昇羽書架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大奉打更人-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推薦

Eleanor Rachel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龙图沉着脸,审视许铃音片刻,走上前,用力揉一下她的脑袋。
他的手掌比小豆丁的头还要大。
“现在的你,太弱了。”
龙图声音浑厚,语气却很平淡,他把小豆丁举高高,放在肩膀上:
“为师带你去观战,让你见识一下超凡领域的风景。如果你大哥死了,你就记住他们的脸,豁出命去修行。”
对于他这样的教徒方式,几位长老一边皱眉,一边又觉得没什么毛病。
另一边,许七安一气退出三十里,在一处荒无人烟的山坳里停下来。。
他方甫站稳,尤尸便像一根利箭射了过来,斗篷烈烈鼓荡。
望着气势汹汹,势不可挡的斗篷人,许七安咧嘴道:
“让你一招而已,瞧把你得意的,真以为依仗这具超凡境的尸体,能与我抗衡?”
他不退反进,迎上尤尸,单臂按住斗篷人的脑袋,脑后的火环猛的一炸,像是火箭的推动器,掌心气机喷吐。
乒的巨响,尤尸后仰着倒飞出去,额头皮开肉绽,但没有鲜血流出。
后仰中的尤尸双脚着地,噔噔噔…….连退数步,每退一步,地面便伴随着“轰隆”的巨震。
他刚站稳,许七安便出现在身后,并掌如刀,斩向脖颈。
“咻!”
侧方传来凄厉的破空声,一道紫影以超越箭矢的速度袭击许七安的面门。
他身躯后仰,带动脑袋,避开了这道紫影,让它和鼻子擦过。
滋滋~紫影斜斜射在地面,是一滩毒液,当即把地面腐蚀出深坑。
而许七安的鼻端,染上一层浅浅的紫色。
远处的跋纪鼓着腮帮,第二口毒液蓄势待发。
同一时间,尤尸做出应对,身躯前扑,一个凶猛的后踢腿,踹向身后的许七安。
当!
踢腿正中小腹,炸起一轮气机涟漪。
咻……..第二道毒箭袭来,正是许七安被一脚震退的位置。
避无可避。
这个时候,化劲武夫的优势便显现出来,许七安的身体像是没有骨头,扭出“凹”字型,再次让毒箭落空。
当当当!
尤尸趁机贴身,拳脚并用,在许七安身上打出撞钟般的巨响。
同时,跋纪不断喷出毒箭袭击。噗的一声,在许七安以暴力打断尤尸的连招时,终于让跋纪得手,一枚毒箭射中许七安的膝盖。
裤管立刻被腐蚀殆尽,暗金色的皮肤染上深紫色。
深紫的色斑被暗金色的护体金光局限在膝盖处,没能扩散,但护体金光也没能把毒素逼出。
毒素作为毒蛊部最强的手段,若是不能毒杀同境界高手,那将毫无意义。
当然,三品武夫不会轻易被毒杀,跋纪的目标很明确——打消耗战。
钝刀割肉。
这时,六道人影从山中奔出,他们披着斗篷,戴着兜帽,手里握着七把骨刀。
“来了!”
跋纪见状,嘿的笑出声。
那六名斗篷人持着刀,没有仓促入场,而是飞奔向跋纪。
斗篷人在跋纪面前一字排开,地上手里的刀。
这些刀样式古拙,是由骨头打磨而成,骨刀表面遍布着细碎的黑斑和黄痕,凸显着岁月的痕迹。
骨刀的来历极大,大概在一千三百年前,极渊里出了一尊超凡境的蛊兽,它就像永远吃不饱的深渊,所过之处,生灵绝迹。
蛊族各部的首领联手与蛊兽战于南疆北部的荒原,激斗一旬,方才将它斩杀。
因为此兽是力蛊兽,肉身强悍,自愈能力甚至超过同境界的武夫,体力无穷无尽。
六把骨刀是蛊兽身上最坚硬的六根骨头打磨而成,历时一甲子,终于大功告成。
骨刀的材质以及锋利程度,不输绝世神兵。
跋纪握住一把骨刀的刀刃,轻轻一划,把鲜血染在刀刃上。
他如法炮制了其余五把骨刀。
“去吧!”跋纪沉声道。
“嗯,今日用他血祭六星神。”
斗篷人嘴里吐出尤尸的声音。
六把骨刀悍然入场。
霎时间,许七安只觉得四面八方都是杀机,可偏偏武者对危机的预知毫无反应。
心蛊师淳嫣轻声道:
“七人为一人,一人既七人,又有“六星神”这样的利器傍身。即使没有我们相助,尤尸的战力也胜过寻常的三品武夫。”
鸾钰舔着红唇,娇声道:
“尤尸,你不准杀他,我要在他体内种下情蛊,让他只属于我。”
说话的是谁,是那个身段超级棒的骚货,还是耳朵挂着两条蛇的大眼美人………许七安耳廓一动。
当!
