昇羽書架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燼神紀-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天坑之下閲讀

Eleanor Rachel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尤其从这被灭杀的分魂来看,其主魂应该至少在主神级别,而要对这样级别的魂魄起到滋养作用,可不是那普通的养魂木之类的存在可以办到,至少应该是天级阶别的养魂灵物。
按天道规则来说,这样级别的灵物,其效用就更加单一,一般不会出现别的功用,甚至这魂魄入驻其中,在一定程度上便如被禁制一般,连本身的灵魂力量都不一定能够发挥得出来。那么,对于这位存在的战力估计,还可以在之前的基础上再减一阶。
“如果对方的战力真的在神级以下,那么便没有多大的威胁了。”凤漪很是乐观地道。
“真实情况如何,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徐芷若道。
既然没有退路,也就只好勇往直前。很明显,那血口之中,怕是这一关的关口所在了。或许大变动之前非是如此,可之后,那阵力汇聚方向,明显是集聚向那血口中而去的。这就是说,独孤篪等人要想脱出这大阵,那血口是无论如何也避不过的。
血口之中,血煞之气极为浓郁。这种血煞之气极为可怕,不但能够伤害身体,甚至能腐蚀元力,混乱神魂,所以在进入血口之前,必要的准备工作必须做的非常到位。
那褚秀玉自指环之中取出一条轻纱披于肩头,一时那轻纱中便有一道灵力传出,那四周的阴煞之气便被排斥在外,沾不得其身分毫。
而那孔陌,却是取出一张纸来,手中金澜笔笔走灵蛇,不一刻,在那纸张之上挥就一篇锦秀文章。文成,便有一股浩然之气凛凛而来,他捧了那篇文字在手,气机便将他裹个严实,再不受那血煞之气侵蚀。
‘不愧是高门大宗弟子,倒是颇多手段。’以独孤篪几人的眼光自然看得出,这二人取出的法宝,使出的手段,都是难得一见的异宝妙法,想来亦是其宗中不传之秘,密藏之珍。
见二人有如此保命神通,独孤篪到也放心下来,不过还是将两粒化煞丹药分递二人,以保不时之须。至于独孤篪四人的防护手段自不必提,那比之这孔,褚二人来,自是不差半分。
“走吧。”此时,那血口之中已经再无血流涌出,六人缘山而上,脚下一片粘腻,那一路上浓稠的血浆糊得众人鞋子上到处都时,不过此时也是顾不得了,后面还有未知的危险在等着他们,实在不好为这一点小事耗费灵力。
山势陡峭,乱石磷峋,脚下沾滑,不过这些对于他们几个人来说影响并不是很大,不长时间,几人便到达了那山口处。
都市魔医 黑袍老祖
这山口此时看来到还真象是一个巨大的火山口一样,周长或有百里,自那山口处向下看去,下面漆黑一片,百丈之下,便有一种力量隔绝了神识的进入,所以纵然灵儿与独孤篪二人神识强大,也无法探知那下方的情况究竟如何。
飞跃下去自然是不可取的,面对未知的危险还是要谨慎一些的好。大家便只好沿壁而下。这山口内里不比其外而的山体,外面的山体总有些坡度,这里面却是壁立千仞,几乎是直上直下,所以大家也只好作一回徒手攀援者,如此一来,那山壁上附着的血浆又不免会涂得一手都是。
独孤篪与孔陌两个男子到不罢了,心中虽然有些厌恶却还忍受得了,而那灵儿,凤漪几个就实在有些受不了了,女儿家爱洁,那肯让这沾乎乎的血浆涂的一手都是,于是凤漪自指环之中取出几对百宝钩来分于众女,将这钩交替抓住岩壁,人可顺那连着的索绳而降,却能避免以手触壁,少了血浆污手的尴尬。
如此,诸人各自两只带索抓钩,相互交替,缀岩而下,速度到也不慢,也不知下降了多少丈,终于在四个时辰之后,大家看到脚下不远处一重微光闪闪的光幕,正是这一道光幕隔绝了独孤篪与灵儿之前向下方深处的神识探查。
这是一重禁制,其作用到不是阻止人进出,而了隔绝神识。只是独孤篪有些奇怪,之前明显那血口中的存在曾感受到自己等人的存在,他是怎么做到的。
