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9ccow優秀都市小说 《這個刺客有毛病》-第一百三十九章 武當宋青書分享-or6p3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
方别永远不希望打无准备之战。
如果真要打这样一场无谋之战,方别可能宁愿会选择不打。
因为面对未知实在过于可怕。
人类恐惧的永远是恐惧本身。
恐惧的本质便是不可知。
何萍看着方别,静静点了点头:“那么你打算做些什么呢?”
方别看着何萍,笑了笑:“我打算去看看真如师太。”
……
……
客栈,柴房。
柴房是最出不起房钱的客人才会住的地方,这里并没有什么被褥,充其量只有一些稻草充做的垫物,如果说有人感觉这样一点都不可怕,那么就只好再加一点可怕的东西了。
比如说——柴房会有更多的虫子,还有老鼠。
并且连油灯都不会给你。
毕竟在柴房点灯,是多么危险的事情。
“师父,我饿。”有人清脆脆地在柴房喊道。
“不是已经吃过了吗?”有老妪的声音静静说道。
“那是午时吃的!”周梅雪认真纠正道:“并且只吃了一碗糙米饭和半块咸菜,连块豆腐都没有。”
柴房中一片漆黑,只能够听到老妪的诵经声。
“出家人过午不食,又不是第一次了。”老妪看着黑暗中的弟子,这样说道。
“就是因为不是第一次了!”周梅雪就很不开心了:“所以我才喊饿啊!”
“金刚经颂十遍。”老妪看着周梅雪面无表情地说道。
“金刚经不能当饭吃啊师父!”周梅雪看着老妪:“我还正在长身体呢,万一我还能再长高一点呢?”
“十五遍。”老妪的声音在黑暗的柴房中异常绝情地响起。
“师父!”周梅雪依然想要撒娇来救命。
毕竟怎么说呢?
撒娇女人最好命不是吗?
但是——至少聪明的女人都知道,撒娇千万别撒给另外一个女人。
显然周梅雪就完全没有这个觉悟。
“二十遍。”
周梅雪静静地闭嘴。
金刚经全文一共五千一百七十二字,根据译本的不同会有稍微的出入,熟练的僧人一秒钟可以默诵五字,那么金刚经便需要一千秒也就是十七分钟。
十遍金刚经就是一百七十分钟,折算的话就是一个半时辰。
二十遍金刚经就是三个时辰。
一天只有十二个时辰可以用,睡觉最起码也要睡三个时辰吧,再念经念上三个时辰,感觉就什么都不用做了。
周梅雪听说有些最厉害的和尚念经能够念到一秒钟十个字,反正目前周梅雪还没有这个水准,当然,和尚也好,尼姑也罢,念经的时候,当然可以吞字吞句,反正念的经也只有自己可以听到。
这样的话,五千字的金刚经就可以只念两千字,三个时辰念完的经,就可以一个时辰多一点就可以念完。
道理虽然是这个道理,但是这就是不敬菩萨了。
只有最坏最坏的修行人才会这样干。
周梅雪是定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
没有办法,就只能念经了。
只是一边念经一边肚子咕咕响的滋味,是真的很不好受。
“师父。”周梅雪念了五遍金刚经之后,感觉师父大概气消了一点,于是连忙开口问道。
“嗯?”老妪这次倒是没有给金刚经加码。
周梅雪感觉有戏:“我们为什么要来应天府呢?”
“这里住的没有我们峨眉好,吃得也没我们峨眉好,每天还要赶路,还要化缘,为什么我们要这么辛苦呢?”