两名斗篷人从许七安两侧掠过,骨刀在他腰部斩出两刀浅浅的紫痕。
紫痕宛如跗骨之蛆,无法消退。
这是什么刀?锋利程度比太平刀差了些,但应该又绝世神兵的层次,虽然破不了我的金刚神功,但有些疼……….许七安皱了皱眉,察觉刀腰部两侧火辣辣的疼痛,顿时没心情关注美人了。
最初的疼痛是刀锋斩出,后续的持续灼烧,则是毒素的缘故。
两名黑袍人刚从他腰部掠过,又有两人就地翻滚,骨刀斩向膝盖。
许七安任由左侧的敌人斩击膝盖,抬起右腿,把右边的敌人狠狠踩在脚下,同时鼓荡气机,要将这名行尸震碎。
但意外的是,他的脚掌虽然陷入了对方的胸膛,踩断了胸骨,却未能把这具行尸震碎。
明明除了空手搏斗的那具行尸,其他斗篷人的气息并未到超凡境。
许七安突然想起柴家的见闻,想起柴贤收集祭炼行尸,收集气血,欲以尸骨部养尸的秘法方式炼出一具超凡傀儡。
他立刻意识到,新加入战斗的六具行尸,就是用这种秘术炼成,虽战力未达超凡境,但肉身的坚固程度,已经超脱四品。
“大哥被砍了!!”
远处的许铃音坐在龙图的肩上,居高临下,把山坳里的战斗看的清清楚楚。
更远处,是小心翼翼藏在树后观战的慕南栀,她紧紧蹙眉,脚边是神色萎靡的白姬。
龙图摸了摸小徒弟的脑袋,看向大长老等人,瓮声瓮气道:
“尤尸的七尸阵法,就是我也无法迅速解决,再配合跋纪的毒,最适合钝刀割肉,消磨武夫的气血。
这还是跋纪没有全力出手,影子隐于暗中,鸾钰袖手旁观,以及淳嫣不曾御兽干扰。”
大长老缓缓道:
“现在跑还来得及………”
他忽地脸色一变,“他们出手了。”
始终旁观的鸾钰,突然朝前走了一段距离,红润性感的小嘴轻轻一吹。
就像是在情人耳边吹气。
但整个山坳,瞬间被一股催情气体填满,窸窸窣窣声不绝于耳,藏在地底的昆虫纷纷爬出洞穴,发出求偶的鸣叫。
树枝上的鸟群发出亢奋而凄厉的啼叫,大型动物双眼一片赤红,疯了一般的寻求伴侣,展开交配。甚至不分种族,不能性别,只要体型相差不大,就立刻趴上去,疯狂耸腰。
“我也来!”
跋纪大步上前,用力吹出一口黏稠如雾的青烟。
青烟的质量比空气重,如同轻纱一般缭绕在山坳间,笼罩了许七安和尤尸操纵的七名傀儡。
这种毒与紫色毒箭不同,它只针对生灵,不慎吸入者,毒气会随着血液通往身体各处,把五脏六腑统统杀死。
山坳间,求偶的虫鸣不知不觉消失了,交配中的雄性从雌性的身上摔了下来,与雌性一起抽搐着死去。
凡是嗅到毒气的生灵,蛇虫鼠蚁飞禽走兽,统统毙命。
鸾钰和跋纪相视一笑,后者高声道:
“影子,准备好,那小子若是逃出来,立刻把他逼回去。”
除非不呼吸,只要敢换气,他就要面临催情气体和剧毒的考验。
两者短时间内杀不死超凡武夫,但会让许七安状态下滑,削弱战力。
而行尸本就是死人,不会有情欲,也不会怕毒。
这下子,连没心没肺的丽娜也熬不住了,急的跺脚。
“婆婆,婆婆…….”
