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ixonj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重返2008年-第六百三十七章 新的方案鑒賞-gmm7o

重返2008年
小說推薦重返2008年
人和人之间是难以真正地互相理解的。
每个人都会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思考别人,只有自己的第一人称视角。
李达也不禁叹息,他虽然是个作者,但在生活中,去没办法开上帝视角。
他自然也不知道龙雅还有这么复杂的心路里程。
说喜欢小孩子的是她,但觉得要了小孩子会给李达带来更大困扰的也是她,但知道李达答应了这个事情,又不好单方面地做防御准备。
李达知道她吃药只有,也是一阵不满。
是药三分毒,这种东西吃多了肯定对身体没好处的。
真要是不想要那个,防御措施可以由他来进行。
虽然说……
有阻碍和无阻碍的感觉差别很大,但他又不是那种只为了追求自己的感受而让其他人承受风险的人。
这点也可以揭过了。
而李达也知道了龙雅会让王雪劝说他采取那个方案的原因,因为她以为李达正在为她的事情苦恼。哪里知道李达是在怀疑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
这也算是个小小的乌龙了。
误会总会有解开的时候,但是两人之间的气氛依然沉重。
因为即便李达不是因为苦恼和洛冬青开口,龙雅依然建议他狠心一点。
她的确别无所求了。
她只希望李达不要有太大的压力。
李达再一次地否认了她的想法,并强调,耐心等就可以了。
等时机到了,就去坦白。
坦白不一定从宽,但李达会争取有个从宽处理的机会。
就这样,龙雅留宿了一晚上,次日一大早就回去了。
她回到家里的时候,李贤刚好起来上厕所,平时李贤都起的比较晚。
她这个咸鱼性格,闹钟不响三遍绝对不起来。
龙雅原本觉得李贤应该不会发现什么的,结果一大早就撞上了,这就很尴尬了。
“你……昨天晚上没在家?”
李贤有些震惊地说道。
一个成年女性,打扮得漂漂亮亮,夜不归宿,干嘛去了?
这还用问吗!
李贤的心情一时变得非常复杂。
她起初还以为龙雅和李达有一腿呢,不过昨天晚上李达是在家的,她和李达发了信息,聊了一些事情。
在家的话,总不至于在王雪还在家里的情况下和龙雅搞在一起。
这一刻,李贤反倒是排除了正确答案。
“嗯,有点事。”
龙雅忍着羞涩说道,她这种表现,也让李贤不好意思继续问下去了。
已经是成年人了,还不许有点隐私的生活咩?
“嗯,今天还去上班么?要不要请假?”
李贤的这个问题,让龙雅更加羞臊了。
她想起了李达因为她的表现,对她做的那些惩罚,确实很默认,但是她身体素质不错,一晚上过去又生龙活虎了。
“没事的,可以上班。”
龙雅强行维持淡定的表象,回房间换衣服去了。
李贤不禁暗想,很好,这一个秘书可以排除了。
不然的话,李达这个花心萝卜踩船太多,脚都要不够用了。
再说了,想不开的应该只有王雪吧,应该不会有姐姐类型的女孩子再喜欢李达了吧?
和龙雅一起去了公司,刚巧,在同一趟电梯,她们也遇到了李达和王雪。
王雪看着龙雅的眼神有些幽怨,龙雅一开始没看懂,但看到王雪的黑眼圈,她忽然明白过来了。
她的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红润,王雪也忽然明白过来,自己只是多看了龙雅一眼,龙雅就懂了。
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她也害羞起来。
李贤和李达两姐弟便很疑惑地看着她们。
脸怎么红了?
李达的思想则是更危险,因为戴了橘色眼镜,所以看什么都有点橘里橘气。
不是吧雪姐,之前不让你对李贤有想法,现在你又盯上龙雅了?
兔子不吃窝边草啊,你怎么总是在窝边觅食呢?
李达稍微有点郁闷,但是两人又没什么出格的行动,李达也不好说什么。
而一到公司,龙雅就拿着文件到王雪的办公室去了。
两人聊了很久,龙雅才出来。
她们聊的是工作上的事情,一开始是这样的。
但随着话题的展开,就说到了高考快到了的事情。
两人讨论了一下,最后还是得出了结论,李达这个家伙过于固执,他决定的事情,她们都没办法改变。
王雪都已经放弃治疗了。
“反正你就等吧,反正最差的结果也就是你离开李达,这和你现在想做的事情也差不多。说不定李达有本事,能让冬青也接受你呢?”
嘴上这么说,王雪却觉得根本不可能。
凡事都有限度,唐悠悠就算了,按照洛冬青那醋坛子的风格,唐悠悠的醋她都会吃,更何况是别人的。
还有,她可是知道,连洛夏瑾喜欢李达,洛冬青的态度都没有任何软化。
尽管她很苦恼自己妹妹的幸福该怎么办,却从来没想过分享李达。
亲妹妹尚且如此,就更不要说别人了。
所以那是不可能的,王雪也就是随便说说而已。
龙雅也没往心里去,她心里其实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略一思量,她将自己的计划说给了王雪听。
王雪的表情顿时变得很微妙。
“你再瞒着李达擅自做主,你觉得他还能原谅你吗?我觉得,这次等他知道,应该不会只是像昨晚那样惩罚你了。”
王雪随口说到这里,龙雅的脸顿时涨的通红。
“雪姐,你都听到了?”
王雪这才反应过来,脸色有些不自然地道:“你们声音那么大,一点都没有遮遮掩掩的意思,我也不是故意偷听的,就是不小心听到了。”
此乃谎言!
一开始的确不是故意的,但后来就是有意的了。
所以王雪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会觉得脸红。
倒是龙雅很快调整好了心态,反正这种事情,王雪也知道了,就没有必要那么害羞了。
她认真地道:“我想,由我去说的话,洛冬青和唐悠悠,应该会把憎恨转移到我身上来,说不定就不会责怪李达了。至于李达会不会生气,反正,到了那时候,我们也不会有见面的机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