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hpl0e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武俠之隱者神尊 ptt-第三百七十九章:各方反應鑒賞-3jmec

武俠之隱者神尊
小說推薦武俠之隱者神尊
而就在这个血衣男子身形完全浮现在了空中的那一刻,处于神州各地的各位大神通者也纷纷对此有了感应………
大秦,书院后山。
“赢勾这老东西居然出来了,看来由于天上那个东西和妖魔域大劫的原因,那帮人忍耐的限度越来越高了,这样一来的话,距离动手的那一天不远了”
夫子小酌了一口九江双蒸,然后如同有了什么感应一般抬头望向了巴蜀之地所在的方向,眼眸和言语之中都流露出了些许思索之意。
在切好了一盘牛肉之后,李慢慢便将其一把倒进了桌案上的锅炉里,一边缓缓用筷子搅拌,一边用一种略带疑问的口气开口说道:“老师,刚才从巴蜀之地冒出的那股气息感觉好生邪恶,弟子觉得这不像是一般人能有的,那样的人出事也未必会是好事。”
“世事变迁,时局在变,人和事都在变,所以我们做事的方法和态度也必须因时而变,凡事只有顺应时势,做事情才会顺利”
夫子从自己的大徒弟手里接过了搅拌的筷子,他一边翻腾着锅里的牛肉,一边开口说道:
“那个家伙在当年的确是一个祸害,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被九天玄女封印在虞渊下整整五千年而不得翻身”
“可如今的神州大地已经大劫将至,需要团结每一份可以被团结的力量,尽管那个残忍嗜杀的家伙的确让人厌恶,但他也算是神州大地上诞生的生灵,属于可以被团结的力量”
这位名震天下的书院大先生在听到自家老师的话之后微微沉默了片刻,紧接着又开口问道:“可是老一辈的人都说所谓的顺应天时就是顺应时势,而您和小师叔都曾经提过修行是一件逆天而行的事情,两者之间是不是有那么一些矛盾呢?”
“的确矛盾,但人世间的一切大多都是矛盾的,从来没有所谓的黑白分明,在得到的同时也意味着付出,所以有时候得到的未必会比付出的少”
此话一出,大先生李慢慢不禁微微愣神,脸庞上表露出来的神色看起来有那么一点点的疑惑。
夫子说话一向直白简单,态度和观点也一向是坚定明确,很少会说出一些复杂难懂的大道理。
李慢慢依稀记得上一次夫子说这样听起来有些莫名其妙而又十分复杂的话的时候,而是在自家柯浩然师叔战死的时候。
或许是看到了自家大徒弟脸上的神色,夫子在吃了一口牛肉的同时又略显惆怅地说道:
“凡事都无绝对,一件事情的利弊需要靠自己来把握,但凡是每一个擅长创造奇迹的人,他们对于每一件事情的把握几乎都是精准到了极致,比如说你那位被人称为鬼狐的小师叔”
“如果老夫也能够有这种本事的话,或许这场所谓的大劫在很多年以前就已经结束,很多不想要发生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
说完,夫子便将所有的心神重新投入了眼前这口冒着腾腾热气的锅里,只留大先生李慢慢自己还在原地思考着,看起来好像是在纠结什么重大问题一样。
…………
咸阳城,皇宫深处的冰室里。
“赢勾,蜀山虞渊里面的那个家伙吗?”
寒冷而又浓郁的冰蓝色寒气缓缓散开,随着一个巨大的冰蓝色玉茧的不断破碎,一个带着冰蓝色面具的白袍男子的身形开始缓缓在寒冰玉床上浮现了出来。
“这世道真是越来越乱了,就连上古殭尸王根本不受控制的东西居然都放了出来,那些所谓的神灵到底是对当年那场大劫有着多深的恐惧呢?”
男子的眼神缓缓透过了无尽的寒冰,仿佛一下子从咸阳城抵达了那座位居于蜀地的蜀山上,眼眸深处闪烁着些许不屑而又有些复杂的光芒。
“不受控制的因素越来越多,这具虚弱的身体也在当年那场大战之后变得愈发残破,估计可能撑不到预计的那个时候了”
“看来那准备在大秦一统天下之后才开展的计划,终归还是要提前实行,提前做出抉择了”
男子口中自言自语的话语听起来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但随着他不断的自言自语,身上那原本无比平静的气息迅速完成了平静湖泊到惊涛骇浪的转变,整座冰室都为之发生了一阵剧烈的颤动。
嘭!嘭!嘭!
