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xlj6a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穿越從武當開始 txt-第十七章.你這是作弊!熱推-1nt14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不过转眼间,擂台之上除了陆植那渊渟岳峙般的傲立身影之外,已再无人能站立!
场下数万大军,但场中却出奇的寂静沉默,所有人都近乎呆滞般的看着陆植。
陆植转头看了一眼场下,环视众人,朗声道:“可还有谁要上这擂台一战。”
他的声音并不大,脸上的表情也十分平淡,但那股睥睨无敌的气场却是强压的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无人应答。
虽然众人这都只是初次与陆植相见,但是他的强大却是已经深入人心,近乎千人轮番上阵,却是连其的一抹衣角都碰不到,汗都未见他流一滴,此等战神般的人物,又有谁再敢轻言对抗?
好半饷之后,姜子牙才反应了过来,赶紧从看台起身道:“诸位将士,此场擂台比武选帅,结果已出,诸将可还有异议?”
姜子牙转头环视了一眼那几名被手下亲兵从擂台上扶起的西岐将领们,为首的南宫适却是仍旧还不服,大声道。
“陆道长斗战之勇武,末将甘拜下风,但是统领大军,可不止是勇武无敌便行了,昔年那蚩尤,勇武之力比之陆道长恐怕还要更甚,但最终还是败给了黄帝,便是因为其智谋军略不如皇帝!”
“所以末将还想与陆道长再战一场,比一比行军布阵,军略智谋之能!”
陆植瞥了一眼那南宫适,此人倒是纠缠,沙场搏杀不成,便准备要换成行军布阵了吗?
不过也无所谓,毕竟陆植先前便已经说过,无论是沙场斗将,还是行兵谋略,乃至是操练兵士,军阵演练皆可,他也有那个自信同样可以压服这些人。
陆植说道:“贫道应下了,毕竟贫道先前就说过,不拘沙场斗将,军略兵法皆可。”
“另外,贫道要体型南宫将军一声,蚩尤兵败,可不是败在智谋军略不如黄帝之上。”
如今这个时代,各诸侯间互相攻伐争斗之时,虽然已经隐隐有了几分后世兵家那以正合以奇胜的理念,但是各种军略兵法,却还是只停留在雏形的阶段。
虽然陆植不会以为,这个年代的那些将军,统兵大将们就不会练兵打仗了就是了。
但是在如今这个兵家理念还未彻底成型,各种兵法谋略也还未被整理出来,让所有人都能系统性的学习参悟的年代,除开那些真正天赋异禀,能无师自通这兵法变化之人外,还真没人能在纸上谈兵上战胜陆植!
当然,也只是纸上谈兵,真要上了战场,指挥大军作战,在那瞬息万变的战局之下,陆植也不敢保证自己就能轻易指挥大军战无不胜。
毕竟他虽然没少上战场,也经历过不少恶战,可全盘操控战局,指挥大军征战,他也是头一次。
虽肯定不至于会与那位留下了纸上谈兵一说的赵括一样,但他也很清楚,不是上过几次战场,懂得六韬军略,孙子兵法三十六计就能化身军神了。
但至少用来压服南宫适等人,却是足够了。
而且封神大战之中,说实话,凡人将士们的争斗比拼,其实并不算最主要的,更关键的,还是那些仙神修士们的斗法。
所以陆植倒也并不怯阵,直接并应下了南宫适的挑战。
依旧还是南宫适等将领们轮番上阵的车轮战,而且这一次,他还专门请来了姬发与姜子牙作为裁判与出题人,由他们两人商议出议题,然后陆植和南宫适等人各自作答,拟定军略,则优取胜。
姜子牙与姬发两人商议了一番后,给出了出题。
“若一日,你等带队行军,前往阵前与人交战,路经一座峡谷,峡谷之中或许有敌兵埋伏,但军况紧急,不容你们仔细勘察或是绕道,你等要作何应对?”
南宫适先答:“末将选择强攻!”
