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ti01g人氣都市小说 一世獨尊-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我有一劍!!閲讀-4lfs9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今日谁都救不了你!
林云当空爆喝,震的人耳膜发颤,谁也不曾想到。他竟能临场突破,直入生玄关巅峰,将一名死玄七重的强者击伤。
“小子,你休要呈凶!”
林云正欲上前下杀手,柳家那名早已警惕的半圣,闪电般朝他杀了过来。
“你的对手是我。”
可古骏早就盯住他了,对方脚步还没迈出去,古骏便杀到了他的身前。
砰!
两名半圣各出一掌,咔咔咔,地面之上顿时暴起数不清的裂缝。
这处空旷辽阔的码头,立刻出现七八道裂缝,那裂缝不断蔓延有连绵不止的趋势。
蹭蹭蹭!
柳家半圣被震退好几步,古骏临空而立,苍老的面容上尽是冷峻之色。
嗖嗖嗖!
安流烟眼眸中闪过抹异色,她迅速做出决断,道:“拦住那名半圣!”
她临时改了计划,只要拦住这名半圣,那公子就不会有任何事。
这很冒险,毕竟半圣交手,她和梅子画实力其实都有些不太够。
可眼下哪能顾得了这么多?
等这半圣回过神来,只要抓到些许机会,就能在极短的时间内重创林云。
“保护公子。”
剩下的七名死玄境后期高手,却是冲了过来,为首的那名灰衣老者,赫然也是死玄境巅峰。
“天冥印!”
那灰衣老者发出怒喝,一道掌印隔空袭来。
轰隆隆!
萦绕着诸多死玄之气的掌印,足足有十丈之巨,呼啸而至。
而他们九人则在印记之下,横空而至,准备联手围剿林云。
不给他再对柳尘出手的机会!
林云余光瞥了眼,便懒得去理,抬起左手袖袍猛的一挥。
十八万道紫金龙纹,在六品苍龙意志的加持下,化为一道狰狞可怖的苍龙,直接撞了过去。
而后在巨响声中,苍龙将那黑色的掌印生生碾碎。
“好强的苍龙意志!”
如此手段,瞬间便引来诸多惊呼之声,不少人神色颤动。
谁都知道林云来自苍龙一脉,他的苍龙意志本就棘手,可出来之后,这苍龙意志竟达到了六品之境。
他还如此年轻,这简直匪夷所思。
唰!
林云自然无法理会这些目光,苍龙碾碎掌印之后,那七名死玄境强者也趁势杀到了他的面前。
“苍龙之握!”
林云豁然转身,吼,龙吟声起,天穹间雷云翻滚,一只无比庞大的龙爪探出云层。
砰!
林云伸手一按,龙爪便轰然落下,惊天龙吟响彻天地,所过之处空气不断裂开。
很快,这七人连同那名死玄境巅峰的灰衣老者,都被压的不断后退。
七人将各自的星相都展开了,磅礴龙元不断蔓延,可还是被不断压了下去,最终在诸多目光中爆炸开来。
噗呲!
七道人影落地,各自吐出口鲜血。
谁也没能料到,林云这一己之力,竟同时击退了七名死玄境强者。
嗖!
再无人阻拦林云,他一个闪身,杀到了早已惊愕重重的柳尘面前。
柳尘方才已趁机吞下枚圣丹,他体内伤势快速恢复,丹药从其体内释放出一丝丝圣辉。
“该死,这小畜生来打的太快了。”
见林云杀近,柳尘骂一声赶紧闪开。
蹭蹭蹭!
几个回合下来,他不断闪躲,眼中闪烁着阴毒之色,目光不断转动。
眼看避无可避,柳尘脸上露出决绝之色,在闪躲之中忽然回身,以极其刁钻的角度轰击在林云胸前。
砰!
死玄境七重巅峰的一击,落在林云身上,哪怕林云是生玄境巅峰,这一拳也不会好受。
可惜,他身上还穿着万鳞甲。
柳尘嘴角抽搐了下,这一拳像是轰击在一座,金属浇灌而成的铁山上。
对方纹丝未动,巍峨浩荡,反倒让他拳头传来阵阵刺痛。
“万鳞甲!”
柳尘气的咬牙切齿,这是我柳家的星曜圣器,如今却成了对方的利器。
砰!
