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小說

1xnfl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四重分裂 txt-第八百五十一章:與美少女們的再邂逅分享-44pvt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携夹着仿佛想把世界击沉的力量,已经在【血气失控】的影响下失去判断能力的卡塞娜·尤克不假思索地发动了重击,尽管没有用上尚在冷却中的【倾泻怒火】,但在复数被动加成下几乎已经具备史诗阶攻击力的战锤依然缭绕着层层血气,散发着恐怖到让人汗毛倒数的压迫感。
如果正面吃下这一击的话,就算是体质与墨檀不相伯仲的安东尼·达布斯,甚至更抗揍的贾德卡,也绝无可能安然无恙。
更何况是完全没有攻击卡塞娜的意图,刚刚还一剑挥了个空导致身形有些失衡的墨檀。
没有思考时间,迅若奔雷的战锤吞吐着血光轰然砸落。
尽管牙牙、贾德卡以及安东尼·达布斯三人(四头)已经第一时间冲了上去,但在这种距离下,想在顷刻间抵达墨檀使用【疾风】才勉强切入的战场着实有些不大现实,哪怕贾德卡直接在自己身后引爆了一条爆炎龙作为推力,牙牙更是直接开启了【狗语魔法:汪之爪】将体质增幅到极限,也赶不上。
至于连滚带爬的安东尼·达布斯,尽管与另外两人相比有着的大长腿优势,但在提速有限的情况下,能够跟上贾德卡和牙牙就已经竭尽全力了,宛若连珠炮般从掌心激射而出的邪能火球也远远没有那柄战锤来得快。
“默!”
双眼赤红的牙牙发出了嚎叫,声音中甚至还带着一缕哭腔。
直觉最为敏锐的她,绝望地发现墨檀正面被那柄巨锤砸中后的生还率简直低到令人发指。
在攻击抵达落点前,少女便已经预判了卡塞娜这一记没有半点余地的攻击必定会触发暴击这一未来了。
与此同时——
一道金光骤然在卡塞娜身后炸开,转眼间便将她以及被她误认成魔兽的墨檀吞没了。
下一秒,沉闷的撞击声在光芒中炸响,让汪汪小队在场的三人皆是身形一震。
【来不及了么?】
同样的念头在不同的三人脑海中升起,牙牙和贾德卡都停下了脚步,被光芒映着的脸上满是失魂落魄,而知道墨檀玩家身份的达布斯则第一时间想要用‘异界人理论’去安抚他们,以免两人在冲动之下做出什么失控的事来。
但是,光芒褪去后的人影,并没有哪个是倒在地上或支离破碎的。
那是宛若静止画面般的、站着的一男一女,女的高一点,男的矮一点,但差距也不算很大。
造型狰狞的战锤抵在骑士左臂,原本横在那里的盾牌已经变成了碎片,就连大块点的碎片都找不到。
造型朴素的剑柄抵在狂战士颈侧,在体现着主人风度的同时,沉凝的气势也让人毫不怀疑只要那柄战锤再往前哪怕一点,其主人就会承受并不算美好的沉重一击。
而两人中间,则夹着一个看起来有些娇小,小脸煞白看起来几乎快要哭出声的少女。
她有些费力地横着一面至少有一百五十公分高、九十公分宽的暗黄色重盾,那并不锋锐甚至还有些圆润的、刻有螺旋状花纹的盾沿正分别抵着墨檀与卡塞娜两人的胸口。
“对……对对对不起!”
快要哭出来的女孩担心地转头看着墨檀,发现后者似乎并无大碍后先是松了口气,却在注意到地上那一小堆不久前多半是面盾牌的碎片后又哆嗦了一下,可怜巴巴地看着目光温润平和的墨檀:“您的盾牌……”
“问题不大。”
墨檀耸了耸肩,对面前这位在游戏外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少女莞尔一笑:“它有很好地完成自己的使命。”
失去了一面品质为唯一精良,属性非常不错的盾牌这件事并未给墨檀造成丝毫困扰,虽然不能说是不心疼,但完全没有表露在脸上。
“我们一定会……会想办法赔偿您的。”
依然毫无自觉地横着那块从各种意义上来讲对主人来说都太大了的盾牌,把左右两人卡得胸口生疼的南宫娜再次慌慌张张地向墨檀道了个歉,然后便一脸担心地转头看向卡塞娜·尤克:“大哥也没事了吧,米米的净化术这次也有稳定生效吗?”
