昇羽書架

6kjqs人氣都市异能 日月風華 起點-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閲讀-jnn7p

Eleanor Rachel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
天亮的时候,忽然下起了小雨。
春雨贵如油,淅淅沥沥的小雨弥漫着整个京都的天空,城中的人们一如既往地打开了门,只是谁也不知道,京都一场大案正在秘密进行。
大理寺审讯的三司主事,一夜之间俱都中毒而亡,这样的事情,莫说京都普通的百姓,便是朝中许多的文武重臣也是一无所知。
身在兵部的秦逍对此当然也是一无所知。
秦逍吃得安心睡得踏实,一大早醒来,甚至抽时间练了功。
他已经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将贪墨军费的丑事借薛可用之手捅了出来,这后面的事情,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实在是没有办法参与进去。
韩昼从兵部被大理寺的人带走,秦逍便知道宫里毕竟不是无动于衷。
只是他心里也清楚,这桩案子没有直接交给刑部,而是被大理寺接手,宫中对此案还是有所保留,并不想真的大张旗鼓一查到底,这让他有些失望,却也无可奈何。
站在门廊下面,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小雨,春雨夹着树上嫩芽的芬芳弥散在空气中,却也是让秦逍心中一片宁静。
“秦令吏,早!”边上传来费启吉的声音。
末日崛起之東方古術
秦逍扭头看过去,见费启吉显然也是刚起来不久,笑道:“费令吏早,昨晚睡得可好?”
“不好。”费启吉摇摇头,走过来苦笑道:“兵部发生这样的大事,恐怕早已经在京都传开。费某家小都在京都,自然也知道此事,昨天大理寺跑来库部司将韩主事带走,咱们又都一夜未归,家人只怕是心中惊恐,一夜都不能睡着。”
“费令吏也不用太担心。”秦逍笑道:“这事儿和你的丙字库没什么关系,真要追责,也轮不到你。”
“话是这样说,可咱们都是库部司的人。”费启吉心事重重,压低声音道:“上次范部堂一案,牵连其中的许多官员也都是遭受无妄之灾,覆巢之下无完卵,韩主事真要被定罪,朝廷总要从库部司拉几个出去凑人头,如此才能震慑朝中百官,也才能向天下子民交代。我们几个说不准就要……!”苦笑摇摇头,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说下去。
这时候有小吏送了早点过来,这倒是秦逍昨日就吩咐人这样安排。
本来库部司四名令吏不能离开兵部衙门,吃喝都只能在衙门里,而且有专门用餐的地方,但秦逍和另外两名令吏昨日闹得有些不愉快,秦逍干脆不再去用餐的地方与那二人为伍。
秦逍结交朋友的条件十分简单,只要投缘,欣赏对方的人品,无论对方什么出身,秦逍都会坦诚相待,可是如看不上对方,哪怕对方是天王老子,秦逍也不会往前凑。
让自己不舒服的人,秦逍从来都将对方排斥在自己的朋友名单之外。
女皇攻略
血族手札 墨渖未干
所以昨日秦逍便吩咐今日的早餐直接送到自己的房间。
库部司的房舍不少,毕竟是七品令吏,在库部司安排一间独处的房间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為妳鐘情 木子泳群
“费令吏,一起吃早餐?”秦逍让人将早餐放入房中,这才邀请道。
费启吉摇摇头,道:“多谢,不过早上还是吃不下。”
精灵之全能高手
“吃不下就进去喝杯茶。”自打进入兵部之后,让秦逍看上眼的没有几个,不过这费启吉为人敦厚,秦逍对他倒是颇有好感。
费启吉犹豫了一下,也没有拒绝,进了屋里。
早点是一碗热腾腾的馄饨,另有两块煎油饼,此外就是一点咸菜和一碗豆浆。
秦逍给费启吉倒了一杯茶,自己也不客气,端起馄饨,几口下肚,热腾腾的馄饨让他的身体也温暖起来,放下碗筷,端起豆浆喝了一大口,费启吉看在眼里,忍不住笑道:“秦令吏果真是年轻气盛,我要是能有你这好胃口,几天就能胖起来。”
“费令吏,事到如今,是福是祸也不是咱们说了算。”秦逍放下碗,笑呵呵道:“可别到时候没有被朝廷治罪,自己却饿坏了自己的身体。”确定四周无人,才低声问道:“费令吏,你们丙字库就没有什么猫腻?”
“没有,绝对没有。”费启吉神色一紧,立誓般道:“自从我管理丙库署之后,进出的每一面盾牌,我都亲眼过目,绝不会让一件残次品进入丙字库。”
秦逍叹道:“现在看来,只有甲字库出现这等屁事。”身体微微前倾,凑近道:“费令吏,你是兵部的老人,你说有谁能有这么大的本事,竟然能够将残刀送进甲字库?”
费启吉摇摇头,闭口不言,只是端杯饮茶。
