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9fik8熱門都市小说 都市劍說討論-第1484節-心眼推薦-259sa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
李白轻描淡写地说道:“你竖个中指是几个意思?”
What?
扎布疑惑的看向陆三虎身后,还用手电筒照了照,慢慢张大了嘴。
他可以确认,彪大爷放在背后的手的的确确不在李白的视线内,可是那握成拳的手竖起一根中指正如对方所说的那样。
这,这是会透视眼吗?
“你怎么看到的?”
陆三虎终于将自己的手挪到身前。
李白并没有“猜”错。
“眼睛看,耳朵听,鼻子闻,皮肤感受气流的变化,还有你的心,去仔细感知!”
李白分别指了指自己的眼耳鼻,手背和心口。
华夏文化中,搬运浑身气血的心脏只是现实存在的心,而与灵魂藏身的“心”并不是同一个。
陆三虎有些不可置信地看了看自己的手,结结巴巴地说道:“特么,特么,你玩的太高端,劳资听不懂啊!”
这样的测试,只要一次就够了,对方不止能够说出是几根手指,还能准确的指明是中指,这可不是瞎猜那么简单,如果是透视眼的话还好,要是读心术那就更加可怕了。
“这样,我让你体验一下如何?”
李白开始捏动法诀,无非是暂时刺激奇经八脉的穴位脉络,从而暂时提升五感的敏锐程度,当达到一定层次的时候,将会有机缘触及第六感的边缘,也就是心眼。
或者可以被称之为“念”、“识”之类的说法,不过依然无法与琉璃心相比,前者只是一种模糊的感知,就像隔着一道磨砂玻璃,而不是像琉璃心那样将所有东西给扫描了个通透,纤毫毕现。
“这玩意儿还能体验?试试就试试!”
陆三虎理所当然的不会拒绝,他十分清楚李白的手段远远强于自己,否则也不会被巫师圈子认可为大巫师,那可是连五老峰青虎婆婆都要认栽的高手,哪里是自己这种业余玩家能够相提并论的。
反正试试又不会真的逝世,对方既然有把握这么说,那么一定不会有多少危险。
就在陆三虎心思乱转的时候,李白伸过来的食指恰好点中了他的眉心,整个世界仿佛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啊……”
陆三虎只来得及发出一个音节,就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感受当中。
不是安静,而是变得纯净,明明没有去看,脚下的枝叶,掠过身周的微风,躲藏在角落里的各种虫子,甚至连粗糙的树皮和岩石表面,都能够真真切切的感知到,甚至还能察觉到有隐隐的恶臭从自己身上发出,连带着身旁的扎布与兔逊身上也同样带着令人厌恶的混浊气息。
反倒是李白那边,不仅毫无异味,而且还给人以一种通透纯净的感觉,不由自主的生出向往亲近之意。
还有那两个泰国妖女,更是不得了,稍一关注,便有大恐怖自心底油然而生,让陆三虎忙不迭的转移开注意力,生怕惊动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完全与看听嗅尝触截然不同的体验,这个世界竟然是这样的!!!
突然发现了许多自己未曾注意到的环境细节,陆三虎还没来得及惊诧,整个人一震,清晰感知到的世界骤然变得模糊起来,又退回到只能用五感来观察的世界,无比浑浊。
难怪先贤大能们会称之为红尘浊世,这个世界可真够混浊的。
甚至此时此刻连之前认为清新无污杂的空气都变得刺鼻起来。
“喂喂,彪大爷,彪大爷!”
陆三虎的意识被扎布的声音给拉了回来。
看到小土司正在自己面前挥着手,他连忙捂住口鼻,一脸嫌弃的往后退了一步。
“扎布,你得赶紧去洗洗,太臭了,你自己不知道吗?”
在方才的感知中,这个小土司分明就是一个污染源,源源不断的向四周释放着恶臭。
当然了释放着恶臭的源头还有陆三虎他自己,兔狲“麻花”由于个头的缘故,恶臭并不那么大,大概是猫粮吃多了
“啥?我臭?”
扎布难以置信的扯着自己的T恤衫闻了闻,只有男人味儿嘛,你竟然嫌弃我?!
然后气急败坏地说道:“我早上才洗的澡,哪儿臭了,你就不臭吗?臭男人!”
“我也臭啊!”
陆三虎倒是很认帐,他真的被自己身上的恶臭给吓到了,恨不得立刻洗筋伐髓一番。
“……”
扎布气得肝儿都疼,至于需要这样互相伤害吗?
他转过头对李白埋怨道:“喂,李白,你对彪大爷做了什么?他特么这是脑子有坑了吧?”
“我只是让他感受了一下心眼的效果。”
李白摊开双手,并不打算背这个锅。
通过临时性的拔苗助长,让陆三虎暂时切身体验了一下相对高层次的东西。
这样的机会难得,也算是一份机缘。
对于李大魔头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
“‘心眼’?”
“黔南道蜈蚣洞小吐司”扎布的境界不够,理所当然的表示理解不能。
“你也可以体验一下。”
陆三虎终于明白了老前辈们为什么会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他急待于刷新三观,经过这一次后,眼前的整个世界都变得不大一样了。
要不是李白给这个机会,恐怕他一辈子都无法理解这种体验,真的没有办法用言语来形容,只有亲身经历过,才能够真正的明白与理解。
“我?也可以……”
扎布刚说了几个字,就被李白点中了额头。
反正一只羊是赶,两只羊也是放,不差这点儿功夫。
足足长达一分钟后,小土司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他差点儿真的变成了吐司。
“尼玛?李白医生,你确定这真的不是催眠术?嘶!~疼疼疼!哎哟,好疼好疼!”
话还没有说完,扎布突然惨叫了一声,抱住自己的脑袋,不断倒吸着冷气。
脑子里就像有针扎一般,一阵阵的刺痛,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竟然没来由的头痛不已。
再看向彪大爷,对方也和自己一般,抱着脑袋,愁眉苦脸,完全是同病相怜,看不到任何幸灾乐祸。
“没事,精神力透支,睡上一觉,或者休息一会儿就会恢复过来,当然也可以来一杯黑茶安安神。”
李白十分熟悉扎布和陆三虎此时此刻的反应。
他只是引导二人提升五感的敏锐程度,这并非没有代价,而且这个代价还得自己掏,付出的正是他俩自身的精神力。
凡是强行经历超出自己能力范围外的事情,必然要多付出一些东西。
“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止疼啊?”
大概透支的有点儿多,扎布有些受不了。
“没有,多坚持坚持,对你们有好处。”
李白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补充精神力和舒缓脑神经的东西自然是有的,但是却会失去这次磨砺精神力的宝贵机会。
梅花香自苦寒来,不吃点儿苦头,怎会有所成长。
更何况头痛的人又不是李白,大爷管杀不管埋,这不正是很大魔头吗?
待头痛渐渐消退,扎布与陆三虎两人的精神力便会有所成长,尤其是在看过更高处的“风景”之后,潜在的好处会有很多,有待他俩逐步去发掘。
这也是两人层次较低的缘故,才会有许多收获。
待到了李白和两个妖女的境界,就会知道每进一步是何等的艰难。
“不是催眠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