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nfhza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白首妖師》-第二百三十章 一場笑話-zuza3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整个殿内,一下子变得静悄悄的。
不知有多少目光,皆傻傻的落到了方寸与那位神目公子的身上。
谁能想到,这位神目公子娓娓道来,有理有据,但最后指向的,居然是守山宗?
倘若他一上来便说了这个结论,那估计无人会相信他,可是在他抽丝剥茧,一点一点说出了自己的推敲过程之后,却一下子生出了种让人不敢反驳,便是想不信都难的感觉。
毕竟,人家可是连具体的某道神通术法都说出来了啊……
就算你不承认,那将这两道术法施展一下,对比一下焰痕,不就清楚了?
七族的白家公子、薛五先生、百里先生几个,已然对视一眼,面露微笑,看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很明显,他们是早就认定了第二次的鬼官出手,本来就是方寸安排的,哪怕没有证据也这么认为,如今见得神目公子真从这件事上找到了线索,心间自是欣喜若狂!
尤其是神目公子说出来的话,与他们是不一样的。
哪怕论起修为与辈份,这神目公子或许还比他们低了,但他说出来的话,便是证据!
他的指责,任何不容人置疑!
……
……
“坏了……”
而见到殿内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看在了方寸的脸上,殿外,正混在了人群里,暗中观察着这一切的红桃娘子等人,也皆大吃了一惊,自从传出了神目公子要细查这些事的时候,他们便已经预感到了不妙,只能寄希望于自己这些人之前做的手脚够干净,不会留下破绽。
按理讲,神目公子就算想查到守山宗,想查到方二公子身上,也会有个顺序,他们应该先查到当时动手的那些人,再从那些人查到自己这些人的身上,然后再顺着自己,摸到方二公子身上,如此一来,他们便有足够的时间,斩断所有的线索,甚至于杀人灭口……
反正当时动手的人,皆是以生死符控制的,杀了也不心疼!
但百密一疏,却是连他们也忘了一件事……
之前为了控制这些人,非但喂了他们生死符,还传授了他们一些守山宗的术法,便是因为这些术法,一下子露了底,竟使得神目公子的目光,直接看向了守山宗的方向……
对于他们来说,这已经是难辞其咎的大过!
……
……
“精彩,真是精彩!”
而在无数望过来的目光里,方寸轻轻笑着拍起了手。
在这死寂一般的大殿里,显得尤其的清晰。
他身边的青松寒石两位长老,以及小徐宗主、鹤真章、梦晴儿等,都已经一脸惊疑的向他看过来了,就连神目公子身边的孟知雪,这时候脸色也分明有些微惊,目光复杂看了过来。
“方二公子觉得我的推敲如何?”
神目公子陆霄,目光轻缓,静静的看着方寸。
他似乎已经准备好了面对方寸提出来的任何置疑。
“很不错!”
方寸轻轻点了点头,目光扫过了场间诸人,笑道:“既然这位陆小友已经将话说到了这个程度,那么作为他的长辈,也作为守山宗长老,我是不是应该配合一下,展露几分?”
众人听得,皆是心里微惊。
一边七族的薛五先生已冷笑道:“这是当然,便是老夫,也没想到陆贤侄一番推敲,捉到的却是守山宗的马脚……呵呵,守山宗乃是清江六宗之一,向来光明坦荡,说是他们做的,我是不信的,但既然话已说到了这种程度,那何不演示一下术法,对比一下这焰痕?”
说着呵呵一笑,道:“若是冤枉了守山宗的,也好还你们一个清白嘛!”
场间不少人目光都变得惊疑。
话已说到了这份上,便不由得人不去做了。
守山宗若不演示一些那两式术法,便是心里有鬼。
而若是焰痕对比相同,那便是百口莫辩。
可望着他们的眼神,方寸却神色平和,笑道:“正该如此!”
说着,他手掌轻轻摊开,掌心里已经出现了一朵犹如黑莲也似,静静跳动的火焰。
“此乃守山宗炼魂莲火!”
方寸说着,掌心轻轻摊开,火焰倾落在了地上。
地面的青石砖,顿时被烧出了一朵莲花状的焰痕,丝缕黑焰升起。
满殿的人都同时伸长了脑袋去看,口中“哦”了一声,都看了出来,这焰痕并不相同。
方寸动作缓慢,又左右两手,在身前交织成了一个印法。
“这是九地焚心印!”
他说着话时,那印法周围,已引动丝缕阴柔火意,然后慢慢落在了地上。
“滋!”
青石砖被烧烫,出现了一方明显的焰痕。
……
……
“这……”
周围不知有多少人正一脸紧张的看着方寸的动作,而在那焰痕出现的一霎那,顿时有不少人惊得眼睛都一下子瞪圆了,七族方向,更是响起了一串“果然如此”“完全一样”的话。
再紧接着,顿时便是所有目光,齐唰唰落在了方寸身上。
焰痕已经对上,分明便是守山宗的九地焚心印留下来的痕迹。
这守山宗还有什么说的?
