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xyuy4超棒的玄幻小說 刑警使命-第1333章 破喉嚨-7ot5r

刑警使命
小說推薦刑警使命
叶九严重低估了在乌漆墨黑的地下城找人的难度系数。
凭着一个战术灯,他压根就没办法认清地下城的全貌,自然也更难准确找到他们坠落下来的位置。
在黑暗中搜寻了半个小时之后,叶九终于放弃寻找坠落地点的努力。
这样漫无目的地搜寻下去,叶九估计,自己的体力迟早会耗尽,因为他随身携带的给养真的不多,也就是装在裤兜里的半瓶水和一块巧克力。
这块巧克力,还是易紫兮硬给他塞在口袋里的。
和大多数女孩子一样,巧克力也是易紫兮喜爱的零嘴。
只不过为了保持好身材,在零食方面,易紫兮一直都比较节制。
大部分干粮和饮用水,都搁在车里头了。
叶九承认,这是自己的失误。
倒并不是说,他应该对这一切早有预料,早早将大量的饮用水和干粮随身携带。
这是谁都预料不到的。
所谓的失误,指的是刚才离开得太匆忙,居然没想到要把越野车里的饮用水和干粮带出来一部分。
因此,现在叶九想要折回原处。
找到那台越野车。
因为他发现,在这座地下城,也是可以开车的。
只要越野车没有毛病,他完全可以开着车搜寻整座地下城,相比起步行“探索”,当然要强得多了。
不但效率更高,自持力更强,安全方面也更有保障。
一台越野车,在普通人手里,仅仅只是一个交通工具,但在叶九手里,关键时刻,却能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
但他已经在这个地下城里向前走得太远,现在想要回去找越野车,必须原路返回。
在不了解地形的情况下,原路返回是最靠谱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选择。
当然了,在四周漆黑一团的情况下,想要原路返回找到汽车也不容易,幸好叶九已经在沿途的拐角处都做了标记,一种只有他自己和曾经特战大队战友们才能看得明白的标记。
然而刚返回走了不到一条街区,突然就听到了尖利的呼救声。
“救命,救命……”叶九一惊,竟然是安怡的声音。
很惶急。
老实说,同行数日,叶九还从未听到过安怡这么惊慌失措的喊叫声。
女汉子一直都是很“豪爽”的。
“嘿嘿,小娘们,你叫啊,叫啊……”“在这个鬼地方,你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随即,就传来一个男人的淫笑声。
叶九没听过这个声音,只要不是他们车队的人,那么毫无疑问,就是马匪了。
虽然那日图说,进入大沙漠中寻找大夏宝藏的人,远远不止一阵风这一伙,还有其他的强悍人物,可与他们车队同时困在土丘城堡的,只有一阵风。
一共十一个人。
叶九记得很清楚。
哦,现在只剩下十个了。
独狼已经被解决。
当然,独狼暂时还没死,叶九并没杀他,只是用他自己的腰带捆住了他的手脚,是那种四肢向后的反绑方式,捆得像个网兜。
另外叶九还卸掉了他的下巴,免得他鬼叫鬼叫的。
在右手手腕粉碎,鼻梁骨折断,再四肢反绑,而且不能张嘴呼救的情况下,狼二哥能不能自己想办法脱困,那叶九就不管了。
看他的运气。
“啊,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些流氓……啊……”安怡的呼喊声益发激烈起来。
“噌——”这是利刃出鞘的摩擦声。
“臭婊子,再鬼叫老子宰了你!”
马匪恶狠狠地威胁道。
安怡忽然就没了声音,紧接着则是裂帛之声。
叶九立即加快了脚步,向发出声音的方向疾奔而去。
他已经听出来了,那边至少有两个以上的马匪在施暴,要是情况不怎么危急的话,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悄无声息地接近,再攻其不备,估计可以很轻松地把这两个马匪解决掉。
但现在却是顾不上了,他得抢时间。
“谁?”
一声爆喝,一个牛高马大的马匪,从前边一栋屋子里冲了出来,一手电筒,一手马刀,就是身上的衣服少点,裤子也是歪着的,造型有点别扭。
没等他看明白,一道黑影已经到了跟前。
“呼——”钝器破空声响起。
“卧槽!”
马匪大惊,一声狂嚎,挥舞马刀就要抵挡。
却哪里来得及?
既然叶九已经靠近到他身前一米之内,并且已经挥动了甩棍,以他的水准,怎么可能还有什么挣扎余地?
普天之下,在这种情形下还能反应过来的,两只手都数得过来。
但绝不包括他在内。
“噗——”甩棍击中左脸颊,马匪又是一声狂嚎,整个人离地而起,横飞了出去,足足飞出两三米之外,才“吧嗒”一声,摔倒在地,就此再无声息。
情况危急,叶九没有丝毫手下留情,这一棍几乎竭尽了全力。
这位马匪兄弟能不能活下来,和他家狼二哥一样,都要看运气了。
一棍子击飞这个马匪,叶九毫不停留,直接朝屋子里冲进去。
正在施暴的那个马匪,这时候才慌里慌张地往起站,一只手还拎着裤头,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你特么是谁?”
这是他问出的最后一句话。
叶九居然还回答了他。
“破喉咙!”
神特么的“破喉咙”……不过这位马匪仁兄也没机会懵逼,他直接就被打懵了。
叶九还是老规矩,给了他一棍子。
都用得那么顺手啦,就没必要拳打脚踢了,直接上棍子比较省时省力。
有道是:甩棍之下躺着走!这一棍子砸下去,马匪“嗷”地一声,捂着脑袋就趴下了,鲜血从他的指缝间往外迸溅而出。
不过这家伙比较壮实,也许是脑袋越笨的家伙越扛揍。
这由上往下的一棍,居然还没有直接砸晕他。
抱着脑袋就是个狂叫,叫声还特么贼难听……叶九二话不说,一脚弹出,正中马匪面门。
这下不叫了,“咕咚”一声,仰面朝天倒了下去,鼻血长流,嘴里也喷出了白沫子。
双眼翻白,四肢不住抽搐。
估摸着没个十几二十分钟,是甭想恢复过来了。
收拾掉第二个马匪,叶九这才用战术灯四下一抡。
他需要确定一下,这屋子里还有没有躲藏着第三个马匪。
可不要阴沟里翻船,被人抽冷子来一下,那乐子可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