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小說

6jsh9好看的都市异能 《稀有技能》-第625章 首輪之戰二看書-0deui

稀有技能
小說推薦稀有技能
“少罗嗦,你尽力而为就是,还有,鬼见愁的秘法时间可能有限,你速度快,倒是可以发挥消耗战的优势!你清楚吗?”
穆天尘看着快剑段飞说道,这人正他眼里最近低调了不少,平日里快剑喜欢张扬,强调快意,就是自由自在的那种,然而他自从领悟何谓快意后,心性有了些转变,变得有些锋芒内敛,意思就是不爱张扬。
这是穆天尘对快剑段飞的看法,而快剑段飞听了他刚才之言,他便说了声,知道了,就化为一道流星上了擂台,来到了鬼见愁鲁马的对面,这时主持人见歃血会派来了代表,他持着一个能扩音的道具说道:
“天啦,看见了吗?歃血会竟然派出了名人快剑段飞出战,传闻快剑段飞速度一绝,天下间能与他速度匹敌者寥寥无几,而今他已是一名地阶人物,这速度要快到何种地步?又有谁的视线能跟上他的节奏呢?这场胜负标准又如何来判断呢?不过,大伙放心,出了擂台的人会被系统判定失败,所以相信没有谁敢破坏系统的规则,好,挑战正式开始!”
主持人话落,他便退出了擂台,去了北方的等候区,留意着放置该区的一些装置,这些装置跟系统竞技楼的荧屏装置一样,具有录像功能,这是城主的权限,他可以规划一个地域打造一个娱乐设施,像野马平原,就被亚瑟莉规划成一个擂台场所,所以,擂台有这些系统装置也就正常不过。
通过录像功能,是不用担心有些人仗着本事大,从而做出破坏规则的情况!所以,主持人在擂台上强调了此点。
在南方等候区域的杨万山等人见歃血会派出的挑战者是快剑段飞,他们顿时嗅到一股令人不安的气味,快剑段飞速度快,想打想走占据主动权,这个鬼见愁虽懂秘法,但是也无法做到收放自如的地步,不过,杨万山嘴角仍旧上扬着,不知道他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随着擂台上主持人宣布挑战开始,众人的目光便落在了擂台上两人的身上,然而在西方的等候区,这里的人到时没有将擂台上的人放眼里,他们知道,首轮比赛就输了,后面再有惊艳绝伦的比赛,也与他们无关,过后,这些人将失去挑战资格。不如趁现在,好好享受下人生,就如萧菲雅,她正躺在豪华战车上,哼着小曲,喝着美酒,好不快活。
她此刻心情似乎很不错,一点也没为金刚王战败而恼怒,要是以前,估计又有一批臣子被她做成人彘了!
随镜头转向擂台,这里战斗也即将开始。
快剑段飞与鬼见愁鲁马初遇,在系统读时时他们便先打起了口水杖,这不,这个人模人样,一脸面善的鲁马,他笑起来跟笑面佛一样笑里藏刀,十分危险!只见他笑道:
“哈哈,你就是快剑段飞,不错不错,值得佛爷来度你脱离苦海!”
“度我?神经吧你?这又是那家疯人院关不住的神经病?赶紧回你的精神病院,别在这妖言惑众,没人信你那套,有都是一群脑残!就问有多少脑残信你?”
快剑段飞见鲁马满嘴胡言,他果断开启嘲讽模式,狠狠数落着鲁马,鲁马一听,他这张圆滑的脸顿时拉长,道:
“大胆,你竟敢出言不逊,看来又个欠超度的异端了!看佛爷我灭了你!”
“啧啧啧,你还走火入魔了吧?真是一个不讲道理的暴力和尚!”
快剑段飞见鲁马不经嘲讽,他会心一笑的同时,又嘲讽了一句!
鲁马听了气炸了,于是手一捏,便是不传秘法,金身法像,此秘法一出,就见他周身笼罩着一尊十米多高的佛像,此像庄严神圣,然而随着鬼见愁恼怒时,法相也跟着拧出一副怒目金刚的模样,看着令人慎得慌,像是一尊魔佛在怒目,举手抬足间便是一场人间浩劫。
好在,此尊法相并非魔佛,只是鬼见愁鲁马通过秘法施展出的一种既能护身,又能战斗的神通罢了,也随着此法相再次出现,不用说鲁马一定也忌惮快剑段飞的素速度,才率先开启此招,避免来不及使用就被秒杀!
他的选择是对的,快剑段飞看着他在系统读时结束就立即施展了此招,导致他措失击杀他的机会,这种招式全方位护在身上,根本没有死穴,不过快剑依旧不屑,他冷静对待,他已是地阶,对速度的掌控更上一层楼,在速度面前,他不用担心这尊发相能跟上!
