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ekeib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穿越尋俠記 起點-第五四三章 一場遊戲一場夢展示-8ivec

穿越尋俠記
小說推薦穿越尋俠記
只有李智云才知道7号是狼人,10号是守卫。不过他觉得那个不知道人在何处的画外音女子更应该知道。
他没有打算帮忙,在这样一场游戏里面他只是个旁观者,且不说华夏人素有观棋不语真君子的道德约束,就算没有这个约束他也没有帮忙的动机,因为他觉得帮忙的结果除了破坏所有玩家的游戏体验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剩下的10个玩家一轮发言过后,基本上做出了如下决定,不管7号还是10号谁是真守卫,先投出局一个再说。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用一个守卫拼掉一头狼。假如今天投出去的是真守卫,那么只要接下来的第三夜不是平安夜,第三天就把另一个投出局。
结果当然是10号守卫被投出局。
在场的狼人有四个,再加上两个愚民和不知道应该投谁、胡乱投出神圣一票的女巫,10号真守卫仍以7票的高票黯然出局。
10号玩家的遗言是这样说的:“我们已经输了,他们还剩下四头狼,只要他们能够抿出女巫和猎人是谁,今晚杀死一个,哪怕同时女巫能够毒死一头狼,明天也将变成一个猎人和三头狼的格局,就算把七号这头狼公投出局,他们也还剩下两头,我们唯一的胜算就是赌他们不知道哪个是猎人!”
李智云觉得守卫的遗言没毛病。好人阵营已经陷入绝对劣势了,就看狼人阵营能否抿出2号猎人和5号女巫。
幸好2号和5号两个玩家还算聪明,直到现在也没有表明他们的真正身份,但是即便如此,在预言家已死,守卫已经出局的情况下,四个狼人只需要在剩下的五个好人里面砍中两刀就赢下这局游戏了。
事实也证明了守卫的遗言是正确的,进入第三夜之后,狼人果断杀死了5号女巫,而女巫却没有毒死7号狼人,反而毒死了一个平民12号。
李智云知道5号女巫的想法是期待7号是一个真守卫,那样到了第三天天亮将会出现平安夜,甚至不是平安夜也可以白天公投7号出局。
但是好人阵营的轮次已然落后太多,哪里还容得她如此理想化的期待?当画外音宣布天亮,5号玩家和12号玩家的照片消失之后,狼人便即宣布他们已经绑票了。
四个狼人面对只剩下一个猎人和两个平民的好人阵营,即便只用公投来决定胜负也是狼人稳赢之局,这就叫四狼裸坐。
随着画外音的一句“游戏结束,狼人获胜!”原本仍然“贴在墙上”的2号猎人、3号和9号平民三张照片同时暗淡消失,就只剩下了1、4、6、7号四个狼人的照片留在场中,只不过这时候游戏已经结束,他们四人也就无所谓是几号了。
“唉,真不容易,又熬了一局过来!”原7号玩家很是感慨。
原1号玩家附和道:“是啊,你主动跳了守卫跟真守卫去拼命,如果先被投出去的是你,你就完了。”
原7号玩家道:“没办法,当时那个形势,我不跳守卫大概率也是被抗推,不然就只能跟你们几个跳民的队友互撕,早晚都是死路一条,不如主动求死,反正早晚都是死,就算这一局不死下一局也得死。”
这时那个上身披着鱼皮披肩的原4号女玩家问道:“你们都玩几局了?我这是第三局。”
“一样,我也是三局,把把都是狼人。”原6号玩家回答道。
“嗯,我也是三局。”
“我也是。”
原1号玩家和原7号玩家相继回答。
原4号女玩家叹了一口气道:“也不知道还要玩几局才能解脱。”随即又问:“你们觉得有可能活到最后拿到结界之心么?”
李智云听了这话立马就来精神了,他原本都想离开这个地方了,因为在这里无法放出神识,也就无法搜索这些人的真身在什么地方,更无法探测他们的记忆,与其在这里看狼人杀游戏还不如出去继续寻找结界。
谁知这个女的居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结界之心!原来他们在这里玩狼人杀竟然是为了得到结界之心!那就不用问也能知道,此处这个二维空间肯定就是自己寻找的昆仑结界了!
