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d7ffr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真的不是重生-第1429章 這就是命閲讀-pxiqq

真的不是重生
小說推薦真的不是重生
“啊?”小姑娘微张着嘴,又进入了呆萌状态。
“你愿意和王淼处对像吗?”
小姑娘有些羞涩,大眼睛骨碌骨碌的,看了看张彦明,又瞄了瞄王淼,抿着嘴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你们家几个孩子?”
小姑娘竖起两根手指。王淼说:“她还有个妹妹,上高中。”
还好。张彦明点了点头,不是独生女就好。
“那个王姐和你们家是熟人是吧?”
“嗯,我们两家是邻居,很好的邻居,小时候她就带着我玩儿。”
“她比你大不少吧?”
“不多呀,就三岁。她和,他一边大。”小姑娘用下巴指了指王淼:“她都有小孩了,会叫姨姨。”
那可够早的。张彦明愣了一下,他以为那王姐至少三十出头了呢,没想到才二十六。不过也正常,满足婚姻法定年龄都可以结婚生子。
“那你们去逛吧,我去和小王说几句话。”张彦明想了想,安排了一下。
王淼有点迟疑。
“没事儿,我就到工具店里。去吧。你们也自由活动。”张彦明又对其他三个安保员说了一句,扭身往工具店那边走。
三个安保员相互看了看,还是跟在了张彦明后面。这就是职业习惯了,再说三个大老爷们也确实没什么好逛的,又不好和王淼他们俩一起。
张彦明也没管,径直进了工具店。
“你好……老板。”王姐正好迎门站在那,张彦明一进来就看到了她。
“我找你说点事儿。”
“什么事儿?”王姐愣了一下,有点没明白。
“王淼和,和那个,她叫什么?”
“哦。孙莹,莹莹。他们怎么了?”
“你和孙莹家里熟悉吧?”
“嗯,老邻居了,我小时候我们两家就住在一起,楼上楼下,她爸妈和我爸妈的关系挺好的,两家经常一起出去。怎么了?”
“你感觉王淼怎么样?”
“挺好啊,年纪也合适,又是安保员。莹莹是个小迷糊,对像就得厉害点,精明点。”
其实还有个原因王姐不好意思说,那就是王淼是二十六岁的少校。这可不是大街货。
而且王淼长的也帅气,又是跟在大老板身边的,人品各方面肯定不会差。所以王淼来约孙莹,王姐才自做主张的给了假。
“现在有这么个情况,”
张彦明点了点头:“我很重视安保员的婚姻问题,也乐于促成。但是王淼的工作地点是在京城,平时要跟着我到处跑。
这个你能明白吧?平时他能来鲁尔的机会很少很少,除非是我回来。
这事儿就有点难受,所以,我想问问你,能不能把孙莹的父母约过来,我和她们见见面,谈一下,如果有可能,我把孙莹调到京城去工作。”
“到京城能做什么?”
“这个看她自己吧,商场,超市,地产公司,物业,机场,或者在我媳妇办公室,都可以。除了物流和安保公司都能进,看她喜欢做什么。”
王姐有点小惊喜,雀跃。她是独生女,孙莹就像她妹妹一样,有种感觉妹妹遇上好机会要一步登天了那种发自内心的欣喜。
其实这东西真的是缘份。
孙莹从小就是迷迷糊糊的性子,大学毕业想出去工作家里都不太放心,
她家里想让她考公务员,可是又没什么门路,考了两次都没能行。正好王姐被枫城招了过来,担任博物园冶金园这边的纪念品销售管理,就把孙莹带过来上了班。
这才两个月不到,就遇上王淼了。
从玄学角度来说,这就是命。
“我打个电话。”王姐掏出手机翻号码。
“她父母是做什么的?”
“我叔在砂轮厂,我婶以前也在厂里上班,后来改制出来了,现在就到处打打零工。她闲不住。”
“住在哪?”
“小南那片儿。”
“那叫辆车过去接一下吧,挺远的了。”
张彦明随口嘱咐了一句,走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来。
要是王淼这事儿成了,那孙莹的父母这边也得管一下,最好就是安排过来自己公司上班,可是这边有点远,不管是去厂里还是到博物园都远了。
家里还有个学生呢。
那就只有去商业广场那边,那边距离小南要近一些,两三公里的距离。
关键就是那边,合适的岗位有点少,孙莹妈妈还好安排一些,商场超市都可以,孙莹爸爸那边就有点费劲。
你总不能指望着一个在工厂里当了半辈子工人的人,出来就能坐办公室搞管理了。除了国企都不太可能。
实在不行就在商场里给他们弄个档位卖卖服装鞋帽吧。那边商业广场里有几层是分租的,安排个地方应该不难。
张彦明掏出手机给这边枫城广场的物业经理发了个短信,问还有没有位置合适一点的档位。
很快经理回了信息过来,档位没有,门市还有几间没定下来。
鲁尔的商业氛围很浓郁,全国各地来这里做生意的人相当多,四层楼的分租档看着不少,根本不够分,现在高价求转让的条子早都把公示栏贴满了。
门市因为租金要高不少,经营风险更大,所以成交的速度慢了不少,就算这样也就只剩几间了。
位置比较好的还有两间,不过面积稍大了一点儿,有两三百个平方。
广场这边,餐饮都集中在楼上休闲娱乐层,下面门市是不可以做餐饮相关的生意的,这也是门市出租有剩余的原因。
问清楚情况,张彦明心里有了底,这才抬头看向王姐那边。
又等了几分钟,王姐打完了电话走过来:“我叫了车去接,晚一会儿就到。”
张彦明也没问她是怎么说怎么解释的,而是问了别的事:“你感觉,孙莹的父母,适合做生意吗?”
王姐想了想,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孙叔一直在厂里,孙婶儿,也没做过什么生意。她从厂里出来这两年就打零工,没听她说过想做什么。”
“主要做什么?”
“我还真不太知道,就是平时说话偶尔听几句,好像在印刷厂做过,还去给电子厂做过组装,收拾卫生什么的也干过。
也只有这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屁事不做享受着高福利待遇的所谓专家才能说出这种话来。因为他从来不用承担责任和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