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hs5ev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第二百九十二章   亡靈君主羅鴻,歷代夫子復甦【6000字,求月票!】讀書-g852y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小說推薦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地藏!
早已坐化,沦为枯骨的地藏菩萨,居然还留有后手!
虚空中,闻天行身下的仙鹤骤然炸开,化作了骤乱的气流,这些气流在不断的激荡着,冲击着天穹。
他的眼眸中第一次流露出了凝重之色。
他的拘灵遣将之术,被罗鸿给破了,这个小子居然还能借助地藏的力量!
当初埋下的祸根,如今终究还是爆发了。
闻天行抹去嘴角的鲜血,他当初派遣云重阳入地藏秘境,为的就是承接地藏传承,可惜,云重阳失败了,而如今,得了地藏传承的罗鸿,借用地藏的力量,斩断了他与天甲尸之间的联系。
地藏不允许人间出现狱门,所以一剑击碎了狱门。
这狱门乃是闻天行的意志沟通地狱所形成,被击碎,对他的心神影响巨大,意志海稍稍受创。
“被斩断了……”
“不过,以罗鸿此子的实力,想要掌握夏劫的天甲尸,可没有那么容易。”
“天甲尸乃是由夏劫残留的无边怨念和暴戾情绪所召唤,罗鸿若是稍有不慎,怕是会被灭杀。”
闻天行恢复了淡然。
天地元气再度凝聚,于他的身下,汇聚成了一头仙鹤。
仙鹤亮翅,朝着稷下学宫的方向飞速掠去。
……
望川寺上空。
云海之上。
李修远悬浮于空中,看着罗鸿背后绽放的黑莲,以及黑莲上盘坐的地藏菩萨,他是真的很惊讶。
尔后,他看向了夏皇所化的天甲尸,却是发现,夏皇所化的天甲尸动弹不得,像是僵在了虚空中。
以他的智慧,能够看出,应该是罗鸿的意志影响了夏皇的天甲尸。
李修远蹙起眉头,小师弟的实力如今虽然达到了一品,但是,与半尊境界的夏皇相比,差距还是很大。
哪怕只是夏皇的怨念,罗鸿想要镇压,亦是无比的困难。
“若是掌控失败,这夏皇所化的天甲尸,怕是会彻底的发狂,之前还有目标,接下来怕是会沦为真正的疯狂尸鬼,不断的屠杀目光所及的一切。”
李修远叹了一口气,生前强大无比的夏皇,死后居然被这般折腾。
看这架势,都快要被玩坏了。
不过,这一切都是夏皇咎由自取,怪不得他人。
李修远盘坐虚空,开始吸收天地元气,天地间不断有跳动的火焰汇聚他身上,那是天地间散乱的道火,他需要趁着这个时间快速恢复力量,驱逐身躯中的死气。
否则,一旦小师弟失败,天甲尸发狂,他还能牵扯一番。
与此同时。
罗鸿亦是闭着眼,他的背后,黑莲绽放,那曼妙的绝美菩萨身影已然消失不见。
地藏剑也回归,安静的悬浮在他的身边。
……
罗鸿感觉自己的身躯进入到了一片诡异之地中。
他悬浮着,底下是无尽的深渊。
而远处,夏皇的邪影悬浮着,呈现纯粹的漆黑之色,眼眸猩红,暴戾之气涌动。
恐怖的气机,激荡天地。
“罗鸿……”
夏皇的邪影盯着罗鸿。
“你想要召唤朕,想要掌控朕……凭你,也配?”
夏皇邪影冰冷道。
罗鸿盯着夏皇邪影,环顾四周,这儿便是他所召唤的邪影所呆的地方?
他尝试召唤夏皇邪影,没有想到,竟然能够进入这个地方?
这是罗鸿所没有想到的,之前他召唤失败便失败了,却从来没有这样的情况。
罗鸿一时间陷入了沉思,“是因为夏皇化作了天甲尸,而天甲尸来自地狱……当初在地藏秘境中,我也是能够轻松的越阶尝试召唤出吴天邪影……”
罗鸿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他看向脚下,一朵安静的黑色莲花,于他身下悄然绽放。
“地藏……”
是地藏菩萨在帮他么?
不愧是那个慧眼识珠,想要跟他双修的大佬。
罗鸿抬起头,看向了杀机沸腾的夏皇邪影,眼眸中没有太大的波动。
“配不配不是你说了算。”
“一个死人……还嚣张。”
罗鸿白衣白发翩然,淡淡道。
夏皇邪影的猩红眼眸中,杀机滚滚,他本身就是闻天行凝聚天地间的怨气所唤回的意识,只有杀戮,只有愤怒。
“朕要一寸一寸的碾碎你。”
“没有罗红尘,没有那神秘存在……你算个屁!”