不等他抽身后退,林云一拳轰击了过去,柳尘吐出口鲜血,身体在地面倒退出去。
而后扑通一声,单膝跪在地上,一只手捂胸,一只手捂住地,脸色苍白无比。
他抬头看去,却见林云左手不知何时,握住了还在鞘中的葬花剑。
剑……他要杀人了。
柳尘顿时惊恐不已,失声道:“诸葛青云,救我!”
诸葛青云早就注意到林云的异象,只是他要负责拦住五大圣地的半圣,一直都无法抽身。
此刻目光一扫,瞧见此景也是大吃一惊。
这才多久,柳尘就挡不住了?
“诸葛青云,你还是留下吧!”
他想走,可有人却不想让他走,正是神凰山那名半圣,忽然出手,直接朝他杀了过去。
“找死!”
诸葛青云勃然大怒,眉间锋芒暴起,左右眼眸深处有日月之轮绽放。
身上半圣之威扶摇直上,抬手就震飞了神凰山这名半圣,两重天幕在他头顶叠加,天幕之下,日月同辉。
咔咔咔!
地面上原本就存在的裂缝,再度蔓延出去,让这辽阔的码头不断颤抖起来。
呼哧!
可诸葛青云依旧无法脱身,在神凰山半圣出手的刹那,另外四名半圣几乎是同时杀了过去。
轰隆隆!
一时间,六大半圣厮杀在了一起,算上本就在厮杀的古骏和柳家半圣。
这码头之上,有八位半圣展开大战。
在圣者不出的情况下,半圣就是昆仑最强战力,无论是谁都没想到。
一个林箫,竟会闹出这般惊人的场面。
诸多散修和圣地弟子,见状不对早已退去,码头之上的场景可谓是一片惨烈和混乱。
“这太吓人了!”
“半圣啊,平日里也算难得一见,今日竟然聚集了整整八名半圣大战。”
“快看,林箫要动手了!”
诸人目光看去,就见林云冷冰冰的看着柳尘,右手忽然屈指一弹。
锵!
葬花出鞘,在天穹剑意的加持下,以惊鸿之势朝着柳尘激射而去。
柳尘瞳孔猛然扩大,本能的就想躲开,可太快了,这一剑裹挟着大成的天穹剑意而来。
在他眼中不是一柄剑,而是浩荡恢弘的无边剑势,无处可躲,也躲闪不及。
锵!
剑尖一瞬,就刺中了柳尘眉心,但并没有鲜血飞喷涌而出,反而是飞溅出数不清的火星。
嗯?
林云眉头微皱,他凝目看去,却见柳尘眉心之处有圣印浮现出来。
砰!
下一刻,一股不属于他的圣威骤然爆炸,将葬花剑直接弹开。
柳尘吓得半死,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血色,但终究只退了几步并无大碍。
柳圣留下的印记?
“居然没死?还真是意外啊,差点真以为要命丧在此了。”
柳尘摸了摸额头,苍白的脸上浮出抹笑意,眼中露出嘲弄之色。
显然,这是柳圣在留给他的保命圣印。
这股力量很强,强到柳尘无法掌控,只有在他受到致命危险时才会出现。
“是圣尊的本命印记!”
“这柳家之主真舍得啊,这一道本命印记,估计十年都没法完全恢复。”
“风缘君都死了,柳圣要是不想再死一个儿子,只能这么下本钱。”
“林箫难办了。”
码头外得众人,瞧出柳尘眉心的印记来历,皆是议论纷纷。
锵锵锵!
林云手腕微动,葬花在一息之间,连续刺向柳尘十八个要害。
无一例外,最后都被圣印弹开。
柳尘脸上恢复些许血色,淡淡的道:“林箫,你还是省点心,想想自己能不能逃出去,想杀我?凭你还办不到!”
砰!
话音落下,葬花又一次刺中了柳尘的眉心,他刚刚绽放的笑容骤然消失,发出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
林云隔空催动了葬花星曜,依旧没能打破圣印,可金之星曜的锋芒,却是渗透了进去。
如针扎一般,让柳尘通道撕心裂肺,面色瞬间就扭曲了。
“又是一件星曜圣器!”众人惊呼。
“拦住他!”
柳尘再无方才从容,发出凄厉的吼叫,让之前被击退的七名死玄境高手再度冲杀过来。
林云视若无睹,他隔空御剑,葬花上下腾飞窜出数不清的残影。
柳尘虽然没受伤,但痛的死去活来,更要命的是那圣印在这般打击之下,明显黯淡了些许。
“也不是杀不了嘛。”
林云负手而立,而后伸手一招,葬花倒飞回来,他右手握住剑柄的刹那,回身一剑劈了出去。
他像是背后长了眼睛般,这一剑刚好劈在了灰衣老者的剑刃上。
咔擦!
