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ubh4h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馬林之詩 ptt-第五百十八節:光之景(一)分享-s6isz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
将霰弹枪背到肩膀上,看着地上的那具死体,不知为何,马林最终还是走到了它的一旁,拿出了一小瓶酒,将它放到了它的脸旁。
“这是……一种对死者的怀念吗?”
“算是吧,这个叫罗本的家伙,哪怕被混沌扭曲,他心中依然没有忘记他曾经坚守的主义……虽然那主义已经被混沌篡改得无法辨认了……但至少,他还能记得。”
马林说完打了一个响指,世界树嫩枝们将罗本的死体抬起,神圣的火焰再下一秒将它点燃,在渐渐大起来的风与雪中,这个男人曾经的存在最终被吹散。
“我们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了,马林阁下。”十一号这么说道。
“对,所以我们现在走吧。”马林点头,扭头看了一眼渐渐逼近的雾气,有一种无力感在他的心中蔓延。
这个世界到底要怎么才能拯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够让这些蛊惑人心的混沌不再降临?难道说,人类只能与混沌共生,用一代又一代人的生命来取悦这些该死的邪神?
我要怎么做?我该怎么做?我能怎么做?
马林扪心自问,却又无法回答。
风雪渐渐变大,马林小心辨认着道路,十一号帮助他看着身后,而他负责带队走在这银白色的世界里。
“马林先生,您是否后悔将车让给他们。”十一号在身后这么问道。
马林没有摇头,也没有回头,他只是抹了一把脸上的护目镜:“我的行事,从来都不会有后悔两字,因为人生的道路,就是由无数次选择铸就的,如果每一次做出选择都要在事后问自己是不是后悔,那么身而为人,活得也太累了吧。”
“您的解释真的很有意思,谢谢。”十一号的声音里多了一丝轻快。
“有意思吗。”马林绕过一块石头,回忆了一下来时的路径,抬手吹开面前的雪,露出了一个陡坡:“歪了一小段路,我们要往东北偏七度。”
“偏八度,要不然直走三十米,您会被一块木桩绊倒的。”十一号这么补充道。
“听你的。”马林扬了扬眉头,然后拍了拍腰间小窝里探出脑袋的哔普,后者给马林拍了一个耐受极寒的术式,这让马林好过了一些。
“真是非常奇妙的生物,是我们生物实验室生产的吗?”十一号对哔普非常好奇。
马林摇了摇头:“来自别的世界,也许会是它们这一族最后的幸存者了。”
“……混沌做的吗。”十一号的声线里多了一丝冷寂。
“是啊,混沌做的,这些该死的家伙总是如此。”马林一边说,一边举起了手里的突击步枪,风雪中出现了若隐若现的身影,这让他不得不提高了警惕。
“红外谱系无法确认目标,我们又有新的客人了?”十一号来到马林身边。
“……是的,一具客人。”看着渐渐出现的殭尸,马林收起了枪,一伸手,菲奥就从他的袖内弹射而出,让这个被负能量所操纵的死者再死了一次。
“尸体会走路,这真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十一号跟着马林来到这具死体面前:“并不是之前的小队成员。”
“从身上的衣物看,更像是本地人……这一地区似乎正在被亚空间污染?”说实话,马林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他也不敢确认是不是这种情况,真可惜传送通道无法使用,要不然把艾尔斯叫过来,让他这个亡灵界的大拿来确认一下情况,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我的检测系统无法确认你所说地污染,马林阁下。”
