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flk8i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三國之西涼鄙夫 線上看-第二零二章、君何志邪看書-lxr7z

三國之西涼鄙夫
小說推薦三國之西涼鄙夫
却说华雄说不愿见戏忠变成他乡之鬼后,饮宴上就陷入了沉默。
戏忠先是一脸的愕然。
继而,就捏着胡须陷入自己思绪中。
他是真没想到,两人的赌约,华雄让他答应的事,竟然是劝他回乡里颍川。
以他的聪颖,当然明白华雄口中他乡之鬼是指什么。
凉州的苦寒气候,对人太不友好了。
他去年冬天随着杨阜到来,就觉得严冬里的朔风,犹如刀子一样刺骨。也亲眼见到,大雪连绵的日子里,不光有牛羊冻死,也有身体虚弱的老人与儿童被老天带走。
而他戏忠,身体也很羸弱。
贪杯忘食是一方面,早些年在颍川的时候和友朋放荡不羁也是一方面。
如今年不满三旬,血气方刚,还能熬得住朔风的侵袭。然而,待在凉州时日久了,随着年齿上涨,说不定还真客死异乡,做了他乡之鬼!
是故,他心里也泛起了感动。
这个华雄,相识不久,就真真切切的为他着想。
费尽心思与他达成赌约,不是为了让自己助力他积攒仕途功勋,而只是让自己好好活着。
唉…….
这难道也是看似没心没肺的西凉男儿,的另外一面吗?
或许吧。
别人,不知道。
至少华雄,是这样的人。
能遇如此友朋,我戏忠何其幸也!
心头上深深的感慨叹息,戏忠伸手给自己斟了一盏,对华雄邀杯,笑道,“忠也是七尺男儿,狩元莫要小窥于我,尚未说明何事,就觉得我难以做到。”
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也有了些西凉男儿的作风:习惯了表情的风轻云淡,言辞的避重就轻,只是偷偷将真情实感藏在心中深处,待他日有机会报答。
“嘿!”
华雄也举盏而应,戏谑的挑眉笑了笑,“志才能戒饮否?”
“有何不可!”
戏忠将盏中之酒一饮而尽后,便酒盏重重敲在桌几上,言语掷地有声,“我戏忠今日后,便不碰此物了!”
呃…….
这次,轮到华雄有些愕然了。
不过,他也很快反应过来,立即将戏谑的表情收起。
微微沉吟过后,才开口解释一番:“志才,我知你胸有韬略,本想请你暂且担任幕僚,为我他日征伐出谋划策,共襄国难。但又见你身体羸弱,在凉州征战又经常要卧雪嚼冰,怕你熬不过,所以劝你归乡里。”
说完,看戏忠表情似笑非笑。
就也笑了下,又继续开口说道,“想必志才心中也有定论,雄就不作态了。志才以后每天练习下剑术吧,不求上阵杀敌,只为强身健体。酒的话,还是要饮些的,苦寒之时,也好暖和身体。”
“好!”
戏忠颔首,语气很严肃,“我以后就爱惜身躯,少些放荡。也好早日随军征战,学那赵伟章搏个爵位,告慰宗祖。”
不过呢,他话毕后,不等华雄开口,又紧着加了句。
“恩,不知狩元,日后是如何打算?”
好嘛,这是隐晦的问及了,华雄的志向。
也不奇怪。
这个年代,但凡有才学有大志的人,都不会轻易许身于人。
【注:大汉朝期间,风气类似于二元君主制。天子是天下共主,所有人都效忠。其他封疆大吏如州牧太守等,是知遇之恩的“君”,也普遍被门下掾效忠。常有知遇之“君”死去,门下掾为其守孝的事例。如公孙瓒开始扬名大汉的事例,就是乔装为士兵,护送被发配的太守前往交州日南。】
“我的打算?”
华雄挑了挑眉毛。
戏忠接过腔,目光炯炯,“对,你华狩元,此生何志?”
“这个问题,盖太守和阎先生都问过我。”
华雄沉吟了好一会儿,才声音悠悠,“我给盖太守的答案,是想让身边人的日子,过得好一些,不沦为羌乱马蹄下的尸骨。给阎先生的说法,则是奋发图强,步步为营,不负此生男儿之身。”
说道这里,华雄就盯着了戏忠的眼睛,一字一顿。
“今日,志才你也问我,我的答案有两个。”
“其一,是今年之内,当厉兵秣马前去讨伐叛乱,为自己以及身边人搏出一个前程!”
“其二,是以后数年,我不想再因钱粮而受制于人。志才你是知道的,凉州不缺兵卒,西县产盐,但征战还需要铁,还有粮秣!”
“志向,就先是这样吧,如果这两个都无法做到,再说其他也枉然。”
“夜了,早点歇息。”
华雄根本没有给戏忠开口的机会,一番话语说完,就起身归入屋内歇息,结束了此次夜谈。
也让戏忠凝眉锁目,满脸的穆然。
不是觉得华雄言之不尽。
相反,他已经听出来了,华雄的志向。
准确来说,是野心!
兵,是立足之本。
盐巴,就是钱。
再加上铁和粮,就是雄踞一方的资本:足食足兵!
而且铁和粮秣,是西凉无法满足的。
因而,华雄的第二个答案,就是在说,等征伐叛军积累功勋让天子加重他的权柄后,就会筹划着将汉中郡纳入囊中!
就算是不能名正言顺的执掌,也有让汉中郡唯他华雄马首是瞻。
到了那个时候,他华雄能供得起数万兵卒的粮秣和甲兵,想做什么,那就不知道了。
毕竟,有些答案,不到盖棺定论那天,都是无法给出来的。
又或者说,有些事情,是随着天下大势而变幻的。
天下之大,人如蝼蚁,安能尽如愿邪?
戏忠沉思了好久。
细细的算了下,华雄如今明里暗里的实力。
如羌道的义从、护羌营、白马氐人、敢死营、乞活营、当暗子的华车部落、西县及武都的弓箭社,还有临洮张都尉的屯田养兵,等等。
越算,越心惊。
大汉朝在西凉威望仅存的地方,竟然每一处,都是华雄的心腹或志同道合者在掌兵权!
说不定过些日子,在东狼谷京观的威慑下,武都郡内如河池、沮县等地的氐人部落,也会前来表露臣服之意。
嗞…….
想到这里,戏忠如同牙疼了一样,忍不住倒吸抽气。
也习惯性的,伸手去拿酒囊。
只是手上传来牛皮缝制的粗糙感,让他的动作就是一顿,心有所悟。
谁不向往,贵胄之家的钟鼎玉食?
边陲之徒也好,他这个落魄寒门士子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