她急惶惶的奔到天蛊婆婆身边,紧紧拽住老人的手臂,哀求道:
“你让他们住手吧,我,我带许七安回京城还不行嘛,他是我的朋友,你们别杀他。”
丽娜怎么都没想到,事情会走到这一步。
当初她想到借许七安的名头,让长老们和父亲接纳许铃音,丽娜为自己的聪明机智暗暗鼓掌。
要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打死她都不带许七安来,虽然来南疆蛊族是许七安提出来的。
“这和你无关。”
天蛊婆婆拍了拍她手背,笑容平静慈祥:
“开弓没见回头箭,这一架怎么都要打的,不然他们的怨气怎么发泄?中原有句话,叫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豪门夜宠:恶魔的枕边玩 希夏
“蛊族要和云州结盟,许七安不愿意,所以才选择迎战。”
顿了顿,她暗示道:“蛊族只愿意和强者坐下来谈判。”
丽娜丝毫没有听懂暗示,用力跺脚,叫道:
“他们欺负人,有本事单打独斗啊。”
见天蛊婆婆也靠不住,丽娜急的六神无主,这时,突然熟悉的心悸感降临,天地会有人传书。
天地会,有事就找天地会………丽娜手忙脚乱的在怀里一阵摸索,摸出地书碎片。
【七:公主殿下,您手中有没有铠甲兵器?我想武装我的队伍,然后拉着他们去青州打仗。】
李灵素发来传书。
怀庆尚为回复,李妙真传书骂道:
【二:痴心妄想,战时军备短缺,岂能用在你手底下那些乌合之众身上。想要兵器和盔甲,自己去青州杀敌去。况且,某人只是个没有实权的公主。】
顺带损了一句怀庆。
怀庆没有回应,似是不屑搭理天宗的卧龙雏凤。
丽娜定了定神,以指代笔,传书道:
【五:救命,许七安要死了,我们蛊族的首领们在杀他。】
【一:怎么回事。】
怀庆最先传书。
【五:云州的人要与蛊族结盟,攻打大奉,正好许七安在南疆,首领们在围杀他………】
丽娜语段杂乱的把事情讲述了一遍。
大概有个十几秒的安静,李灵素传书道:
【我在南疆待过一段时间,蛊族七部,每位首领都是超凡境。蛊族的手段极其诡异,想杀一个三品武夫不难。而且时间拖的越久,越难逃走。】
【二:没,没事………他是三品武夫,又有浮屠宝塔,他想走,蛊族的首领拦不住。】
李妙真意识到了情况的凶险,蛊族各大首领围杀许七安,但凡知道蛊族实力的,都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一:丽娜,现在是什么情况。】
【五:他被首领们缠住了。】
怀庆的传书紧随而至:【一:不应该,以他的聪明,不会让自己陷入死境,蛊族是不是以铃音为人质强留他的?】
冰雪聪明的怀庆当即判断出不对劲。
【五:许宁宴想阻止蛊族和云州联盟,挽救大奉。】
一号怀庆忽然没了声息。
【你们蛊族找死吗,是不是找死?信不信老娘立天道誓言灭你蛊族。】
李妙真暴怒了。
丽娜从未见过二号如此失态,有些不知所措。
怀庆沉默,李妙真暴怒,楚元缜见状,只好站出来传书:
【丽娜,你找我们是想寻求帮助?】
【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四:你先告诉我铃音的情况,还有王妃。】
他依旧习惯称慕南栀为王妃。
声声漫 施夷光
【五:铃音在我阿爹边上,她是我阿爹的弟子,很安全。王妃是谁?】
【四:跟在许七安身边的那个女人,嗯,相貌平平那个。】
丽娜就知道了,传书回复:【她也很安全。】
【四:别急,没事了,能让许七安拼命的事和人不多,若是必死之局,他早就逃了。也不存在不知者无畏的可能,他对蛊族手段可能比你都熟悉,你肯定把七绝蛊给忘了吧。
【既然选择迎战,那他多少是有把握的。】
话虽这么说,但楚元缜心里没底,补充道:
【回头你把战斗结束告诉我们,我们等着。】
对啊,还有七绝蛊……….丽娜惊喜起来,她终于记起这个东西了。
………….