他一向认为昆仑结界至少是个三维空间甚至是四维,却没想到昆仑结界居然只是个二维空间!这样可就不能走了,非但不能走,而且要彻底弄清楚这些玩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只听7号玩家冷笑一声说道:“没可能的,谁能有那么好的运气?把把都不被公投出局?还能躲过女巫的毒药和猎人的弓箭,那得是多好的运气啊!”
1号玩家也说道:“是啊,前两局都是我们狼人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侥幸屠边成功才活了下来。这一局四狼裸坐只能说是奇迹,但是奇迹不可能总是发生。”
“能够总是发生的奇迹也就不叫奇迹了。”6号玩家的话语饱含哲理。
4号女玩家又道:“你们说,那结界之心真的能让我们回到故乡,重新过上打鱼狩猎的生活吗?”
“不知道。”1号玩家的语气显得有些萧索,“宁可信其有吧,不然又能怎样?如果不玩这个游戏早就死了,玩游戏至少还能活着,多活一局是一局,你们说呢?”
6号玩家赞同道:“对,多活一局是一局,万一活到最后真能返回泰诺呢,岂不是比死了要好?”
泰诺?李智云连忙在自己的记忆里搜索曾经储存的百度信息,发现泰诺有多个含义,但只有一条指向了北美地区的波多黎各岛。
波多黎各岛曾是印第安人泰诺部落的聚居地,至少在华夏隋唐时期是这样。
原来这帮印第安人是来自于波多黎各岛的,可是波多黎各岛上的印第安渔民怎么能有本领来到这地球大气层以外的二维结界呢?这可真是没处琢磨去!
想到这里他终于忍不住用印第安泰诺语问道:“你们几个能听见我说话吗?能看见我吗?”
那四个泰诺人当然没有回答他,如果他们能够看见李智云这个不速之客,只怕早就会在言语中表露出惊奇来了,但是他们始终没有。
他们根本看不见李智云,当然也就听不见李智云说话,给李智云的感觉,就是自己跟他们四个人同处在一个结界之中,却是彼此完全不能交流。
可是为什么他们四个之间可以交流呢?为什么我能听见他们说话呢?因为没法使用神识,所以他也无法尝试变换视角,从对面“墙上”反过来审视自己这边的情景,而使用自己的原有视角来观察自己却又看不出眼下的自己有什么异常。
忽听1号玩家说道:“咱们都睡觉吧,养好了精神迎接下一局,还不知道下一局什么时候开始呢,该休息的时候还是得休息。”
“好的,是应该睡了。”
“嗯,我也睡了。”
四人相继沉默,可就把李智云给晾在了这里。
李智云很着急,我这还没听明白呢,你们怎么就都睡了?
此刻他已经大致知道了一些概况,这些“照片”都是来自于波多黎各岛的印第安渔民,却不知为何能以二维的状态活在结界之中,这似乎跟这个结界里的某个神秘人物或者是某种神秘力量有关。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最终一定会有一个人来给游戏的优胜者颁发结界之心。而在此之前,这些印第安渔民是怎么学会狼人杀游戏、又是怎样凑齐12个人来玩一局游戏的,则是了解最终那个“发奖人”的关键。
他很想多听听这四个玩家的聊天,然而人家却不再给他机会了。
他期待着这四个人里面有两人能够醒来继续聊天。可是等了好一阵也没等到期望中的情景出现,这四人似乎真的是睡着了,而且睡得很沉。
如果我也能加入到这个游戏里面就好了!李智云暗暗想道。加入到游戏里面、再去争取成为那个活到最后的优胜者,结界之心不就是我的了么?
可是人家根本看不见自己,也听不见自己说话,怎么可能跟自己组成一局游戏呢?
