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小說

2lxoq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我能提取熟練度笔趣-第977章 禍國殃民,墨明寶寶(爲【壺中日月】加更87/1300)相伴-qa0oa

我能提取熟練度
小說推薦我能提取熟練度
汴京城,夜未明所居住的四合院,他自己的房间之中忽然传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震得整个房子都在微微晃动。
“刀妹!你居然把我易容成了这个样子,到底是何居心?”
“怎么,不漂亮吗?”
“漂亮有什么用……不对,谁要漂亮的啊?我也不要求你把我易容得多帅,但你好歹也得给我易容成一个男人的形象啊喂!”
听到夜未明歇斯底里的怒吼,刚刚返回家中,准备回房间休息一会的三月忍不住好奇之心,直接施展身法跳到了二楼回廊之上,沿着开启的房门向内看去,却是立刻生出了一种包含了羡慕与嫉妒于一体的复杂情绪。
却见房间之中站着两个女人,其中一个身形娇小,长着一张娃娃脸,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穿着一身红衣的洋娃娃一样,此人正是刀妹。
但相比起刀妹来,真正让三月感到惊艳的,却是站在刀妹对面,一脸悲愤之色的另一个白衣美少女。
却见此女一身白色的纱衣,秀发如瀑,面容之美更是可以与游戏中顶级的NPC美女比肩,甚至比起她见过的黄蓉、王语嫣、婠婠、师妃暄等一些顶级美女,也可以说是各有千秋……
唯一表现得有些不和谐的地方就在于,眼前这个美女摆出了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倒是与她造型性上的恬静素雅大相径庭,让人感觉十分的违和。
就在三月开始观察着眼前这个白衣美女的时候,后者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她。
而随着眼前这个美女开口,三月却是瞬间感觉到三观瞬间崩塌,整个人都被雷得外焦里嫩:“三月,你怎么回来了。”
“完了完了,没想到我的一世英名,就这样毁在刀妹你的手里!”
这个白衣美女口中发出来的,竟然是夜未明的声音!
在这一刻,三月感觉自己整个人仿佛看到了美杜莎的眼睛,瞬间被石化在了原地,而且还是随着一阵冷风拂过,石像之上瞬间遍布裂痕的那种。
实在是眼前之人的造型与声音之间反差所造成的冲击力,实在太过于强大了。
不过很快,三月便通过夜未明的声音,与她先前进入院子之后听到的对话,想通了事情的前后因果。
事情大概就是,夜未明因为一些事情不方便以真面目出现,所以拜托刀妹帮他易容成一个谁都没有见过的样子。
而刀妹则是在听到这个请求之后,十分恶趣味的将夜未明易容成了眼前这个出尘绝艳的白衣美女,从而引发了夜未明的强烈不适。
不过话说回来,阿明扮成女生的样子,还真是极漂亮的。
就连三月看了,都感到自己忍不住有些动心了呢。
不行!
猛地摇了摇头,三月立刻大声的说道:“我是一个直女,才不会对一个女人动心,我喜欢的是男的!”
此言一出,瞬间引来了夜未明与刀妹奇怪的目光。前者更是疑惑的说道:“三月,你说什么对女人动心?”
“呀!”
猛然醒悟自己失言的三月,瞬间闹了一个大红脸,而后身形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之中:“没事。我只是路过的而已,既然夜大哥有正事需要易容,我就不打扰了。你们继续。”
“嘭!”
下一刻,从三月的房间方向,传来一声沉重的关门之声。只留下刀妹与扮成女装的夜未明面面相觑。
许久之后,意识到自己和夜未明开的小玩笑,造成了夜未明的形象受损,刀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呐,其实我也不希望事情会搞成这样的。其实……其实说起来也有你自己的责任,我在动手之前可是提前向你询问过了,是你说只要让别人认不出是你就可以的。”
“所以,大不了我再重新给你易容成让你满意的样子好了。”
以刀妹一直以来的强势,虽然心存愧疚,但道歉的话说到一半,却再一次变成了死鸭子嘴硬。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夜未明闻言之后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不用那么麻烦了。我现在这个样子,就连你和三月都认不出来的,想来其他人更加无法将这个形象和我联系到一起,反正这个形象我也只是使用一次而已,就这样吧。”
闻言,就连捏出来这个形象的刀妹,都禁不住感到震惊。
“我说臭捕快,你打算出奇制胜虽然没有问题,这个形象我也有信心不被任何人看出破绽。但问题是……”说着叹了一口气,跟着一摊手道:“只要你一开口说话,什么都暴露了。所以我感觉,还是将你易容成一个男的,暴露的可能性要相对更小一些。”
夜未明闻言却是轻轻一笑:“你以为这么明显的破绽,我会想不到么?”