毒蛊部首领的毒,比我的强多了,不愧是专业的啊。
暗蛊的“蒙蔽”还未对我施展,如果我单纯只是三品武夫,绝对会被慢慢耗死在这里……….许七安避开迎头砍来的六把骨刀,初步试探出尤尸、鸾钰和跋纪的水平后,他便不再留手。
情蛊也好,毒素也罢,其实都没对他造成影响。
几位首领引以为傲的手段,对于一个蛊术相差不大的敌人来说,能造成的危害有限。
身为经验丰富的战士,保留手段、试探敌人深浅是常规操作。
侧身、滑步,右腿肌肉撑裂裤管,骤然膨胀两倍,“啪”的一声,抽裂空气,狠狠抽打在左侧的行尸身上。
抽的那具行尸拦腰而断。
狂暴!
金刚体魄配合狂暴,无坚不摧,无物能挡。
相比起在南法寺独斗阿苏罗时,他的战力又飙升了一大截。
丞相 夫人
一招鞭腿解决掉第一个行尸,许七安脑后火环一炸,炸开身后持着骨刀想要偷袭的斗篷人,让他身躯烧起烈焰。
他脑后的火环至刚至阳,专克邪物鬼魅,道门四品的阴神被火焰烧到,也得重伤。
行尸也算邪祟行列。
许七安回身摆臂,夸张的肌肉撑裂袖子,身后行尸的脑袋瞬间爆裂,骨块和灰白的脑浆四溅。
“力蛊?”
尤尸愤怒的咆哮一声,有些措手不及,他操纵着那具三品行尸缠上来,试图压制敌人。
许七安伸出手,恰好掐住三品行尸的脖颈,看起来就像是他自己主动撞上来。
脑后火环“轰”的一炸,暗金色的身躯膨胀了一圈,仿佛畸形筋肉巨人,同时体内气机如狂潮般顺着手臂冲涌。
怪力加气机的打击下,尤尸脖颈咔擦一声,紧接着便被击飞出去。
许七安没有追击,在行尸间穿插游走,由于不会有惯性的缘故,他身姿灵活轻灵,宛如在跳探戈,或滑冰。
剩下四具行尸毫无意外的倒下,有的脑袋被摘掉,有的半边身子捶爆,有的失去了双腿……….
而这个时候,尤尸的那具三品行尸,飞出一段距离后,才堪堪落地。
许七安双膝微沉,地面“轰”的塌陷,他化身一道黑影,扑倒了刚站稳的三品行尸。
骑坐在三品行尸身上,许七安双臂肌肉膨胀,青筋暴突,完全畸形。
砰!
他右拳狠狠打在三品行尸脸颊,打的他脸猛的往右一侧,牙齿飞溅而出。
砰!
左拳随后补上,打的行尸脸颊又往左侧去。
砰砰砰!
他左右开弓,尽情的宣泄暴力,打的这具三品武夫的脸血肉模糊。
场外,看到这一幕的鸾钰、淳嫣、跋纪几位首领,以及远处的龙图等人,微微失神。
“力蛊……..”鸾钰猛的看向龙图和长老们,拔高声音:
“力蛊!
“龙图,你们力蛊部竟然把超凡境的秘术传授给外族人!”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领现金。方法: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几位长老瞠目结舌,龙图满脸愕然,然后,他们齐刷刷的侧头,目光锐利的瞪向丽娜。
“不,不是我………”
丽娜被一道道锐利的目光逼的连连后退,用力摆动双手,给自己叫屈。
…………
PS:这章五千字,四千字是还债,一千字是补上一章的。看在我如此一丝不苟的份上,来点推荐票呗。


Copyright © 2021 昇羽書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