这老妪自然就是真如师太,峨眉派掌门人,当今江湖榜甲榜排名第十二的高人,换个说法的话,那就是她原本的排名,甚至要比宁欢还要高。
但是如今这个武林高人正穿着一身打着补丁的灰色缁衣,盘坐在稻草上,微闭双目,念念有词颂着佛教经卷。
相比于武功高手,更像是一个单纯的苦行僧。
而相比于灰衣的真如师太,黄衣的周梅雪就显得要鲜活许多,她同样是双腿盘坐,不过在诵经之余,依然不住地想要提出来自己的问题。
“修行并不只是在山中。”真如师太双目未睁,静静说道:“只在山中修行,不能成佛。”
“成佛太遥远了,以及尼姑修炼能成佛吗?我们应该是修炼成菩萨?我看观世音菩萨不就是个女子吗?”周梅雪开口,透着些许天真烂漫的味道。
当然,虽然说跟着真如师太出门修行确实很苦,一天要走很多里的路,并且只能吃很少的东西,经常还要化缘,不能吃荤腥肉食,但是周梅雪也从来没有想过真的离开师父。
峨眉山乃是普贤菩萨的道场,佛教在神州有四大道场,分别是五台山的文殊菩萨道场,普陀山观音菩萨道场,峨眉山普贤菩萨道场,九华山地藏菩萨道场。
虽然说峨眉山也算是道教名山,但是并不列入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之列,所以佛教最终还是在峨眉压过了道教,也算是应有之义。
毕竟天府之国终究还是有些偏安了。
真如师太被周梅雪这样开口,不由叹了口气。
“你想修炼闭口禅吗?”
“闭口禅就不能念经了师父!”周梅雪赶紧说道。
“那就少说话,多念经。”真如师太这样说道。
周梅雪果断闭口,开始念经。
又念了十遍金刚经之后,周梅雪感觉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鸡鸣声就会响起来,赶紧又轻声叫了一句师父。
“师父。”
真如师太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有回答,似乎是睡着了。
周梅雪叹了口气。
又叫了一声师父。
真如师太还是没有应答。
周梅雪瞬间来了精神,她蹑手蹑脚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轻轻地避开地上那些可能踩了会发出声音的枯枝败叶,来到自家的背篓那里,然后轻轻地从里面翻找出来一个馒头。
馒头也是很硬的干馒头了,正常人可能根本就啃不动,纵然江南气候潮湿,但是正是因为如此,为了防止发霉,所以特意烤透过的,这才能够充当干粮。
寻常人吃的话,必须用热水泡开才有下咽的可能。
而周梅雪这个时候也根本不敢烧热水,她只能用手轻轻掰下来一块——纵然那馒头已经坚硬如铁,但是在她的手中依然如同豆腐一样松软。
然后放入口中,也根本不敢嚼,只能慢慢用口水泡软然后咽下去。
即使是这样,周梅雪已经感觉这是无上的美味了。
毕竟肚子真的饿的时候,能够有馒头吃已经是非常完美的事情了。
一块,两块。
周梅雪偷吃东西显然不是第一次了,显得非常有经验,而正在这个时候,有一块小小的石头打在了周梅雪的头上,然后眼看就要滴答落地,周梅雪赶紧用手兜起那块石头,不敢发声,只看向射来石头的方向。
却看到一个少年的剪影正站在柴房的窗户上,然后手轻轻一扬,一样东西就落了下来。
那东西正落在周梅雪的面前,周梅雪连石子都能够接住,更何况这个小东西,不过接住之后,周梅雪的表情才明显愣了一下:“这是什么?”
她没有开口,因为害怕再开口就会惊醒师父。
但是却早有香味慢慢从手中逸散出来,香香甜甜的,让她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在黑暗中端详的时候,才发现是一个精致的糕点,被模具压成桂花的形状,色泽嫩黄,握在手中触感松软,和右手上那干硬的馒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周梅雪看着窗口的黑影,窗口的黑影也回望着她。
两个人相顾无言之间,周梅雪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再将左手的那块桂花糕重新扔给了对方。
然后自己再掰下一块干馒头,放入口中,慢慢泡化然后再咽入口中。
方别不由叹了口气。
“真如师太,你还真的是收了个好徒弟呢。”
方别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是能够让柴房的每个人都听到。
周梅雪不由吓了个半死,而真如师太的声音则不紧不慢地响起:“敢问阁下究竟是何人?”
