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小說

pjxlz精华玄幻小說 我有一枚合成器 ptt-第591章 橙之王-穆拉丁-lrdnr

我有一枚合成器
小說推薦我有一枚合成器
“轰!”
阿玛迪斯的皇宫都在震荡,屋顶的灰尘如同丝线一般落入了穆拉丁的餐盘里,这让穆拉丁心里很不愉快。
其实到了他这个层次,别说灰尘,就算是钢铁咽下肚子都能消化掉,但能消化和心情好是两回事,克莱因弄出的动静,很明显已经打扰到他了。
“这家伙的破坏力,还挺强的!”
2000魔力释放的炎爆术波及范围已经大到整个帝都都能感受到的程度,主要也是因为正常的阿玛迪斯人,不可能在帝都释放等同2000魔力值炎爆术的魔法。
都是格朗多克人,在自己国家的首都放炮这种事情,正常格朗多克人是干不出来的。
克莱因就没有这种顾虑,他不仅在阿玛迪斯放炮,还放巨型烟花,甚至还气定神闲+节能施法两种状态连续放炮。
阿玛迪斯的魔法师公会被克莱因的炎爆二连击炸了一半,大量的法师在莫名的魔法轰击中死去。
很多人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以为魔法师公会发生了某些魔法实验事故,这才导致了这场爆炸。
“什么情况啊!”
几个法师看着几乎变成废墟的公会,面面相觑的同时,也看到了从天空中飞过来的克莱因。
“你是什么人。”
回答他们是克莱因的骨矛,都到了这种时候,克莱因不会有任何的仁慈和怜悯,所有拦住他脚步的人,都必须在第一时间处理掉。
“那几个5阶应该快来了!得阻止他们一下。”
巨脑章鱼已经被人杀死了,三个5阶联手,对付一个5阶的魔兽还是非常快速的。
克莱因一次性拿出了十几个瓶子,这些都是他多年的累积,这些魔兽大多是3-4阶的,实力在这个时候只能说是一般,但它们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破坏性够大。
这些瓶中物魔兽,要么是体型巨大,要么就有着毒气或者其他范围类的技能。
这样的魔兽在人类密集居住的环境下,能够造成比一般魔兽更大的破坏,是拖延这些有保护民众职责人员的最好工具。
克莱因很清楚,格朗多克的士兵要比这些专注于魔法研究的法师更加难对付,他需要让瓶中物尽可能的拖住这些人,他才有一个较为舒服的逃脱环境。
……
洛伊和比尔森看着居民区的熊熊大火,还有在火中肆虐的怪物,只能无奈地停下脚步。
他们是格朗多克的帝都守卫,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保护阿玛迪斯的人民安全都是第一要素。
帝都的官员实在太多,这些人很有可能是官员或者军人的家属,如果不救他们,会让正在前线战斗的帝国职业者心有不满。
到时候产生的连锁反应,只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帝都出现这些魔兽绝对是有原因的。”
“是那个克莱因弄出来的吗?他拥有召唤魔兽的能力?”
“不知道啊,虽然不确定是不是他召唤出来的,但我总感觉这样的能力放在城市里,实在是太过于离谱了。”
两人还没来得及前往已经发生火灾的居民区,右边的菜市场又开始弥漫起毒气,不用说也知道,一定又是什么不知名的魔兽出现了。
菜市场是一个城市很重要的资源点,如果这里被严重污染,那将会对普通人民造成极大的影响,他们必须去处理。
“真特码麻烦,这个混蛋。”
他们口中的混蛋克莱因,已经闯入了魔法公会的空间区域,因为没有超阶的存在,阿玛迪斯的魔法公会根本没有人能阻拦克莱因的脚步。
一名5阶法师在苦苦支撑,但很快,他的魔法盾就被克莱因的暗影冲击打碎。
克莱因的魔拟斗气刺穿了这名法师的胸口,直接捏碎了对方的心脏。
都已经是战时了,这个时候,自己任何的仁慈,都是在犯罪,所以克莱因一直都在冷漠的杀戮,没有任何的例外。
将魔法公会的大部分人清理完毕,克莱因终于来到了他们的传送阵面前。
“这个,应该就是传送到边境的个体传送阵吧?”
