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5ov5c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討論-545 狗曰的暴發戶,出門帶廚師熱推-uh1j8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马文浩跟严劲松两人一听到说是来投资的,脸上瞬间就浮现出了笑容。
“金总,我代表幸福公社欢迎你来投资!请放心,我们能帮你们获得的政策,绝对一点都不会比其他地方少……”
也不管金德福还处于失神的状态,马文浩直接双手握着金德福的手,用力地摇晃着。
脸上堆满了真诚得不能再真诚的笑容。
“那个,刘……”金德福被这位乡长仅仅抓着手,很是不自在。
他只是来这边躲灾,顺便再找刘大师给指点迷津一番,哪里是来投资的?
投资干啥?
作为一个低价入手高价卖出的中间商,哪里想过要自己办厂啥的?
自己办厂搞啥?
做服装贸易,自己难道也在这里搞个服装厂?
那不得被刘大师弄死么!
金德福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刘大师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情况,这样说,难道是知道自己的想法,指导自己未来应该如何?
一时间,金德福心思电转,眼神不断在刘春来跟这热情得快要把自己融化的公社干部中移动。
刘春来则是根本不理会他。
“马乡长,非常感谢您的信任,我们确实准备投资,不过在投资之前,还需要考察一下投资环境等,这次来主要是考察的……”
祝锐看着刘春来,心思也是一动。
原本,她是不相信这些的。
可从认识刘春来后,所有的事情都那么巧合。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刘春来能知道;而且直接让金德福带着她回去结婚,躲过了严打……
她怀着孕,不顾辛苦来这边,同样也是跟金德福一样的目的,想要问问刘大师,后面怎么办。
那边的服装批发档口,有人负责着,没有问题。
可金德福现在要是出现在白马市场,估计不用等派出所来找他,那些竞争对手就会偷偷地举报他。
在白马市场混的,有几个人一开始就是干净的?
不出现,倒没人会去找麻烦。
都是熟悉对方的手段,打蛇不死,后果很严重的。
“考察啊~”
马文浩脸上有些失落。
握着金德福的手,力气都小了很多。
别说幸福公社,就连蓬县,都没有多少能吸引投资的。
原本跟着许书记,自然清楚,其他地方到处都成立了招商引资办公司,全世界到处拉投资。
蓬县倒好,成立了这么一个部门,也有那么几个人,县里根本就没当回事儿。
以这边的条件,没有资源,没有工业基础,也没有啥比别的地方更优厚的政策。
“马乡长,这点你放心,只要咱们这里的条件不比别的地方差,金总就会优先考虑在我们这边的投资,我说得对不,金总,祝助理?”
刘春来一脸笑容。
“……对……”金德福依然没有回过神来。
“咱们先给几位安排住宿吧,剩下的事情,后面慢慢再聊……”
刘春来看金德福入了套,也就不继续说这事情。
让金德福投资?
越想越靠谱。
“刘大师,我这投资干啥啊?”金德福跟着刘春来往大队部而去。
投资没问题。
反正他手里的钱也不少,仅仅是这段时间卖春雨的服装,也没少挣。
关键是他没项目。
要是真的往服装厂上投,刘春来会乐意?
“我们公社准备建设一个工业园区,土地啥的不缺,缺资金……”
“工业园区?你们这里啥都没有……”祝锐顿时不满了。
大师是值得尊重的。
问题是大师干的事情太不地道了。
跟金德福结婚了,金德福的钱,也是她的不是?