一块块镶嵌在整个冰室四面墙壁上的万载寒冰纷纷脱落而下,然后在这股从他体内激荡而出的气势的压迫之下尽数粉碎,化为了点点冰蓝色的光芒悬浮在了空中。
唰!
那几乎装满了整座冰室的冰蓝色光点在空中微微停滞了数个呼吸的时间之后迅速涌动了起来,一道道闪烁着蓝色光芒的复杂纹路和提前镌刻好的符箓也随之在冰室的四面墙壁以及地面上亮了起来。
在那符箓之力的牵引之下,这些冰蓝色的光点一种独特的排列方式迅速汇聚在了一起,一枚呈现几何形状,周身的冰冷气息几乎堪比万载冰川的冰蓝色晶体,也在一阵浓郁的蓝色光芒闪烁之中缓缓从空中浮现了出来。
带着冰蓝色面具的男子也是恰好在这一时刻双手结印,在一道玄妙印法被其施展而出之后,一股莫名的吸力将这枚冰蓝色的晶体拉扯了过来,紧接着被这个男子直接一口吞入了腹中。
唳!
就在这枚冰蓝色晶体被这个男子吞入腹中之后,一道骄傲但又充满了怨毒之意的凤鸣声也随之从男子体内传出。
一股灼热而又可怕的白色火焰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这个男子的体表皮肤之上,紧接着便开始在这个带着面具的男子的身上疯狂灼烧了起来,将其整个人化作了一个白色的火人。
咔嚓!咔嚓!
在这股白色火焰的灼烧之下,这个男子发出了一声又一声低沉而又痛苦的低吟,同时他身上的皮肤也开始一块一块地脱落而下,发出了如同蛇蜕皮时那样的声音。
轰!
在这股白色的火焰灼烧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之后,一道如同闷雷般的响声从男子体内传出,一股如同惊涛骇浪般汹涌的冰蓝色寒气也随之从其体内爆发而出,将其全身都包裹在了其中,与那股灼热的白色火焰展开了一场激烈的碰撞。
在这个过程之中,这个男子身上的皮肤不断地脱落,紧接着又是不断再生,但每一次再生出来的皮肤却会比之前的那一次看起来要显得更加白净几分,就好像是一块被正在被不断打磨着的玉石一样。
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让这个带着面具的男子整个人都为之颤抖了起来,身下那张原本应该坚不可摧的寒冰玉床竟也在这种痛苦的感觉的驱使之下被其生生掰断了四分之一。
这种冰火两重天,寒气和火焰不断交织碰撞的情况大约在持续了半个时辰左右才缓缓消失,而这个面具男子在此之后长吐出了一口浊气,一块块血痂随着他体内功法的迅速运转而脱落了下来,露出了如同婴儿般嫩滑的皮肤。
在重新换上了一身白袍之后,这个面具男子缓缓从寒冰玉床上走了下来,每当他向前走一步,身上的气息就随之强上一分,直到他一共向前迈出了七步之后,身上那磅礴又浩瀚的气息方才稳定了下来。
“这凤凰之血的诅咒当真是让人感到无比痛苦,或许真是因为这一点,陛下您当年才没有选择这种延年益寿之法吧?”
一道复杂而又略带追忆的神色在这个面具男子的眼眸之中一闪而逝,嘴角也忍不住掀起了一抹旁人难以理解的弧度。
“这诅咒的反噬越来越强,看来也是时候出去看看了,否则等到这具身体支撑不住的时候,一切就都晚了”
在轻叹了一口气之后,这个面具男子身形随之一动,便如同闪电般出现在了冰室的大门前。
嘭!
那由一块块冰砖所构成的大门在一道如同齿轮转动般的清脆响声过后缓缓打开,那从外界照射了进来,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见到过的耀眼阳光不禁让这位修为深不可测的面具男子感到有些刺目。
“俗话都说静极思动,可老夫这一静都不知道是过了几百年了,这次也是时候好好在外面动一动了”
在一道略显感慨的话语声落下之后,这个面具男子的身形便在冰室前迅速消失不见,紧接着冰室的大门也轰然关上,就好像之前从来没有打开过一样。
…………
秦皇宫,四海归一殿内。
“好生邪恶阴森的气息,莫非这是有一尊存活至今的上古魔神出世了吗?”
