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98rpe精华言情小說 熟睡之後 線上看-25.傑容道相伴-9yn8v

熟睡之後
小說推薦熟睡之後
牧苏忙用猫手把心脏塞回嘴巴,冲到斯派克面前,抓住它的上下颌用力撑开,脑袋钻进去将小鸟捞出来。
金丝雀从摊开的肉垫上爬起,甩去身上的口水,跃跃欲试地原地跳动着朝斯派克挥舞翅膀。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街头响起,两名带着捕兽网的人类正在往这边跑来。
“小兄弟,我要先躲起来。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就吹口哨,我会出现的!”斯派克紧张地将对杰瑞说,然后像疯狗般逃离,引起无数远去的尖叫。
三只动物眨着眼望向斯派克离开的背影,然后同时收回目光,望向彼此。
杰瑞把手背在身后,晃动身子露出腼腆羞涩的笑容,忽然趁着牧苏不注意,留下一股气团窜出逃走。
牧苏穷追不舍,连同被他旧出来的小鸟在头顶跟随。
追逐的他们正在原路返回。
……
与此同时,两只鞋太太的屋子。
咣当——
小巷里的垃圾桶忽然倾倒。
一只黑色流浪猫爬出垃圾桶,直立站起。
透明桥低头嗅了嗅身上的味道,一脸嫌恶的捏着烂菜叶和鱼骨头丢到一边。
明明钻进去前她都倒干净了垃圾……该说不愧是夸张化动画么。
最后甩掉顶在脑袋上的垃圾桶盖,透明桥从敞开的窗户跳进房屋,正好看到往这边走来的闻香和君莫笑。
“它怎么了?”
坐在窗台上,透明桥朝客厅里长起长长白胡子的汤姆努嘴。
闻香和君莫笑对视一眼,“没抓到杰瑞,垂头丧气中。”
“所以杰瑞呢?”透明桥问完又想起什么,环视一圈,补充说:还有牧苏。”
“去抓杰瑞跑出去了。”闻香老实回答。
“还没回来?”
闻香正要回答,三只猫不约而同听到由远及近的交响乐声,以及一道尖锐的口哨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就是只有牧苏才会发出的大笑声。
“去看看!”透明桥跳下窗台,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等三只猫赶到现场,看到牧苏和一只……小金丝雀将杰瑞逼到墙角。后者手指塞入嘴巴里吹出尖锐口哨声,而牧苏正叉腰大笑。
“不就是把杰瑞逼到了角落,有什么好笑的。”闻香低声嘟囔道。
牧苏倏然投来目光,继续说道:“我不笑别人,单笑这杰瑞愚蠢。斯派克正被人类抓捕,怎么可能出现在此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戛然而止,一道浅灰色狂风卷入小巷,倏然出现在呆滞的牧苏面前。
牧苏头顶那只小鸟再次跃跃欲试起来。
“它是谁?”闻香不解地看向新登场角色。
“我们去帮忙!”
透明桥忽然说道,带着另外两只猫向前,与牧苏站在一起:“这只斗牛犬叫斯派克……很厉害。牧苏,它怎么会出……牧苏?”
她扭头张望,突然发现身旁牧苏消失了踪影。就在这时,身后传来牧苏的呐喊。
“透明桥,加油!透明桥,加油!透明桥,必胜!透明桥,必胜!”
不远处,穿着啦啦队裙的牧苏和小金丝雀在原地踢腿为它们加油打气。
君莫笑抬头偷瞥一眼像堵墙般站在面前的斯派克,忽然低声和透明桥说:“我去把它引走?”
“拜托你了。”透明桥轻轻颔首。
君莫笑认真地凝视斯派克一眼,深吸口气走到它面前,缓缓伸出猫爪,轻轻拍了拍斯派克的狗脸,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身往小巷外逃去。
“换我我可忍不了。”
阴阳怪气的嘲讽声斜地里传来。
这话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斯派克神情凶狠,一阵狗叫声中冲出小巷。
牧苏一把扯掉啦啦队裙,冷笑着走到透明桥和闻香身边。
角落里的杰瑞瑟瑟发抖,试探着吹了几声微弱的口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闻香被身边突然爆发的大笑吓了一跳,抱怨道:“又笑什么!”
“我笑那斯派克终究无谋少智,它已被君莫笑引走,一时三刻怕是不得归还,它不再保护杰瑞,杰瑞不还是案板上的鱼肉任我们宰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笑声再次戛然而止,一阵狂风吹过,大片阴影从头顶洒落。
牧苏干巴巴眨了几下眼,看向望着自己身后的透明桥闻香:“它在后面?”
闻香呆愣的点点头。
“啧……”牧苏不爽地轻啧一声,转身和斯派克对峙,偏头朝闻香说:“那这次就拜托你来引走她了。”
“为什么是我……”
“我们撤退。”透明桥当机立断地说道。这次显然已经不可能抓到杰瑞了。
“可我们只要再引开斯派克马上就能——”
“不会缺机会的。”透明桥摇头打断闻香。“我们先回去商量好策略。”
不再理角落里唾手可得的杰瑞,透明桥和闻香从对峙的猫狗身边绕过,
闻香踮脚拍了下牧苏屁股:“走啦。”
“哼,这次姑且饶过你。”
眼眸锐利的牧苏冷哼一声,带着小金丝雀绕过斯派克,迈步走出小巷。
如果背后的猫毛没有全部竖立或许会更有气度些。
……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了。”
客厅毛毯,四只猫席地而坐。牧苏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平静说道。
“所以其实是你把那条斗牛犬放出来的?”听完全过程的透明桥眯起眼睛。
闻香和归来的君莫笑也露出“早该如此”和“我就知道!”的神情。
“不是我。”牧苏眨着比平时大许多的闪亮无辜大眼睛。“是杰瑞把它放出来的。”
“但是因为你斯派克才出来的吧。”闻香嘟嘟囔囔。
大眼睛一瞬间恢复为死鱼眼,牧苏斜眼看向闻香。
“那个笼子是杰瑞打开的吧?”
“对”
“我碰过笼子吗?”
“没有。”
“你想抓杰瑞吗?”
“想。”
“你想抓我吗?”
“啥……?”
“你想抓我吗?”
“不……不想。”
“那你不去抓它你反而指责我?”
“因为你是自己人!”
“这是什么狗屁道理,自己人就得让你指责吗!”
闻香缩起脖子,莫名觉得理亏,又不想在牧苏面前低头,只能梗着脖子喊道:“那真是对不起了!”
牧苏也震声大嚷:“连胸部都不露,你那是道歉的姿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