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8o9ud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影視世界當神探討論-番外:宴會之旅7相伴-fxx4h

影視世界當神探
小說推薦影視世界當神探
(感谢盟主读者20200713171543009147044对本书的大力支持)
如此想来,今天发生麦克斯跳海逃跑的事,说不定还是她刚赚了一笔钱的原因,这笔钱就是游艇那伙人订制趴体甜点的利润。
麦克斯对做蛋糕既有不错的天赋,也有一定的兴趣。
这些她又跟路克混一块做了太多蛋糕,虽然很多时候就是高呼上帝离场,但事后路克还是“等价交换”,给她意识里填进去了大量正规甜点师的技巧。
这个过程很长,而且是从基础一点点传输,本质上与麦克斯认认真真研究十多年手艺没什么区别。
路克干掉的坏蛋里,有甜点师能力的多少还是有那么几十上百个,有一两手个人“秘技”的更是难以计算。
这些技巧用自由技能模块融合在一起,就变成了初级甜点师的能力。
被初级能力多年“灌顶”的麦克斯,手艺绝对能去顶级餐厅当甜点师。
有这种手艺的她,虽因穷神附体捂热不了钱,但专门找她去做宴会甜点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美国普通收入家庭偶尔过节会掏钱请个三流大厨,专业甜点师这种花销既没必要,也承受不起。
订制甜点加现场秀几段最花哨的奶油拉花,一次纯利润一千美刀起。
看在钱的份上,麦克斯还是会适当接受一些订制现场秀的业务。
当然,穿上正儿八经的厨师服,以甜点师的身份接受众人的赞美与表扬,也是其中“微不足道”的原因之一。
今天,她的订制业务和表演场地本来是在几百米外的另一处豪宅。
结果主办者在内的部分富二代脑袋一拍,决定出海在游艇上high一阵再说。
老司机麦克斯都不用琢磨,就知道这群家伙肯定是想嗨点杂草。
她虽然已经戒了很多年,但别人嗨关她屁事。
路克这些年给她灌注过不少生命一号,闲暇时还会亲身教导她贴身关节技,都是能秒断(脱臼)肢体的那种。
没有超能力的富二代,麦克斯一个弄残废十个都不费力。
遇见超能力者,那他送的纳米护胸足够她自保一段时间。
那艘游艇上显然没有厉害人物,至少没有对她动手,否则察觉危险的纳米护胸会自动激活,带着她跑路,并向路克发送警报。
想到这里,路克才想起另一个“女配”来:“卡洛琳去哪儿了?”
以麦克斯上岸就在那里唱rap而没立刻打电话求助的行为,卡洛琳不可能在游艇上。
可……这曾经的白富美不是最喜欢掺和这种富豪宴会的订制现场秀的么?
哪怕卡洛琳在厨艺方面的天赋跟她的胸大肌一样——平平无奇,但她对上流社会的各种规矩和潜规则门清。
她还有很强烈的炫耀心理与表演(谷欠),口舌工夫一流,麦克斯只用三分手艺都能被她在旁边解说出十分炫酷。
反过来说,没有麦克斯的手艺,她能炫的硬件就会缺失最关键的部分。
因此,一般这种宴会上她都该在麦克斯附近。
麦克斯双手反抱着路克,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强烈海风,闻言只是大声到:“她在别墅里负责成品甜点的配送和解说呢。”
路克:……好吧,卡洛琳其实还是挺惨的。
如果不考虑这次富二代的乱搞,麦克斯可以去游艇秀手艺当“明星”,卡洛琳却只能看“摊位”,怎么看也像是个打杂的工具人。
不过如此一来,那就只能带麦克斯办完事后再去找“工具人”卡洛琳。
如此想着,路克驾驶的摩托艇向东边驶出了一公里,就找到了那艘游艇。
长度超过二十米的三层游艇上人影幢幢,时不时还有各种欢呼鬼叫声。
以他的眼力,还能看见几个只穿了下半截小布带的年轻女孩拿着酒杯,在一群男人中旋转舞动,顺便将酒喂进男人们的口中。
小兔崽子们玩得还挺欢。路克嘴角露出一个冷冷的笑意。
摩托艇一个甩尾,刚好与游艇平行着滑出十多米,停在了游艇尾部。
借着惯性,路克搂住麦克斯腾身而起,越过板护栏,轻飘飘地落进游艇后甲板的海钓甲板内。
失重感感吓得麦克斯紧咬住遮脸的毛巾,口鼻中发出疯狂的呜呜呜声:这特么也太刺激了,谁顶得住啊。
后甲板上两个黑T恤安保原本正在喝着啤酒闲聊。
老板儿子的嗨皮让他们羡慕,但除了过过嘴瘾,其它的什么都干不了。
更倒霉的是,为了避免某些人嗨大了发神经,从这里下海去游夜泳,他们必须在这里面对黑沉沉的海面。
连瞄一眼前甲板上姿色出众的小模特和女大学生都做不到。
直到沉闷的呜呜声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两人视线移去,刚好与飘然落地的路克和麦克斯对上。
安保之一反应快点,已经开口到:“喂,这里是私人游艇,你们从哪儿上来的?”
话虽如此,他们的警惕心却不高。
路克穿着打扮虽不夸张,但跟那些公子哥在一起久了的安保一眼就能看出不是大路货。
麦克斯?她裹着条大浴巾不说,还把脸遮住,与某些鬼混后却怕被拍照的千金小姐做法差不多。
况且这里一直无事,他们吹牛时也没留意后甲板下水处,还以为路克俩人是从前面跳下去,又从后面爬上来的。
路克看了看系统面板:嗯,还好,是两个小红名。没有大错,但也不用讲礼貌。
不紧不慢地放下麦克斯,确定她能站稳,他这才走向两个安保。
“小心。他好像不是客人。”落在后面的那个安保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开口提醒同伴,手也伸向腰间,拔出了一根折叠甩棍,咔哒一声甩开。
走过去的安保闻言,手也伸向腰间。
就在他的手碰到甩棍的那一刻,路克扬起左手,劈脸就是一记正手大耳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