星曜催动,寒芒闪耀,葬花以无比锐利的锋芒,将对方手中圣剑直接斩成两半。
纵使圣兵也不过如此,葬花面前,削铁如泥。
那灰衣老者有死玄境巅峰修为,手中圣剑被斩断的刹那,明显出现了短暂的错愕。
“这……怎么可能……”他握着断剑有些惊恐的看向林云。
“不可能吗?”
林云反手一剑,以更快的速度挥了出去。
噗呲!
下一刻灰衣老者就更为惊愕起来,他竟然看到了自己的后背,不止是自己的,还有其他六名同伴的后脑勺。
却是他的人头飞了出去,在他的失神一刹那,就注定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剩下六名死玄境强者,看到飞出去的头颅,全都吓傻了连忙朝后退去。
无双风雷闪!
林云身影一分为二,两道弧形剑光,将前方空间劈的错乱开来。
磅礴剑势,将逃走的六人硬生生拉了回来,拉到了两道剑光交汇的十字中心。
噗呲!
下一刻,鲜血飞溅,数不清的残缺尸体,从天上落了下来。
死寂之声笼罩在码头,一道道目光看着漫天落下的残缺尸体,都略微失神。
这可都是货真价实的死玄境强者,仅仅一剑!
此番出手,林云没做任何试探,而是直接以生玄境修为催动葬花,让其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威力。
葬花的锋芒,达到了让人骇然的地步。
“这……”
柳尘看向血雨之下的林云,面色煞白,对方出手之狠辣,远远超出他的预计。
可这还没完!
林云身上本就惊人无比的剑意,突然暴起,巅峰圆满的天穹剑意,以冲霄之势扶摇而起。
咔咔咔!
天碎之声犹如雷音暴起,连绵不绝,就在这呼吸之间三十六层天幕连碎二十三道。
嗖!
他手中葬花颤鸣一声,就直接飞了出去,这一剑,直指柳尘眉心。
咔擦!
葬花所过之处,空气如山岳般炸碎,空间荡起数不清的涟漪。
“不!不!不!”
柳尘再无半分从容,双手撑在地上不断后退,心中恐惧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林箫!!”
正在与古骏交手的那名半圣,见状发出一声怒喝,双目一片通红,杀气冲霄。
正与五名半圣的激战的诸葛青云,瞧见此幕之后,也是无比惊愕,他眼中露出罕见的异色。
像,真的太像了……他心中喃喃自语。
“都给我滚!”
诸葛青云惊醒过来暴喝一声,掌心绽放出九彩玄光,有日月光华转动。
这片空间不断扭曲起来,刹那间,天地失色,唯有其掌心日月,光华璀璨刺目。
“玄天宝鉴,逆转乾坤!”
不等其他半圣反应过来,他反手一推,一团黑色的混沌能量炸开。
九彩玄光,化为数千丈的光束,从中迸发出来。
整个码头直接炸开,码头之上的众人顿时全都受到波及,数不清的海水激荡而起,这一刻仿佛天崩地裂般可怕。
五名半圣被轰得遍体鳞伤,护体圣气尽毁,皮开肉绽,五脏俱裂。
一道道目光看向诸葛青云,眼中尽是惊恐之色。
太恐怖了!
这就是天玄子的最强徒弟吗?
圣者不出,人间无敌!
“琅琊榜首,可还认得老夫!”诸葛青云豁然转身,他横空而起,没有去管遭受重创的半圣。
也没有去管生死不明柳尘,目光死死盯着林云,眼中尽是冰冷之极的杀意。
林云人在空中,站在一块被气浪托起来的石板上,方才冲击波他避之不及,受了些许轻伤。
他第一时间没有去管被刺中后柳尘,而是搜寻安流烟,看见她和梅子画被古骏护在身后,方才稍稍安心。
可心还未定,就陡然听到爆喝,不由抬头看去。
诸葛青云,如何能不记得。
林云脸色阴沉,目光一片冰寒,天玄子的大徒弟,十八年前不知多少剑宗弟子死在此人手中。
枯玄岛外初次见面,他就差点死在此人手中。
如此再度见面,一瞬间林云想明白了许多,风缘君不顾一切找自己麻烦,此人怕是出力不小。
诸葛青云,奉谁的命而来,不言而喻。
自己改头换面,躲了这么藏时间,天玄子还是不愿放弃任何机会。
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林云抬眸道:“不认得,只听说过阁下号称圣者不出人间无敌,却在剑惊天手中三招落败。”
众人看向林云全都被吓住了,这林云胆子太大了点吧,当众去揭诸葛青云的伤疤。
诸葛青云眼中惊疑不定,不太确定,此人到底是不是林云。
不过他转念一想,是与不是又有何关系?
