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9go1u優秀都市小说 《頭狼》-3891 沒意義推薦-tdnp4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四十多分钟后。
我们公司的会客室里。
当推开门,见到段磊和两个身着灰色西装的男人在聊天时候,我本能的皱了下眉头。
两个男人,一中一青,年长一点的约莫五十岁上下,短发国字脸,鼻子下发蓄着一字胡,一对泛褐色的眼珠子给人种不敢直视的感觉,岁数小的青年大概二十八九岁,马脸鹰钩鼻,皮肤很白嫩,长得有点像拼夕夕版的刘德华。
“王总,你回来的正好,这两位是扫H办的同志,来自上京!”段磊立即朝我笑呵呵的介绍。
听到段磊的话,我的表情愈发凝重。
一直以来我和段磊都有种默契,熟人面前他只会称呼我“小朗”,一般朋友他叫我“王朗”,如果是非常严肃的场合,他就会唤我“王总”,眼下这架势,面前这两位恐怕比我想象中更为复杂。
“嗯。”我点点脑袋,朝着段磊摆摆手暗示:“你先忙你的去吧,及时跟魏经理多沟通。”
等段磊出屋,我挤出一抹笑容朝两人伸出手掌:“实在不好意思哈,公司比较忙,怠慢了您二位。”
“不碍事。”岁数大点的中年握住我的手掌:“王总年轻有为,在来的路上,我特意找朋友打听过你,说起来你这岁数,能有今天的成就,绝对是个奇迹,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杜红旗,需要看下我的工作证吗?”
“不用不用,这年头冒充您这号身份的,不是找死嘛。”我笑呵呵的摆手。
这老家伙的手掌宽厚且粗糙,一看就知道绝对不是从办公室里出来的那种文弱书生。
“张佩!”年轻一点的小伙随即也朝我伸出手掌。
简单熟悉之后,招呼两人坐下,我惯性的掏出烟盒递上去。
“谢谢,我们都不会抽烟。”杜红旗很直接的拒绝。
我客套的又问一句:“那喝点什么?咖啡还是茶?”
“不需要太客气,咱们直切主题吧王总。”叫张佩的青年利索的开口:“我们这趟来是为了找贵司的陈晓,据了解他应该在你这里入职很久了吧。”
“嗯,确实。”我直接了当的承认:“他应该是几个月前来我们公司的,一直在营销部任职。”
就怕会被上头某些部门盯上,所以老早以前,我就叮嘱过公司,把经常出入人眼前的一些小兄弟都做了个比较透明的身份,这样既方便我们甩锅,也能更好的保护好大家。
张佩继续道:“那就麻烦王总把陈晓喊过来吧。”
“没问题。”我点点脑袋,当他面拨通张星宇的号码:“张总,把陈晓喊到会客室。”
电话那头的张星宇愣了一下子,随即马上反应过来:“明白。”
尽管张星宇不一定知道我这头发生了什么,但早上我和魏伟、杨晖的对话他全听到了,以他的智商肯定懂得接下来如何配合我演好这出戏。
结束通话后,我点燃一支烟,朝两人出声:“冒昧的打听一下,陈晓不会犯什么大案要案了吧?我们公司一向奉公守法,职员也都是经过层层筛选,按理说不应该和法律沾边才对的。”
“王总这话说的可有点自相矛盾呐。”杜红旗冷笑道:“贵司是否奉公守法,咱们姑且不论,但要说职员是经过层层筛选就有点掩耳盗铃,别的不说,我没记错的话,陈晓应该三进宫,另外贵司的几个副总,比如钱龙、李俊峰似乎都劣迹斑斑。”
这老头一句话直接证明了自己是个跟班的身份,挺大岁数,还能如此冒冒失失,想来成就也高不到哪去。
“杜先生此言差矣,咱们身处在一个和谐、平等的大好社会里,总不能因为曾经犯过错误,走过错路,就一韩城人打死吧?”我舔舐嘴皮回应:“没错,我这里的不少职员身上确实背着案底,可这能说明什么?是他们不配重新开始呢,还是他们的人品有问题,或者技术不突出?您老的有色眼镜度数稍微有点高哦。”
“你这是强词夺理!”杜红旗脾气火爆的怒视我。
“老杜。”张佩侧头扫视一眼杜红旗,接着微笑着朝我道:“王总的反应能力和语言功底真心不一般,其实我们来找陈晓跟他本人并无太大关系,只是他曾经的几个同案释放在后,又在别的地方犯法,我们希望通过他了解一些情况。”
“咣当!”
