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c5dn9优美都市小说 日娛之用愛發電-第五百二十二章 最後一天與第一天展示-83jwy

日娛之用愛發電
小說推薦日娛之用愛發電
作为已经在红白上对战过4次的老对手,石川小百合和北岛三郎这两位演歌大物也算是相当熟悉了。所以在演唱前的采访环节,两个人还互相小小的开了一下玩笑。
而等到他们真正登台演唱的时候,高木拓才明白这两位能够担当红白歌会的压轴可不仅仅是现在“演歌盛世”以及他们资历老的原因,人家这实力也是摆在那儿的。
北岛三郎自不必说,高木拓在还是个新人的时候就曾经有幸在唱片大赏欣赏过他的现场演唱,这位歌坛巨匠的歌艺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虽然没有现在一些流行歌手那样的炫技演唱,但整首歌唱下来给人的感觉却无比的自然,似乎这首歌就应该这么唱一般。
至于石川小百合,虽然她最初是作为偶像歌手出道的,但真正让她成名的还是她现在要唱的这首《津軽海峡冬景色》。作为自己的成名曲,石川小百合对这首歌理解的想必也是相当的透彻,再搭配上她出色的声线,这位阿姨用她真实的例子告诉观众们,演歌其实也是可以打CALL的。
看来以后要认真研究一下演歌了,毕竟也算是日本的国粹,确实是有点东西呢。听着两人的完美演唱,高木拓在心下感慨着。
这个时候,原本已经渐渐沉寂下来的后台又再次热闹了起来,那些已经出场完毕的歌手们开始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再次向着舞台的幕后走去,高木拓看了一下四周便也放下了思绪加入了其中,压轴已经出场,就代表着晚会行将结束,待会儿便会投票决出最后胜利的队伍了。
坂井泉水也从休息室里走了出来,跟在人群靠后一些的位置等待着登台。两个人离得稍微有些远,并没有办法说什么悄悄话,但坂井泉水还是在高木拓投来目光的时候回给了他一个甜美的微笑。
姐姐看起来还是很享受这次红白经历的嘛,高木拓有些开心的想着,他越来越觉得不让所谓的神秘路线束缚姐姐是一个十分明智的选择了。
舞台上作为最终压轴的北岛三郎的演唱已经接近了尾声,场务们按照事先安排好的顺序开始引导歌手们重新入场,高木拓也随着人流一边鼓着掌一边走上了舞台。
作为首次出场的红白新人,他自然是没有机会获得在最前面露脸的待遇的,不过这样对他来说反倒正好,跟不知什么时候走到自己身边的姐姐说些悄悄话比起在舞台最前面时刻保持着职业性的笑容要舒服的多。
因为科技限制等因素,那个年代的红白优胜评选还是依照现场观众以及一众评审的投票进行的综合评选,并没有场外电视观众的参与,评选的过程倒是不用细说,反正最后是高木拓所在的白组获得了胜利。
看着白组的主持人堺正章接过NHK放送总局长中村和夫递上的优胜旗,想起之前姐姐说过的不会手下留情的话,高木拓不引人注意的偷偷挠了挠坂井泉水的手心,然后递给了她一个得意的眼神。
可谁知姐姐竟然微微撇了撇嘴白了他一眼,回给了他一副不屑的表情。
这表情就算是他也是第一次在姐姐身上见到,高木拓不由得觉得有些新奇。好像在自己这里,前世姐姐那种因为神秘而显得有些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形象已经越来越模糊,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美丽温柔、善解人意偶尔却也会撒娇、闹脾气的小女人。
这样似乎也不错呢。高木拓心里想着,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了一丝微笑。
而就在高木拓思绪放飞着的时候,舞台前面,总主持人最后的助词已经结束,接下来就是红白的保留曲目合唱的时间了。于是随着伴奏的响起,指挥家宫川泰一挥手,众人便一同唱起了那首歌词来自于中国典故的日本版《友谊地久天长》……
93年的红白就这样伴随着从舞台顶上飘落的无数金丝彩带落下了帷幕。
——
回到后台花了大约10分钟的时间收拾东西,高木拓带着水无月流歌来到了NHK音乐厅外面的停车场,而同样出来的还有坂井泉水。
其实红白结束之后NHK是安排了宴会的,但他和姐姐已经商量好了不参加宴会直接回家。
这个时候的停车场只有寥寥几个人影,那些等着抓新闻的记者们也都聚集到了NHK放送中心一楼的宴会厅,所以坂井泉水也就很放心的坐进了高木拓的保姆车。
“折腾了一晚上,姐姐会不会觉得累啊?”坐在后座,高木拓很自然的轻扶着坂井泉水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身上。
“嗯……还好吧,第一次参加这样盛大的节目,现在想来似乎应该是兴奋的感觉更多一些。”坂井泉水想了想柔声回道。
“是吧?我也觉得能参加红白这样的节目很是让人兴奋呢,不过……更让我兴奋的还是能跟姐姐一起度过今年的最后一天!”
高木拓的话刚说完,不远隐隐传来了一阵悠扬的钟声,似乎是附近的哪个寺庙敲响的新年钟声。
“看起来,似乎今年的第一天也在一起了呢。”坂井泉水笑着接过了话题,“高木君,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姐姐。”高木拓微微有些认真的补充道,“真希望明年的今天还能像现在这样向姐姐祝贺。”
“那高木君就要努力了哦,红白可不是想上就能上的。”坂井泉水半开玩笑的回了一句,紧接着又贴在他的耳边细声道,“其实我也跟高木君有同样的想法呢。”
说完,她抬起头来看着高木拓的眼睛,两个人四目相对,都不禁露出了一丝发自内心的微笑……
“对了,姐姐早上就要回家了吧?我去送你吧。”保姆车快到高轮的时候,高木拓又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
“不用了,高木君老是开那么久的车回福冈不安全,而且这一次智子妹妹也要回去的吧?你的车也放不下。”坂井泉水轻轻摇了摇头。
“嗯,好吧。”高木拓也知道自己那辆只能载两人的士力架确实有些不方便,看来是时候重新买一辆大一些的车了,“那……姐姐什么时候回来?”
“可能要在家待七八天吧,毕竟也有好久没有见到爸妈了。”坂井泉水笑道,“高木君不用着急,我又不会跑掉。”
“也不是着急啦,就是觉得这么久见不到姐姐,我会很想你的。”高木拓讪笑着挠了挠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