“什么都没有?那下面的那一块平地,看到了吗?”刘春来自然知道祝锐担心的是什么。
指着下面圆坪那一片正在继续施工的区域。
很大的一款平地。
在山上看起来,更明显。
“这里有我们大队的发展规划。在这规划中,这一片将会是我们大队只有产业的区域,目前只有彩电厂跟收录音机厂……这里只是负责组装,为了更快把产品推向市场,很多零配件都是需要配套厂提供……”
刘春来没有解释太多。
如果金德福他们眼光足够,就知道这里面有多大的机会。
不是刘春来自己不想介入这些事情。
整个大队的投资,他手里的钱都不够。
县里面也穷得不行,拿不出啥钱来加快发展。
金德福自己主动送上门来,一时间,刘春来也找不到其他的暴发户宰啊。
越想,这事儿越靠谱。
如此一来,收录音机厂跟彩电厂的配套厂,如果要搬迁过来,甚至不需要投资厂房等。
公社的收入也增加了。
祝锐还想说什么,金德福却拉住了她,“大师,咱们先不说这事情,反正时间长……”
大队部的房间,并没有用石灰全部粉刷成白色。
青砖砌墙,缝隙用白色的石灰跟黄泥、河边背上来的土沙混合而成的粘合剂,这玩意儿,不比水泥混合河沙差,大队修房子,有钱,石灰没少用。
青砖白缝,再加上黑瓦盖顶。
饶是新修,也给人一种古朴的感觉。
“这房子是新修的?”祝锐有些好奇。
不管是院子里面铺着的石板,还是房间里摆着的各种家具,甚至是床上用品。
“居然有席梦思?”金德福也有些意外。
“你们是第一批入住的。”刘春来也没多解释。
还好,不是他爹在这里,要不然,刘支书非得让他们给住宿费不可。
琢磨着今天还会来的人,刘春来看着金德福带着的几名小弟,皱起了眉头。
房间不多,要是一人安排一间根本就不够。
何况,至少还得有一间给刘青梅跟张二强当婚房。
“我们几人挤一个房间就好。”卢国志看着刘春来一脸为难,从外面就发现这房子并不是很多,当即开口。
刘春来都好奇,这货来这边,怎么会有两辆车。
最终,他还是安排了三个房间给几人。
几人安顿下来,后面两辆车下来的人跑到车子后备箱里,拿出一些工具,刘春来看到的时候,直接骂了出来:“狗曰的暴发户!”
后面车里的三个人,除了一个司机,有两个都是厨师!
一个五十多岁的干瘦小老头,再加上一个二十多岁的助手。
这狗曰的,真特么的是暴发户。
金德福很满意刘春来的表情。
“之前你不是说有个老爷子……”这货为了让大师指点迷津,把粤菜厨师带来了?
显然,刘春来不相信。
一脸鄙视地看着这货。
“刘大师,老金这也是为了我,之前反应很剧烈,吃不下东西……”祝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她自然不希望刘春来认为金德福是为了显示自己有钱,所以出门的时候带着厨师。
“也不只是这个原因……”金德福有些不好意思,“以前穷,没得挑,能填饱肚子就行。现在有钱了……”
刘春来懒得理会他。
这狗曰的就是个暴发户。
“这上面也没有做饭的条件,目前大队部的食堂尚未建好……”
刘春来直接提议让他们到刘八爷家里。
老头子年岁高,很多时候确实念叨着其他地方的一些特色美食。
郑天佑跟柯尔特等人在这些地方,生活确实不是很习惯。
只不过,他们没有到那种可以自己带着厨师的程度。
于是乎,金德福又让厨师把一些准备的原材料带上,正准备开着车往刘八爷的宅子去。
山脚下青杠梁那边转弯处,又出现了一辆小车。
看着那辆车,肯定是往这边来的。
一时间,刘春来有些头痛。
刘九娃陪孙小玉去了;田明发跟着去县城买菜尚未回来;刘千山开着车去县城了……
身边的几个狗腿子,居然都没在。
有其他人来,如何去接?
柯尔特跟郑天佑两人虽然说是刘八爷的儿子,刘八爷那态度……
不管怎么说,也是大客户跟重要合作伙伴,必须得去迎接。
“要不,你说地方,我们自己去?”
金德福有着自己的小九九。
刘春来就这么牛逼,肯定是有师父的。
根据之前刘春来以及刘九娃说的那些话分析,刘八爷才是关键。
那种还是上个世纪出生,受过封建科举教育,甚至考过秀才的人,在这方面才是大拿,伺候好了,随便让老爷子指点几句,应该比刘春来还强。
虽然说有青出于蓝的说法。
毕竟,刘春来年轻不是?
刘春来哪里晓得这货心里的小九九?
“这样,我们一起下去,到时候我再开车上来。”
没人带他们下去,这边也没法让别人等着,刘春来只能如此。
下面小车里,不知道是谁。
虽然已经快到大坪湾了,要绕一大圈的路,从他们这里下去,再上来,应该差不多。
两辆车直接就往山下而去,原本要走快二十分钟的路,马路修通了,开车五分钟的时间。
下山落差很大,几个S形弯,就解决了坡度问题。
为了串联更多的聚集点,这路倒也不算太弯,也不太陡,至少比72道拐的路好多了。
车子可以直接开到刘八爷宅子外,要路过公房。
为了省时间,刘春来直接在公房按喇叭把刘九娃叫出来,把金德福几人喊下车,交代让九哥带着他们去八爷家里,就在公房的晒场上调头,一脚油门又往山上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