“那人能够串联起三司衙门,而且没有走漏任何消息,本事还真是了得。”秦逍叹道:“恕我直言,就算是咱们兵部的部堂大人,也未必能有此等本事。”
“嘘!”费启吉竖指在嘴角,低声道:“秦令吏,你这话和我说说倒也罢了,出了门,千万要慎言。当差的不但要办好差事,最要紧的就是管住自己的嘴,祸从口出,一句话说错了,只怕连脑袋也要没了。”
庶女修仙 寄思
秦逍笑道:“如果是别人,我也不说了。我初来乍到,觉得费令吏人好心善,所以才胡言乱语。”
费启吉向门外看了一眼,才轻叹一声,低声道:“其实你说的并没有错,有能耐背后操控此事的人,凤毛麟角,有胆子这样干的人,一只手都能数过来。”
“费令吏,你说这背后会不会与国相甚至公主有干系?”秦逍压低声音道。
费启吉精神又是一紧,犹豫了一下,才低声道:“国相和公主是断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其实朝中都知道,公主和国相面和心不和,双方都想抓对方的把柄,所以这两位贵人无论做什么事,其实反倒不会随心所欲,而是处处小心。”吨了一吨,轻叹道:“只是他们身边的人…..!”似乎觉得自己终究还是说了不该说的话,摇摇头,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秦逍知晓费启吉为人沉稳谨慎,能说这几句话,已经算是不错。
“大理寺那边,当真能够查办出背后之人?”秦逍沉默了一下,终是问道。
我的火辣女神 大内第一高手
费启吉淡淡一笑,低声道:“宫里让大理寺侦办此案,就已经表明圣人并不想让背后那人浮出水面,只是这桩案子却还是要办的,毕竟是贪墨军费,非同小可,若是不能从重惩处,这朝廷也就乱了套。”
“咱们被困在衙门里,总不会等到大理寺办完了此案才能离开吧?”秦逍有些无奈道。
费启吉也是无奈道:“等着吧,真要能好生生地走出衙门,就算等着三五个月,那也无妨。”
秦逍心知费启吉最担心的是被牵连进此案之中,心下却也忍不住寻思,这桩案子到最后如果真的只是揪出一批人砍了脑袋顶罪,自己该不会也是其中之一吧?
窦蚡没有下令让兵部官员们离开衙门,所以上下官员只能在衙门里继续等待。
不但是兵部,朱雀大街其他各司衙门的人也都是足不出户,整天宽阔的朱雀大街却是空空荡荡,难得见到一个人影。
秦逍一上午干脆关门练功。
他武道修为进入中天境之后,自己都能清晰感受到身体与从前大不相同,特别是每次练功过后,体内气息充盈,整个人的精力说不出的旺盛。
只是兵部的官员不可携带兵器进出衙门,秦逍虽然管着甲字库无数的刀枪,却偏偏不能佩刀在身,否则有一把刀在身上,闲来无事,大可以练练刀法。
小师姑略施手段,便让血魔老祖郑千秋将看家本领天火绝刀传授给了秦逍。
暗黑地下城 贞观帝
血魔老祖乃是刀中之王,得到他亲传刀法,秦逍在刀法上的领悟自然不是一般的刀客所能相提并论,只是虽然初窥血魔老祖刀法的门径,但要真正完全领悟天火绝刀的奥义,甚至要达到血魔老祖的境界,那实在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
秦逍也知道武功一途,还真不能偷懒,所以但凡有空闲,他就苦修【太古意气诀】,只是来到京都之后,一直没有机会好好练刀。
他进入京都城之时,随身携带的兵器被收缴,只带了鱼肠刺入城,那鱼肠刺与刀完全不同,不适合练刀,而且大唐实行刀狩令,民间百姓固然不得私藏兵器,便是朝中的官员,那也是不可私匿兵器,一旦被查,便是谋反之罪。
秦逍寻思着刀法不进则退,自己若是常年不练习,不但自己的刀法会大大退步,而且还会辜负小师姑的一片苦心,寻思着找机会弄一把刀,偷偷练习。
中午还没有到饭点,忽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秦逍收功起身,过去打开门,只见一名小吏手中拿着一只小盒子,见到秦逍,忙道:“秦令吏,刚才有人送了一只盒子到衙门前,交给守卫,指名要将这只盒子交给你!”
殺出末世新世界
秦逍有些奇怪,接过盒子,问道:“是谁送过来的人?”
“那人说是一个姓顾的女人让送过来的。”小吏道:“除此之外,那人没说其他话,将盒子交给守卫就立刻离开。”
秦逍一怔,寻思姓顾的女人就只有秋娘,难道真的是秋娘派人给自己送来盒子?
只是秋娘为何会突然让人送来一只盒子?
他也不多言,拿着盒子回屋,打开盒子之后,脸色微变,只见盒子里却是一绺青丝,一份信笺在其中,拿起打开,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字:“宣平坊青衣楼设宴,酉时开宴,人不至,再不见。”


Copyright © 2021 昇羽書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