抛开心中的疑惑,大家小心的再次下降,终于通过了那道光幕,期间倒是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进了光幕之后,眼前的景色就变的有些不一样了,先是光线比那光幕之外要充足了许多,最起码,大家能够凭借目力看清楚周围的一切,而那四周的岩壁也不再以似之前那般不经雕琢,而是明显有人工整饬过的痕迹,越是往下,这种痕迹就越是明显。
而在那崖壁之上,还有一些凿出的浅穴,其中安放着一枚枚巨大的明珠,这些明珠,一个个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这洞中的光线,明显便是由这些明珠所提供。
或是因为时代久远,这些明珠也大多灵力暗弱,散发出来的光线明显不足,更有一些,甚至早已化散成灰。
“这是照月珠,虽然算不得太过珍贵的宝物,不过,就我们能看到的范围之内,这种珠子怕不下万枚左右,说起来,也算得上是了不起的大手笔了。”作为鉴宝的行家,独孤篪自然一眼便能够判断这种珠子的出处。
此珠若是灵性不失时,一枚,便足以照得百丈之内纤毫毕现,而依这附近明珠的密度,当年,怕是这洞内的光线比之在那太阳光下也不差分毫的吧。
阴灵之属天性厌恶惧怕阳光,这洞中以照月珠这种阴属性的明珠来作为光源,倒是再合适不过了。
众人再索降数百丈之后,发现四处崖壁上渐渐出现了一些雕刻之物,最开始是一些浮雕类的东西,随之又有镂刻雕塑的东西出现,再后来,那石壁上便出现了一座座石洞,很明显,这些个石洞,是由人工开凿而成。
独孤篪几人试着进入一座洞中查看,发现其中四壁处亦如外面一般,雕刻着一座座的石像,只是比起外面的那些石像来,这一座洞中的石像就要显的更加精致。
这些石像神态面貌各自不同,大多都是鬼面凶神的样子,不过,其中亦有少数被雕刻成正常修士的面貌,只是这些少数的石像,无一例外的,左手之中皆捧着一个骷髅头,右手中持着一只封灵锥,这二物虽亦是石刻,却是栩栩如生。
从这两样东西可以看得出来,这石刻的人类修士,应该是修习鬼道的人族鬼修。
再往里走,大家在这石洞的深处还发现了石榻,修练房,丹室。很明显,这应该是一位修士居处,至于这之前居于此间的修士,自那修练房,丹室中的布置来看,一定是鬼道修士无疑。
其实之前,独孤篪见那外面天坑石壁处出现人工雕琢的痕迹时,那时的天坑内壁,便已经开始向内收缩,大家在缍下百丈之后,独孤篪已经能够大概判断出来,这天坑的底部,应该是一个巨大的半球形状。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此处的布置,应该是越接近那半球底部中央位置,开辟的洞府中,居住的主人身份也越高,而或许,在那半球的底部中央处,便是那位鬼傀主人所在了吧。
不久之后,这岩壁坡度变的越来越缓,独孤篪等人已经不用再使那钩爪,亦能立住身形,而此时,再出现的洞府也变的越来越大,而那洞府的密度,倒是比之前消减不少。
又自探查过几个洞府,并无什么特别的发现,只是偶尔会于其中找到几片落下的残铜断铁,看其形制,倒似从那盔甲上剥落的铜片铁叶,这倒是让大家对这洞中原主人的身份有了几份猜测。
再往下,地势虽然还有些坡度,却已经与平地处没有了什么区别,而此时,再出现的,便不再是那凿于洞壁上的石洞了,而是一座座石砌的大殿,一如之前见到过的那些石洞中的布置一般,这一座座的石殿中,一样摆布着座座鬼修石刻。
“看这天坑中鬼修洞府的分布情况,在那天坑中心处,应该有一眼阴泉或者阴脉灵宝才对,只是为何感受不到至纯的阴气溢出?”看着眼前的情景,灵儿若有所思地道。
“或许万载岁月以下,那阴泉,或者阴脉灵宝已经枯竭了也说不定呢。”徐芷若猜测道。
“这到不一定,之前那血口暴发之时,不就有滂薄的阴气和那死煞之气随着血流一起涌出么。”凤漪反驳道。
“那或许是早先封印于此中的阴气呢。”
“不用猜来猜去的,看这地形,怕是距离那中央之地已经不远了,到了近前,一切便见分晓。”独孤篪挥了挥手,打断了几人的争论。
此时的诸人,都已提起了十二分的小心,个个将那法宝紧握手中,一副随时临变的样子。
果然,大家再向着走出大约一个时辰的样子,便看到远远的一座模糊的大殿的影子,而在那大殿的四周,耸立着一座座的石龛,每一个石龛之中。安置着一颗硕大的明珠。


Copyright © 2021 昇羽書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