“这事不怪你和你的制造者,那个时代谁还能想到这些呢。”马林有些无奈,然后他扭头看了一眼来时的路:“很多客人,我前面有,后面有……似乎有人想要拖延时间,我们不要恋战了,走,十一号,你来开道。”
“交给我吧,阁下,请跟随着我。”十一号说完,弹出了左臂的战刃,同时将灵感一队长留下来的长剑拔出,然后开始大步奔跑:“我切换成白光谱系视图,可以确认目标人形,到处都是,阁下。”
“真是麻烦,这种垃圾如果都要用高阶术式来打理,就显得太奢侈了。”马林一边说,一边跟随着十一号跑了起来。
将突击步枪的快慢机调成单发,取下消声器,马林先是将逼近自己的左侧殭尸打倒,子弹钻入它的左腿膝盖,将它的整个关节碎片化的同时,让过摔倒的它,马林用枪托将扑过来的殭尸打飞——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这具属于凡人灵魂的牢笼也只不过是百十斤的重量。
前方的十一号已经斩杀了数具殭尸,他的肩膀部弹出了小型的投射系统,在发射了数发小型冰椎,确认效果不好之后,这具AI战甲叹了一口气:“真的是会走路的死尸啊,冰椎命中它们的颅骨并穿透了,它们竟然和没事一样。”
“所以说,死一次容易,但是再死一次可不那么容易了。”马林一边说,一边和十一号翻过了前方的小丘,殭尸们在上坡时速度放慢到连六十岁的老人都能逃生的地步。
“前方还有一些,远方还有,但太远了,我只能看到几个大型目标,不似人。”
“相信我,那肯定还会是人……看起来是纳垢的腐尸,多亏了现在是冬天。”马林一边说,一边和十一号冲下小丘,十一号一路上斩杀了不少腐尸,看着它们手里渐渐多起来的‘兵器’,也愈发让马林肯定了自己的判断——附近小镇和村子里的民众发现了混沌腐尸之后展开过战斗,但是他们最终还失败了。
但是马林见证了他们的不屈。
随着突进,马林看到了十一号所说的那些巨大的存在,那是一些穿着黑色中古盔甲的人形,说是人形,那是因为它们的头颅已经完全变成了腐坏与囊肿的乐园,它们的早已坏死的眼球却还能转动,这些泛着冰冷光芒的视觉捕捉系统为它们的主人死死盯住了马林与十一号。
而它们手中斑驳锈蚀的武器,还有那些扭曲巨大化的手臂都在诠释着它们的身份。
混沌纳垢的战帮,不知道是本世界还是外世界的,但至少还是中古战帮,这让马林看着它们裸露在外的肠子都感觉到了一丝亲切——至少不用面对动力剑,爆矢枪或是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40K级纳垢战帮武器。
十一号应该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我的电路板啊,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我从来没有见过把整个腹腔都暴露在外的人还能活着走动的。”
“相信我,以后你还会看到更多。”马林感叹着,同时举起突击步枪,一枪一个脑袋的将左侧的三个纳垢战士解决——神圣祝福的子弹对于纳垢的战士来说就是最为致命的蛰刺。
而十一号挥动长剑,砍掉了一个纳垢战士的脑袋,然后有些猝不及防于那爆浆的脑袋而被淋到了。
它飞快的投出长剑,将另一个纳垢战士钉在了地上,然后用脚挑起腐尸手中落下的菜刀,将它投出,干掉了最后一个纳垢战士,然后十一号开始有些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马林阁下!这是为什么?!我听到了奇怪的低语!
不是你听到了,是我听到你的低语了。
“把这东西倒在你的脑袋上!快!”马林一边吐槽一边丢过去一瓶三号圣水,十一号毫不犹豫地将它倒到了脑袋上,这具战甲在刹那间冒出了大量的蒸气。
最终,十一号的声音回来了:“这是什么,我竟然感觉到那些尸水在改造我!而这杯水又在挽救我!可是我知道我是防水的!”
