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8knsw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我真的是反派啊 ptt-第922章快慢奧義,車隊展示-eoaiw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
一片落叶在虚空中缓缓飘落。
这落叶就仿佛让人施了延迟术般,变得特别的缓慢。
而且不仅仅是落叶,仿佛这片天地的万物都在瞬间延迟、缓慢了下来。
“快慢奥义?”姬若冰皱眉说道。
玉箫声响彻天地,似在诉说一曲猎人追杀猎物的过程。
箫声紧凑且紧张,就仿佛琵笆般。
欲饮琵笆马上催,………古来征战几人回。
这箫声响起,连姬若冰的动作也给影响了。
万劫锥原本快速旋转的速度越来越慢。
天空中出现了雷劫威力也弱了许多。
持剑男子从这沼泽雷劫中挣脱出来,巨剑在虚空中划过。
“暗夜缭乱杀。”
剑消失了,随之人也消失了。
紧接着天空中出现无数的剑意,这些剑意从四面八方而来。
包围了姬若冰。
接下来便是乱剑狂舞的景象。
“铿锵铿锵”的剑吟声在不断响起。
回荡在这空洞洞的虚空中。
姬若冰在一连躲避了几下攻击后,终于还是被剑给击中了。
对方的速度太快了,哪怕是徐子墨都只能模糊看到一些虚影。
徐子墨一直认为,神脉境与入仙之间有一道难以跨越的天堑。
但一些神脉境的天骄,是可以越境去挑战入仙的。
但所挑战的也只是普通的入仙。
要知道入仙强者中,也有其中战力高超的佼佼者。
他们在自己的境界,也可以称之为天骄。
这三人在徐子墨看来,就是入仙强者中的佼佼者。
此刻当第一道剑意击中姬若冰后,随而来之的便是无数道剑意。
剑意划破寂静虚空,将整个虚空割裂成无数碎块。
而姬若冰处于一切的中心点,所有剑意都在她的身上掠过。
白衫破碎,鲜血飘散在虚空中。
“就现在,”徐子墨轻喝一声。
手中的天衍星盘旋转而过,散发出无尽的星光。
这星光照耀冲天,将整个符阵给笼罩其中。
但凡阵,皆有阵眼。
徐子墨直接一拳轰下,将整个阵眼都给击碎。
那符阵也在虚空中消逝不见。
徐子墨的身影闪烁,下一刻已经出现在姬若冰的面前。
“走,”他一手拉着姬若冰,另一只手撕裂眼前的虚空,直接消失在原地。
看着姬若冰逃离,那持剑的男子想要再次追击。
不过却被玉箫男子给拦住了。
“回去复命吧,”玉箫男子平静的说道。
“可是她逃跑了,”持剑男子疑惑的回道。
“就说真武圣宗的圣子救了她,也算有个交代,”玉箫男子淡淡的回道。
“为什么不追?”持剑男子依旧有些疑惑。
“为什么要追?”玉箫男子反问道。
“我们奉陆公子之命,前来追杀,这么明显的放水回去怎么交代?”持剑男子微微摇摇头。
转头看向另一名符阵男子,问道:“二哥,你说呢?”
“你还没懂嘛,大哥是不想惹麻烦,”符阵男子摇头失笑。
“陆长恨与姬若冰争夺戮仙教的地位,这其中所牵连的因素太大了。
如果一个处理不好,咱们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大哥是想两不得罪?”持剑男子诧异的问道。
“对,当初陆长恨来找我们,如果不答应会得罪他,但若是杀死姬若冰。
那些戮仙教内支持姬若冰的人肯定不会放过我们。”
符阵男子笑道:“所以我们答应陆长恨,也不杀死姬若冰。
那个真武圣宗的圣子就是最好的不确定因素。”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玉箫男子平静的回道。
“身为戮仙教的圣女,你真以为她没有底牌,会这么轻易被我们杀死?”
持剑男子微微沉默,也不知道在沉思着什么。
…………
徐子墨带着姬若冰横跨虚空,一直到百里之外后,方才停了下来。
此时的姬若冰深受重伤,衣衫已经全部被鲜血染成了血红色。
就连意识也迷糊了起来。
她强行将一枚丹药吞入腹中。
“谢谢。”
“没事,”徐子墨摆摆手,将一缕生命之树的生命之气输入她的体内。
也算是保住她一命。
以姬若冰的修为,就算什么都不做,也可以自行修复,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徐子墨将姬若冰放在一处山坡的上面,等待着她疗伤。
两人所处的位置也不知在哪,这里距离仙城又有多远。
徐子墨暂时都不得而知。
他之所以不想和那三人战斗,原因有二。
第一,那三人对他没有恶意,应该只是想困住他,犯不着和戮仙教去交恶。
第二,如果单打独斗,他倒也不惧,但是若三人一同上,徐子墨也不是对手。
…………
秋季是多雨的季节。
天色就仿佛女人的脸,说变就变。
一个车队从山坡下面的大路上走过。
这车队能有近百人护送,其中却只有一辆马车。
马车是由紫心木制成,车帘上刻画着一个樊字。
这近百人看上去都是护卫,一对人马仿佛长龙般,气势浩荡的朝北边而去。
“那里有人,”突然有人指着山坡上面,大喊道。
这一对的护卫明显经过特殊训练,只见他们训练有素,数十人瞬间便将山坡围了起来。
“不知是何人在此,麻烦上前一叙,”只见这群护卫的前方,一名身穿青衣的老者走上前来,中气十足的问道。
“诸位别误会,”徐子墨抱着姬若冰从山坡上走了下来。
说道:“我们两人遭人追杀,躲避于此,不知去往仙城的路在何方?”
老者看了看徐子墨怀中,满衫血红的姬若冰,微微皱眉。
随即说道:“从此条路一直朝北走,还要再经过几处拐角,方能到达仙城。”
徐子墨微微皱眉,这路线颇有些复杂,看来只能一边走一边打听了。
“陈叔,既然是跟我们同路,那就一起走吧,”正在这时,只听一声宛如百灵鸟的声音清脆的从轿子中传来。
“出门在外,互相有个照应也好,反正我们也要去往仙城。”
听到女子的话,老者微微皱眉。
说道:“小姐,这几人来历不明,而且被人追杀,恐怕不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