昇羽書架

785aj扣人心弦的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第656章 土!不求殲敵,只求拖延推薦-4j9r6

Eleanor Rachel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
汜水关内,关衙。
本是汜水关守将的衙门,自从谢三郎带兵来到了这里,汜水关衙就成了天下兵马副元帅的驻节之地,从职能上讲,干脆就变成了“大唐平叛指挥部”……
汜水关守将,一点脾气都没有。
倒不是汜水关守将因为官职太低,不敢跟谢直争竞,他毕竟是大唐骄兵悍将,在大唐军中,虽然也讲究个令行禁止,但是终归还是要用资历、战绩说话,仅仅凭借一个什么天下兵马副元帅的名头,在帅账之中自然能逼得汜水关守将低头,但是除了帅账,人家听令不听令,那可就是两回事了……
而汜水关守将之所以对谢三郎如此恭敬,自然还有其他的缘由。
汜水关守将,姓谢,名字叫做小智……
熟悉不?
谢小智……
把名字中间的那个“小”字去掉,就是谢智……
不过,这位汜水关守将,谢小智,干脆就是谢家第一代部曲中,谢智的儿子。
田園有喜:憨夫寵入骨 舒薪
自从谢家整体搬迁到了扬州,老谢忠年老体衰,要留在汜水县城为谢家看守祖宅,而其他八大部曲各有分派,大部分人都跟着谢节进入了淮南军,替在扬州立足未稳的谢三郎去拼杀,而谢智,这位谢家的第一代部曲,却接替了老谢忠,成为了谢家在扬州城的新管家。
至于他的儿子,谢小智,被谢老爷子亲自点名,派回了汜水关。
一来,与汜水县城的老谢忠互为犄角,相互之间有个照应。
二来,也是为了延续谢家在成皋折冲府之中的各种关系和人脉。
前文介绍过,虎牢关之所以改名为汜水关,是因为大唐立国,避讳大唐先祖李虎的名讳,其实,虎牢关,或者汜水关,还有一个别称,就是成皋关,成皋之名是取山岭高矗濒临黄河之义。
谢老爷子原来供职的成皋折冲府,负责统领汜水关周围的府兵,具体成皋折冲府衙门的驻地,就在汜水关衙。
事实上,成皋折冲府的果毅校尉,一直兼任着汜水关的守将。
所以,谢小智被谢老爷子派回了汜水关,主要是为了让他接任成皋折冲府的果毅校尉,顺便也守卫一下汜水关。
这本来就是个轻松至极的职位,汜水关本来就在大唐腹地,哪里有什么守卫的必要,要不是为了向来往客商征收税款,以及以关防名义查阅来往人士的“过所”,估计汜水关的大门常年都不会关闭……这有啥可守卫的?
谁想到,汜水关竟然成了平叛的第一线!
幸亏三郎来了,要不然他都不知道如何来应对安禄山的叛军……
在这种情况下,谢三郎要接过指挥权,于公于私,谢小智求之不得……
“三哥,仓库已经建好了,您看,让谁过去查验一番?”
谢家部曲对谢直的称呼,层级比较明显。
第一代部曲,那都是看着他从小长到的,称呼的时候,都带着点长辈的宠溺和家里人才有的亲近,直接一个称呼,三郎。
第二代部曲,就是谢小智这一辈人,那就跟谢直更加亲近了,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年岁大点的,叫三弟,叫三郎,都有,比谢直年岁小的,直接就跟牛佐牛佑一样,称呼一声三哥。
唯有谢小义,最为狗腿,趁着当初谢直到洛阳参加科举考试、还声名未显的时候,早早投入了三郎的门下,别人叫三哥,他不要脸,直接叫三少爷,等到了扬州,被调到淮南谍报司,直接叫三爷了……
禪武狂徒 君墨
为了这事儿,一群谢家第二代部曲聚会喝酒的时候,没少被他们打趣。
小义不当回事,还信誓旦旦地说呢,现在谢直的身份地位,当得起一声“爷”,他小义为谢直执掌淮南谍报司,乃是公事,在外人面前,自然要捧着三爷,要不然人家一看,嚯,你们自己家里人都不尊重,他又怎么可能尊重得起来?
