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kpkjo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撿漏 txt-4362 姑婆鉤讀書-ut1kr

撿漏
小說推薦撿漏
但是!
如果真按照上面所说的从头到尾都采用黑科技解决,所耗费的时间至少至少也在三年以上。
地下暗河引流,黑科技探勘,盾构机开凿,再到各条洞穴的捋顺找到这处最大山洞。
光是这些进程至少也得要一年的功夫。这还在工程顺利的情况下。
如果盾构机一打,引发了山流沙和打出了暗河,那这个工程就要搞成大柱山隧道,一年推进一公里都算是奇迹。
就算顺利进入到山洞,光是勘探这可以防止几十台重卡的山洞,没半年功夫想都别想。
接下来的各个项目全部做完,完了再开棺做研究,又是至少一年没了。
要知道,当年金锋刚来这世界不久就碰见张献忠沉银,挖到现在,还在挖。
更别说那已经挖了九年多的海昏侯墓。
按照神州曾经的惯例和夏鼎制定出来的规程,光是开那两个石椁石棺少了大半年想都别想。这还不算对各个器物的清理和研究时间。
天底下有那魄力在一天时间里就搞定石椁石棺的,也就只有金锋一人。
等到把这些都研究透了,再对山洞隐藏的各个地方制定方案再做发掘,不知道又会耽搁多少时间。
万一在发掘中又出了什么岔子,天知道又会拖到什么时候。
所以,黑科技有黑科技好处,但在某些时候,黑科技依然被最古老的考古盗墓技术流吊打。
从金锋回国只用了三天时间就顺利进来,只用了十一天就找到了答案。
这个速度,天下独一份。
水池中水波荡漾不休,从石柱上打下来的各种图案已经被扯的七歪八扭没了形。
在水幕墙上,各种楼台庙宇道观山林图案也被金家军重重密密的影子遮盖。
大好的仙境圣地被破坏,但人们却是没有丝毫的惋惜。
因为,袁天罡老祖宗最后的居所即将被金锋凿开。
金锋选定的既不是什么道观,也不是什么山林洞府,而是那巨大八卦图的休门。
这处休门正是风水中最好的真龙灵穴。
他正好在青龙白虎的中间,在他的后面是山林,前面则正正对着水池。
在上万平米的水面墙中要把袁天罡最后居所摸出来,着实不是一件易事。哪怕骚包身为百年第一道尊也不敢轻下定论。
经过一千三百多年地下水的侵蚀,水幕墙已经被冲刷成千沟万壑如同太湖石一般的千奇百怪的水墙。
第一层的钛酸钙被轻松剥离,飞快进入山体。
柴油电镐打在山石上冒出一幕幕的星火,十公分的钛酸钙去掉过后,山体山石变得异常坚固,连着打了半分钟,只见着火星直冒,山石却只掉落了巴掌大的一小块。
金家军里玩电镐最溜的朗朗叫洋葱头帮忙,摁着电镐足足打了九十秒,直至自己双手发烫才松手。
滴滴细水滴落在钻头上,径自发出滋滋响声。
朗朗看着钻头眨眨眼,喃喃骂了句操,心口窝子一阵阵绞痛。
这可是金家军的专用钻头呐,钴合金加涂层,一根就是六十万呐。刚进来的时候才换的,现在才打了不到一尺深就快要报废。
他妈的。这回真是亏大了。
如若换做在其他地方,早就塞进炸药轰了。但在这里,却是不行。
换上钻头继续开钻接着往里打。
金家军轮番上阵包括骚包在内都投入到打眼打洞中。远处神州一帮人看到这场面更是感慨至深。
以骚包现在可以直接面见洪小涛和岳建军的身份,他在金家军中只不过也是苦力一枚。
哪怕是金锋残着一只手也在和金家军一起奋战,这样的团队,天下又有几个。
有的团队在最初的时候上下一心,到了后来做出了成绩就开始内讧内斗内耗。
还有的做大做强,老大们就开始凌驾在兄弟姐妹们头上作威作福!
这种事,古往今来鲜活的例子太多太多了!
像街溜子二杆子的刘邦,平日里你我弟兄辈子弟兄,等做了皇帝,那就是兄弟去死,我独自享福。
像重八老爷这样的开国帝君,几乎杀光了跟随他起事的所有文臣武将。
就连蓝玉这样封狼居胥的全才也没逃过重八老爷的毒手。
就剩下个瘫痪的汤和逃过杀劫。
现在的金锋,也是人王了。跟着他的兄弟,却是真的兄弟!从金锋不顾一切救骚包就能看出。
就算搬山狗犯了那么大的错,金锋也只是爆骂加抽打完了加责罚了事。
古往今来,像李世民那样能为自己的兄弟建凌烟阁再叫阎立本画二十四功臣像的君王,真的不多。
历史记载中,李世民宴请兄弟们喝酒,喝到奔放时候,脱光衣服高声欢唱击鼓奏乐和兄弟老臣唱笑傲江湖到天亮,这等胸襟,几人能有。
这样的君王,人王,手下的弟兄们不拼命报效才怪!
看着金家军相互调侃插科打诨的群像图,王晓歆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感觉。这群草莽中,文化最高的不过也就夏侯疾驰念过圆明园技术学院考古系,最差的憨哥和洋葱头连初中没毕业。
可就是这群歪瓜裂枣的最底层的混混,却是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寻宝团队。
他们的支锅龙头还是这个世界上的人王。
太不可思议了!
在王晓歆的心中,金锋作为人王,就应该和自己一样坐镇后方运筹帷幄掌控全局,而不是身先士卒去拼命。
反正他已经是人王了,可以用钱去买人为他效力。多少人都可以买到。
干嘛要以身犯险!
但偏偏的,金锋做的就是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
这就是自己和金锋之间理念的不同
思忖间,金家军们突然停了下来。随即一阵欢呼传出。金家军打到了石墙!
在足足打了四尺深后,金家军们终于摸到了石墙。
王晓歆精神一震,立刻打出手语命令自己的嫡系操控无人机盯紧金家军的动作。
这群混混一个比一个奸诈狡猾,一定会动手脚。
“金爷。坏了。封印石!石条!”
“是石条!”
正在休息的金锋听到这话轻描淡写说道:“养肇!”
曹养肇推开朗朗,转手接过电镐趴在地上狠狠再打。
“铁水!”
不到二十分钟,曹养肇的声音传来,径自带着几许颤音:“铁水!”
听到这话,朗朗骚包涛细棍一帮人不知所措,吴佰铭眨眨眼面色悠变急速趴下身子举高电筒。
只见着在那封印石缝中径自有一层锈迹斑斑如同焊接的药水条。
吴佰铭咝了一声,掉了三颗牙齿的嘴巴抽得痛彻心扉,却是全然不顾,手里摸出钩锤对着这层药水皮连着砸了数下,跟着又换上小电锤开到最大档对着铁水皮往里钻了三公分。
累出一身臭汗,开了好几个口子终于把两块大石条中间铁水抠掉,打着强光手电凑近一看,当即身子都抖了一下。
慢慢地,吴佰铭缩回身子,抬起脑袋凝望金锋,怔怔说道:“锋哥……”
“是……姑婆钩!”
忽然间,夏侯疾驰想起曾经爷爷曾经对自己讲过的一个传说,脑袋都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