克莱因略微有些犹豫,因为他不知道最终的传送目标是什么位置,如果是格朗多克的军阵中心,那可就糟糕了。
到时候他一出现就被大量的格朗多克士兵包围,就算用奥术跃迁,也很难快速转移。
克莱因从旁边的法师尸体上,扒下了一套还算完整的法师袍,直接套在自己身上。
他虽然有很多的顾虑,但现在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准备去哪啊?”
就在克莱因准备踏入传送阵的时候,一个声音从他的身后出现了。
克莱因瞳孔微缩,这是那个之前一直在皇宫里的气息,当对方靠近了之后,他才能明确感受到对方的强大。
就像是之前的他遇到的爱德华一样,这个人,绝对是王级!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他根本没有感觉到对方是什么时候靠近他的。
克莱因缓缓转身,他可不敢把自己的后背漏给一个王级高手!
“阁下,怎么称呼?”
“穆拉丁。”
“原来是橙之王,穆拉丁大人不去保护格朗多克的皇帝,来我这里干什么?
难道你觉得,你们和元素之龙奥比都斯的联合,就一定是稳定的么?万一他脑抽了,突然袭击阿玛迪斯。
你不在,那格朗多克的皇帝克洛泽,那不是要被奥比都斯秒杀?”
克莱因已经开始强词夺理了,他的想法很简单,尽可能地用语言拖住穆拉丁,然后准备不可思议魔法。
这是他对付王级的最优手段,有些时候,甚至比直接把神坏大战斧逃出来更加合适。
“你好像知道得很多啊!小子,居然连我们和奥比都斯联盟都知道了?你还知道些什么?不妨说给我听听,当作你的遗言。”
穆拉丁毫不忌讳的承认和元素龙联盟,让克莱因的心又向下沉了几分,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才导致了人类和魔兽结盟。
“他们?看来参与这件事情的,是整个格朗多克啊!”
……
“又猜对了,你可以晚死一些,继续,我想听听你的个人见解。”
其实在两人交谈的时候,克莱因已经不断在朝传送门靠近了,但穆拉丁好像根本不在意克莱因的动作。
这让克莱因十分不安,超阶强者已经拥有破坏空间通道的能力,更不用说王级高手了。
在一名王级高手面前,尤其是敌对的王级面前,使用传送阵,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
克莱因略作思考之后,就放弃了使用传送阵在这个时候直接逃走的打算。
转而继续累积魔力,准备不可思议魔法,如果不可思议魔法可以拖住穆拉丁,到时候再使用传送阵,就会安全很多。
“我个人的见解?穆拉丁大人实在是太高看我了,你们的联合一定是有原因的。
格朗多克这些年来的发展很快,但你们一直都没有对泰尔瑞拉动手。
到了如今,格朗多克的国力已经明显强于泰尔瑞拉的情况下,你们居然还是选择了和魔兽联合,这很不正常。
不过正是因为如此,也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泰尔瑞拉有着可以阻拦你们的东西,或者人。”
穆拉丁又点了点头。
“全对,十分正确的分析,继续。”
“是女帝陛下吧?她的存在,阻拦了你们统一人类的计划?”
“没错,你们的女帝千珏,就是这个世界最大的障碍,只有她死了,这个世界的限制才会被解除。
现在只有九王,超阶也很少,人类根本无法恢复上古的荣光,可一旦解除了世界的限制,人类将会出现无数的强者。
到时候,人类的世界才能够一举超过上古时代,达到前所未有的巅峰。”
克莱因感觉穆拉丁就是个神经病,不过他也清楚,王级大部分都是神经病。
达到力量巅峰的他们,已经没有了明确的追求,如果还有什么想要得到的东西,那恐怕只能是无尽的生命了。
他们已经无法继续向上突破,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最终的结果也不过是死亡。
这些王级不愿意归于尘土,所以,他们才想要弄死女帝,打开什么所谓的世界限制?