夏皇邪影冰冷道。
话语落下,抬起手,黑色的扭曲能量凝聚,化作了皇权剑。
他要诛杀罗鸿!
这个念头在怨念之中大放异彩,使得夏皇邪影骤然动了!
一剑劈出,黑暗似乎都被劈碎,滔天杀机毫不掩饰。
哪怕是夏皇邪影,在此刻也拥有着十境的力量,震慑万千,仿佛要击破一切。
然而,面对威势如洪流的夏皇邪影,罗鸿却依旧是背负着手,淡然如水。
他的内心平静无比,古井无波,仿佛杀来的不是十境的夏皇邪影,而是孱弱无比的狄山邪影。
“死!!!”
一剑横亘,皇权剑的皇威浩浩荡荡。
在罗鸿的头顶上方撕裂出豁大无比的长河,仿佛星河倒灌席卷,要炸碎天地间的一切。
罗鸿仰起头,面容平静。
面对可怕的剑气,罗鸿只是徐徐的闭上了眼。
罗鸿召唤夏皇邪影,但是夏皇邪影有肉身,介于死物与活物之间,所以邪影无法被召唤而出。
罗鸿唯有连天甲尸也一同掌握方可。
所以,出现在了这个空间中,罗鸿要做的便是打爆夏皇的邪影,唯有如此,方能掌握天甲尸。
罗鸿眯起眼,他知道,这是地藏菩萨留给他的礼物。
而这一方天地是哪里?
罗鸿召唤的邪影的世界。
罗鸿甚至都感应到了许多其他邪影的气息,那些气息他很熟悉,比如楚天南邪影,比如狄山邪影,吴天邪影等等……
对于《亡灵邪影》这门功法,这陪伴他成长起来的功法,罗鸿一直都很好奇。
原来这功法沟通的是另一个世界。
而在修行这功法的时候,罗鸿就知道一件事。
他是这些邪影的君主,他乃是亡灵的主宰。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其实是他的世界,他在这个世界……乃至至高无上的君主,主宰!
“吾为主宰!”
罗鸿蓦地睁开眼,手中出现了人皮册子,托在手中,犹如圣人执书。
面对夏皇邪影斩出的恐怖无比的剑气长河,罗鸿另一手抬起,骤然一攥。
顿时,那裂缝爆碎,无数的剑气都被抹去。
“果然……”
罗鸿的嘴角翘了起来。
他猜对了。
在这个世界……他是王,是君。
夏皇的邪影猩红的眼眸中闪烁过些许的愕然之色。
怎么回事?
以罗鸿不过一品的实力,怎么可能轻易的挡下身为十境的他的攻伐?!
“不可能!”
夏皇邪影低吼。
下一刻,黑色皇权剑再度扬起,撕裂虚空,速度快到了极致,更是将夺舍罗红尘后所获得的空间天赋都利用上。
这穿梭时间的力量。
然而面对这骤然杀至的力量,罗鸿背负着手,淡淡道:“慢。”
黑暗空间中,时间似是开始放缓,一点一点的变慢,最后夏皇的一剑在罗鸿的眼中,变得无比的缓慢。
罗鸿抬起手,屈指一弹,顿时弹在了夏皇邪影的剑尖之上。
皇权剑寸寸爆碎!
时间流速恢复过来,罗鸿弹爆了夏皇邪影的皇权剑,抬起手,骤然攥住了夏皇的脑袋,猛地一捏。
顿时,夏皇的脑袋,被捏的爆裂!
远处。
夏皇的邪影再度恢复过来,气喘吁吁,猩红暴戾的眼眸中满是惊骇和不可思议。
“你……”
罗鸿?
不!
这不是罗鸿!
罗鸿不可能这么强!
夏皇邪影眼眸中浮现出疯狂,是他出了问题,他自身出了问题……
不,应该说是这个世界有问题!
而罗鸿开始迈步,一步迈下,仿佛天地间的规则都为他所用,刹那间缩地成寸,千里化作寸距。
出现在了夏皇的面前。
屈指弹出。
夏皇欲要抵挡,可是却根本挡不住。
嘭!
夏皇的头颅炸碎,邪影再度在远处凝聚而出。
夏皇邪影要疯了!
“我是夏皇,我是人间皇!”
夏皇邪影低吼,手中的皇权剑,再度斩出。
然而,却是被罗鸿再度叩指,叩碎剑锋,一指叩爆了头颅。
“人间皇?”