谢小智依旧称呼谢直为“三哥”,一来他没有小义那么不要脸,二来他很早就到了汜水关,真说起来,跟谢直也难以算多熟悉了,要不是小时候在一起摸爬滚打,现在面对天下兵马副元帅,恐怕这么一句“三哥”也都叫不出口了。
“三哥,您也知道,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汜水关,虽然也使用过咱们淮南的火药弹,但是终究算不上熟悉……而且数量也少,三五十个练练手而已,从来都没有储存过这么大的数量……
这一次建造储存的仓库,我这心里还是没底啊……
星動旋律 惡魔的彼岸花
您最好还是派人过去看看吧,有什么问题,咱们抓紧整治,千万别耽误了事儿……”
谢直点点头,看向了谢节,他又是谢家部曲的首领,又是如今淮南军的都指挥使,于公于私都安排给他最合适。
谢节见谢直的目光甩过来,先安排了具体的人员出去,跟着谢小义去检查储藏火药弹的仓库,随后才对谢直半是埋怨地说道:
“三郎,这仗,有必要这么打么?
是,咱们炸毁整个汜水县城,消耗了随身的火药弹,不过剩余的数量,足以支撑到淮南将下一批火药弹送过来……
为什么不能敞开了使用,还要进行配给,一名战士随身还不到半个基数,还得请示之后才能使用……实在不爽利啊……”
“节叔,守城嘛,料敌从宽,无论是什么物资,都要物尽其用才是,火药弹自然是守城利器,咱们淮南军也熟悉,不过,谁敢保证千变万化的战场上能够一帆风顺?万一火药弹用得差不多了,淮南那边的运输跟不上怎么办?
再说了,这些火药弹,我有别的用处,起码比分发给战士们使用的效果要好……”
说到这里,谢直嘿嘿一笑,似笑非笑地看了谢节一眼。
“节叔,您不是要说守城不爽利吧?怎么,还想出城迎击?”
谢节被他一眼就看透了心思,不由得老脸一红,不过话既然说开了,自然也没必要遮掩了。
“三郎,我还是没想明白。
何必呢?
别看安禄山麾下什么十万大军,在咱们火药弹面前,不过土鸡瓦狗一般!
照我说,你都没必要把火药弹用在炸毁汜水县城上,全留下,多好?
就算没有那么一批火药弹,就剩下的,全给我,三千人马出击,我一定能冲垮了安禄山的十万大军!”
没错,谢直手上还有不少火药弹,根本不像高尚猜测的那样所剩无几,别看小义带人炸毁了整整一座城池,其实使用的火药,并没有多少。
一来,淮南火药的威力,要远远超过高尚的想象,他以弥勒教曾经接触过的道门火药做参考去考虑的话,可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二来,多点爆破,本来就是淮南军中常规的训练科目之一,小义所带领的谍报司好手,又都是淮南军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好手,对这份“手艺”更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别的不说,都能用最少的火药,通过合理的布置,达到最为震撼的效果。
三来,谢家人,包括指导行动的小义,本就是汜水人,对汜水县城非常熟悉,叛军兵马入城之后,走哪一条路线,在何处停留,最后驻兵在什么地方,小义带着淮南谍报司的情报官都能分析出来大概,然后再有针对性地进行爆点布置,能用多少火药?
要不是行动之前,谢三郎有专门的交代,一定要将汜水县城的四面城墙都全部炸毁,坚决不能在汜水百姓撤出汜水之后,让叛军白得一座防御力不受影响的城池,估计小义的爆破行动,还用不了最后那么多火药呢。
事实上,各种因素综合到了一起,淮南谍报司炸毁整个一座汜水县城,使用火药不过区区万斤而已,没有超过谢直这一次带到汜水的数量的半数。
要不然的话,谢节怎么会一力撺掇谢三郎出城应战安禄山叛军呢,就是因为剩下的火药弹,依然足够三千淮南铁骑打一场大规模的战斗所用。
谢节有信心,一战击溃安禄山麾下的所谓十万大军。
只不过,关于这一点,谢直却有不同的意见。
“我等死守汜水,不求歼敌,只求拖延!”
谢直又强调了一遍之后,看着谢节问道:
請皇後回宮 江南晨曦
“节叔,我就问你一句话,如果我把现存的所有火药都给你,你率领三千铁甲出征,能够把安禄山的十万叛军杀得干干净净么?”