说着手腕一翻,将一个乳白色的瓷瓶扔给刀妹。
刀妹下意识的接过之后,看了一眼简介,却是忍不住为夜未明的创造力感觉到了由衷的钦佩。
哑音丸:一种特殊的丹药。服用后,可以在一个时辰之内,使服用者的声音变得沙哑,与原本的声音大相径庭。数量:10/10。(炼制者:夜未明)
这时,却见夜未明大手一挥,已经将诸多药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一边捣鼓着药材,口中则是漫不经心的说道:“这种丹药是我之前研究药理的时候,无意之中弄出来的,而且只要将改变其中的两味药材,再调整一下药材的比例,就可以炼制成一种使人的嗓子变细、变柔,好像一个娇滴滴女孩一样的丹药,我将其命名为‘女声丹’。”
刀妹闻言不禁大感新奇,打开瓷瓶,倒出其中一颗丹药,之后一边把玩,一边说道:“这玩意有点儿意思啊!”
夜未明头也不抬的继续调整着药材的比例:“感觉好玩的话,这瓶就送你好了。”
然而刀妹闻言却是一脸嫌弃的将药丸重新放入药瓶之中,跟着将其随手放在桌上,十分得意的挑了挑眉毛,跟着却是用夜未明的声音说道:“我想要改变声音,还需要这玩意?”
夜未明闻言轻轻摇头。
差点忘了,这货的神捕司“鬼”字技能,可比自己的丹药方便多了。
……
洛阳城西十五里之外的一片树林之中,一身亮银盔甲的藏星羽将后背依在一株柳树之上席地而坐,他的左腿伸得笔直,右腿则是很自然的曲起,看起来很是舒服随意。
而他的目光,则是落在不远处,正在啃食着地上青草的坐骑白马身上,眼神十分的柔和。
蓦地,藏星羽猛地听到一阵细微的衣衫破风之声,寻声望去,却见一个超尘脱俗,好似仙子下凡的白衣女子已经施展着超绝的轻功,飘然落在他的面前,微微一笑,不禁让这个心志坚韧的白跑小将为之心神一荡。
在这一刻,藏星羽的心头只有一个念头。
世间竟有如此出尘绝艳之女子!
这时,却听眼前这个白衣女子悠然说道:“藏兄,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她的声音虽然算不上多么好听,但也是轻柔委婉,让人听起来便会感觉十分的舒服悦耳。
藏星羽闻言不由一愣,随之有些懵逼的说道:“这位姑娘,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白衣女子闻言脸上的笑容更胜,随之说道:“如果我认错了人,还能称呼你为藏兄吗?”
有道理哎!
等等……不对!
忽然意识到问题所在,藏星羽立刻警惕了起来,沉声说道:“这位姑娘请自重,在下并不认识你。”
藏星羽十分确定,似这样的绝世美女,如果他以前见过的话,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而且自己一看到对方的样子,就生出了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莫不是这个女人对自己施展了某种魅惑术,《慈航剑典》还是《天魔秘典》?
“藏兄你这么说话,还真是让人感到伤心呢!”
白衣女子摇了摇头,摆出一副受到伤害的模样说道:“我们好歹也是一起并肩战斗过的同伴,一起战范瑶、斗圆真,杀过血刀老祖,闯过红花亭副本,结果你却说你不认识我……这是何等的负心薄幸?”
“等会……”藏星羽这才忽然意识到,他受到将进酒委托,以中间人的身份帮忙促成夜未明与夜未央之间的交易。
之前在联系的时候,夜未明一口否决了他要在洛阳城里见面的要求,而改在了这个人迹罕至的小树林。
藏星羽处于对夜未明的信任,也不疑有他,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难道……
“你是夜兄?”
“嘿嘿!”白衣美女嘿嘿一笑:“认不出来吧?”