“可惜……这儿是邪影的世界,而本公子,为你的君主。”
“在这儿,你的命,由本公子主宰。”
罗鸿抬起手,一手骤然遮天,瞬间化作了千万丈大小。
夏皇邪影毛骨悚然,利啸着冲天而起,欲要斩开这个天,可是却依旧被一掌拍中。
崩碎成了飞灰。
夏皇邪影再度成型,周围一双又一双猩红的眼眸浮现而出。
楚天南,狄山,吴天,宫浩……
一尊尊邪影浮现而出,猩红而暴戾的眼眸中浮现着狂热和尊敬之色。
罗鸿白衣白发与这个黑暗的世界格格不入。
可是,他又仿佛是这个死寂黑暗世界唯一的星辰,宛若主宰着这个冰冷的世界一般。
罗鸿抬起手,顿时一座黑色的王座浮现,罗鸿端坐在王座之上,身躯不断的变大,不断的变大……
化作了万丈巨大,俯瞰着那渺小的夏皇邪影。
俯瞰着诸多邪影。
诸多邪影纷纷跪伏而下,低垂着脑袋。
“拜见君主!”
震耳欲聋的声音,炸响在这片天地,骤然有无尽的威压从罗鸿的身上升腾而起,盖压着一切。
仿佛云流被击碎,仿佛天地被破开。
白衣白发的罗鸿,淡淡的俯瞰着黑暗中的一切。
最后,视线锁定在了夏皇邪影之上。
“你……为何不跪?”
罗鸿道。
夏皇邪影颤抖着,他环顾四周,一尊尊邪影跪伏着,狂热着。
他不愿跪伏,他乃是夏皇,人间皇,人间唯一一个半步超脱十境的强者!
生为皇,死亦是为皇!
他……不跪!
罗鸿冷漠无比的俯瞰着夏皇邪影。
任你人间半步超脱十境,但是在这儿,他罗鸿才是主宰……
是神是仙是皇……都得跪!
恐怖的压力骤然落在了夏皇邪影身上。
他魁梧的身躯,一点一点的颤抖着,膝盖在颤抖。
他将皇权剑抵在地上,然而,剑身被巨大压力压的弯曲,最后,剑爆碎!
他低吼着。
凄厉的怒吼。
像是一头受伤的雄狮,愤怒咆哮。
然而,他依旧是扛不住这仿佛超越仙神的力量……
咚!
他的双膝狠狠的砸在了黑暗的大地,他垂下了高贵的头颅,一如黑暗空间中的所有邪影。
夏皇邪影身上的一股气。
骤然泄了。
高坐王座之上的罗鸿,嘴角微微上挑。
……
云海之上。
罗鸿徐徐睁开眼,眼眸中带着几许淡然。
邪影的世界,他为君主,说一不二,言出法随。
任你夏皇生前极强,可一死,那便什么都没了,让你跪伏,你必须跪伏,这是邪影的规则。
而罗鸿与夏皇天甲尸之间的联系也成功建立。
他可以掌控夏皇天甲尸了,就如掌控邪影那般,唯一的改变便是天甲尸会被打爆,而邪影被打爆还能重新凝聚。
意志海中。
邪神二哈鼻孔放大,朝着罗鸿。
“愚蠢的小罗……你刚才去了哪里?”
百无聊赖的邪神二哈,忽然发现了有意思的事情。
就在刚才,愚蠢的小罗……从他的感知中消失了!
太有意思了!
那瞬间,罗鸿的灵魂和意识消失不见,似是遁入了一个奇异的异空间。
邪神二哈虽然感知不到,但是,他可以感觉到罗鸿瞬间气势上的变化,那种唯我独尊,俯瞰寰宇的气势,让邪神二哈都有几分心惊!
“有点像零号!”
邪神二哈嘀咕了一句。
当然,不是气息像,而是气质像,那种掌控一切,俯瞰一切的气质。
就像是……
君主。
对于邪神二哈的询问,罗鸿则是愣了一下,“伟大的祇不知道?”
邪神二哈鼻孔逐渐放大。
“你的身上有股奇异的力量。”
邪神二哈道。
“不知道就好。”
“想知道,求我啊……”
罗鸿笑了起来。
下一刻,意志退出了意志海。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罗鸿的意志海中的寂静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无比愤怒的咆哮声,让意志海掀起了滔天巨浪!
“啊啊啊!”
“愚蠢的小罗!你在挑衅伟大的祇!”
“你飘了!”
“待你求祇,你且看祇会帮助你不?!”
