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gkouq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笔趣-第574章 敵襲閲讀-t2feh

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教官最终也没有当场答应童玲的要求。
他没这权力。
但他可以将童玲的要求向上汇报,自然会有做决定的人。
可惜以教官的资格,他甚至无权得知做决定的人是谁。
“报告打到我这里来了。军队执行委员会需要我对是否给予童玲特权进行一次严谨的综合论证。”
繁星对陈锋如此说道。
陈锋点头,“论证结束,至少再给她三次训练测试的机会。”
“OK。”
严谨的论证瞬间结束。
得知自己真又得到了三次尝试的机会,童玲倒也没太过狂喜。
T哥曾说过,他不会接受别的机师。
那么这件事的背后一定有T哥的安排。
虽然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但能创造出那种作战教程的智慧,肯定能有些与众不同的能力。
某种意义上,童玲算是误打误撞的猜对了真相。
K89515号中枢星系的栖息空间站。
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比起太阳系又或者南十字座,K89515号中枢星系的社会氛围略有不同。
虽然有很便利的穿梭管以及送货到家的物流服务,但这个星系的人却不怎么喜欢宅在家里,买东西喜欢出门逛街,平时上班工作也更偏向于徒步行走。
他们在住宅与工作地点的选择上,更倾向于古代传统中所谓的十公里生活圈。
独特的性格色彩给这个星系造就了独特的社会氛围。
在整个帝国的序列中,他们的星系名称是K89515号,但他们通常自称旅行者星系。
这里的人热情、奔放,对星空充满想象,对人生充满热爱。
他们总向往外面的世界。
在所有星系中,旅行者星系里的人对银河系外的世界好奇心最强烈。
这里倒真诞生了最多的远航舰船员。
这里实行的也是罕见的无执政者无规划体系。
整个星系里的社会体系看起来略显混乱,但治安并不差。
毕竟信息高度发达,谁要做点违背基本道德的事,一旦传出去,一人一口唾沫星子也能给淹死。
当然,旅行者星系的基本道德与太阳系在细枝末节上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区别。
童玲正背着一个宽大的行囊走在路上。
她喜欢这种行走的感觉,脚掌与地面的触感能让她感到踏实,同时远距离徒步能帮助她热身。
她的行囊里装着各种各样的便携式体能强化训练器材。
虽然不需要像真正的装甲战士那样高强度操控装甲,但她人得呆在装甲里,即便有生命维持系统的帮助,她依然得面对强度极高的负荷。
福尔盖装甲的设计功能毕竟是无人智慧战械。
T100里的载人仓通常为应急所用,乘坐体验实在称不上好。
所以童玲得在两周内让自己具备至少B级的体能,不然她都坐不进去。
幸好她如今已是十三岁,身子骨已经基本张开,再搭配上科学的训练和仪器辅助,她倒能勉强做到。
得益于基因唤醒度的提升,人体开发倾向于内源升华,如今她力气变大许多,但倒也没就此变成个壮硕的肌肉块头。
童玲抵达了机师专用训练场,开始按照T哥传授的体能训练规划做一些热身运动。
没过得片刻,却有一群男男女女围拢了过来,用略显不善的眼神上下打量着童玲。
“你们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童玲放下器材,稍显局促的问道。
其中一名身材高大的金发男子凑上前来,居高临下的附身打量童玲,“你就是那个赖着不肯放手的T100机师?”
对方此言一出,心思剔透的童玲立马明白了这群人的来意。
她向四周打量一圈,然后问道:“你们都是T哥的备选机师?”
“当然。”金发男子指了指自己的下巴,“我,奥伊顿克,一名专业的福尔盖装甲测试员。在来旅行者星系之前,我已经在我的家乡塞顿星系参与了整整数年的福尔盖装甲开发。”
随后金发男子又指向旁边精神矍铄的老者,“这位是周文松老先生,一名真正的返乡战士。他曾经操纵上一代天狼星装甲多次参与重大任务。现在也通过选拔准备挑战T100。还有这位女士……”
良久后,奥伊顿克再度附身下来,额头几乎碰到童玲的头顶,“我们这么多人为了接手T100,好不容易才通过严苛的预审考核。现在你告诉我,你凭什么站着茅坑,咳咳……总之我劝你最好识相一点,别和自己的小命过不去。你还小,将来还有大好前途。说不定你还能等到比福尔盖装甲更好的新型武器,没必要这样死磕。”
奥伊顿克的话很不中听,他的态度也很恶劣。
旁边那位名叫周文松的老者倒是和蔼些,说道:“小姑娘,再去学院进修一下,又或者先用天空X3好好练练手吧。”
旁边那女子却是下意识的把手放到童玲肩膀上,“我们都听说了你的事。你是想坐进T100去,在里面实时编程对吧?这太危险,我们衷心的建议你放弃。毕竟T100的不稳定早就名声在外。你人在里面,万一它来个暴力加速,说不定你就得嘭的一下变成肉饼。”
女子在讲话时,双手还很夸张的做出个轰然张开的姿势。
场面看起来很微妙,但童玲却并未感觉到太多的恶意。
这些人都凶巴巴的,但他们似乎担心自己的性命多过不满T100被自己霸占了的事实。
童玲想了想,低头看看自己略显瘦削的手臂,她一咬牙,“可这事真非我不可。谢谢你们。”
“呃……”
场面上顿时僵住。
在来这里之前,这群备选者讨论了很久,打从一开始奥伊顿克的压迫式表态,再到后面女子的夸张表情,都是十分严谨的话术。
理论上这完全可以说服一名年仅十三岁的小女孩。
可没人想到,童玲竟吃了秤砣铁了心,谁来都不好使。
就在众人寻思这可如何是好,要不要干脆点直接把她给捆住藏起来时,空间站里骤然拉响刺耳的警报声。
人们对这警报声的含义早已烂俗于心。
无论哪个星系,何种社会结构,什么人群类型,在任何地方,最高警报指令只有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