我几天前就已经可以了,”安德莎笑了笑——如今她已经可以在父亲面前笑的很自然了,“我康复得很快,这里的空气中都仿佛浸润着生命的气息。”
“你可以把‘仿佛’去掉,这里的每一寸空气中确实都浸润着生命之力,”巴德也笑了起来,“索林堡是整个塞西尔最适合疗养的地方,在这里只需要躺在床上就相当于接受着不间断的回春祝福,而且比起常规的治疗法术和药品,这种缓慢却全方位的疗愈能真正做到不留隐患。”
“是的,感谢这里的生命气息,我感觉自己已经完全康复了,”安德莎说着,低头看了自己手中的树枝一眼,有些无奈地摇摇头,“不过毕竟条件有限,在这里只能用树枝来做练习……我想玛格丽塔将军也不会允许我在这里碰剑的。”
“相信我,她不让你碰剑更多是为你的健康考虑——一个从航弹轰炸中活下来的人,最好别对自己的身体太过自信,”巴德一边说着,一边后退半步,同样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如果你感觉这样的练习不够有效,我可以陪你活动几分钟。”
安德莎怔了一下,有些意外地看着对方手中的树枝,片刻之后才开口:“父亲,您真的要……”
“这需要如此斟酌么?”巴德活动了一下手腕,适应着树枝的重心和长度,“难道你看到我身上穿着长袍,就觉得我已经不懂怎么挥剑了么?”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安德莎摇了摇头,随后眼神很快认真起来,她调整着自己的站位,以迎战的礼仪站好,并微微点了点头,“那么,我很荣幸。”
巴德踏步上前。
这一刻,他眼前仿佛浮现出了一幅已经褪色的场景——他看到自己记忆中的家族庄园,看到那盛开着淡黄色花丛的庭院,他看到年幼的女儿笨拙地向自己扑过来,那时候的她,手中抓着的也是一根树枝。
那是巴德记忆中唯一一次以父亲的身份陪自己的女儿“练剑”。
庭院中响起了空气被划破的鼓动声以及脚步踏在地上的有节奏叩响,这场短暂的较量最终持续了不到十分钟,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安德莎手中的树枝终于被击落在地——在不动用超凡之力,仅凭单纯剑技较量的情况下,她最终还是没能赢过前代的狼将军。
她依稀记得,很多年前自己好像也曾经历过这一幕。
“您赢了,”安德莎有些发愣地看了落在地上的树枝片刻,随后叹息着摇了摇头,“看样子我休养的这段日子里果然荒废了很多……”
“你的发挥已经很不错了,”巴德摇摇头,从久远的记忆中脱身,并扔掉手中树枝,“我的经验和技巧本就超过你,事实上在数年以前,我甚至仅凭单纯的剑技和高文陛下进行过较量,在他那样的传奇强者面前我都坚持了很长时间,最终还能全身而退——所以你输给自己的父亲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他的语气很淡然,但最后还是免不了有那么一点自豪——毕竟虽然当年的事情有很多不堪细说的细节,但能够与高文·塞西尔那样的传奇英雄短暂交手并全身而退终究是一件了不起的壮举,这样的壮举大概全世界也很难有谁再来一次,任何一个有着正常荣誉感的人都可以把这件事吹一辈子。
不过巴德毕竟是个矜持且富有教养的人,所以他决定只吹半辈子——这体现了前代狼将军强大的自制能力。
安德莎在听到父亲的话之后显然分外惊讶,甚至惊讶到有些怀疑起来:“真的?您……竟然与那位开拓者交过手么?而且全身而退?”
巴德略作回忆,脑海中关于被人打出墙外、脸接手雷、断臂狂奔之类的细节迅速掠过,随后轻轻咳嗽了一声:“咳,真的。”
毕竟那手雷是之后拜伦扔的,自己当初从城堡中撤离的时候还算四肢完整,从严谨的数学角度分析,这就算全身而退。
“我们不说这个话题了,”巴德摇了摇头,同时目光落在了安德莎的脸上,后者的发丝垂落在脸颊旁,额角碎发下面露出了一只灰白色的眼罩,“比起剑技上的生疏,真正影响你的其实是这只眼睛……我已经和贝尔提拉女士共同商议了一个治疗方案,用新的血肉再生技术,或许可以治好你的眼睛。”
安德莎下意识地摸了摸那只在战火中失去的眼睛,那里已经没有痛觉,但当手指拂过的时候,她仿佛还能感觉到那种虚幻般的灼热和刺痛。
短暂的沉默之后,她笑了起来:“好,那我就期待着了。”
“我还以为你会拒绝,就像上次,”巴德有些意外地看了安德莎一眼,“你不介意血肉再生技术以及因此和塞西尔之间产生纠葛不清的联系了么?”
“就像您说的,这都是细枝末节,”安德莎摇了摇头,“时代变了,很多东西都变了,固执不是什么优点,我多少也应该学着变通才是。”
巴德注视着女儿的眼睛,他终于松了口气,脸上露出发自肺腑的笑容:“这是很大的成长。”
“我早已成年很久了,父亲,您的语气却仿佛在面对一个还没度过成年礼的孩子,”安德莎有些无奈地看了巴德一眼,随后她突然沉默下来,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事情,过了两三秒才低声开口,“很快就要进行和平谈判了,是么?”
巴德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父亲,这里到处都是报纸和魔网广播,”安德莎更加无奈起来,“您以为我平常住在什么地方?与世隔绝的山洞么?”
“哦,也对,”巴德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接着清了清嗓子,“咳咳,确实就要进行谈判了,不过严格来讲,那将是一场重新划定秩序的‘会议’。停战协议以及初期的和平谈判早在上个月就已经由边境上的将军们完成,我们现在筹备的,是在112号精灵哨站进行的国际会议。”
“这对我而言区别有限,”安德莎说道,“父亲,我在这里已经待不了多久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