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dj1ue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1627崛起南海-第2322章相伴-urbkj

1627崛起南海
小說推薦1627崛起南海
晚饭之后,李凒背着手在宫中的花园慢慢散步,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显得颇为冷清。
钱天敦此时已经离开了王宫,留下了一个连的兵力在这边担任护卫。虽然兵力不多,但只是用于震慑城内可能潜伏在暗处的宵小之徒,一个连倒也够用了。
原本在宫中的内侍、宫女、卫兵,统统都已经被钱天敦下令押望城外的安置点软禁,以便后续对这次政变期间宫里发生的情况进行调查。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钱天敦认为这些人靠不住,为李凒的人身安全考量,还是全部换掉为好。就连做饭的厨子,也已经换成了海汉军的人。
所以除了李凒进宫时带的几名贴身侍卫之外,现在宫里暂时也没有人来伺候他的日常起居了。不过李凒现在显然不会在意这些小事,登基继位在即,他需要多花一些时间考虑自己接下来要如何处理当下的局面,以及怎样治理这个国家。
有海汉在背后撑腰,李凒这个时候其实已经不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问题了,他知道从海汉军顺利入城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意味着城里的乱党选择了妥协。这个时候他们要再采取任何对自己不利的举动,都无异于在自寻死路。所以李凒也可以将自己的精神集中到今天入城之后所接收的众多信息上,看看是否能够从中分析出一些有价值的情报。
李凒虽然不像钱天敦那样对金尚宪描述的事情经过全然不信,但他也能意识到金尚宪的话中的确是有不少经不起推敲的细节。比如既然政变是由他的对头崔鸣吉发起,而且崔鸣吉连国王都没放过,那为何会让金尚宪这个老对头活下来,还给他留下了翻盘的机会。崔鸣吉要是只有这样的水平,哪能跟金尚宪在官场上斗了半辈子,恐怕坟头草都三尺高了。
至于崔鸣吉与满清暗中勾结一事,金尚宪目前更是没有拿出任何有力的人证物证来支持他的说法,可信度实在有限。李凒也想不出像崔鸣吉这样位极人臣的大人物,还有什么必要去跟外敌勾结起来造反。如果说他是为了称王,但明明在得手之后有一个月的时间来做这件事,期间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金尚宪为什么会有这些不尽不实的描述,答案当然只有一个,但李凒还是不愿朝这个方向去细想,毕竟在他出国之前,金尚宪可是给予他支持最多的大臣,就差把“太子党”的标识贴在脑门上了。李凒实在很难接受,这样一位曾经站在自己身后的朝廷重臣,也参与到了这次的政变之中。
但考虑到金尚宪在朝中的影响力,李凒如今也不便对他采取什么强制措施,否则很多官方机构都有可能会迅速陷入到停摆状态。为了国家能够继续正常运转,李凒也只能先装聋作哑,等待海汉对这次政变的调查作出进一步的结论。
值得庆幸的是,这次海汉人将那些李凒不便发声的脏活全都主动揽下,让他省去了许多麻烦。譬如此时如果朝中还有人反对他登基接掌王位,那么海汉人应该就会随便找个罪名将其拉下马处理掉。任何阻挡他前进道路的人,海汉都会主动出手将其清理掉。或许此时此刻,钱天敦便正在城中某处指挥秘密抓捕任务,将那些不愿效忠自己的大臣捉进大牢。
不过李凒所作的这个猜测并不准确,钱天敦此时是在城中忙碌,但却不是在指挥抓捕任务。他现在要查看几件非常重要的证物,以推断这段时间城里所发生的状况是否与金尚宪所说的一致。
准确的说,钱天敦现在是要去验尸,而且不止一具,总共是三个人的尸体。
被刺杀的国王李倧,行刺他的刺客,以及服毒自尽的崔鸣吉,钱天敦认为这三个人的死,是汉城这一系列混乱中的几个重要疑点,而他们的真正死因,或许就能为后续调查提供更多的线索。
钱天敦特地带上了两名老资格的军医,让他们临时兼任仵作。这对于军医来说倒也不算太难,他们常年处理战斗厮杀造成的各种外伤,对于各种武器所造成的伤势都十分熟悉。唯一比较麻烦的大概是崔鸣吉,眼下的朝鲜可没有什么化验致命毒物的技术,只能通过大致的表象来推断是否是中毒身亡。
以李凒的身份,自然不便亲自来查看这些特殊的证物,所以钱天敦也根本没安排李凒参与此事。
根据金尚宪的说法,国王李倧和刺客的尸体在出事之后就悄悄运出城外,埋在了城北的山里。而今天在勤政殿的谈话结束之后,金尚宪便应钱天敦的要求,立刻派人前往埋葬地点挖出这两具棺木,又悄悄运回城中。至于崔鸣吉倒是刚死不久,尸体也还没有进行处理,为了便于验尸,金尚宪也是派人将其从崔府运了出来,与另外两具尸体放在一处便于查验。
钱天敦走入这处已经由海汉军接管的宅院,金尚宪正在里面等候,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之后,钱天敦便带着军医进到屋内,查验这三具放在棺木中的尸体。
