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jqq3r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txt-第四百五十八章滾下來(君君宏加更)閲讀-bfw8i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乐呵呵的拍了拍杨泰的肩膀:“你这家伙吃胖了不少,看来禁卫军最近一年来的油水不错嘛!”
“我说,你这家伙把守宫门,进宫面圣都得经过你,没少贪污受贿吧。”
杨泰脸色发窘的看着柳大少赔笑了起来:“王爷说笑了,末将这是人到中年不得已啊,吃什么都长肉,末将也没办法。”
“王爷什么时候回京的,怎么也不提前知会朝廷一声。”
“想家了,就带着几十个弟兄回来看看,正好今日是朝会,本王岂能不来上朝。”
“王爷这么说,末将还有些不习惯,王爷主动上朝,想来酒楼里的说书先生又有的说了。”
“你这家伙,嘴还是这么油,早朝开始多久了?”
“快半个时辰了。”
“这么久了,本王就不陪你叙旧了,咱们有机会一起喝酒。”
“好,等末将不当值,末将一定赴约,王爷这边请,末将失礼了。”
柳明志微微颔首走到一旁,被杨泰搜查了一下身上,宋清他们几个不少人与杨泰相熟也得被搜查一下,这也是没有办法,规矩便是规矩。
杨泰搜查后便将柳明志他们放进了宫里,对于宋清二十三人腰间的佩刀杨泰并没有扣留下来。
将领有权带兵刃入宫,只不过需要放在勤政殿外的解兵架上。
入宫之后,柳明志二十四人龙行虎步的朝着勤政殿不疾不徐的走去。
对于宫里禁卫军好奇的目光全然不在乎。
半柱香功夫,柳明志等人终于赶到了勤政殿前,柳明志听着殿中传来的争议声轻轻一笑,转身看着宋清众人对着殿外的解兵架努努嘴。
“解兵入殿。”
“得令!”
宋清等人将佩刀解下搁置在解兵架之上,柳明志这才一马当先径直朝着殿中走了进去。
“臣柳明志参见吾皇万岁万万岁!”
“臣宋清!”
“贾正经!”
“程凯!”
“周宝玉!”
“封不二!”
“叶宝通!”
“宁超!”
“唐儒”
“蒋磊!”
“韩鹏!”
“韩忠!”
“张峰!”
“………”
“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万岁。”
嘈杂的勤政殿登时安静下来,安静的落针可闻。
殿中迟迟没有动静,柳明志仰头望去,看着龙台之上空空如也的龙椅眼眸一眯,缓缓地站了起来。
李晔竟然有没有临朝。
宋清等人怔神了一下,也跟着柳大少站了起来。
柳明志缓缓地朝着龙台下走去,目光静静地环视着殿中的每一个官员。
有自己相熟的官员,也有自己完全不认识的官员,这些官员如今全都愣愣的看着自己。
柳明志环视了一下殿中的官员,朝着跪坐在守卫的庆王李柏鸿走了过去。
“二哥,陛下呢?”
李柏鸿惊喜的看着突然而来的柳大少,急忙起身站了起来。
“妹夫,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二哥,这事以后再说,陛下呢?”
李柏鸿脸色复杂的瞄了一眼空荡荡的龙椅:“说是龙体抱恙,不方便临朝。”
柳明志默默的点点头:“龙体抱恙,不方面临朝,御医来了吗?”
“没有!”
“龙体抱恙,太医竟然不来,成何体统。”
“妹夫,我等身为人臣,自然不敢………..唉………..”
柳明志含笑点点头,看了一眼龙台之上的跪坐龙椅旁边,手持一卷圣旨的大总苏安眉头微微一挑,朝着中间中间走了过去。
“杜宇,孙明峰。”
“末将在!”
“去太医院请几个医术高明的太医速速入宫,为陛下诊治。”
“末将领命。”
杜宇两人一走,文武百官终于反应了过来,不少跟柳大少相熟的官员急忙起身笑呵呵的朝着柳大少迎了过来。
“下官参见并肩王!”
“王爷,下官有礼了。”
“王爷,一年不见,身体可还安好?”
“王爷………..”
勤政殿顿时热闹了起来,尽半的官员朝着柳大少迎来问好,柳明志也淡笑着一一回礼,只是目光一直未离开跪坐在原来户部尚书姜远明位置上的中年人。
“肃静,这里乃是朝堂,你们乱糟糟的成何体统,咱正在宣读陛下的圣旨,尔等还不赶快归位!”
尖利的声音传来,打破了殿中的喧闹声。
百官一愣,下意识的将目光看向了跪坐在龙台上脸色有些涨红的大总管苏安。
一些年轻官员望着苏安的目光有些躲闪,不敢与苏安直视,一些年长的官员看着苏安,再看看身边的柳大少,待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脸色愤怒的苏安,目光充满了玩味之色。
柳明志拨开了身边的官员,缓缓地朝着龙台下走去,目光淡淡的看着苏安。
“呦,这不是大总管苏安吗?一年不见,大总管竟然长胡子了,怎么着?莫非大总管练了什么绝世武功不成,竟然将那玩意还给练出来了?”
苏安闻言,登时脸色绛紫了起来,看着柳大少身体有些颤抖:“并肩王,你…..你…….咱乃是替陛下宣读圣旨,你羞辱咱便是羞辱……….”
柳明志目光一眯:“你什么你?那个位置也是你能坐的?给本王滚下来。”
“什么?你说什么?”
“本王说让你滚下来,你最好识趣一点,否则本王要是请来了打皇金鞭,你可不是滚下来这么简单了。”
感受着柳大少充满煞气的眼神,苏安下意识的一哆嗦,吞咽了一下口水。
望着柳大少阴冷的目光,苏安仿佛从柳大少的目光中看到了几十万兵马朝着自己冲杀了过来。
望着周围不少官员促狭的眼神,苏安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怨念,随即一闪而逝,犹豫了一下站了起来。
“咱下去宣旨,咱这就下来宣旨。”
苏安不敢跟柳大少对视,卷起圣旨朝着龙台下走了下来。
“慢着!”
苏安一愣,诧异的看着站在李柏鸿身边的柳大少。
“王爷,还有别的事情吗?”
柳明志冷冷的看着苏安嗤笑了一声。
“怎么着?没了那玩意还能影响听力不成?”
“本王说的是让你滚下来,而不是走下来!”
“你这是滚吗?”
苏安目光中带着被羞辱的神色,兰花指颤巍巍的指着柳大少。
“你………..你………..并肩王,咱尊重你的身份,你别欺人太甚,咱可是奉了陛下的旨意传旨的。”
“呵呵…………看来苏大总管是真聋啊,也罢,本王最近学了几手医术,专治各种疑难杂症,既然如此本王就给你治治这听不懂人话的耳聋之疾。”
在苏安以及文武百官愕然的目光中,柳大少身影一闪留下一道残影朝着苏安飞跃了过去。
一声惨叫声传来,百官这才发现,方才还驻足龙梯之上的苏安苏大总管被柳大少掐着脖子横按在了地上,脸色绛红的挣扎而来起来。
“王……….王爷……..咱乃是………天子近侍,代表陛下………..的颜面,你要造反……不成?”
柳大少挑着眉啧啧两声。
“太祖高皇帝的训子石碑就在殿外立着。”
“后宫与宦官不得干政。”
“你可别给本王乱带帽子。”
“别说给你治治耳聋,打死你,本王也是代替先帝整顿朝纲。”
“本王再问你一次,现在能听懂人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