……
没有理会意志海中陷入暴走的邪神二哈,任他折腾,习惯了就好。
罗鸿眼眸恢复清明。
抬起手一招,夏皇天甲尸骤然飘飞而来。
浓郁的死气滚滚。
罗鸿感受了一番体内邪煞的消耗,嘴角不由一抽。
这天甲尸……也是个无底洞啊,他二品的邪修修为,维持天甲尸之间的联系就已经很困难了。
若是一旦操控夏皇天甲尸战斗,怕是瞬间会被吸干。
罗鸿心很累,魔剑小姐姐,如今又多了个夏皇天甲尸……
修邪……好难。
自从修了邪,感觉自己虚的很。
这不是他所想要的邪。
远处。
李修远似乎感应到了什么,骤然睁眼,周身涅槃道火在燃烧着,扭曲着虚空。
他满是惊愕,不可思议。
看着悬浮在罗鸿身边的夏皇天甲尸,倒吸一口气。
“小师弟……你掌控了夏皇天甲尸?”
罗鸿笑着点了点头。
笑容中透露着无奈和苦涩。
李修远顿时明白了过来,以小师弟这实力,想要掌控半只脚超脱十境的夏皇天甲尸……掌控一位半尊,等同于是牙签搅大缸,困难万分。
因为力量层次不等同,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大。
“能操控其战斗么?”
李修远问道。
“难,维持联系不断就已经很难了。”
罗鸿道。
李修远闻言,顿时肃然。
若是小师弟与天甲尸之间的联系断开,这尊邪恶的天甲尸,必然窜入人间大开杀戒,而且因为对方是钻了规则漏洞出现,不受规则的影响。
疯狂的天甲尸,哪怕是李修远都没有把握能够镇压,除非夫子复苏。
所以,一旦天甲尸与罗鸿间的联系断开,那天下……就会陷入恐怖的死亡杀戮中,会遭遇无可抵御的灾厄。
一念及此,李修远肃然起敬。
小师弟……这是舍己为苍生!
舍了自己的自由身!
为苍生封困住了这尊大魔头!
罗鸿被李修远敬佩的眼神盯着,莫名感觉浑身有些不自在。
“二师兄,你在想什么?”
罗鸿问道。
李修远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难怪夫子会收小师弟为徒,不愧是人间正义表率。
我李修远这杀胚,自惭形秽。
见李修远不说,罗鸿也是懒得理会,他现在寻思着,或许得早点去攻破天地邪门了。
他需要充电宝们,非常的需要。
他现在就像是干旱的沙漠,需要天地邪门的及时雨们来滋润他。
……
安平县城楼之上。
罗厚,罗小北等人伫立着,还有诸多黑骑镇守着,强大无比的气血冲霄而起,连绵天地。
因为罗鸿在稷下学宫广场之上,杀了诸多陆地仙,所以,如今的罗家大军,气势大盛。
罗厚以及诸多黑骑,更是气势冲霄,战意沸腾。
罗小北伫立在城楼上,正在与罗厚闲聊。
如今的安平县,经过了之前一战,安全无比。
他们其实很放松。
蓦地。
罗小北的浑身紧绷,骤然抬起头,盯着天穹。
有敌来犯!
却见一道流光飞速而至,道袍飞扬,仙鹤亮翅。
“闻天行?!”
罗厚亦是看到了来者,不由诧异。
这不是当初被他拖着如死狗一般的闻天行吗?
他怎么敢如此高调而至。
而罗小北却是紧张无比,“三哥小心!此人……深不可测!”
闻天行骑乘在仙鹤背上,一阵恍惚。
他扭头看向望川寺方向,怅然若失。
夏皇天甲尸……被罗鸿掌控了?!
“不可能……以罗鸿的实力,如何能够镇压的了夏皇那疯狂的怨念?!必定会被撕碎,元气大伤,导致夏皇天甲尸,遁入人间,大开杀戒,为祸苍生才对!”
闻天行感觉罗鸿让自己有些看不透了。
不过,此刻,不是去想这些事情的时候。
他低头,看向了底下的安平县城楼,看到了罗厚。
“罗鸿……便是罗厚之子?”
“罗厚此人天赋平庸无奇,不过区区一品……何德何能生得此子?!”
闻天行目光闪烁。
不过,并未出手擒拿罗厚,而是直接驾鹤朝着学海秘境方向而去。
他要去取人皇剑。
“站住!”