屋里点了不下三十盏长明灯,但能见度仍然不是太理想,显得有些影影绰绰。三具棺材都已经揭开盖子,空气里弥漫着腐坏的气息,按照金尚宪所说的时间算来,国王和刺客的尸体已经在地下埋了有一个月,正是重度腐坏的时候,气味自然也十分难闻。
钱天敦虽然进来之前就用棉布罩住口鼻,但依然是隔绝不了那股子让人头晕的腐臭气味。要是换个人可能扭头就走了,但钱天敦知道此事关乎****,所以还是强打精神走到棺木边上,探头观察尸骸的状况。
钱天敦首先看的便是国王李倧的尸身。按照金尚宪给出的说法,国王李倧是在御书房中被化装成內侍的刺客突然闯入刺杀,所用的武器乃是一支匕首。而这把杀死了国王李倧和刺客本人的匕首,也是此事件中最为重要的证物之一。
棺木中的尸体已经严重腐坏,几乎辨认不出脸上五官本来的模样,钱天敦只能从其身高来判断,与国王李倧倒是相差无几。尸体上穿着黄袍,所以也看不到具体的伤势状况,钱天敦不打算亲手去触摸这尸体,所以这件脏活就只能由两名军医稍后来完成了。
钱天敦正待走开,突然又注意到尸体上的一个细节,停住脚步仔细看了一番之后,才走到第二具棺材前。
相较于国王李倧躺的那具上等木料制成的大棺材,第二具尸体所躺的这薄皮棺材的质量也着实太敷衍了一些。如果不是要留着这尸体作为证物,恐怕官方连棺材都不会提供给他,烂竹席一裹扔到城外乱葬岗就完事了。
这刺客的尸体同样已经严重腐坏,但还看得出脖子上有一条极深的利刃切痕,看样子这便是金尚宪所说的情况,刺客因为逃脱无望而选择了自我了断。至于其身份是否是满清派来的奸细,还有待于后续的检验。
钱天敦只是简单地看了一下,便走到了第三具棺木前。他与崔鸣吉直接打交道的次数不多,但也一眼便认出了躺在棺木里的人的确便是崔鸣吉。只是崔鸣吉的死因为何,是不是真的服毒自尽,钱天敦作为外行却实在看不出什么端倪。
“接下来的工作,就辛苦二位了!”钱天敦走马观花地看过这三具尸体之后,便让自己带来的两名军医接手验尸工作。
这处临时停放棺木的地方是金尚宪所选,他已经让下人烧好了热水,见钱天敦出来,连忙让人送上热水供他洗手洗脸,态度十分殷勤。
“换个地方说话。”钱天敦简单清洗了一下身体裸露在外的部分,便示意金尚宪找个方便谈话的地方。
金尚宪带着钱天敦来到这处宅院的第三进院子,这里有一间陈设简单的书房,虽然空气中似乎还是能闻到一丝丝的腐坏气息,但已经比先前那个院落里的空气质量好了太多。
“刺客的武器在哪里?”钱天敦坐下来之后,便开门见山地抛出了自己所关心的问题。
金尚宪对此倒是早有准备的样子,立刻让人将证物送了进来。
这是一把长仅半尺的匕首,无鞘,造型简洁,铜柄直刃,柄上还刻有防滑的花纹。观其刀刃部分的材料已经隐隐出现锈迹,刃身的手工打造痕迹很明显,只是一把极为普通的防身武器。
但钱天敦却见过类似的武器,在去年的抗清战事结束后,海汉在追击清军的过程中缴获了大量武器装备,其中便有这种造型的随身匕首。
果然金尚宪在旁边说道:“据辨认,这种匕首乃是清军下发给前锋营的制式武器,所以我们认为这名刺客应当是满清派来的奸细。”
钱天敦沉吟道:“去年与清军交战期间缴获了不少这种匕首,光是大同江基地那边就起码还有百八十支库存,如果仅以此一件证物就认定刺客的身份,那还是太草率了一些吧?”
金尚宪道:“我们还在此人住处搜出了与其收入水平不符的大量财物,有理由怀疑是他执行刺杀任务的酬劳,其中便有满清所铸的金币。这种金币据说是皇太极专门用于赏赐勇士的信物,根本不在市面上流通,应该不会是机缘巧合出现在刺客的物品当中。”
看着金尚宪出示的金币,钱天敦也略微有些吃惊,他没想到对方居然还能拿出别的证物,看样子为了布这个局果然准备得很周全。不过这金币的真假,钱天敦当下也没有办法确认,还得回头送去军情局鉴定了才知道。
钱天敦来验尸的主要目的,便是希望能够从这几具尸体上找到能够推翻金尚宪说法的漏洞,从而查明过去这一个月在汉城所发生真实状况。但从目前来看,金尚宪讲的故事虽然漏洞百出,却还是围绕这个故事做了许多的准备工作。如果不是钱天敦从一开始就料定金尚宪的说法有问题,也很可能会被这些证据给糊弄过去。
钱天敦道:“这名刺客是如何进宫,又如何与满清保持联系,金大人查清楚了吗?”
金尚宪苦笑道:“老夫只是负责监督朝中官员的大司宪,并非查案高手,所以这案子已经交给了义禁府调查。若是后续能查到线索,一定会向钱将军通报。”
义禁府是兵曹衙门下属的特殊机构,结合了检察调查、关押审判的职能,而其最主要的职能,便是调查与国家叛乱有关的案件。术业有专攻,加之义禁府只对国王负责,其行动权限颇高,调查这类案件的确是要比普通的官府捕快更有效率。
钱天敦顿了顿,又继续问道:“崔鸣吉服毒自尽的时候,金大人是否也在现场?”
但金尚宪对这个问题似乎也已经有所准备:“老夫认为他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要推二王子坐上王位,但国王显然更属意世子,他能让二王子接掌大位的唯一机会,就是趁世子出国留学的时候把生米煮成熟饭。这名刺客能以內侍身份在王宫潜伏许久,老夫怀疑或许也是有崔鸣吉在其中提供方便。”
金尚宪这话半真半假,饶是钱天敦听得十分认真,也难以完全确认他这话里哪些信息是真的,哪些信息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