这不,他见鬼见愁鲁马操纵法相杀来,他随脚一踏,就消失在原地,出现时,就在法相身后,对着法相劈出一剑,这一剑似那夜空中的闪电,赶在鲁马听到声音前就已劈在了法相背上,不意外,法相坚不可摧,凭一剑还破了它的防,只刮擦出一串火花外,并没有什么伤痕留下,也在这个瞬间,操纵法相的鲁马也感知了法相中剑,他立马反应过来,操纵着法相迅速转身对着快剑段飞拍去!
这一瞬间,只问啪的一声巨响,就见法相双手已合隆在一起,在手间像是有蚊子被拍到一样,令鲁马心中惊喜!他刚才有看到,快剑段飞被拍中,然而他打开法相双手,才知道刚才拍中的只是一具残影!
顿时,他怒了!
他之所以怒,是因为他才发现快剑段飞的真身早已落在法相肩膀上正打着哈欠!还摆出一副要嘘嘘的样子,这是想干嘛?
法相何等庄严与神圣?岂容宵小放肆?
对此,鲁马怒了,他无法容忍这些敢玷污法相的人!他绝对要这种人尝到报应,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超度!
随后,鲁马又捏了一个法决,只见法相身上迅速出现一个万字法印,跟**党的标志十分相似,只是旋转轴的方向不一样,一个顺时针,而一个是逆时针!他施展的这个万字佛印自然是顺时针,随着此印一出,顿时,整个擂台场外沸腾一片,均在惊呼,这是佛印,是活佛降世,这人一定是活佛!
看到佛像,佛印后,诸多人以开始相信这世界有正的佛存在,就连不想关注战斗的萧菲雅,她也皱了皱眉头,不屑道:
“哼,这有什么稀奇的,我还沟通过上帝!上帝让朕再任期四年!”
“不,是永生,哈哈哈……”
……
“乖乖,这牛掰了,以前还认为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武侠游戏,没想到连这种玄幻色彩的东西都有,这下快剑危险了!他速度再快也敌不过无差别的锁定秘法!传闻,鬼见愁用佛印能封锁一个广域位置,不幸被佛印套住的人将会被困在里面动弹不得!”
这时,在东方歃血会的等候区,这里有着不少观战席位,穆天尘等人正坐着观战,当他们看见鲁马再次施展秘法时惊讶无比,就连从不开口说话的钟隐也感叹了一句!
穆天尘看着他双眼明明蒙着黑布,却能清楚的看出什么,这就过份了!
他内心想吐槽,但还是免了,免得被这个钟隐连心中想法也看穿,这就尬了,然而他准备将头调准擂台时,钟隐又说道:
“会长,你是不是有话想问我?其实这没什么特别的,是我用气场感知的,这种气场跟超声波雷达一样,释放出去就能探知周围一切有些什么,这些信息都会形成一段影像,传进脑海中,所以即使蒙上黑布我也能看见!”
“这人牛掰了啊,我还没问,你就知道我想问什么,真是过份啊,你这样搞还要不要给人一些隐私?真是岂有此理!”
穆天尘听了钟隐的话,他心中又吐槽了一声,也因他无意识的吐槽,又被钟隐给读取到了,一时间让钟隐无比尴尬,他对着穆天尘又是道歉,又哈腰什么的!态度十分诚恳。
看他这样,穆天尘顿时哑口无言,不知该说什么好,在他此刻的想法里,我明明都什么什么没说好吧,你给我道什么谦啊?这人也太奇怪了吧!莫名其妙!
也当钟隐如此表现时,凶狼洪峰,还有楚风等人无一不哈哈大笑起来!而玲与苏萱,还有龟田小次郎都是一脸懵,感叹,这蒙眼人也太奇怪了吧,他突然跟穆天尘道什么谦,难不成他们之间有什么过节?
他们不明所以,满脑子疑问,然而也正他们疑问时,钟隐又突然跟他们解释起来,他说我没跟会长有过节,你们不要误会,刚才是因为不小心……!
这话他说到半句时,才意识到什么,是自己一不小心又读取了苏萱等人想法,还当着他们的面解释!这就很有问题了!
他们什么都没问,去跟他们解释,这不是找刺激嘛?
果然,苏萱等人见自己还没问,钟隐就跟他们解释,这说明什么?对此,他们一个个大眼瞪小眼,几秒后又立马身子一紧,感觉自己的小秘密,都被钟隐知道了,这下要是被他说出去,不就糗大了!这人留不得!
他们此刻就是这种想法,但嘴上却说,这位帅哥,为何给我们解释啊?我们可什么都没有问哟?你是不是调查过我们哟?
他们表情虽看似和善,但眼神里确实杀气凌厉,十分不友好!钟隐见了,心中顿时恐慌不已,这下,一不小心捅娄子了!
这该如何解释?他内心问道。
这时,眼看气氛不对,穆天尘立马打搅了下,让这里不和谐的气氛转移到了擂台上,此时擂台上,战况异常激烈,错过就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