陆植说道:“贫道会以土行之法平了峡谷。”
姜子牙嘴角抽了抽,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评论了,平了峡谷…你这是作弊啊!
“咳咳。”姜子牙咳嗽了几声,说道,“陆师兄,这是军略较量,以术法或个人勇力逞威的话,却是不太合适。”
陆植却是不以为然的说道:“所有的军略妙计,不都是为了达到目的而存在的吗?”
南宫适涨红了脸,争辩道:“你…你这是耍赖!”
陆植瞥了他一眼,也没搭理他什么,只是说道:“也罢,既如此的话,那贫道便将自己代入凡俗来考虑吧。”
姜子牙点头:“如此便好,那我便再出一题,假若….”
议题发出,南宫适那边还在冥思苦想着对策与破局之法,陆植便已经随口答道:“调虎离山,以部分兵力佯攻敌之必救,将敌人引离城池,后率领大军攻陷城池…”
“…….”
“…十倍兵力于敌军,则围而不攻,困敌于城中,使其自乱消亡….”
“….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
南宫适看着侃侃而谈的陆植,人都懵了,第一次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有时候比人与狗之间的差距还要大!
姜子牙与姬发亦是心中惊奇震撼,就算是他们,都从未想过,这行军打仗,居然还有这么多的学问!
尤其是那句攻心为上,简直让他们有种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之感,若是行军打仗真能做到那般地步,那必定是百战百胜,将敌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陆道长大才!”姬发突然走上前来,冲着陆植深深拜下,“早先便听闻,陆道长当年曾在朝歌入仕,造出水车曲犁,又培育出十倍收成之稻种,传播耕种之法,让天下万民再无饿殍之患。”
“后又造纸利民,创造珠算之术,著医术流传天下,使苍生不必再受疾病之痛,功德无量…直到此刻,孤才知晓,原来道长于行军领兵一道上,亦是无人能及。”
“孤王在此,请求道长看在这天下百姓的面上,入我西岐为帅,统领我西岐三军,助我等攻伐殷商,掀翻无道,还天下万民一个清平盛世!”
陆植看了一眼深深拜下的姬发,此人倒是会事。
“武王,快快请起,贫道既然来了,自然会为这伐商大业尽一份力,这三军主帅之位,贫道当仁不让!”
伸手将姬发扶起,陆植这才又看向了一脸恍惚的南宫适,问道:“南宫将军,现在可心服否?”
“我…”南宫适张了张嘴,又见到对自己抬首示意的姬发,他心中顿时明了,此事已然没有变化的余地了。
毕竟就连姬发公子都已经被这陆植道人的本事所拜服,他又如何能再有不同意之理?
而且这一次,他也的确是输的心服口服,这陆植道人的确天纵之才,无论是武艺还是兵法谋略,都比自己强的太多了,既是自己技不如人,那还有何话可讲?
想到此,他心中轻叹一声,当即正了正脸色,以下属之礼单膝跪下拜倒:“末将,拜见元帅!”
其它几名西岐将领见状,无论心中究竟是何想法,也都已经明白,此刻事情已成定局,早已经由不得他们反对了。
“末将拜见元帅!”
“元帅之能,属下佩服,从今日起,元帅有命,属下必刀山火海亦往!”
中西岐将领纷纷拜倒,奉陆植为帅,且不提他们当中是否还有人心中不服,但至少在明面上,已经无人再敢质疑此事了。
姜子牙也是笑呵呵的走了上来,冲陆植抱了抱拳:“恭喜陆师兄,继任我西岐三军主帅,从今以后,有了陆师兄率领大军,我西岐必将战无不胜!”
姬发也凑了上来,说道:“如今统军大帅既已选出,那该当召集我西岐兵将军士,请他们来拜见陆帅,自此以后,以陆帅马首是瞻。”
姜子牙点头应和道:“合该如此,便请陆元帅下令,召集三军,宣布封帅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