昇羽書架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四百四十一章 能者多勞分享

Eleanor Rachel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赵括终于担任官职,而因为他的爵位,以及那可怕的威望,大学祭酒这个官职一出现,虽然位置是在九卿之列,却被群臣认为是不逊色与三公的位置,只听说过人因为官职而变得显赫,而官职因为人而变得显赫,却是罕见的。正是因为如此,从赵括之后的大学祭酒,都成为了一个荣耀的象征,想要担任这个官职,就必须要有足够的学术成果和民间威望。
赵括从秦王那里领命后,就开始忙碌了起来,他要在咸阳内建立第一所小学,这是官办学的起点,或许将是历史上的第一次,赵括笑了笑,他已经能想到,数千年的学子该是如何抱怨着自己….不过,这都是为了你们好啊。赵括将小学的地点放在了咸阳城西,在这里收购了一位官大夫准备出售的三处别院。
艾佛森王者归来
官大夫听闻是赵括想要买下自己的别院,在这里修建小学,激动的手舞足蹈,说什么也不肯拿钱,执意将这些别院送给赵括。可这是违法的,在秦朝,官吏之间送礼是被看作贿赂的,当然没有人敢说赵括接受贿赂,可赵括还是不愿意违背律法,他亲自拿着钱,以不少的代价从这位官大夫手里买下了别院。
官大夫对左右说:“因为我今天的行为,后来人一定会将我当作贪图钱财的小人了!”
赵括选好了地址,光是有一个建筑还是不行的,要有足够的老师,然后就是教材等事情…如今的教育与后来的教育是截然不同的,首先,如今的人口非常的少,因为常年的战乱,灾害,华夏各地的人口加起来大概都不到两千万人,十四岁以下孩童的比例不到百分之二十。
所以各地可接受教育的孩童数量是不超过四百万人的,在这四百万孩童里,还有很多的尚未长大的婴孩,还有很多的女孩,所以全部加起来,大概也只有百万左右的教育孩子。赵括并不歧视女性,他也不觉得可以剥夺女性的受教育权力,可是不同的时代有着不同的局限性,女性的解放是在数千年后完成的,在如今这个时代,就是有人想要解放女性,女性本身都不会同意。
因为长期的教育,乃至整个社会的风气,决定了这一切。
先秦对女性还是比较包容,可即使如此,女性还是不能担任官职,不能参与战争,基本上也得不到爵位,秦国鼓励农耕纺织,纺织当然就是女性的事情,可是女性纺织的成果并非是给与女性爵位,而是给与她的良人,她的父亲,或者孩子这类。在此时女性是可以出门的,当然也可以摆摊做生意,可是,因为秦国本身是耕战式社会,而女性不是非常适合耕战,故而地位不高。
可是对比各国,反而是秦国这个耕战式社会里的女性地位更高,丈夫不能家暴妻子,否则要剃胡须,女性可以外出,可以自由的选择自己的配偶,可以从事行当…赵括觉得,秦国女性地位高于其他国家的原因,也是因为战争,在战争时期,男性都外出打仗,留守的女性往往要负责很多事情。
有些时候,甚至要在耕地里承担丈夫的义务,辛勤耕作。
而男性战死太多,劳动力就由女性来承担,久而久之,女性的地位就有所提高,这跟一战二战之后女性地位猛增是一样的道理。
很多人都觉得在先秦进行教育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这是后来人也没有能办成的,问题是,这个时代的生产力虽然很低,可是他的人口也很少,将一百万的可接受教育的孩童分散在秦国各县去,按着秦国的县数量计算,平均下来每个县大概要承担数百个学子,这并非是很困难的事情….
咸阳作为秦国最大最富裕的经济中心,这里的人口刚刚超过二十万人。在另外一条历史线上,秦王不断的迁徙各地的人来到咸阳,方才造就了华夏第一座拥有近百万人口的大城市…可惜教育却不能平均来计算,秦国各地的发展极其不平衡,有咸阳邯郸这样的大县城,也有武遂,柏仁这样几千人的小县城。
也就是说,咸阳的小学可以要承担数千数万的学子,而有些县城里的小学可能只有几十个学生…
这些都是需要赵括亲自来解决的问题,包括启蒙的教材要做到统一,还有学田的设立,以及对老师的编制问题…赵括一头扎进教育的海浪之中,开始来打造华夏的教育事业。赵括这个人做事,非常的认真,而且不怕辛苦,在老师的问题上,如今的秦国非常的需要官吏,故而认识字的都去当了官,赵括不能跟嬴政去争夺这些人才。
秦国如果想要在各地设立官学,完成对孩子的全部教育,怎么也需要个十万以上的老师,这样的编制,对秦国是巨大的挑战,因为秦国要养活这些老师,还要能找出这么多的老师出来。故而如今的教育难题是在老师身上,并非是学生。赵括苦思冥想,也没有找到什么太好的解决办法。
若是想要解决这样的难题,那就只能是等待天下太平,等到各地的官吏充足,才能建立这样规模的学校体系。
不过,如今只是在关中地区进行尝试,那老师还是足够的,赵括不只是秦国的武成侯,他还是杂家马服派的创立者,他的徒子徒孙遍布各地,赵括只要开口,就能得到足够的老师…而教材的问题,当初李斯所书写的启蒙教材,还是可以应用的,除却这些之外,赵括还需要不同课程的教材。
语文的教材当然也不能只是启蒙教材这么简单,赵括只能是回忆着,又编写了几个简单的小故事,作为孩子们最初能接触的故事,他所写的都是些宣扬道德的故事,正好,编小故事并不是难事,而韩非就很会编故事,这是华夏寓言之王,而数学课程嘛,赵括看向了张苍。
这些时日里在我家看了这么久的书,也该报答一下了。