克莱因只是凭空地猜测,不过他觉得,就算自己猜得不全对,但也绝对是八九不离十。
脑子里的想法很多,但在穆拉丁的面前肯定是不能这么说的,他需要打断穆拉丁的思路,破坏穆拉丁原本的想法,继续拖时间。
“到时候超阶不如狗,王级遍地走?九王变成九百王?到时候资源够不够啊?虽然世界的限制被打破,但世界资源是有限的吧?
虽然超阶强者已经可以从宇宙和虚空中吸取能量,但那只是很少一部分吧?”
穆拉丁:“???”
穆拉丁没有想到克莱因的角度居然如此惊奇,不过他说得好像有点道理,如果开放了世界的限制,那会不会真的从九王变成九百王?
他想要追求无尽的生命,但这个世界的资源是有限的,如果真的出现了很多王级,那到时候他还有资源去突破生命的限制么?
穆拉丁迷茫了一会,他毕竟是王级,虽然克莱因的理论带歪了他,但他还是会坚持自己原有的想法。
“你说的情况,也只是猜测,没有走到那一步前,所有的事情都是不可预知的。
千珏必须死,我们已经受够了这个一成不变的世界,它的规则实在是太过于死板,它需要变革。”
克莱因再次打断了穆拉丁的自我陶醉。
“我想请问一下,你们有多少王级去对付女帝啊,就是王级和神兽加起来一起算。”
穆拉丁感觉有些难受,他和克莱因说话,好像总是被克莱因带节奏,要不要直接杀了他呢?
算了吧,这个人还是有点意思的,而且他对这些事情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继续听听他说什么吧,最后再杀也不迟。
“一共有9个,为了打破这个世界的限制,我们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穆拉丁的话让克莱因微微震惊了一下,9个王级,这是什么概念?
任意一个王级拿出来,都有瞬间一座城市的力量,他们已经是这个世界的顶点,力量的巅峰。
但现在对方居然告诉他,他们要九个联手才能对付女帝?那女帝属于什么水平?她还算是王级吗?
“哎哎,不好意思,再打断你一下,你们要9个一起对付陛下,那陛下还是王级吗?”
“她是王级,这点从来没有改变过,正是因为她的存在,所以这个世界只能出现王级,不可能再有更高级的力量。
千珏的强大只是因为她很特殊罢了,这一次,她必死无疑。”
看着穆拉丁自信满满的样子,克莱因突然有些同情他,看来这老小子年轻的时候,没少被女帝虐过。
“你们的意思是9打1,包赢?万一输了呢?你们之前应该对付过陛下吧?就那么有把握?”
“如果我们9个一起,还对付不了她,那我们也就不配称为王级了。
千珏很强,我知道这点,但正因为我们见识过她的强大,所以这一次才做了完全的准备。
联合了元素龙他们,一起对付千珏,只要千珏一死,泰尔瑞拉也就没有威胁了。”
克莱因又开始了。
“说别说那么满,如果被打脸了那就难看了,我以前也经常和别人说,包赢,但万一有人送呢?”
“送?送什么?”
“送人头啊!有道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对手强大不可怕,怕就怕队友都是司马的蠢货,到时候轮流送人头,九个一起也顶不住啊!”
克莱因很想说这个穆拉丁看起来也不太聪明的样子,不过看了看对方和自己的距离,他还是放弃了这种作死的想法。
“你说的对,我们和魔兽的联合只是一场交易,很有可能会出现内讧的情况,不过那又怎么样呢?
千珏终究只是赤之王,她还不是赤之神,她也会受伤,也会疲惫。
九个王级的围攻,就算是纯粹的消耗,也足以把她的炎之意志给耗光,所以我们是不是一条心,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这样啊!那我没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