他绞尽脑汁都想不出如何能够加入进去,就只能期待这四个人醒来,看看他们如何开始下一轮的游戏。要开始下一局,他们四个至少还要匹配八个新玩家。
就这样等着等着,也不知过了多久,李智云也感觉有些倦意袭来。
按道理,吠陀神功练到了第三层以后,他根本不用吃饭喝水和睡觉了,但是饮食这种行为除了为身体提供能量之外还有一种享受的感觉,即所谓口腹之欲。睡觉也是一样,除了恢复体力,减缓代谢速度之外,睡觉也是一种享受。
如果实在闲的没什么事做,睡觉便不失为一种愉悦的体验。他的倦意便是因此而起,于是他也就顺其自然地享受了一下。
这一睡,他就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他发现自己也变成了相片,而且不知怎么就被贴在了“那堵墙”上,然后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你现在有两种选择,一种是灵魂干涸而死,另一种是听我的安排,学习一个游戏。”
这情景似曾相识,李智云感觉好像自己又回到了历城大龙堂的那个夜晚,在大龙堂的龙洞中得到了神奇的梦授。他能够听懂这个苍老的声音使用的语言竟然是斯拉夫语也就是后世的俄语,第一时间就把这个声音和入梦之前看见的狼人杀游戏联系起来。
由CHP4重组而成的他在吠陀神功第三层的境界,原本已经无所谓梦里梦外,即便是进入了梦乡也不至于忘却睡前的经历以及待办的事情,所以他立即就意识到这个苍老的声音很有可能就是最终颁发结界之心的那个人,因此倍感惊喜。
惊喜的同时他立即也用斯拉夫语答道:“我愿意学游戏。”
他本以为这样这样一说对方必定会很满意,不料对方却反而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你竟然不会印第安语,这就有些麻烦了,我得考虑一下是否还有教你游戏的必要,因为即使你学会了游戏也无法跟别人一起玩,除非我再教你印第安语。”
李智云气得差点爆粗口,说道:“谁说我不会印第安语?我是因为你的语言才没说印第安语的!不信你听好了,(以下对白他开始转用印第安语)我现在说的是不是印第安语?你能听懂不?怎么着?我掌握一门外语反倒不如不会外语的印第安人了?”
对方似乎也能听懂印第安语,被他用印第安语连珠炮一般的抢白一通却并不着恼,反而像是很高兴地说道:“那就好办了,现在你注意听好了,我开始教给你这个‘天黑请闭眼’的游戏,这个游戏是需要有十二个人一起玩的,其中有四个狼人……”
李智云当然懂得游戏规则,不过这一次他选择了低调,认真听讲,一直听这个苍老的声音把游戏规则讲完,都没有冒然提出什么问题,唯恐引起这个斯拉夫族老人的某种疑虑,直到老者询问:“你听懂了么?”才谨慎地答道:“基本听懂了。”
老者对这个答案却并不满意,说道:“千万不要自作聪明、不懂装懂,一旦进入游戏就是生死之战,赢了可以进入下一局,输了可就真的死了,只有一直赢下去,成为最后一局的胜利者,你才可以得到结界之心,从而回到你从前的生活中去!”
李智云这才知道、自己刚才看见的那十二个印第安人是真的死掉了八个,可若是自己也进入这种游戏,一旦输了难道也会像他们一样死去么?
他有些怀疑,却不敢尝试使用某种手段去验证,一旦被这个梦中老人发现自己的不同,很有可能会把自己踢出游戏环境,那样可就距离结界之心更远了。
不料这一次苍老的声音又沉默了,似乎他的每一次互动都会引起这个老人的情绪波动,老人良久之后才深深叹息一声,给出了一个很奇怪的回答:“也许你永远都看不见我,虽然我非常希望有人能够看见我。”
李智云不敢继续追问这句话的意思,他能够感觉到这老者并没有希望他能听懂这个奇怪的回答,于是他只有选择沉默,有些时候,沉默的确是金。
在这场梦中,苍老的声音给出的最后一句话是:“等着吧,等凑齐了12个人就开始你的生死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