罗小北看到闻天行朝着学海秘境而去,眼眸骤然一凝,瞬间冲霄而起,武仙甲覆盖于肉身之上。
闻天行对于拦路的罗小北看都不看。
随手一拍。
虚空中,顿时元气疯狂的汇聚,化作了一只手掌,罗小北这一只手掌一拍。
如流星飞坠,砸落在大地上。
将地面砸出了个深坑。
罗小北于深坑中摊着,武仙甲布满裂纹,气息萎靡,眼眸中带着些许的迷茫。
是人是鬼都在秀,他罗七爷又挨揍……
闻天行诧异的看了眼罗小北,这居然没死。
以他是实力,这一掌下去,五境陆地仙都要被拍死。
不愧是武仙,果然扛揍。
闻天行没有理会,也没有补刀的欲望,直接乘鹤入了学海秘境。
在飞过稷下学宫上空的时候。
闻天行心有所感,扭头看向了学宫大坪之上,一株桃花树下,正在玩桃花的小丫头。
守在罗小小身边的小豆花只感觉天地大变,顿时警惕无比的抬起头。
“好磅礴的气运!此幼女竟然有如此气运加身,难怪在罗鸿身上感受不到气运,原来,罗鸿将所有气运都传给了此女!”
“罗小小……罗鸿之妹?大罗王朝未来女皇?罗鸿此子不愿以气运之道成就人间皇,竟是当真,野心不小。”
“嗯?罗小小亦是那罗厚之女?”
“这罗厚……何德何能有这双绝世儿女。”
闻天行摇了摇头,尔后,没有再理会,取人皇剑最重要。
学海秘境之前,规则力量交织。
而闻天行手捏印记,猛地平推而出,像是屏蔽了规则力量似的,竟是乘鹤直接入了学海秘境。
无视了学海秘境,肉身不可入的规则。
安平县中。
罗厚目眦欲裂,带人来到了罗小北的身边,搀扶起了罗小北。
闻天行一招便镇压了陆地武仙级别的罗小北,毫无疑问,这逼绝对不是闻天行那老狗!
而看到闻天行更是无视规则,直接入学海秘境,更是倒吸冷气。
……
学海秘境中,闻天行乘鹤飞翔。
金色的瀚海波澜起伏,皆是意志的力量。
“学海秘境……果然名不虚传。”
“从上古传承至今,拥有着无边的秘密,更是承载着人皇之剑!”
闻天行目光熠熠。
夫子,李修远,罗鸿都不在,这时候,便是他取人皇剑最好的时机。
他乘鹤往学海秘境深处而去,这秘境就像是一方瑰丽的世界,遥遥眺望,永无尽头一般。
蓦地,他看到了历代夫子雕像。
眼眸骤然亮起。
他于仙鹤背上,掐指。
“历代夫子墓,像是在镇压着何物一般。”
“或许,人皇剑便是在这夫子墓下。”
闻天行身上骤然有一股磅礴无比的气势在翻涌,顿时金色的意志海开始沸腾。
一座座夫子雕像在颤抖。
……
望川寺。
演武场,谛听雕塑之下。
罗鸿和李修远纷纷落下,夏皇天甲尸伫立在罗鸿身后,魁梧如一座小山。
夫子雕塑前,夫子残留的意志凝聚成了模糊的身影。
有淡淡的声音响彻而起:“云太苍入了学海秘境了。”
李修远和罗鸿顿时大惊。
“无妨……不急,老夫挖了个大坑等他。”
“你们二人速速回学海秘境,强留云太苍。”
夫子道。
话语落下,夫子的残留意志顿时崩灭。
李修远和罗鸿对视一眼,没有犹豫,桃花于身下绽放,二人在桃花拖曳之下,朝着安平县飞速掠去。
与此同时。
学海秘境深处。
闻天行从白鹤背上落下,落在了金色的海面。
他盯着那沸腾的夫子雕像,雕像之下,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上浮而出。
闻天行一直盯着,盯着……
咕噜一声。
冒泡的海水中,浮现出了一个茶壶。
闻天行眼眸骤然一凝!
而不知不觉间,历代夫子雕像已然把他给包围。
下一刻。
闻天行悚然一惊,骤然抬起头,却见一尊尊夫子雕像俯瞰着,瞪着眼,盯着他。
“哈哈哈哈!有狗贼!”
“且看老夫一笔戳死你!”
“且看老夫一拳打死你!”
“且看老夫一书拍死你!”
“且看老夫……”
……
闻天行毛骨悚然,看着那黑压压落下的各种花里胡哨的攻伐,头皮发麻!
艹!
中计了!
夫子那老阴货!
下一瞬。
历代夫子雕像的攻伐巍巍砸落,瞬间淹没了他。
金色学海轰然爆响,炸起一个高达万丈的巨浪!
PS:第二更到,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