谢节一愣,摇了摇头。
重生之军嫂奋斗史 苏四公子
相親紀
以淮南铁甲的精良,以火器之犀利,谢节自信,击溃安禄山的叛军,不难。
这个时候用不着说什么十万不十万的,只要赶对了机会,利用骑兵的机动,一旦以快打快、以硬碰硬,很容易在战场之上形成“倒卷”之势,到了那个时候,就不是他三千铁骑杀人了,就赶着安禄山叛军自相残杀就好。
不过,要说杀光叛军?
不可能!
淮南铁骑乃是重骑兵,固然正面冲锋无敌,但是冲击距离终究要受到负重的影响,即便形成叛军倒卷之势,也不可能从汜水关一路追击到幽州去,怎么可能杀光数量足足有十万的安禄山叛军?
“还是啊……”
谢三郎飒然一笑。
“安禄山麾下大军十万,多是轻骑,一旦战败,必然四散奔逃。
三千淮南铁甲,借助火器的犀利,击溃不难,击杀的话……能杀多少,又能俘虏多少,按照最乐观的估计,至少有三万轻骑能够逃出去吧?
精分寫手成神記
节叔,现在什么情况你大概也知道,只说河北地,城池相继陷落,如果让这三万溃兵进入河北地,该给河北一地造成多少的影响?”
说着,谢直在帅府大堂之上,向着西方拱了一拱手,那里正是长安方向。
“三郎受天子拜将,册封天下兵马副元帅,专事平灭安禄山叛乱,不单单要考虑如何平灭叛乱,还要考虑如何在平叛之后,迅速恢复河北一地的生计……
所以,放任溃兵进入河北一地,那是断然不成的……”
谢节听了,只得点头,他在谢家部曲之中,一直就是负责统领兵马,即便谢直如今是声名显赫的淮南节度使,他也开始执掌淮南军,不过终归是个将领,思考的,自然全是战场上的事情,对于战场之外的事儿,没兴趣,不想知道……
不过,谢节从扬州一路赶到汜水关,刚刚见了谢直,就看到了小义爆破了汜水县城,说实话,这还是第一次听到谢直提及平叛的主体战略,他虽然对如何保护河北一地没兴趣,也知道既然是有机会,终究还是要保一保的……默默地想了一想,还是回到了如何平叛一事上。
“所以……我们等?”
“不错,等!”
谢直重重点头。
“八月,扬州舰队就可以通航了,我已经下令,等到条件允许,令他们带领陆战队全军北上,到大沽口登陆,奇袭范阳之后,然后跟咱们前后包抄,力争将安禄山的十万叛军一举包围,然后无论是击溃还是击杀,那就无所谓了……如此一来,便能够最大程度上对河北一地进行保护……”
说着,谢直将目光再次转向谢节。
“所以,这就要委屈节叔一段时日了,只能守城,最好不要出击……”
谢节听了这话,还能说啥,只能连道不敢。
谢直一笑。
“所以,这一战守卫汜水,不求歼敌数量,只求拖延!
只要拖延到八月份扬州舰队北上,咱们就算是成功了……”
谢节无奈点头,却还有一件事没想明白。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把火药弹全部收起来?”
谢直笑了。
“拖延的精髓,在于分寸。
咱们的目标,就是要尽量将安禄山叛军吸引在汜水关这里,让他没有机会,也不敢派出兵力去祸害河北一地。
收起了火药弹,就是因为怕吓着安禄山!
要不然的话,叛军一攻城,火药弹如雨下,我是怕安禄山被咱们的火力给吓跑了……
与其这样,不如将火药弹收起了,咱们完全用传统方式来守城,给他们造成一种我淮南一方已经用尽了火药的错觉,让他们感觉再加一把劲就能攻破我汜水关……
如此一来,才能最大程度地把叛军吸引在汜水关前!”
谢节听了,连连点头,全明白了。
就在此时,谢小智去而复返。
————
“启禀副帅,叛军主力十万,已经抵达汜水关外十里,已然安营下寨。
安禄山带着随从数百,正在关前叫骂,请副帅出去答话。”
异世之美男夺心 youka
谢直听了,哈哈一笑。
却先对着谢节说了一句。
“当然,全然示敌以弱也是不成,还要最大程度地保持对叛军的压力,最好……激怒安禄山本人!”
说着,长身而起,对身后一直没说话的牛佐吩咐了一声,“按照原计划,去准备吧……”
至尊幻神
牛佐应诺一声,昂首就出了帅府正堂。
最后,谢直才转向了谢小智。
“走,咱们去会会这位清君侧的东平郡王!”


Copyright © 2021 昇羽書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