“看也知道我已经没事了吧,比起这个……”
眼中原本已经交织成一片的血丝尽数褪去,被强势驱散掉了【血气失控】状态,表情和视野都恢复了正常的卡塞娜撇了撇嘴,用力拍了拍顶在自己胸口处的盾沿,怒道:“赶紧把你的鳞……你的盾牌收起来啊!再这样下去老娘引以为傲的女性特征就要消失不见了啊!!”
南宫娜这才反应过来,轻呼了一声后连忙慌慌张张地垂下那面对她来说大小着实有些夸张的盾牌,小脸红扑扑地垂下了头:“我错了。”
墨檀见状不禁会心一笑,深深地感受到语宸和南宫娜关系好绝对不是没有原因的,虽然两人在各方面都有着不小的差异,但仔细想来的话,似乎还是共同点比较多。
与此同时,美少女佣兵团那刚刚摆平了两条黑蛇的二位也走了过来,贾德卡、牙牙和安东尼·达布斯也快步感到了墨檀旁边,顿时,空气中开始弥漫其浓烈的火药味……
牙牙、贾德卡和达布斯单方面的。
因为对方实在是毫无自觉。
“大哥你想什么呢,就算被娜娜一盾牌撞平,充其量也只是在‘这里’瘪掉了而已,不会影响到你真正的尺寸啦。”
身穿一袭款式有些像风衣的淡金色神官袍,头顶花环的米卡·尤克笑嘻嘻地拍了拍卡塞娜的肩膀,狡黠地说道:“不放心的话,晚点我帮你检查一下好啦。”
卡塞娜用力揉了揉米卡·尤克的头发,然后一胳膊将其夹在自己就算在无罪之界里也没有缩水半点的胸前,满脸不爽地说道:“闷死你哦!”
“……真是阔别已久的洗面奶呢……”
抱着一柄镶有巨大魔晶石的法杖,穿着红色法袍的露西艾·尤克语气悠然地吐了个槽,然后拽着米卡的衣领将其从卡塞娜的胸怀中救了出来,慢条斯理地说道:“不过咱们最好还是先跟人家解释一下哦……毕竟先做错事的是大哥。”
“小茜你,好歹偏袒一下自己人啊!”
卡塞娜皱了皱鼻子,然后才不情不愿地转向墨檀,垂头丧气地说道:“那个谁,刚才不好意思哈,我不是故意要锤你的。”
抱着墨檀胳膊的牙牙目光冰冷地瞥了她一眼,晃了晃在尚未解除【汪之爪】情况下仍然闪烁着金属色泽的小手:“是这样啊,那我现在‘锤’你一下,就算把你打吐了血砸平了胸,是不是也可以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啊?”
“那明显是故意的吧。”
卡塞娜抬起头来扯了扯嘴角,然后随手把那柄战锤往旁边一扔,摊手道:“不过如果你觉得应该给我来上几拳才合适的话,也没问题。”
这次牙牙倒是愣了一下,然后又重新板起了脸,凶芒毕露地问道:“你在小看我吗?一拳就把你打到吐血信不信啊?”
“没小看你,也跟你能不能一拳把我打到吐血没关系。”
卡塞娜翻了个白眼,耸肩道:“只是看情况也知道,刚才没分清敌人的我攻击了这个半龙人小哥吧,而且要不是娜娜及时冲过来的话可能真就把他打死了,所以确实是我的错,既然是我的错,你揍我一拳也好,旁边那个食人魔揍我一拳也好,都没毛病。”
“啊?”