“武当宋青书。”方别笑着说道。
周梅雪可不管什么武当送不送情书的,结结巴巴地开口:“师父,师父,我真的只吃了三口馒头。”
方别哈哈大笑:“你真以为师太不知道你晚上偷吃东西啊,只是故意装作不知道罢了,出家人不打诳语,但是也有故作不知的门道。”
这样说着,方别看向真如师太:“师太你说我说的对吗?”
“武当没有宋青书。”真如冷冰冰说道,这样说着,她抬手一指,凌空向着方别戳来。
方别在窗口方寸之地轻轻一扭,那道凌厉的掌力在方别扭出来的空隙中穿过。
方别看着真如师太:“师太别那么大火气,您又不是灭绝,您可是正经的得道高人,又何必和我这种小鱼小虾一般见识。”
“小鱼小虾可没有办法躲开我这溪神一指。”真如看着方别,语气中不由带了威严:“江湖之中,这般年纪的高手,是能够数出来的,就不要藏头露尾了。”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方别笑了笑:“在下过来本来是不打算出来的,谁知道刚巧碰到周姑娘在偷吃东西,我这人吧,最看不得别人挨饿,就想投喂一二,万万没有想到周姑娘饿成那个样子,居然还能够抵制诱惑,真让我有些大开眼界。”
周梅雪呸呸两声:“穷者不受嗟来之食,我再饿,怎么会吃你这个不明不白的人的东西。”
“所以我说周姑娘让我好生敬仰。”方别笑眯眯地对着周梅雪说道。
“不要叫我周姑娘!”周梅雪气呼呼说道:“我是出家人。”
“不行,周尼姑太难听了,我又不能真叫你周师妹。”方别看着周梅雪笑着说道:“所以只能周姑娘将就一下了。”
真如静静听着方别与周梅雪的言辞,发现方别好像还真的没有什么恶意,不由看向对方:“敢问这位江湖同道,来到这里窥探贫尼,究竟有何贵干?”
“贵干谈不上,只是没有想到峨眉也算是名门正派,出行竟然这样寒酸。”方别看着真如师太灰色缁衣上的补丁,其实神情中并没有轻蔑:“汪直今日将会在应天府城外的玄武湖举办一场独尊会,其会上将邀请大量武林同道,我恰巧收到了一张请帖,只是想知道,真如师太有没有收到邀请,又打不打算前往这场独尊会。”
“汪直?”真如师太神情有些变化:“可是那个海贼汪直?”
“正是。”方别点头说道:“难不成师太没有收到请帖?”
“请帖倒是收到了,并且还是蜂巢专门送过来的。”真如师太皱眉说道:“不过这请帖送过来的时候,并没有说是汪直举办的,这个消息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从哪里得来的师太就不管了。”方别静静道:“这次独尊会所图不明,所以在下只是想来观望一下师太,毕竟师太可能是这次与会人员之中,武功最高的那个了。”
“武功高低,只是虚妄。”真如师太静静唱了一声佛号。
“天下岂真的有未尝不败者?”
“如果有的话,那个人应该就叫东方不败?”方别笑着接着对方的话,然后看着真如师太:“可是与没有武功相比,还是有武功自在一点。”
“既然师太确定要去,那么我就放心了,到时候可能还要照应一二。”
“我不知道你的名字,怎么照应?”真如依旧坐在地上。
她之前试探过方别一指,因为方别就站在柴房的窗口,进可攻退可守,就算真的起身去制服方别,看方别所展露的武功多半也擒拿不下,倒不如就这样送对方一个顺水人情。
“谁说的,我不是已经告诉过师太了吗?”方别哈哈大笑道:“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武当宋青书是也。”
这样说着,方别手中静静一抛,一个油纸包着的物件就轻盈下落到了周梅雪的面前,而方别自己则长身一跃,很快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竟然是丝毫没有进一步聊天的打算。
而周雪梅则打开了那个油纸包,不由愣住了。
只见里面是满满一十六块的桂花糕。
嫩黄芳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