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小說

yw8wm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巡靈見聞錄 ptt-第1318章 無門闖進禍人鑒賞-r0wa8

巡靈見聞錄
小說推薦巡靈見聞錄
“谁来?”
金苑看看刘绕和邱铜锤。
“还是我来吧,免得你们担心我使坏,这木盒应该是承装高僧骨灰的器皿,有没有舍利子就看这一下了。”
邱铜锤从布包中掏出手套戴上,就要爬进去够木盒。
“为何有血腥味?”金苑鼻翼动着,盯着大布包。
“因为包里有三颗人头,仇家的人头,我得带回去祭奠被他们害死的大姨。”
爬进墓塔半截身子的邱铜锤头在里面的回应着。
“你背着三颗人头?好恶心!”
金苑叱骂一声,但我看的清楚,其眼底的怀疑神色消失不少。
好笑的摇摇头,就看到邱铜锤带着木盒倒爬出来。
我们的眼神都盯住了只有一尺多长的木盒,其上都是梵文。
“哪来的恶贼,竟敢在法珑寺中挖坟掘墓?找死!”
一声怒吼震天动地,惊的我们几乎跌倒。
我转头,就看见数道身影几个纵越就跨了数百米距离,眼看着就要过来了。
夜视能力起效,瞬间我就看清楚了他们的模样。
来者是三个中年人,两男一女,面相上来讲,都不是善与之辈,比如,那个三十余岁的女人虽然五官端正,但法令纹很深,给人一种极度刻薄的感觉。
他们身穿深色唐装,正满脸怒容的盯住我们,很明显,将我们当成盗墓恶贼了,这是要替天行道?
只从他们行动间的干脆利落劲儿就能得出结论,这是三名法师!
不见他们手掌上都燃起火焰了吗?这是要释放到盗墓贼身上的节奏。
这么多念头闪过去,其实一点时间都没有浪费,我扬声喊叫起来:“停在那,别过来,危险!”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对方身手高强,数百米距离只一个展动就能掠过,太快了,我只来得及喊出这话。
没人会听我的。
“敢在法珑寺撒野?看打!”
三个中年高手已经临近,距离我们只有五十米远近了。
他们齐齐扬手,“轰轰轰!”六道看起来一模一样的儿臂粗火光柱穿透五十米距离,狠狠冲杀而来,这要是被击中,就是瞬间气化的下场。
“坏事儿的混账!”
金苑气的不行,也没时间拉开距离了,对方的袭击已到,她只能手一翻,一张闪耀青光的符纸就撇了出去。
‘嗡’的一声响,半空洒落一重青幕,内中呈现出参天大树和人高野草的影像,只是一闪,就挡在我们面前。
“砰砰砰!”
密如连珠的动静响起,六道火焰柱在青幕之上崩碎,炸成漫天光火,迸溅向四面八方,但周边的墓塔适时的放出了金光屏障,只是一挡,火焰就被化解干净了。
塔群安然无恙,只地面上遗有烧灼痕迹。
禁制判断不是对着墓塔群释放的攻击,所以没有反弹,算是幸运了。
“咦,中品青幕符,难道是金氏符箓的人?”
三法师的火焰攻击被阻拦,齐齐落地,距离我们不到二十米,以法师瞬间挪移数十米的能耐来看,这相当于咫尺之遥了。
“不是告诉你们别过来了吗?却偏要找死,那我也没辙了。”
金苑挥手间散了青幕,语气冰寒。
“黄毛丫头,你在威胁谁呢?”
来者中的中年女法师很是不悦的询问。
“威胁?哼,你们不问青红皂白,隔着老远就释放攻击,到底谁威胁到了谁?真以为金氏符箓的手段是摆设不成?”
金苑面色一沉,反手间亮出三张闪耀诡异黑光的符纸来,对面的三法师神色大变。
“凶灵符?阁下且慢动手。”
领头的唐装中年男急急阻拦。
“怎么,怕了?”
金苑不屑的冷笑一声。
“小丫头片子,怕你个头啊?只是我家和金氏符箓有点渊源,还是先分说清楚比较好。”
那个中年女法师面色一变再变,语气虽狠,但明显是在忌惮凶灵符。
“你嘴巴倒是够硬,刚才怎么不知道分说一下?上来就出手,要不是我们还有两下子,岂不是被你们烧成空气了?”
金苑面色愈发的难看。
“你们在挖坟掘墓,难道我们管不得?我们可都是法珑寺俗家弟子!”
女法师大怒。
“法珑寺俗家弟子还有女的?我第一次听说。”
金苑言语凌厉。
“姑娘不要误会,这是我二妹,她说的俗家弟子,指的是我和三弟。对了,我们是结义兄妹。”
领头中年男刚硬脸上挤出虚假笑意的打圆场,说话间指了指一直沉默不语的另个唐装男。
此人眼神阴沉,眉眼间带着狠戾之色,一看就知不好招惹。
“没什么误会不误会的,对你们是不是结义兄妹关系也不感兴趣,本姑娘只告诉你们一句话,我们这几个人都中了阴灵诅咒术,为了增加生存几率,不得已,来此寻找舍利子护身,懂了没?”
金苑冷冷的说明状况。
“什么?你再说一遍?”
对面三人宛似被猛兽咬了一口,就要向后跳退。
“这是在做没用功,你们已接近我等百米之内,且赶上了诅咒爆发时,已被锁定了,不到诅咒结束,逃到天涯海角也没用;
还有,因着你们这几个错海境法师的乱入,此刻起,诅咒振幅力度空前!咱们,或许都得死在法珑寺了。”
金苑毫不客气的追加一句。
这话像是雷霆般劈落在三兄妹头上,炸的他们猛地停在那儿,身体晃起来,好悬撑不住。
“阁下不是在说笑?”
领头中年的脸色比死人脸也好看不了多少。
“我认识你谁啊?哪有心情和你们说笑?
金苑不屑的撇撇嘴。
我暗叹一声,上前几步,对着望来的三兄妹说:“方才警告你们别接近有危险,得,你们不听,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
要我说,事已至此,大家缓和一下气氛,商量一下怎么办吧,估摸着,大爆走的阴灵大潮即将席卷而来了。”
“你是谁?”
忐忑难安的中年女法师阴冷的盯着我。
“哼,你们先自报姓名吧。”
刘绕上前,接住话头。
抱着梵文木盒的邱铜锤跟在刘绕身侧,一副警戒的模样。
对方视线转到他俩的身上,一时间,场面僵滞。
“唉,今夜就不该上山来,二妹,三弟,是大哥害了你们。”
领头中年自责起来,打破了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