牙牙一时间有些发懵。
“来吧。”
卡塞娜敞开双手,提出了自己唯一一个要求:“但是可以的话,希望你不要打胸,因为男人多所以很丢人。”
面对对方明明是在承认错误但却莫名有些咄咄逼人,而且还很难让人真正生气的态度,兽耳少女深深地叹了口气,缓慢地抬起了自己闪烁着金属色泽的拳头。
真的是非常缓慢的动作,以至于在这一拳挥出前,就预料之中地被人阻止了。
将虽然说不上宽厚但却足够温暖的手按在了牙牙头上,很清楚后者刚刚是故意放慢动作等自己的半龙人骑士微微一笑:“虽然很高兴你这份想要为我打抱不平的心情,但这件事应该只是个普通的误会吧。”
“解除汪之爪的变身,再这样下去你身子会吃不消的。”
喜欢在这方面絮叨的老法师也没有让人失望,立刻命令在这种状态下多半不会乖乖听自己话的女孩停止加重身体负荷的行为。
而达布斯则是用一记并不算沉重的头槌让呲牙咧嘴的安东尼闭嘴,然后温文尔雅地对面前的四位女性说道:“不介意的话,希望能跟我们说说具体情况。”
“嘁。”
狂化后冲动与理性都上升了一个台阶的牙牙皱了皱鼻子,安分地解除了【狗语魔法:汪之爪】,皱着小鼻子检查着墨檀的左臂,甚至还在这个过程中不放心地舔了舔。
“让大哥解释的话事情会变得麻烦。”
米卡·尤克吊儿郎当地揽着卡塞娜的肩膀,然后转头看了露西艾·尤克一眼,眨眼道:“交给你啦,小茜。”
“嗯,知道了。”
尽管露西艾总是一副打不起精神的模样,却也没有拒绝米卡的提议,只是有些不情不愿地指着卡塞娜说道:“大哥有一个挺厉害的招式,能够让自己变得比平时力气大,但在这个过程中会变得敌我不分,不是疯了,只是单纯地分不出敌我,所以之前才会袭击默先生,她不是故意的,就这样。”
虽然不算有理有据,但这个理由姑且还算让人信服,毕竟卡塞娜之前那双眼通红的模样大家也都看见了,别说露西艾说她只是单纯地分不出敌我,就算说她真疯了,估计贾德卡等人也可以接受。
“哇,小茜你为什么就能记住这位小哥的名字啊?!”
结果米卡却非常在状况外地冒出这么一句,瞪大眼睛说道:“难道你喜欢的是这种类型吗?”
“不是。”
露西艾言简意赅的回答道,并给出了颇具说服力的理由:“其实是因为塔蒂安娜跟我说这位默队长给她的感觉很亲切,所以我才记下来了。”
米卡做了个鬼脸,并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讨论下去。
“总而言之,刚才确实是我的错,你那块盾牌我会想办法赔给你的,还有就是……”
卡塞娜目光灼灼地盯着墨檀,嘴角勾勒起一抹仿佛看到有趣男人的邪魅笑容:“我希望你有空能再陪我打一架,刚才消耗的有点厉害,我输的不服气。”
墨檀先是一愣,然后摆手道:“不用不用,毕竟误会已经解开了,而且没打招呼突然冲出来的我也有责任,刚才的事就这样过去吧,至于输给我什么的,咱们两个刚才应该算是平手吧,哪有什么谁输谁赢的。”
他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看了南宫娜一眼,言下之意就是要不是有后者突然出现,现在自己和卡塞娜应该是两败俱伤才是。
当然,既然在‘算是平手’前面加了‘应该’二字,就代表着刚才那一招的胜负,其实墨檀心里是有数的。
跟卡塞娜一样有数。
“少来啊,虽然不知道你是想给我面子还是怎样,但咱不服气归不服气,可也不是输不起的人。”
卡塞娜瞪了墨檀一眼,咬牙道:“刚才我虽然看不清你人,但【霸王吼】的手感可骗不了人,就算娜娜没有过来插手,我那一击的力量也早就被你卸掉三成了,砸碎那面盾牌后力道最多也就剩了一半,就算能打飞你也,在那之前我肯定也就被你用剑柄敲进昏迷状态了,而且如果你当时用的不是剑柄,而是要唱更多的剑身,我甚至有可能在那锤砸实前就被砍飞脑袋了。”
“呃……”
因为卡塞娜说的太有道理,导致墨檀的任何辩解都有可能触发【诚实】,所以他也就没再说话。
“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