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u9t7f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21世紀的死靈法師》-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沒人可以欠我的賬看書-izkjo

21世紀的死靈法師
小說推薦21世紀的死靈法師
“陈羽阁下,你到底想要什么?”安德烈看着眼前阻拦自己的陈羽,以及他手中记录着世界树种植方法的《多元宇宙通用死灵法术大全》,向他询问道。
面对安德烈的询问,陈羽只是笑了一下,将自己的《多元宇宙通用死灵法术大全》合上放到了一旁之后才说道:“我同意你们的交易要求,你们可以用伏龙芝号和阿芙乐尔号外加这支世界树树枝,换取基洛夫级三号舰的召唤名额,以及基洛夫与伏龙芝的服务。”
陈羽的话并没有让安德烈露出高兴的表情,虽然达成了目的,但安德烈却十分认真的盯着陈羽以及他手中的《多元宇宙通用死灵法术大全》,向他问道:“那世界树的种植方法呢?俄罗斯需要用什么代价才能换取它?”
陈羽拿出来的东西安德烈刚才已经看过,虽然他对种植世界树这种事情并不了解,但资料的真假他还是能够判断的出来。
他能够确定,陈羽拿出来的东西是真的,而这也正是他如此激动的原因所在,他想要从陈羽手中获得这份种植方法。
安德烈迫切的样子让陈羽不由得笑了起来,他对安德烈问道:“你们对世界树的培育到了哪一阶段?多长时间可以采集一次树枝?”
“目前只是一株小树苗,树枝根本无法持续采集,这一次能够折下一支树枝已经是这棵世界树培育成功以来这几十年来唯一的一次。”安德烈想起之前自己去取下这一支树枝的时候,那些研究世界树的研究员一副以死相逼想要阻止自己的样子,不由得摇了摇头。
折下这一支树枝已经快要了那群研究员的命,再来一次或者把世界树的树枝当可再生资源采集,那群研究员真的会拼命的。
陈羽听到安德烈这么说,不由得摇了摇头:“你们是怎么培育的,难道就只是把树枝插进土里,然后让它自己生长吗?”
如果是在看过陈羽提供的世界树种植方法之前,安德烈或许还会奇怪陈羽为什么这么问,但刚才看过了记录在《多元宇宙通用死灵法术大全》上关于世界树种植的相关信息,他并不奇怪陈羽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因为种植世界树还真不是种进土里,让它自然生长。
虽然说不是不能这么做,但让世界树自己生长的话,它的生长会极为缓慢,想要让它成长为可以孕育世界的成熟世界树,至少是几千万,甚至是上亿年才有可能的事情。
这种能够孕育一个世界的奇珍在多元宇宙也是无比珍稀的存在,自然有人研究过该怎么加速世界树的成长,以让其孕育新的世界。
北欧神话里那个孕育了九个世界的世界树已经是世界树成长到非常成熟阶段之后的结果,对于一般的世界树而言,能孕育出一个世界就已经是成熟的标志了。
而这在一些有心人以及神灵的研究之下,只要方法得当,世界树的成长时间可以被大大缩短,其中最极端的方法大约一百年就可以让世界树成熟,开始孕育世界了。
当然,采用这种方式的话,无疑是在透支世界树的潜力,在孕育了一个世界之后,世界树就会枯萎。
虽然枯萎世界树本身不会死去,甚至从外表上看还是枝繁叶茂的样子,但枯萎的世界树已经失去了孕育世界的能力。
这种方法虽然有揠苗助长、竭泽而渔的嫌疑,但能够获得一个新的世界,付出一株世界树作为代价又能如何呢?
而且在世界树枯萎之前,采下新的树枝,再次栽种新的世界树,并不是什么做不到,或者很麻烦的事情。
只要资源足够,在多元宇宙中,是真的有这种靠种世界树来收获世界,然后拿去卖的人的。
当然,想要买一个世界,付出的代价也是极为高昂的,不会比一个世界本身的价值来得低。
陈羽想了一下,对安德烈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们加速世界树培育的方法,但作为交换,你们在将世界树培育到开花阶段之后,我要三颗世界树的果实。”
“世界树的果实?”安德烈不解的看着陈羽,虽然从苏联时代俄罗斯就开始对世界树进行研究,但显然对世界树他们并没有什么了解。
只知道这是一种拥有着非常强大力量的植物,是神话当中的世界树,生长的非常缓慢,除此之外他们对世界树的研究一直没什么进展。
“世界树的果实,一种很稀有的东西。正常情况下,世界树是不会开花结果的,但我告诉你们的方法可以让世界树开花结果。”陈羽耸了一下肩膀,没有掩饰自己的目的,向他解释了起来:“按照我教你们的方法,大约可以在一年之内让这株世界树成长到第一阶段,十年之内就可以开花结果。正常情况下,只要资源足够,世界树一次开花结果大概可以结出十颗左右的果实,我要其中的三颗。”
“这种果实有什么用?”安德烈看着陈羽,带着几分警惕的问道。
我告诉你们的方法可以极大地加速世界树的成长,但也确实会损伤到世界树的本质,大概就是原本能够孕育九个世界的世界树成熟以后只能诞生七个世界的程度,而这样的代价所换来的除了世界树的加速成长之外,就是这几枚果实了。”
陈羽虽然没有解释这些果实的作用,但安德烈却能够理解这些果实的珍贵,正常情况下不会开花结果的世界树在牺牲未来潜力,减少所孕育世界的数目的代价下结出的果实,就算不知道其作用也能够理解它的价值。
安德烈在权衡了一番之后,对陈羽点头说道:“我想不到拒绝的理由,不过阁下不怕我国将所有的果实据为己有吗?”
“没人可以欠我的账,不兑现承诺的代价你承受不起,俄罗斯也一样承受不起。”陈羽语气平淡,但他脸上的微笑却给了安德烈莫大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