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5aq4f人氣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大明第一帥-第989章 搶灘登陸(補更2)閲讀-k1wg1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又一发炮弹在不远处爆炸,一个被吓得大小便失禁的日本炮兵,刚要跑路就被飞来横祸炸的无影无踪。
日高大状擦了擦身上的血迹,发出了指令:“左岸臼炮掉转炮口,轰击海滩,防止明军登陆,其余大炮集中攻击明国军舰!”
大坂炮台上的几十门海防炮,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现在能用的只剩下七成,那三成被明军的战舰摧毁了。
海面上,已经有几艘明军战舰中弹起火,其中一艘明军战舰舰身倾斜,舰上的六十门火炮,只有不到二十门还在顽强发炮。
让日高大状心凉的是,明军从三个方向向大坂炮台展开炮击,如此炮台上的火炮不得不分别迎击三个方向的敌军,原本就不惧数量优势的炮火一下子就分散了,更加雪上加霜。
而且火炮转向也不是随便转的,臼炮转身还好,红夷大炮因为太过沉重,转身十分困难。
经过大半天的努力,这批火炮总算掉转了炮口,对准了炮台两翼的明军战舰。
趁着日军转动炮口,几艘明军战舰在火力掩护下,距离海岸三百米的地方,放下了登陆艇。
两千多名明军陆战队员乘坐登陆艇,甚至直接跳入海水,向海岸划来而来。
炮台上,日高大状声嘶力竭的下达命令,日军的各炮位不断轰击海面上的明军战舰。
一发发炮弹在海面上爆炸,不时有登陆艇中炮,被击穿击沉,明军陆战队的尸体和登陆艇的残片飘浮在海水中,被海浪推向岸边。
然而更多的明军陆战队冲破了炮火,越过了海面,冲上了沙滩。
沙滩上的日军炮火更加猛烈,他们不惜冒着炸膛的危险奋力发炮,集中轰击海岸。
还有日军的步军,也开始端起火枪,朝海滩上射击。
火枪的威力虽比不上炮,但火力密集,准备度高,可以迅速覆盖明军的前锋,给明军造成重大伤亡。
但是,明军陆战队的进攻意志异常顽强,前赴后继,而且他们的火力更加凶猛,凶到日本兵无法想象。
明军付出了一定代价后,终于冲上了海岸,在沙滩上站稳了阵脚,随即组织进攻队形向炮台发起了冲锋。
与此同时,进攻炮台两翼的明军也向炮台发起了攻击,不时的有掷弹筒发弹的声音响起。
少数陆战队员配备了小口径的掷弹筒,随身携带直接轰击炮台,压制日军火力,有效的配合大部队的登陆作战。
一时间,大坂炮台陷入了明军的三面夹攻中。
两千多陆战队在战舰炮火的掩护下,冲过了海滩,越过了日军火炮封锁的范围,向炮台冲杀而来。
日军据守在炮台胸墙上,不断开枪奋力反击,双方都杀红了眼。
小山坡上,黑压压的明军士兵冒着枪林弹雨,向炮台发动猛烈而顽强的进攻。
在他们的进攻阵列中,几组明军士兵扛着武九迅雷铳,迅速架起,对着胸墙后的日军进行火力压制。
武九迅雷铳吐出的火舌,形成了密集的火网,只要是沾染这层火网的日军士兵,无一不是被打得血肉横飞。
山坡上,日军的尸体散落一片,有的挂在胸墙上,有的滚落下来,成了明军的天然掩体。
日高大状发现了明军的这宗神器,连忙调来几门小炮轰击武九迅雷铳的阵地。
但明军玩哒哒哒的士兵也不傻,在看到一组武九迅雷铳射手被日军炮火端掉后,其他几组不断的调换阵地,让日军的火炮一次次的落空。
付出惨重的代价后,日军的心态终于崩了,开始不断后撤,收缩防线,就地构筑工事,简单的挖掘战壕。
日高大状的军事指挥才能还是值得肯定的,他在仓促之下,竟能利用周围的礁石丛,有效的避开明军火力打击,以及海面上的炮火攻击。
日高大状可以肯定,只要补给充足,他就能率领部下利用地形和身后的堡垒抵抗数日。
炮台的后面,就是一个居民村落,他们是专门供给炮台守军补给的,很多是守军的家属,这也是大坂炮台守军奋力作战的原因之一。
明军几次攻击,都因礁石阻拦,地形有利日军而没讨到任何好处。
天色渐渐转暗,明军冲锋的呐喊声渐渐平息,而战舰火炮的轰鸣声却是一浪高过一浪。
很显然,明军是要借着舰炮炮火的掩护,等待天黑的夜战,夜战是明军的拿手好戏。
…….
大坂城,天守阁。
二十里外的大坂炮台,战斗声传到了城内,引起了一众日本人惶恐。
这个消息大大出乎了酒井忠清的意料,他最初的判断是大坂炮台遭到了小股明军的骚扰,目的是围点打援,只要城内派出援军,城外的明军就会一个个的吃掉。
所以,酒井忠清开始对这个消息并没有太在意。
然而,一刻钟前,他的情报人员传来了明军抢滩登陆的消息,日军的将领们,第一反应是,这一定是个假消息!
因为白天的时候,明军数万人马攻打大坂城,无功而返,就驻扎在南面十几里的地方,他们再去打炮台?
虽说明军的营寨距离大坂炮台只有十里路,但大坂炮台可是在淀川出海口的海岛上,明军的陆军游泳过去打吗?
有日本将领直言道:“如果明军具备在大海里游个一里海域,接着登陆进攻大坂炮台的超能力,我们直接认输,这仗也不用打了!”
他的话引起了一种日军将领的哄堂大笑,不说大坂炮台是一座异常坚固的堡垒,驻守炮台的更是幕府军最为精锐的部队!
唯一没笑的是酒井忠清。
他忽然意识到,自大明与日本开战以来,包括几年前的一系列战事,今天是明军第一次主动后撤。
酒井忠清作为幕府的头脑人物,马上看出了其中的问题,传说明军战斗力极强,为何白天攻城只打了不到半个时辰就退兵了?
而且他们的攻城架势,似乎只是试探。
即便他们奉命撤退,只留下少量部队殿后,但这些奉命殿后的明军士兵,他们训练有素,士气高昂,丝毫没有因为主力后撤而慌乱。
没一个明军散兵哨的阵地前,都倒下了数名甚至十多名日本兵的尸体。
想到这点,酒井忠清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接着浑身冒出一身冷汗。
明军攻打大坂炮台是真的!他们是在玩声东击西的把戏!不仅是声东击西,还可能是围点打援!
大坂的七万大军,岂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坂炮台的守军覆灭而坐视不管?
如果那样,明军给炮台守军挖好的坟墓,只能留给大坂城的守军了!
酒井忠清不由得一阵心寒,明军的决战已经开始了,而自己却还为今日的一场小胜感到沾沾自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