在这一刻,藏星羽的表情和之前三月初次看到他这幅打扮时,是一模一样的。
那种三观被彻底崩碎的感觉,让藏星羽十分庆幸自己之前并没有在喝水。
过了许久,藏星羽方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苦笑道:“夜兄,你这幅打扮实在是……刀妹的手艺还真是好啊。”
“不过,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一定要选择这个荒郊野岭和我见面了。
“就你现在这个样子,如果出现在人多的地方,想要不被人注意到都难。”
“只有这样,才不会被对方怀疑到我的身上来嘛。”夜未明理所应当的说道。跟着话锋一转,对藏星羽问道:“约定和对方见面的地点在什么地方?”
“杜康村,驿站旁边的露天茶摊。”
夜未明闻言不由得柳眉微蹙,有些不满的问道:“为什么不选一个安静一点的地方?”
“没办法,这也是多数玩家为了安全考虑,而形成的一种惯例。”藏星羽解释道:“毕竟似这种私下里的以物易物,谁都没有办法保证对方不会突然出手伤人。”
“而茶摊看似简陋,却是距离驿站最近的地方,一旦发生意外,交易的任何一方都可以在第一时间通过驿站逃走,对方想追都没办法追。”
说着一摊手:“所以,那种地方的交易环境虽然很差,但出于安全考虑,却是唯一的上上之选。”
夜未明闻言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喃喃说道:“也就是说,对于这种交易,并没有一个真正安全且安静的合适地点是吗?”
“没错啊!”藏星羽说话间已经站起身来,打了一个口哨,一旁正在吃草的马儿立刻听话的来到他的身边。
随手将马儿收入马牌之中,藏星羽转对夜未明说道:“夜兄,你这个装扮倒是没有任何破绽,但还需要想一个假名才行,这个你想好了吗?”
夜未明微微一笑,随之朝着对方发出一个组队邀请。
叮!玩家墨明宝宝邀请你加入队伍。
见到夜未明发出的邀请,藏星羽的嘴角不由一抽:“墨明……宝宝?”
夜未明柳眉一挑,杏眼含煞:“怎么,藏兄对这个名字有什么意见吗?”
藏星羽权衡一下自己与夜未明之间的实力差距,立刻从心的回答道:“没……没有,挺好听的。”
……
夜未明与藏星羽各自施展身法,只是片刻功夫,便已经来到熟悉的杜康村。
夜未明进入游戏之后,便是在这个新手村“出生”,也是在这里得到了影响他整个游戏生涯的几样关键物品:神捕司入门令牌、《越女剑法》以及《岱宗如何》的线索。
嗅了一口空气中熟悉的酒香,夜未明的嘴角不由得挂起了一丝略带缅怀的笑意,配合上他此刻的装扮,却是给人一种贵妃醉酒般的美感。
藏星羽见了,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哆嗦,随之立刻说道:“夜兄,咱们还是抓紧去完成交易吧。”
“没毛病。”
夜未明迁就着藏星羽那蹩脚的轻功,几个起落之间,已经来到了杜康村的驿站附近,之后一眼便看到了坐在茶摊中的一男一女。
男的一脸沧桑,正是夜未央,而那个女的则是相貌清秀,眼神锐利,看起来十分的干练。
作为中介人的藏星羽很是熟络介绍了一下双方的身份,却见另一边的夜未央,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夜未明,露出了一副丢人至极的猪哥相。
“哎呦!”
随着夜未央的一声惨叫,坐在他身边的女子“劫后余生”不着痕迹的收回了踩在他脚面上的玉足,跟着将略带敌意的目光落在夜未明的身上:“墨明宝宝是吧?我们的提议十分简单,我们愿意用‘燕南天锈剑’外加3000金,交换你的虎断宝刀,不知意下如何?”
“呵呵……”
夜未明不屑的轻轻一笑,随之一边熟练的给自己倒了一杯粗茶,轻启朱唇喝了一小口,这才不紧不慢的说道:“恕我直言,你们那把‘燕南天锈剑’现在对于任何一个玩家来说,都不过是一把废铁而已,想要用到,起码要等到几个月之后才有机会,甚至还要更久。”
“毕竟,20万的内力上限,可不是那么容易达到的。”
“就算达到了,它的属性在神兵之中,也只是垫底的存在而已,只能用来练习剑法,真正高强度的战斗还需要另寻一把属性更强的宝剑。”
“而我的虎断可是一把正经的神兵!”
“加3000金?你怕不是在想桃子!”
听到夜未明毫不客气的嘲讽,一旁的藏星羽禁不住以手扶额。
哥们,虎断的确是一把神兵不假。
但正不正经的,你自己心里就没点AC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