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di6jy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無雙庶子討論-第一百七十三章 梅花與故宅分享-5c27d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对于朝局的安排,李信是细心准备过的。
有了今天他的“举荐”,赵嘉进京之后,就会顺理成章的进入尚书台,即便不太方便让他直接做到尚书台左仆射的位置上,但是他以他“西南经略使”的身份,不管是在尚书台的哪个位置上,尚书台里的读书人,都会很识趣的把大权交在这个还不到四十岁的经略使手里。
有了赵嘉拿捏尚书台,李信本人再执掌大都督府,再加上接下来西南方面的一些武将以及官员都会进入朝廷,会从朝廷分走很大一部分权力,一切顺利的话,朝中要害的位置都会被李信把持住,再加上西南军会在京城镇压个几年的时间,最多三年,整个大晋朝廷就会被李信从里到外的完全掌控。
到时候,李信等人才算是真正“占据”了京城。
朝会之上,李信对新天子说出了北疆的军务,但是这位刚刚登基的天子,对北疆可以说是一无所有,哪里能够说出什么意见,只能把北疆的事情全权交给李信处置。
然后百官再次朝拜新天子之后,这场颇为简陋的“登基仪式”,就算告一段落了。
文武百官纷纷离开了未央宫。
李信也跟着这些大臣一起走出了未央宫,不过他并没有离开皇宫,而是迈着步子来到了长乐宫。
长乐宫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大晋天子的居所,也是皇帝接受百官朝拜之处,但是因为壬辰宫变杀了太多人,登基之后便不敢住在长乐宫里,怕他的父亲或者祖宗半夜寻他的麻烦,于是在登基之后就把太康天子的居所搬到了未央宫,此后的元昭天子也是住在未央宫里,成为惯例。
此时,长乐宫已经空置了十多年无人居住了。
不过现在,闲置了许多年的长乐宫又迎来了一个的住客,李信迈步走进去之后,一身红衣的萧正立刻出来迎接,对饮李信拱手行礼:“奴婢见过大都督。”
李信微微错愕,然后哑然一笑:“萧公公人在长乐宫里,消息居然也这样灵通,我今天才受封,萧公公就知道了。”
萧正面色平静,低头道:“是奴婢猜的。”
他静静的看了一眼,轻声道:“这并不难猜,侯爷您是武将……”
宫中的内廷,有天目监与梅花卫,是一股不弱的力量,但是从西南军进皇城之后,萧正就已经撒手不管了,现在是萧怀在代掌,不过萧怀这个人也算是元昭的旧仆,等将来新朝稍稍稳固一些之后,萧怀的这个位置,也要换个人来做。
至于萧正……
能跟两任皇帝的大太监,已经很了不起了。
这位执掌了十几年内廷的大太监,抬头看了李信一眼,然后低头,语气幽幽:“大都督就算要杀陛下,也不至于这么着急,总要给陛下也给您自己留一些体面罢……”
如果是正儿八经的谋朝篡位,那前朝的皇帝说杀也就杀了,但是现在西南军并能算是“造反”,只能算是清君侧,废立皇帝。
这种事情一般不会做的太难看,就算想要杀废帝,也会等个一两年时间,然后对外宣称废帝“暴病而亡”。
就算是董卓杀刘辨,也是在他废皇帝一年之后。
此时杀人,一来明面上过不去,会被激怒京城里的百官,二来天下人也过不去,可能会引起各地叛乱。
这就是朝堂上的规则,在没有绝对的力量打破这些规矩的时候,就得按着这些规矩办事,否则一定会被反噬。
假使西南军现在有三十万人以上的兵力,而且全部对李信忠心耿耿,那李大将军当可以在京城里为所欲为,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想称帝便称帝,想杀人便杀人。
但是很可惜,现在西南军的人数只有不到十万,还不如两营禁军的人数,在这种情况下,就只能四两拨千斤,先鸠占鹊巢,然后再一点一点掌控全局。
“放心,我要杀人他也活不到今日。”
李信面色平静,开口道:“朝廷已经下诏,将废帝贬为怀王,京城里的怀王府已经安排好了,既然怀王殿下已经不再是天子,就应当搬出皇宫,我今天来是接怀王殿下出宫,搬进怀王府的。”
萧正长长的松了口气,对着李信拱手道:“奴婢恳求与陛……怀王殿下一起,搬到怀王府去。”
“这是自然。”
李信笑着说道:“怀王殿下以后的生活起居,还要萧公公带人照顾才是。”
“不过有一点要求。”
李信面色平静,开口道:“在此之前,萧公公要与我的一个属下,交接一番朝廷的情报机构,比如说梅花卫之类。”
“大晋立国百多年,我相信在暗处,应该不止一个梅花卫,宫中的文书现在都被我派人收了起来,萧公公自己主动交出来,大家还能安然无恙,如果被我在文书里翻出来,可能就不是这么好过去了。”
大晋朝廷在暗中的力量十分强大,单单一个梅花卫,就极为厉害,甚至要远胜李信的暗部,这些年李信在永州,在西南,就多次被梅花卫暗杀,其中最少有三次以上命悬一线,他麾下的暗部根本不是梅花卫的对手。
最后还是从西南军中调拨了一批精锐的老兵,充当了李信身边的亲卫,一天十二时辰日夜不停巡逻,李信才能躲过一次又一次的暗杀。
这个机构,让李信颇为眼红,如果能接手梅花卫以及朝廷其余的暗中力量,他暗部消化完之后,将会成为天底下最强大的情报机构。
萧正默默低头:“奴婢会全部交给大都督。”
两个人说话的功夫,萧正已经把李信带进了长乐宫中,此时废帝……应该说怀王殿下,正跪在长乐宫偏殿历代天子的画像前,闭目忏悔。
萧正进去通报之后,他才从蒲团上站了起来,因为跪的时间太久,回头看见李信之后,便步履蹒跚的朝着李信走了过来。
他比昨天平静了许多,对李信静静的说道:“老师来了。”
李信点头:“我来接怀王殿下出宫。”
“宫外的怀王府已经准备妥当,在永乐坊里,殿下对于这个宅子十分熟悉,应该会住的习惯。”
听到李信这句话,怀王脸色一变,已经知道了自己将要住进哪里。
他抬头看着李信,声音微微有些颤抖:“是……魏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