正说话时候,张星宇跌跌撞撞跑进来,朝我焦躁的出声:“王总,陈晓跑了,根据保安部的同事检查监控视频显示,他昨天从您办公室偷走了什么核心文件,随即不知所踪,我已经报警了。”
“跑了?”
“去那里了!”
张佩和杜红旗同时站了起来,不同的是前者惊诧,而后者则异常愤怒。
“这位先生,如果我们知道他去了哪,也不会报警,他盗窃走我们公司的机密文件,我们现在也很着急啊。”张星宇瞥了眼杜红旗,随即掏出手机拨通赵海洋的号码:“赵警官,麻烦问下,我刚刚跟您说的事情可以立案吗?”
“如果确认无误,我们会第一时间立案的。”赵海洋中气十足的回答。
“得,关键时刻上厕所没纸。”我表情无奈的朝杜红旗和张佩耸了耸肩膀头:“我收回刚刚的话,杜老您说得对,有些人确实不配拥有重新再来的机会,两位,如果你们还想要了解陈晓别的情况,我可以让人事部给您把他最近几个月在公司的履历送过来,也可以介绍您认识我们鹏城大A队的同志。”
张佩拉下脸,直勾勾盯着我眼睛开口:“王总,陈晓同伙涉及的案子很重要,您最好想清楚。”
“爱莫能助啊张先生,您也看到了,从我进屋开始,一直都在积极配合。”我小鸡啄米一般的狂点脑袋:“我们都是本本分分的生意人,肯定明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道理,您该不会因为陈晓曾经同伙的问题把我逮捕吧?”
张星宇配合默契的接茬:“需要我通知咱们公司法务部对接一下吗?”
张佩没吭声,就那么一眼不眨的盯着我。
我嘴角挂笑,礼貌的回望他。
对视十几秒钟后,张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左手再次握住我的手掌,右手在我手背上轻拍几下:“王总可真是幽默啊,那行,我们就不继续叨扰了,这几天我和我的同事都会呆在鹏城,待会我给您留下手机号码,如果陈晓有消息,或者说您想到别的,可以随时随刻联系我。”
“一定!”我把手掌抽出来,迅速点点脑袋。
片刻后,张佩和杜红旗一起离开,我长舒一口气,朝着张星宇呢喃:“这把玩笑开打了,咱们特么居然惊动了打H办,关键我事先没有收到任何消息,我师父不会眼睁睁看我掉进火坑里,他没提醒我,就说明连他都不知道。”
“我研究研究这俩人。”张星宇揉搓下巴颏,胖胖的脸蛋闪过一抹邪恶的笑容。
疲惫的喘息两下后,我不放心的叮嘱:“悠着点,上京来的,有啥背景咱也不清楚,待会我联系一下连城,看看能不能问出来点啥。”
“大哥,西河垃圾场会被我们翻漏了,也没找到录音笔,要不你再问问陈晓,狗日的不会耍咱吧。”魏伟呼哧带喘道:“还有个事儿,我刚刚带人在垃圾场里翻找的时候,看到李倬禹的车里,高利松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垃圾场是辉煌公司承包的。”
旁边的张星宇轻笑道:“垃圾承包垃圾场,没毛病,行了,你们别找了,没有任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