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小說

frefe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末日之最終戰爭》-第六百六十章 導航閲讀-hi11i

末日之最終戰爭
小說推薦末日之最終戰爭
一个个的人站了起来,他们前不久是人,刚刚还是死人,但是现在,他们变成了丧尸。
理论上应该是丧尸,但没有经过验证的话,也不能就说这些人真的已经变成了丧尸,不过在张勇发出了一声怪叫后,就没人会质疑这些新鲜出炉的丧尸身份了。
这些丧尸的速度是人类不可能达到的。
张勇有两个选择,他可以钻进装甲车里,然后让装甲车直接冲着这些丧尸碾过去,他也可以开枪,用装甲车顶的12.7毫米机枪开火。
张勇选择了后者。
机枪就在手上,张勇调转枪口,对着与他迎面而来的丧尸打了一梭子子弹。
子弹击中了最前面的两个丧尸,但第一个丧尸被爆头后立刻栽倒,可第二个丧尸在中弹后,只是踉跄了一下,速度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
张勇没有犹豫,没有迟疑,他立刻把身子缩回了装甲车,然后狠狠的关上了舱门。
几乎是张勇刚刚关上舱门,然后咚咚的声音紧接着就响了起来。
有人,不,是有丧尸跳上了装甲车。
张勇满脸呆滞的道:“这些丧尸会躲!这些丧尸知道躲避子弹!”
杨逸一脸惊愕的看向了张勇。
头顶上的声音不绝于耳,那是有丧尸在试图打开舱门,但此刻开装甲车而不是汽车的好处就显出来了,丧尸没那么容易打开装甲车的。
“丧尸会躲?”
杨逸不是不相信张勇的判断,他只是觉得,如果丧尸也有了知道躲避的智商,哪怕只有这么一点点智商,也会比以前更难对付。
这有脑子和没脑子的区别太大了。
不过现在好消息是丧尸的数量不多,而且为了防备大蛇人的母舰到来,清洁工是特意下令让士兵们散开的,不要大量人聚集在一起,所以现在即便这些人都变成了丧尸,至少在初期的时候,杨逸他们需要面对的数量不会太大。
杨逸首先想到的是把丧尸有了基本智商的消息通知公羊,但可惜的是现在通讯是彻底中断了的。
“法克!法克!”
一张脸突然出现在了驾驶舱的玻璃窗前。
装甲车是BMP-2,驾驶员的视野并不大,但是一张脸突然倒着出现在了玻璃窗前,还是把安东吓了一大跳。
“扶稳了!”
安东一声大吼,然后他突然踩下刹车,那个趴在装甲车车头的丧尸立刻被甩了出去,而车顶上的咚咚声也随之消失。
安东把丧尸甩了下去,然后他松开了刹车,并没有彻底停下的装甲车立刻开始加速。
把丧尸甩下来,再加速碾过去,这是一个简单但是很有效的方法,在之前,杨逸他们也面对过小规模的丧尸,只要丧尸没有形成一定的规模,那就很容易解决。
但是这次不一样了,丧尸确实被甩了下去,掉在了地上,但是在安东加速之际,那些本该被摔到很惨的丧尸却一骨碌就站了起来,然后纷纷闪到了两边。
丧尸绕过了装甲车,然后从装甲车的两侧紧紧跟随,并再次跳上了装甲车的车顶。
“我靠!丧尸升级了。”
张勇怪叫了一声,而他叫完之后,安东却是大吼道:“这些丧尸学聪明了,我们绝不能走丧尸多的路线,小蛋!”
“交给我!”
杨逸沉默了片刻,然后他大声道:“能看到路牌吗?地标建筑物也行,我需要搞清楚位置。”
“佛萨尔大街……”
杨逸思索了片刻,然后他大声道:“不够,给我一个路口的位置!”
“奇凯尔路!”
安东再次喊了一声,他看到了路牌,在一个十字路口的位置。
“左转!”
安东激烈的转向,装甲车都开始漂移了,但安东还是及时把装甲车转了过来。
车顶上的丧尸再次被甩了下去。
杨逸立刻喊了一声,他举起了左手,食指晃动了几下之后,急声道:“我没有实地走过,但我知道该怎么走,你自己注意路况,直行六百米后右转!”
现在杨逸充当的是人肉导航,除了不能把他脑子里的东西变成影像给安东看以外,导航的一切工作他都能做好。
因为杨逸有个天才的大脑,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天才的大脑。
杨逸现在就像拉力赛车上的领航员,司机只管开车,而他负责看路书报数据,只不过,杨逸的路书不是看的,而是凭借他超级大脑里的回忆。
“随路走,路况好,全速开!”
张勇耸了耸肩,他看了看全神贯注的杨逸,然后扭头对着身边的萧苒低声道:“你说他的大脑是不是被改造过?否则就算是天才也做不到这个地步吧?”
萧苒看了看张勇,道:“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没明白吗?”
“什么?”
“天才的世界你不懂,勇哥,闭嘴歇会儿吧。”
杨逸继续大声道:“前方一千二百米右转,转弯后六十米马上左转。”
安东对距离的判断极为精准,但最主要的是,他现在只需要判断距离就可以。
“七百米后有三个路口,左转进入第二个路口,路窄,可能会有路障!”
说完后,杨逸忍不住道:“收油门,踩刹车,左……”
安东大吼道:“闭嘴,别教我开车!”
装甲车轰鸣着冲进了比装甲车身宽不了多少的窄巷,而在他冲击窄巷之后,在他们左侧上千米远的地方,一队丧尸开始朝着他们冲了过来。
但是装甲车的前方,也就是行进方向上始终没有丧尸挡路。
把吉不提的地形装在了脑子里,把清洁工的兵力布置大概的了解一下之后,杨逸就能做到现在这些。
凯特笑了笑,然后她对着张勇低声道:“嘘,不要打扰他。”
满是爱意和崇拜的看了杨逸一眼,凯特低声道:“他当然可以,这还用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