杀了便是!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我杀你只需一根手指。”诸葛青云眼中杀念一闪,可刚欲动手忽然瞳孔猛的一缩。
他察觉到一股极为危险的气息,当下猛然转身,五指紧握一拳轰了过去。
砰!
无声无息杀来的葬花,被一拳轰中,看似黯淡无光的葬花。
在这一拳轰击之下,爆发出璀璨剑光。
像是装有千万斤剑意的袋子,被一拳轰碎,剑意如沙子般从剑身上抖落出去。
锵锵锵!
葬花在空中被弹飞好几次,每一次都有剑意宣泄出去,洒满这片天空。
诸葛青云一己之力,将这葬花上暗含的天穹剑意,给硬生生全部震了出来。
众人目瞪口呆,无法想象这一剑,真的无声无息刺中诸葛青云后会是何等结果。
只能说这林箫,真的太胆大了!
面对这一击打败五名半圣的诸葛青云,不仅临危不乱,甚至还想着反杀对方。
众人头皮发麻,都被这一手给惊到了,他竟然还想杀半圣,他才初入生玄境啊!
林云垂落在腰间的手腕轻轻一抬,拇指压制中指之上,轰,方才散落八方的剑意。
立刻如萤火虫一般,飞落在葬花身上,不停翻滚的葬花剑也瞬间稳定了下来。
“果真是巅峰圆满的天穹剑意,溃而不散,人为天,剑为穹,我命但在我剑永辉……”
倒在海水之上的天道宗江杨半圣,忍不住轻声赞道,眼里尽是后生可畏的神色。
林云主动祭出剑心,天地间的灵气,源源不断朝胸前剑心汇聚。
而后化为磅礴剑意充斥全身,他压在中指上的拇指,蓄势如弓,有光芒不停释放。
嗡!
似有天弓被林云拉动,弓如满月,上穷碧落下黄泉,待到弹指一挥,弦动,天动,剑动!
一切发生在须臾之间,诸葛青云轰飞葬花,堪堪转身葬花携带着让天地颤动的大势再度杀来。
“金轮天!”
诸葛青云不动声色,身后浮现出一道金轮,有三重天幕连绵万里撑开。
迎着飞来的葬花,他抬手直接印了出去。
砰!
又是声巨响,葬花又一次被震飞出去,可这一次,诸葛青云人在半空也退了好几步才站稳脚步。
其掌心有鲜血溢出,如泉水般源源不断喷涌。
诸葛青云恼羞成怒,反手一批,磅礴伟力隔空而落。
砰!
林云原先站立的石板,轰然碎裂被直接碾成粉末,可林云本人早已离去。
等他目光寻去,天穹间双臂展开的林云,一把握住葬花如惊鸿般冲向海面,轻点海水,几个呼吸人已在百里之外。
“跑!跑!跑!你跑的掉嘛,狗东西!!”
诸葛青云怒到失去理智,一连说了三个跑字,他堂堂半圣之巅竟被后辈刺伤,颜面何存。
他转身就追,终究是半圣之巅,几个闪烁就来近了许多距离。
可前面林云忽然停下,等他转身之时,手里已经多了一道人影。
正是之前不知死活的柳尘,他被巅峰圆满的天穹剑意刺中,伤重不已,可依旧没有死去。
甚至连重伤都算不上,可眉心那道圣印,却是彻底失去了光芒。
此刻,他被林云揪住头发,将葬花剑架在脖子上。
“我去!”
众人惊呼不已,一个个下巴都快掉下来。
还以为林云跑了,没想到这种局面也能绝地翻盘,竟然生擒了还没死的柳尘。
“诸葛青云,不想他人头落地,就老实点。”林云面无表情的道。
“前辈,救我。”柳尘惊慌失措的道。
诸葛青云停了下来,他先是一愣,旋即狞笑起来,没有去管柳尘,冷冷的道:“林箫,你和我玩这招,真是蠢如猪狗!!”