张苍就被赵括抓起来编写教材,不得不说,他这些年读的书还没有白费,张苍在明白赵括的用意之后,按着赵括所说的,完成了两套适合初学者的数学教材,只用了不到两天,这位华夏数学家,还是有些东西的。因为小学的学制被定为两年,故而所需要的教材当然也就是两套,可都是些很基础的东西。
对这些孩子们的教育,应当就是在认字,算数,以及树立正确的价值导向,赵括在心里想着,忽然,他又下意识的想到了新的东西,应当加上卫生教育,体育大概是不用教的,毕竟这些孩子们长期都在耕地里帮着父母,说他们疏于锻炼,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当然,有些时候也可以组织运动会,进行个比赛之类的。
主要还是这个卫生健康教育,勤洗手,不要用脏手触碰眼睛,注意卫生,不要随地大小便这些最简单的东西,这些简单的知识反而能起到一些很重要的作用…赵括整日都在府里忙碌,张苍也无法安心看书,只能是跟在他身边,帮助他,从前担任过学室祭祀的成蟜,此刻也是回来帮助赵括。
坐在内室里,三个人就跟着教材,老师等问题展开辩论,或者就是埋头书写,谈论课程的安排,以及休息时间,学田等事务。
时间一天天的流逝,赵括所需要的小学也正式在咸阳动工完成,他将原先的别院按着自己记忆里的模样改成了学校,甚至在学校完工之后,赵括还忍不住的拿出纸笔,当场书写了一个学海无涯的字样,挂在了墙壁上。就在赵括非常忙碌的时候,有一个老朋友找到了他。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老朋友是农家的展,展看起来岁数极大,其实只是因为在耕地里风吹日晒,实际上,他只是比赵括年长几岁而已,这些时日里,展一直都在忙着选种育种,秦国对各地的征服,让展也可以在更多的地方施展自己的志向。赵括真的是很敬重这些人,这些人四处奔波,所想要的只是让农民有更好的收成,让天下人不会饿死。
展看起来还是很硬朗,这些年的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无数的刻痕,这让他愈发的消瘦,可那消瘦的身体,却显得那么精干,展眯着双眼,脸上永远带着一种属于老农的憨厚与狡猾,“我刚刚从魏地回来…天下最肥沃的耕地,都聚集在河水两岸,近七成的农民都生活在河水边上..我终于明白郑国为什么那么急着要在河水沿岸动土了…”
赵括认真的听着展说起各地的农业发展情况,两人又谈论起了燕地的农业发展情况。华夏在经历了早期的原始刀耕火种状态后,到如今是迎来了一次巨大的进步。主要原因当然是井田制的消亡与封建地主阶级的出现,土地私有增加了农民的耕作积极性,加上铁器的发展,农具更新,而水利工程也出现在各地。
魏国的漳水渠,秦国的郑国渠,都江堰…五谷的概念正式出现,专门研究农业的农家发现,发展农业生产要因地制宜,给庄稼施肥可以增加产量,耕作要深耕,要碎土,要除草。周时起亩作垄技术又在此刻得到了发展,农家根据这办法,制定了在高旱田里将庄稼种植在垄沟里以防旱,在低温田里将庄稼种在垄青里纺涝的耕作办法。
这让这个时代出现了连种,复种等高级的耕作方式。除却在耕作,在园林,畜牧等方面都有了巨大的进步,甚至还出台了相关的法律,这是全世界最早的畜牧法。
展今天找到赵括,当然不是为了跟他炫耀这些时日里农家所取得的成果,他找到赵括,是为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编写农书….农家是有自己的书,唤作《神农》,这是农家的先贤许行所编写的,许行跟孟子在同一个时代,离现在不算遥远,跟庞公或许是一个时代的。
剑三之昆仑泣
他依托远古神农氏“教民农耕”之言,主张“种粟而后食”“贤者与民并耕而食,饔飨而治”,带领门徒数十人,穿粗麻短衣,在江汉间打草织席为生。许行率门徒自楚抵滕国。滕文公根据许行的要求,划给他一块可以耕种的土地,经营效果甚好。大儒家陈良之徒陈相及弟陈辛带着农具从宋国来到滕国拜许行为师,摒弃了儒学观点,成为农家学派的忠实信徒。
同年孟轲游滕,遇到陈相,展开了一场历史上著名的农儒论战,从孟子骂他南蛮大概能知道他是楚国人…他以农事为主业,同时也从事手工业生产,他还意识到市场货物交换的重要作用,并对物价方面有较深入的研究、认识。他的《神农》也成为了农家的主要书籍。
可问题是,《神农》是政治类书籍,是许行假借神农来劝说君王该如何行事的书籍,并非是一本农业技术类书籍。值得一提的是,当今的展,就是许行的徒孙。展想要编写一本关于农业技术的科普书,展种地和钻研是可以的,可是写书并非是他的强项,他不知道该如何将自己的理论简单的书写出来。
他就想到了自己还有一个非常擅长写书的朋友,就来到了赵括的身边向他求助。
学校当然是很重要的事情,可是在耕作面前,学校的事情就可以暂时放下了,因为如今还有很多人吃不饱饭,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真的有一本书可以阐述各种农业耕作技术,秦国那些官吏们为了大比绝对会在治下全力的推广…这是很好的事情啊,推广先进的农业技术,赵括毫不犹豫,即刻答应帮忙。
“您若是忙着编农书,那官学的事情怎么办呢?我们得抓紧时间召足够的祭酒啊…”,张苍有些困惑的问道。
赵括看向了他,眯着双眼。
“苍,我听闻,能者多劳啊!”
“嗯????”


Copyright © 2021 昇羽書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