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lga9p好看的都市异能 劍宗旁門 愛下-第三百三十三章 神愛信者推薦-5ebgm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黎明前的黑暗总是最最深沉与冰冷的,在这黑夜中有许许多多人带着饥饿与绝望昏睡着,他们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继续活下去了。
西秦大地上的人们其实十分淳朴与简单,他们不求过得怎么样,只求能够依靠自己的努力让自己活下去……但是现在,只是这么一点简单的要求似乎都难以达到了。
家里是还有一些存粮,但是这些粮食怎么够啊?最多一个月,他们就要彻底断粮……偏偏,安阳城方向还一点声音都没有,民众们心中很是担忧,未来也看不到一丁点希望。
就是在这种背景之下,黑暗的黎民之前,许多人在疲惫的昏睡中竟然都做了一个梦……
那是一条大河蜿蜒穿过的巨大山口,巍峨的崇山让人一下就想起了天裂山。而下方茂密的植被也使得他们一阵眼热……更为重要的是,一条凿刻于山腰间,高悬于大河上的崭新山道蜿蜒而行,一直通向这山口的北方……
于是一个声音似是温和又似是威严地响起:“若信吾,则向北可生!”
震撼的声音过去,许多人茫然地从睡梦中醒来……恰逢此时黎明降临,原本黑暗的天空一下子明亮了起来。
黎明的光线似乎也照亮了众人的心田……“若信吾,则向北可生!”
神谕一般的声音依然在他们耳际回唱,但是心中开始犹豫……毕竟真的迈出那一步选择背井离乡,无论如何都是需要巨大勇气的。
……
“伟大的黎明之主啊,你是希望的启迪……”
“晨曦之神,您一定是能够给人带来希望照亮前路的晨曦之神!”
“肯定是佛祖显灵了,佛祖,谢谢您对信徒的指引……”
“道尊在上,弟子叩拜……”
苏礼正打开了赤老的封印亲自入场饶有兴致地听着这些祈祷的声音,他不在乎对方是在向谁祈祷,只是觉得很有成就感也很有趣。
他这也算是在提前体会作为一尊神灵的感觉了……虽然这些祈祷对于他来说完全可以算是‘目标错误’,他根本收集不到任何信仰愿力,但他就是觉得好玩。
作为戒灵的赤老心丧如死……它如同一头奶牛一般,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还是属于别人的。原本这样也就算了,结果刚才苏礼一口气将所有积累下来的愿力都给消耗掉了却连一丝回馈都没听到……
这种感觉着实是令它痛苦极了……这可都是抽它的魔气转化来的愿力啊。
“拜托,你下次施展‘神迹’的时候能留下自己的神名吗?不然这都是给他人做嫁衣啊!”它心如绞痛,然后忍不住咆哮了起来。
苏礼被吓了一跳,没想到事到如今这赤老还敢对它这么大嗓门啊。不过的确,他在作为神灵一道上还太过肤浅了,或许需要这么一个导师进行指点。
所以他难得地以一副受教的表情说道:“我明白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赤老忽然觉得心情就明媚了许多,仿佛苏礼将它好不容易积累下来的愿力都给抽干都没那么可恶了。
它心情好了之后,就忍不住给苏礼建议道:“既然你连空白神位都有了,那么我就建议你快点决定一个神职吧,唯有确定了神职才能够很好地处理信徒的问题,否则只是用魔气来催动神术的话,效率太低了。”
苏礼听了为之侧目,总觉得赤老这是想要坑他,所以对这个话题他很是克制地不予讨论,随手又吧这器灵给封印掉了。
然后时间又过了一个月左右,苏礼在这段时间里一直关注着天裂山以南的灾情。
蝗灾依然在肆虐,只是有往南进入多山的巴蜀地区的倾向。苏礼明白受灾的民众很难再坚持更久,可是令他有些沮丧的是哪怕都这样了,都没有发现灾民进行大规模迁徙的迹象。
果然,这些淳朴的老百姓们除非是真的活不下去了,没有任何人会选择背井离乡。
但是真到了活不下去了才离开,这一路上会发生的死亡可想而知。
苏礼或许有救助之心,但是他却觉得没有必要去付出那些力气了。
这段时间他也在赤老那边聆听祈祷,但是听得最多的依然是对‘医仙’的崇拜。也就是安阳城中他那群徒子徒孙们在不断地宣扬他的医仙之名。
但是先前那耗费了大量愿力施展的入梦神迹却已经几乎没有任何回馈……就像赤老所说的那样,他没有使用自己的神名,所以那些民众都自然地将这事算到了他们各自的信仰头上。
没人愿意信他的神迹而北迁,就连他这个施展神迹的‘神’都已经被人遗忘。这件事情对苏礼心中终究是有些打击,因为他自觉地自己真心的付出没能得到很好的回报。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已经被各种杂音折腾得思维迟钝的赤老却是忽然激灵了一下,它将一份祈祷送到了苏礼的意识之前,然后说道:“这是找你的,但是我处理不了。”
苏礼好奇地将意识投入这份祈祷中,然后就在恍惚中看到了一个景象……
在一片可悲的荒原背景下,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虔诚地望着北方祈祷……
“伟大的神啊,无论您是哪一位,我们家都已经遵从了您的谕旨往北边来了。”
“伟大的神啊,我知道这很难以启齿,可是我们恐怕难以抵达您神谕所展现的那个地方了……我们太饿了,奶奶已经饿死在了路上,爸爸妈妈也已经四天没吃东西……还有弟弟,他才那么小……”
“伟大的神啊,作为信徒的我们不该要求那么多,但是我们真的好饿、好饿……”
苏礼一下子从这祈祷中脱离了念头,然后心中郁郁有些难以平复。有人信他,真的是往北边来了。但是他们很可能也要饿死在路上了……
怀着这样的心事,他忍不住就一下奔回了剑崖之下,来到了神树下看到了仿佛永远在那等待着他的椿。
“妾身的眷者啊,看来你遇到了为难的事情。”椿带着温柔的笑容令人如沐春风。
这是个一切都了然的笑容,仿佛苏礼身上发生的事情尽在她的预料之中……
她,总算是在苏礼面前有了一番上神之尊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