他话音落下,懒得去看林云,转身就朝安流烟等人所在的方向冲去。
是何居心,不言而喻。
噗呲!
就在众人大惊不已时,林云持剑一抹,一颗人头就被他割了下来。
刚刚转身的诸葛青云,瞬间折返了回来,见到林云手中握着的人头,气道脸色发青浑身都在颤抖。
“林箫,你这畜牲!!”
诸葛青云怒道失去几乎失去理智,面色扭曲,那张脸狰狞到了极致。
悔恨、懊恼,不断在心间汇聚,明明只是蝼蚁般的存在,可先是让他掌心受伤,又近乎当着他的面直接杀了柳尘。
没有任何言语,能形容诸葛青云此刻的憋屈。
诸葛青云怒道极致,沉声厉喝道:“林箫,今日不杀你,难消我心头之恨!!”
回答他的是一颗迎面飞来的头颅,盛怒之中,诸葛青云直接一个拳隔空轰爆了柳尘的脑袋。
柳尘的头颅,就这样化作一团血雾,众人心中皆是一凉,这诸葛青云真的被逼疯了。
谁都没想到,今日之事会演变成这般模样。
之前还嚣张跋扈的柳尘,就这样成了无头之躯,之前一击震伤五名半圣的诸葛青云,会被逼到这般境地。
嗖!
诸葛青云冲出血雾,目光冰冷无情的看向林云,与海面之上狂奔而去。
林云没用动,负剑而立,就这么平静的看着诸葛青云。
任由漫天杀意落下,任凭对方半圣之威袭来,就这么看着对方一步步接近。
那是半圣之巅的威压,每一步都让天地颤栗,每一步都惊起万千巨浪,海面更是如大地一般被不断撕裂。
死亡的气息正在临近,林云的心却出奇平静。
这确实不算什么,这只是死亡的气息罢了,他不久之前可是在鬼门关直接走了一遭。
十境龙劫,肉身尽灭,万念俱灰,但他的意志依旧没有倒下。
“你想要一柄什么样的剑?”
玄雷武帝的声音,仿佛再次响起,玄雷武帝的身影仿佛出现在了天边。
“我想要一柄什么样的剑?”
无尽痛苦之中,千万次的回荡,与灵魂深处念念不忘,化作时间也无法消弭的执念。
想要一柄什么样的剑?
踏碎凌霄,刺破九天!
“若有半圣欺你杀你,你当如何?”玄雷武帝的声音,似乎又一次响了起来。
“我有一剑,刺出去便是。”
“若这剑一去不回,又当如何?”
“若一去不回,那便一去不回。”
“林云,你可畏惧?”
我无惧!!
林云眼中有万丈光芒绽放,迎着杀来的诸葛青云,他抬手一剑直接刺了出去。
这一剑,萤火之光!
这一剑天地失色,日月无光,这一剑,天之下,唯有葬花,风华绝代。
噗呲!
在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目光中,这一剑闪电般穿过了诸葛青云的心口。
那是何等惊艳的一剑,看上去微不足道,如萤火般让人轻视。
可等它绽放之时,再想躲,就是半圣也无法躲开。
“原来萤火真的可以让日月无光,师尊,你没骗我呢!”
林云一口鲜血吐出,苍白的脸上露出清澈的笑容,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
他的剑穿透了诸葛青云的心口,可诸葛青云的掌印,也落在他的胸口。
即便有万鳞甲护体,这一击,也硬生生打的林云肋骨凹陷,露出一个恐怖的手掌印。
他的身体软绵绵的倒在了海水上,鲜血不断溢出,很快那片海水就被鲜血染的猩红刺目。
诸葛青云一脸茫然的站在原地,他呆呆的看着胸前葬花,那柄剑穿心而过,将心脏穿成了粉末,肆掠的剑意则连同五脏六腑一同剑碎。
林云被他震飞了,可这柄剑还在,葬花还在。带着林云的倔强和骄傲,在颤鸣之中,释放着无尽锋芒。
我竟然死了?
诸葛青云一脸茫然,扑通,他面朝大海直接栽了下去。
【凌晨四点,身心俱疲懒得分章了,就这样吧。我不是故意写的慢,是真的不好写,稍微水一点点,就一堆人骂又重复了。不知道是你们高估了我,还是我高估了我自己,真羡慕其他人写的又快又好,我是真的难。这章好像还行,希望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