一直在提笔批改奏折的嬴政突然神色一变,然后放下了手中的毛笔,那威严而又不乏深邃的目光遥遥望向了位居于秦国西南部的巴蜀之地。
“蜀州,朕记得皇叔现在似乎就恰好在那里,莫非这尊上古魔神的出世和他有关吗?”
人站得越高,摔下来的时候就越惨,也就越会害怕自己有跌下来的那一天,比如说如今已经成为了大秦皇帝的嬴政,他便是在时时刻刻地警惕着任何能够威胁到他地位的人和事,尤其是那位在秦国境内甚至有着不下于自己权威的镇国武成王。
这无关乎两人之间的情谊,不存在任何所谓的忘恩负义,这只是皇帝这种地位至高无上的生物独有的特征,或者说登上皇位所需要付出的代价而已。
曾经在弱小的时候,嬴政对于嬴不凡抱有着百分一百的信任,而如今随着他自己的强大,这份所谓的信任可能连一半都不到了。
因为在嬴政看来,在整个神州大地上,自家那位皇叔是最有可能威胁到自己皇位的人。
但或许是因为心中还怀有的那份情谊,又或许是因为那位镇国武成王在秦国的势力实在太大,即便他是大秦皇帝,也无法轻易镇压。
到目前为止,嬴政在表面上还是和自家这位皇叔保持着跟昔日没有任何区别的深厚情谊,就好像所有的猜忌和忌惮都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章邯”
在一阵短暂的沉默过后,随着嬴政的一声令下,身披黑色甲胄的影密卫统领章邯在短短数个呼吸的时间内便恭敬地跪在了四海归一殿之中。
“派人去蜀地看看,尤其是蜀山那边,朕需要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及武成王与这些事情之间的关系”
“是”
随着一道坚定有力的回答声落下之后,章邯的身形便融入了这座宫殿的黑暗角落之中,迅速消失在了原地。
“皇叔,我发现现在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你每一次做出的举动都有些莫名其妙,但事实证明,你从来没有下过一步无用的棋”
“甚至有时候我会觉得,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并非是天上的那个东西,而是你啊!”
略显迷茫的眼神在嬴政的眼眸之中一闪而逝,但他很快又恢复了一代帝王应有的威严和淡然,并开始有条不紊地批改起了那堆积如山的奏折。
………
骊山,罗生堂。
那原本站在高台上构建着星图的东皇太一神色突然一动,周身的气势陡然一变,那股从其体内释放而出,让人感觉磅礴而又浩瀚无垠的气息一下子席卷了整座宫殿,那展露在外面的眼眸之中也跳动起了些许如同太阳般耀眼而又十分锐利的光芒。
如果有外人在的话,就会发现这股气息强得令人发指,让人感觉要比道家天宗太上长老北冥子以及曾经大明太上皇夜帝这种级别的天人强者还要强上不少,甚至比起武当老神仙张三丰还要强上一筹。
单从这股由体内自然流露出来的气息便可以看出,这位阴阳家的掌教大人的实力在诸子百家的各大掌门人之中绝对能排进前三甲。
常年佩戴着的那一张厚重的鎏金色面具并没有阻挡住东皇太一那锋锐而又犀利的眼神,整座略显昏暗的殿堂都似乎在这种如同太阳般的眼神之下被缓缓照亮,其目光之清澈明亮,甚至还要更甚于那片由雄浑功力所构建而成的深邃星空中的那些耀眼星辰。
“整整五千年了,这还真是一个让神灵都感觉有些绝望的数字,原以为你会在昊天塔的镇压之下就此消亡,没想到还是让你给出来了”
一道清冷如玉的声音从东皇太一的口中传出,其中似乎包含着无限的情感,就如同好像是真的在五千年前那个人神共存,波澜壮阔的时代中生存过一样。
“大劫将至,神器现身,群魔脱困,而最后又究竟是谁主沉浮呢?”
几乎无人能够明白的话语以一种自我询问般的语气从这位阴阳家掌教东皇太一的口中传出,那低沉的语调使声音再次发生了变化,幻化成了极具磁性的男音。
整个罗生堂此刻只有东皇太一一人,但从其面具之下传出的声音依旧听不出其真正的性别,时而声音清亮如女性,时而有如同中年男性般富有磁性,可见这位阴阳家的掌教大人对于自身身份的保密程度之高。
随着最后那道如同中年男性般富有磁性的声音在罗生堂里缓缓回荡着,东皇太一那高大而又修长的身形再度如泡影般破灭,迅速化为万千光点遁入了周边黑暗的虚空之中,消失得可谓是无影无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