“混沌就是这样改造你的同伴的,纳垢邪神的腐蚀可不管你是不是人,也不管你是不是防水的。”马林一边说,一边又给十一号来了一发治疗致命伤,这才放下心来:“我把我的霰弹枪给你,对付这种东西不是用它来更好一些。”
“好。”接过霰弹枪与子弹袋,十一号看了一眼来时的小丘:“它们翻过来了。”
“是啊,我们快走。”既然前方没有了敌人,马林与十一号撒开了腿开始跑。
哔普给他们拍了加速术式。
“我感觉到我的速度增加了!”十一号非常惊讶。
“时代变了,十一号。”马林一边笑着说,一边注意到了前方的一只大野猪,后者似乎是被之前的战斗所吸引过来:“哈哈,我有新的坐骑了。”
十分钟之后,世界树嫩枝们组成的骑鞍和缰绳就让马林不用再靠两条腿就能轻松地追上十一号的速度。
十一号看着在猪背上的马林,感觉自己的常识在今天崩溃得非常厉害:“阁下,我真的没见过这么大的野猪,您知道吗,在我的那个时代,真的没有这种以吨计算的野猪。”
而骑在这只巨型精怪野猪背上的马林扬了扬眉头:“在卡特堡,我还有一只比这更大的巨大的熊,它也是我的坐骑。”这边刚说完,巨型野猪精就跳过了一道小沟,在世界树的安慰与沟通下,它很快就在有数不清的食物的美好前景下成了马林的坐骑。
当然,它断掉的一条獠牙,乌青发肿的左脸,还有刚刚接受过术式而还不太灵便的后腿都不是马林的错。
全是你自己摔的对吧!备用粮二号!
十一号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发出了由衷地感叹声:“这个世界的确变了,至少在我那个时代,从来没有什么人类能够长到三米,野猪能够长到三吨半的。”
“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的。”马林说完,指挥着备用粮二号冲上了小丘陵的顶端,看着远方正在燃烧的小镇皱了皱眉头:“十一号,我们走!”
随着马林与十一号的接近,可以看到这座小镇已经完全陷入了火海,除了地上的一些腐尸和镇子守备队成员的尸体之外并无他物,于是马林绕着镇子跑了一圈,最终在北方看到了一些被遗弃的行李,看着它们延伸向北方,马林带着十一号一路追了上去。
………………
沃尔丁镇的新镇长看着努力前行的逃难队伍,心里说不出的悲凉——在今天早上混沌对沃尔丁镇的突袭中,他的父亲,沃尔丁镇原镇长老霍克与镇卫队队长双双死,好不容易消灭了腐尸们,剩下来的长老与卫队副队长一合计,决定把镇子烧了跑路。
首先,随着这些混沌腐尸的攻击,肯定还会有纳垢的战帮出现,到时候这个镇子肯定是不住人了,它们身上的污秽肯定会将镇子污染,与其回来的时候烧镇子,不如他们走得时候就一把火烧了。
于是年轻的苏德尔,老霍克之子就被推选成了新镇长,毕竟他在哥本哈根的教会做过学徒,会一手治疗术式,在这个人心惶惶的时间点,再也没有人比年轻的苏德尔更能安定人心的存在了。
苏德尔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他做学徒的时候可没有人教过自己带着几千镇民怎么逃跑啊,在这样寒冷的暴风雪中,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死在路上……但是他也知道如果不跑,所有人都会死在纳垢混沌战帮的追击中。
苏德尔已经不希望自己能活下来,因为镇民们走得很慢,他们注定会被混沌战帮追上。
既然都要死,那也死在追求生路的过程中,如果真有战帮追击,苏德尔会带着剩下来的长老与卫兵们留下来,他已经给自己物色好了后继者——他的表弟罗德斯,年轻人刚刚从教会回到镇子,本来是准备过冬幕节的,但是却碰到了这种惨事,也是倒霉的小子,希望他能带着大家逃出生天。
正这么想,苏德尔听到了队伍后面传来的喧哗声。
它们来了!
年轻的镇长将头盔扣到了脑袋上,拔出他的家传长剑,带着卫兵们冲向后方:“快!快走!罗德斯!你在哪儿!”
“我在这儿!表哥!”苏德尔的身后传来了罗德斯的哭喊。
“带着大家走!不要回……该死的,我的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苏德尔大义凛然的交代后事被眼前的一幕打断了——一只巨大的野猪精怪出现在了风雪中……那不是陛下吗?哥本哈根南部最令人恐惧的传奇精怪!