一边的七族炼气士,已装模作样,身形动了动。
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一言不发,便要上前拿人一般,只不过,任谁都知道,就算真是证明了守山宗术法所为,甚至就算有明确的证据证明了是方寸所为,他们也不敢拿人,别说他们,郡府都不一定敢拿人,这时候摆出这个举动,其实就是为了要恶心一样方寸罢了。
……
……
“看样子我的记忆还不错,没有记得混了!”
而神目公子陆霄,看到了那焰痕之后,神色也变得轻淡,然后他静静的看向了方寸,轻声道:“陆霄相信,此间定有隐情,这第二桩案子,并不能证明鬼官便在守山宗,但既然牵扯到了守山宗,那还请方二公子开解一番,释我心间之惑,也好继续追查那鬼官之事!”
这话已经是要将军了。
“话说的不错,不过本公子还有一点疑惑!”
迎着众人的眼神,方寸轻轻点头,看向了神目公子,道:“你因这一片小小的焰痕,查到了我守山宗的身上,铁证如山,不容开解,但我好像,这焰痕你是从哪方卷宗查到的?”
“嗯?”
殿内人皆有些诧异,不知方寸到了此时再问这些做甚。
而那神目公子,则是不疑有他,轻声开口,道:“清江青牛岭案第二卷,第七页!”
方寸微一皱眉,道:“我可否一观?”
神目公子微一点头,道:“自然可以!”
此前这所有的卷宗,都在清江郡府放着,神目公子毕竟不是郡府的人,哪怕他名声再高,也不能将所有卷宗都收在自己身边,不过借阅,或是抄录副本,还是可以的,而他昨天于神台之上的翻阅卷宗之时,清江郡府所有有用的卷宗,也都已通小型挪移之阵送了过来。
既然方二公子要看,自然不能拒绝。
虽然九仙宗弟子都有些不明白他怀疑什么,还是依言,去将那一卷卷宗取了过来。
这看起来只是很普通的一份卷宗。
方寸随手拿了起来,翻得了两页,便忽然停下,凑到了身边的小狐狸身边,低声问了一句,那小狐狸皱着眉头,仔细看了一会,拿小爪子指了一下,然后方寸便也笑了起来。
他笑着,将卷宗合上,扔到了神目公子面前。
“你再看看!”
“你……”
见得方寸竟是直接将卷宗扔了过来,还是扔到了地上,九仙宗弟子尽皆色变。
陆霄师兄在他们眼中,犹如神明,谁人敢在他面前做这等无理举动?
倒是那位神目公子,似乎并不觉得这是侮辱,动作很自然的将那一卷卷宗捡了起来,拿在手中轻轻翻了起来,这卷宗他已然看过,完全可以背下其中的内容,可是这时候既然方寸如此说了,他便也看得更认真,一行行字迹扫过,然后他的脸色便渐渐生出了变化……
看不出他的脸色是喜是怒,只能看到他眉梢都微微凝了起来。
“出了什么事?”
满殿之人皆察觉了不对,皆伸长了脑袋瞧着。
“这卷宗是何人递过来的?”
神目公子看了半晌,才低声开口问道。
一边的郡府薛掌令闻言急忙道:“皆是由郡府文书,连夜整理,经由小挪移阵送到了灵雾宗来的,期间未经他人之手,一出了郡府临时案房,便直接递到了神目公子的手上……”
说着也不由得有些担忧:“有何问题?”
“这卷宗被人动过手脚!”
神目公子轻声道:“前后的字迹有些不同!”
“哗……”
所有人闻言皆紧张的站了起来,嘴巴大的能塞一个鸭蛋。
卷宗被动了手脚?
那若是这是一卷有问题的卷宗,又如何还能作为指向守山宗的凭证?
“前后字迹差别如此之大,连我身边的狐狸都看得出来,为何你没有看出来?”
而方寸这时候已经凝起了眉头,怫然看向了神目公子陆霄。
陆霄的脸已经变得有些难堪。
过了好一会,他才低声叹道:“或许是因为我昨天看得太快了……”
……
……
轰!
大殿里出现了一片压抑不住的轰然声。
一时所有人的目光变得有多惊疑,便多惊疑,甚至露出了些无法形容的荒诞之意。
神目公子陆霄现身灵雾宗,所行所为,惊人之处,便在于他天资着实高绝,本领超乎寻常,他只用了一夜时间,便看遍了有所鬼官的所有卷宗,甚至记下了其中每一个细节,还从这海量的信息里面,前后对应筛选,最终找到了一条极为重要的信息,剑指守山宗……
这等等本领里面,他最让人惊叹之处,便在于看东西之快!
可如今,竟是偏偏他自己都承认了因为他看东西太快,所以才没有意识到这点疏乎。
那这如此一来,整个的推敲与整理,岂不都成了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