在哥本哈根地区,它是所有农夫的噩梦,它力大无穷,天生就能够对抗术式的伤害,这让它几乎变成了无敌的代表——打得过它的追不上它,而打不过它的追上也没有用。
但是今天,它如同孩子一样乖巧,而在它的背上,坐着一个并不大的孩子,在他的腰间,一个小小的生物正在撒下术式的光芒,苏德尔的镇民们速度在肉眼可见的加快,在镇民们的感谢声中,这位骑士带着他的那位钢铁侍从停在了苏德尔的面前。
“你应该就是镇长了吧,表现得不错,像一个北地的汉子。”他微笑着从他的包里掏出一小瓶子酒,将它丢到了苏德尔的手中:“来!喝一口暖暖身子,前面还有很长的路。”
苏德尔打开了这个小扁壶的口子,只是一嗅,他就确认这的确是矮人烈酒!是北地人最喜欢的烈酒。
他轻轻地抿了一口,然后将壶交给了跟上他的一位长老,后者嗅了一下,然后同样地抿了一口就将它传递了下去。
“感谢您,阁下,我还不知道您的名字。”眼前的这位,一定是传奇阁下,苏德尔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位传奇,只能硬着头皮问道。
“马林,马林·盖亚特,来自卡特堡,我顺着你们丢下来的行李跟上来的,还捡了两个孩子和他们筋疲力尽的父母。”说完,他指指坐骑一旁的大木篓子,苏德尔这才看到从篓子口探出来的两个小脑袋。
“是哈米亚家的两个孩子,该死,他们怎么会掉队的。”有卫兵认出了两个孩子。
“在暴风雪中掉队再正常不过了,如果没有碰到马林阁下,他们会死,我们之中的很多人也会死。”苏德尔说完看向马林:“阁下,您的……您的宠物能给我们加持刚刚它所施放的那些术式吗。”
苏德尔真的没办法将那个小小的生物当成人。
然后他就看到那个小小的生物生气了起来。
而马林阁下揉了揉它的小脑袋:“哔普,帮大家一个忙。”
于是,连片的术式落下,苏德尔感觉自己一下子暖和了起来——不,不是失温,是耐受术式!天哪,这哪里是一般的宠物啊,这根本就是传奇生物吧,我刚刚说一个传奇生物是宠物?
哪怕它真的是马林阁下宠物,也轮不到我来点出它的身份啊。
在揣测与不安中,苏德尔看向马林:“阁下,您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您救下了我们大家,我作为镇长,有必要感谢您。”
“如果你要感谢我,那就带着大家一起活着进入哥本哈根吧。”马林阁下一边这么说,一边对着跑过来的几个大胆的孩子挥了挥手,几个孩子像是被无形的大手抓住一样,苏德尔看着他们落到了那个大篓子里,和哈米亚家的两个孩子一起,变成了篓子口上的小脑袋们。
“表哥,他是谁?”表弟罗德斯这个时候走了过来。
“你怎么来了。”苏德尔扭头看了一眼这个笨蛋。
“后面追上来的镇民告诉我不是混沌的追兵,所以我过来看看……那不是陛下吗?”
“是啊,现在是马林·盖亚特阁下的坐骑了。”苏德尔为自己的表弟非常隆重地介绍起了陛下的新身份。
“马林·盖亚特?卡特堡的那位?”罗德斯瞪圆了眼睛。
“是的,我以前听南方佬说他的时候感觉像是在听吹牛皮大全,现在看来,只怕都是真的啊。”苏德尔感觉人和人之间真的不能比,因为比一比捶胸顿足,想一想灰心丧气。
“那我肯定我们有救了。”罗德斯开心地笑了起来:“我的天哪,我们有救了。”
苏德尔看着马林阁下,这位传奇注意到了前面逃走的镇民们返回,于是让他的那位传奇伙伴为镇民们施放了术式。
直面着暴风雪,苏德尔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拥有勇气,他开心的拍了拍表弟的肩膀。
“是啊,我们有救了。”
这一句话,发自年轻镇长的肺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